打开

“婆婆,我虽来自农村但人比你干’”婆婆嫌弃我我找到污迹她认怂

泡芙麻麻

2022-05-28 13:33山西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兵出生于安徽省淮南市郊,父亲王爱民、母亲李英早年在合肥经营宾馆,积累百万资产。王兵到江苏上学后,父母因感情不好而离婚了。

离婚时,父母将宾馆转手,母亲带着钱来到江苏张家港,投资开了一家印染厂,收益年年攀升,资产翻了几番。
王兵大学毕业后,进入厂里担任副厂长。由于他聪明好学,对厂的管理很快上手,印染厂的规模得到了更大的扩展。
几个月后,王兵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认识了比他大3岁的容丽丽。容丽丽出生在安徽农村,因家境贫困,她职校毕业后,在淮南一家电器厂打工为生。
尽管比王兵大,但容丽丽看起来很是青春、妩媚,王兵对她一见钟情。然而,阅人无数的李英见了容丽丽后就对儿子说:“相信妈的眼光,丽丽不适合你,漂亮女孩到处都是,你慢慢找吧!”

原来,李英认为,容丽丽虽然外表漂亮,但是缺少内涵,比较看重利益。可她说服不了儿子,只好默认了两人的交往。
这年5月,王兵和容丽丽举行了婚礼。容丽丽还有两个弟弟正在读书,父母靠务农为生,生活非常艰难。如今她嫁入富贵人家,全家自是喜出望外。
婚后,容丽丽很快表现出了吃苦耐劳的一面,与丈夫一起为厂子打拼,风风雨雨,从不叫累,这让李英渐渐认可了这个儿媳妇。

可是,当日子越来越好过时,容丽丽与夫家的矛盾也渐渐显现出来了。
一天,李英带着儿媳去参加一个当地一些朋友的聚会,目的是想让儿媳妇学到一些知识。在活动中,从未喝过功夫茶的容丽丽不懂程序,还轻声嘀咕:“这地方也太小气了,用这么小的茶杯!”
在别人诧异的眼色中,李英坐不住了,赶紧领着不懂礼数的儿媳匆匆离去。

到家后,容丽丽弄清自己丢脸的原因后又羞又愧。为了全面提高容丽丽的素质,让她将来能上大场面,王兵和母亲让她从厂里抽身出来,对她进行一些培训。
李英先是安排儿媳去一个礼仪培训班学了一个星期,让她基本掌握了社会上的一些交际规则。接着,又让她去报了一个舞蹈培训班,容丽丽从小爱跳舞,读中学时还获得过学校的奖励,后来家境不好,才不得不中止了这个爱好。现在夫家要让她学这个,她也很乐意。因此学得特别卖力。

但空余时,她又渐渐迷上了另一个爱好:打麻将。开始时,王兵和母亲都没在意,以为她是学习太累了,想放松一下。可后来渐渐发现她上瘾后就开始干预,双方争吵不断。

李英不想让儿媳染上这个坏习惯,后来又替她报名参加当地第二年初将要举办的行业知识培训班。

容丽丽觉得自己辛苦了多年,应该放松一下了,心中很不乐意,但又不敢当面顶撞婆婆,只好拿丈夫出气,虽然王兵身高马大,可容丽丽发起火来,连他都没办法,有时甚至还要受点“欺侮”。

有一次,王兵惹火了妻子,被容丽丽在他的脸上抓了两道口子,王兵气恼地吼道:“我看你越来越像一个悍妇了,真不敢相信你会变成这样子!”

