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交所首例!生物谷实控人被立案调查

21财闻汇

2022-05-28 01:14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 者丨张望

编 辑丨朱益民

图 源丨图虫

因拥有“新冠奇药”千金藤素片药品批准文号而备受关注的生物谷(833266. BJ),再次登上风口浪尖。

根据公告,生物谷控股股东深圳市金沙江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沙江投资)、实际控制人林艳和于5月24日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涉嫌违法违规事项类别为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据了解,这是涉及北交所上市公司相关方首个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案例。

“相关情况目前不大清楚。”生物谷有关人士5月27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该到公告的时候,我们会按照相关要求公告。”

尚余2.77亿占资未还

生物谷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生效日期是2022年5月11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立案调查生效之后,生物谷于5月20日收到当日生效的云南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云南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自2021年至2022年4月期间,生物谷未能保持健全、有效的监督机制防止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未能有效监督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履行忠实、勤勉义务,决定对生物谷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此前公告表明,控股股东金沙江投资主要采取两个渠道占用生物谷资金。

  • 其一是金沙江投资通过生物谷对第三方背书银行承兑汇票的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其中2021年度占用资金6711.52万元,归还资金3906.13万元;2022年1月份占用资金1164.91万元,归还资金3970.31万元。

  • 其二是金沙江投资通过生物谷委托第三方理财的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其中2021年度占用资金12200万元,2022年1月份至3月份占用资金15500万元。至今,这两笔合计27700万元的占用资金尚未归还生物谷。

针对金沙江投资大肆占用生物谷资金,审计机构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在今年4月27日表示,“由于审计程序受到限制,我们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判断上述事项的相关计量、列表及披露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

按照生物谷5月16日回复北交所问询函的公告,金沙江投资占用生物谷始于2021年8月。而生物谷于2015年8月开始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2020年7月转到北交所上市。

生物谷发现资金被金沙江投资大量占用,源自保荐机构及会计师的干涉。

根据生物谷回复北交所问询函的公告,生物谷在2021年及2022年购买理财产品时,公司相关人员根据委托协议约定判断理财产品为低风险理财产品,“后续,保荐机构及会计师认为上述投资理财风险较高,要求公司必须尽早赎回”。

但生物谷在与银丰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国深融资租赁(云南)有限公司沟通赎回购买的委托第三方理财产品时,出现赎回延期的情况。

经过生物谷自查自纠及大股东陈述,控股股东金沙江投资通过生物谷购买的委托第三方理财产品,合计占用资金2.77亿元。

金沙江投资承诺,在2022年6月30日之前归还全部占用资金及支付对应的资金收益,生物谷实际控制人林艳和承诺对此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此番金沙江投资与林艳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应该与此事息息相关。

“从公告上看,立案调查可能跟资金占用有关系,但也不排除存在其他问题。”上海市信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资本市场有好多实控人掏空上市公司的例子,而且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很隐蔽,如果没有被曝出,过一段时间很难查。”

金沙江投资有股东提出终止合作

金沙江投资占用生物谷资金,与其实控人林艳和的私下操纵有关。

根据回复北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本次出现通过票据背书占用生物谷资金的情况,主要为办理背书转让时按照贴现业务流程办理,实际由财务总监及董事长审批后办理。

而林艳和此前一直是生物谷董事长兼总经理。

“背书转让后款项未及时打回公司,经公司追查及沟通后,被背书方无法完成约定的贴现业务,因此将背书票据重新背书回公司。”生物谷指出。

不仅票据背书出现问题,生物谷购买第三方委托理财时仅凭委托协议判断风险,但实际上“该笔理财不属于低风险类型理财,应该按照对外投资流程履行审批程序后再进行购买”。

由此,生物谷购买的第三方委托理财被暗渡陈仓占用了。

生物谷称,经公司自查自纠及大股东陈述,被占用的资金用于金沙江投资其他产业经营及归还债务。

而林艳和持有金沙江投资72.48%股权,金沙江投资则持有生物谷23.44%股权。此外,林艳和直接持有生物谷16.84%股权。

“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对上市公司的声誉和再融资等皆有负面影响,如果不是资金链十分紧张,一般情况下大股东是不会明知故犯的。”一位创投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

事实上,金沙江投资违规占用生物谷资金的影响已经降临。

由于金沙江投资违规占用生物谷资金2.77亿元未归还,林艳和没有向金沙江投资股东海国新动能通报,被蒙在鼓里的海国新动能从公开资料得知此事后,表示要终止合作并退出金沙江投资。

根据5月1日签订的协议,林艳和以22817.53万元的价格受让海国新动能持有的金沙江投资27.52%股权,若林艳和未能在2022年6月30日将转让价款足额支付给海国新动能,则视为违约,每逾期一天,以实际逾期天数按转让价款的年化15%支付逾期违约期间利息,并有权要求按转让价款的年化5%另行支付逾期惩罚性违约金。

如此一来,加上承诺归还生物谷的2.77亿元占用资金,林艳和及金沙江投资在今年6月底前共需支付5.1亿元。

“公告之外的情况,我这边不掌握。”对于金沙江投资归还占资进展问题,前述生物谷有关人士如此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律师认为违规成本太低

作为金沙江投资和生物谷的实控人,林艳和目前的处境不妙。

生物谷公告显示,林艳和直接持有的生物谷的16.84%股权已经质押,并且金沙江投资所持生物谷23.44%股权也已质押。

除了上述股权质押,金沙江投资还存在应付占用生物谷的2.77亿元,并且存在未归还短期借款17250万元、长期借款27725万元、其他借款4900万元。

公告还表明,金沙江投资的主要资产及主要核心权益资产,皆处于质押状态。

生物谷表示,对于占用上市公司的2.77亿元,金沙江投资及实际控制人林艳和将通过借款或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方式偿还,目前正在接洽中。

占用生物谷资金事发引起关注的林艳和,1964年2月出生,拥有医学专业教育背景,曾为深圳市医药生产供应总公司职工。

生物谷2021年年报表明,林艳和除了是金沙江投资和生物谷董事长,兼任两家公司董事长、6家公司董事或执行董事。

根据生物谷公开发行书,金沙江投资和林艳和控制的其他企业多达21家,涉及商贸、矿业、旅游、公交客运、温泉开发、饮用水制造、酒店、广告、物业管理等行业,纷繁庞杂。

目前,距离归还占资最后期限只有一个月时间,但金沙江及林艳和尚无动静。