李英得知儿子的苦处后,就经常替儿子抱不平。李英的性格也很强势,时常把容丽丽批评得掉眼泪,正当容丽丽为此苦恼不已时,一个“意外”情况的出现竟让她解脱了……
一天,容丽丽的一个远房表弟方建来到江苏,想到王家的厂里工作。方建以前在广州一家皮鞋厂打了两年工,听说表姐“发达”了,就急忙赶来求助。

可王兵初步考察方建后对妻子说:“别说厂现在不缺人,就是缺人,我妈也不会要他这样的人,你还是让他赶紧找别的工作吧。”
丈夫都无能为力,容丽丽人在屋檐下,更没说话的地方,只好婉转地送走了表弟。

可没过两天,方建又给容丽丽打电话,冷嘲热讽地说:“姐,我以为他们家有多了不起呢,原来以前也不干净,牛什么牛啊!”

容丽丽听不懂,再三追问,方建这才说起她婆婆李英曾有着一段不光彩的过去。容丽丽没想到气质佳、修养好的婆婆竟然如此发迹,她惊诧不已……
这年元月初,李英趁全家一起吃饭时,提醒儿媳说:“去学习的时间快到了,你准备一下。”

容丽丽固执地说:“妈,去学习的事我还没有考虑好!”
“不行,你马上去,我都安排好了,不能更改。”李英被儿媳的话弄得有点恼怒了。

容丽丽不顾丈夫的眼色,仍是轻声说:“我不想去,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你们就不要替我操心了。”

“你,你竟然不听我的话?”李英气得将筷子一摔,训斥儿媳:“我实话告诉你,若不是我儿子再三坚持,像你这样的农村女孩别想进我的家门。”

容丽丽婚后一直压抑的怨气瞬间被引爆了,突然说道:“我虽然出身农村,但我的底子是干净的。”
李英正要发作,却突然想到什么,脸色突变。王兵却被妻子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弄得一脸迷惑,就训斥妻子:“丽丽,你说什么呢,不能用这种态度和妈说话,她也是为你好。”
“我说什么,你不懂,妈肯定是懂的。”说完,容丽丽就转身进房去了,王兵正要追上去责备,李英却拉住他说:“算了,我进去单独和她谈谈。”

过了十几分钟,李英从儿媳房间里出来,对儿子说:“今天妈的态度有点过,你们别介意,我先走了。关于丽丽的事,我们过一段时间再谈吧!”
“战争”态势急转直下,王兵眼睛都直了。当晚,他不停地追问妻子:“说实话,你和妈妈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呀?”

容丽丽很不愿意说,王兵恼怒道:“我们是一家人,你必须告诉我!”

看到丈夫态度如此坚决,容丽丽叹息着说出了真相……

原来,李英和丈夫早年在合肥开宾馆时,生意一度举步维艰。为了增加收入,李英私自收容了一批小姐长期留驻,靠此才“翻”过身来。

后来,宾馆的一位小姐外出开房,因纠纷惹出了案子,李英也被警方传讯和拘留,后面经过四处活动,才被放出。

李英出来后,不久便和丈夫离婚。受此打击,李英携款来到张家港发展。然而,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个女孩当年在李英手下当过主管,她后来竟成了方建一个哥们的女朋友。
方建想投靠表姐遭到拒绝后,失望地回到淮南。几天后,他和那个哥们喝酒时,恰好他的女朋友也在场。在聊天中,方建提到表姐嫁入王家、自己去江苏求职遭拒的事,哥们的女朋友一听李英的名字,当场就揭开了她早年发家的“老底”。方建为了争回一点面子,又将此事告诉容丽丽。
容丽丽本不想说破此事,可婆婆实在“逼人太甚”,她忍无可忍,才“将”了婆婆一军。而要面子的李英一听儿媳的话,瞬间就明白她抓住了自己的“软肋”,不想让儿子知道内幕的她,只好和儿媳单独交谈,双方达成了口头协议,此后婆婆不再强迫儿媳学任何她不想学的东西,而儿媳也不能将此事再告诉任何人。
王兵听完后,面无表情,靠在墙上,良久无语……
几天后,李英觉得这事再也瞒不住儿子了,又单独向儿子解释:“当时我们如果不这么做,肯定酒店就关门了,也不会有我们现在的家业……”

王兵再次听母亲亲口承认了这件事后,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办公室,心里很不是滋味。
李英见儿子不高兴,心理负担加重。恰巧一个月后,她的胃病复发,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不好,而儿子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她干脆就将厂事务全权交给儿子打理,自己退居幕后。除了重大事务外,李英不再过问厂里的日常事务。
丈夫“掌权”后,容丽丽突然有一种奴隶翻身的感觉。此后,婆婆明显对她有些敬畏,处处迁就她,而王兵在妻子面前说话的声音都降低了几分贝,很多事情都顺从着妻子。容丽丽突然感到“扬眉吐气”了,觉得自己在这个家族里终于找回了“自信”。以前买衣服时,价钱太贵,她要先打电话征求一下丈夫的意见,现在直接刷卡,买东西从不看价钱。
然而,容丽丽并不满足现状,她觉得婆婆已经退休了,厂就由自己和丈夫掌控,她应该介入厂子的管理,和丈夫一起掌控家产。

这年3月初,容丽丽得知厂人事经理辞职了,就提出担任此职。而经不住妻子的纠缠,王兵只好同意了。

尽管许多人不服气,可这是家族企业,大家也无可奈何。殊不知,容丽丽之所以想介入厂里的管理,与其虚荣心有关。原来,容丽丽长期生活在农村,乡土观念十分浓厚,她结婚后,一直想帮家乡的穷亲友,同时也想展示自己的“实力”。
很快,同村的堂姐知道容丽丽负责厂里的人事,就主动打电话过来,想到张家港发展。于是,容丽丽悄悄地将堂姐安排在印刷车间里当了一名小组长,工资比别人高很多。消息传到家乡,容丽丽的父母和亲友都以她为荣,很快又有两个亲友的子女求她帮忙,容丽丽又毫不犹豫地安排到了厂里。
王兵对此异常生气,就责备起妻子来,容丽丽却振振有词:“我是管人事的,这事由我说了算,再说他们都在不重要的岗位上,不会影响厂的发展。”这时,王兵感到妻子越来越张扬、跋扈了,对她很是不满。
谁知,这年7月,容丽丽的父亲和表叔想做生意,找她借15万元钱。容丽丽认为父亲和表叔若能赚钱,自己也有面子,就满口答应了。
然而,容丽丽一提这事,王兵就一口拒绝道:“你家的穷亲戚太多,这个口子不能开。”

容丽丽的面子很不好受,生气道:“你就看不起我们家,想想看,这事不但是帮我,也是帮你们家。如果不帮他们,他们回安徽拿你家不光彩的老底到处乱说,后果自负。”
见妻子如此威胁自己,王兵很是气愤,就和妻子争吵起来。两人甚至开始了冷战,连续一个星期,谁也没有理会谁。苦闷之下,王兵只好找母亲商量。

李英一听,气得火冒三丈,根本不同意借钱。然而,冷静下来一想,李英就有些心虚了,她每年清明节都要带着儿子回安徽老家祭祖和看望亲友。如果真让容丽丽的穷亲戚回去乱说,她以后就无脸再回去了。
最后,李英只好让儿子借了10万元给容丽丽娘家。不过,见母亲被儿媳“逼”成这样,王兵心里很难受,对妻子的怨恨更是加深。

一个月后,心情郁闷的王兵在一次饭后,与厂里一直暗恋他的女职工郑兰发生了关系。他明确告诉郑兰,自己与容丽丽已经没有感情了,离婚是早晚的事。此后,两人就背着容丽丽悄悄来往。

这年3月,王兵的厂子业务出现滑坡,效益明显下降,他几次问妻子那10万借款什么时候收回。容丽丽心中有鬼,总是找各种理由拖延。
4月,厂里突然来了一名特殊的员工——王兵的舅舅、李英的弟弟李广。多年前,因喝酒打架伤人,他被判有期徒刑17年。出狱后,李英念及姐弟情,就将弟弟安排进自己的厂当了后勤负责人。
李广进厂后,很快听说外甥媳妇抓着婆家把柄,步步紧逼的一些事。为此,他对李英密谋说:“姐,她太过分了,你以前那些事都过去好多年了,她竟然这样要挟你,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啊。”

李英也深感后悔,不该纵容了儿媳,而李广只好建议说:“借是借了,你问了钱的用途没有?现在厂子正缺钱,如果能早点要回来也好。”

经弟弟一说,李英突然醒悟,立即打电话给王兵,让他通知媳妇,晚上开个家庭会议。当晚,四人坐在一起时,李广率先质问容丽丽:“丽丽,请你将那笔钱的用途说一下,我们虽然是一家人,但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
容丽丽见丈夫和婆婆都不吭气,气呼呼地说:“我就知道你们是串通好了,那笔钱的事,我明天问一下再告诉你们。”
容丽丽被逼无奈,只好让表叔四处借钱,归还了王兵。经此风波,容丽丽感到很憋屈,无法再与王家人合住了,独自搬到了苏州,自己租房住。

她搬离那天,王兵很生气,提出要离婚,但容丽丽坚决不同意,并称如果要离,也要按法律规定,分她一半的家产才能离。王兵自然不愿意,离婚一事就迟迟未有进展。
压抑之下,王兵与情人郑兰的关系也公开化了,可这事没多久就被容丽丽知道了,夫妻俩大闹一场,容丽丽甚至提出要向外界揭露李英之前的事情。这让王兵一家特别生气。一番商量后,他们决定只有除掉容丽丽才是最好的办法。但由于王兵一直下不了决心,此事就一直拖了下来。
9月9日晚上,王兵和舅舅一起到苏州陪一个客户。当天,容丽丽也去了,三人一起陪客户打麻将。

打牌时,为了显示公正,王兵接连和了妻子几把大牌,让容丽丽脸上越来越难看……到了夜里十二点多,他们打完牌后,容丽丽已经输了一大笔钱,这些钱多数被丈夫赢走了。

她心有不甘,就叫丈夫跟她去租住的房里继续谈离婚分财产一事。由于双方达不成共识,弄得不欢而散。

当夜,王兵一直在沙发上看电视,容丽丽心里有气,就独自睡了。
王兵一直睡不着,想到妻子提出分钱的事,他心里就很生气。再联想到妻子自从嫁过来,给家里找了这么多麻烦,他心中的恨越来越浓,到了凌晨五点多,他终于下决心要除掉妻子,于是打电话叫来李广。

凌晨六点多,两人一起动手,悄悄地来到容丽丽熟睡的卧室,王兵冲上前掐住她的脖子,而李广找来一块砖头,狠狠地砸她的脑袋。容丽丽挣扎了几下,很快就没有了气息。
随后,王兵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知此事。李英见事已至此,怕儿子坐牢,就帮着隐瞒了此事。当晚,王兵和舅舅就将容丽丽的尸体抬到离她租住房一百米外的小河边,绑上一块大石头,扔进了小河里。
第二天,李英一边安排弟弟和儿子照常上班,一边紧急找人帮着搬家,到另一个地方暂时租房子住。王兵还将此事告知了情人郑兰,让她帮着在厂里隐瞒。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9月12日下午,有人在小河边钓鱼时,发现了容丽丽的尸体。警方迅速成立了专案组展开侦查,并认定王兵有重大作案嫌疑。五天后,警方分别将三人抓获归案,其情人也因涉嫌包庇罪被抓获。

面对警方的审讯,王兵痛哭流涕:“她不该逼我们啊……”

而李英则在被抓获当天,整个人也陷入神志不清中,嘴里反复说着:“为什么,为什么?”
此案告破后,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人们无不震惊。

俗语道: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李英不该依靠不光彩的手段发家,以至让儿媳妇抓住了把柄;

而容丽丽一心想翻身,竟利用婆家的人生污点当护身符和晋升阶梯,最终招来了杀身之祸,可叹可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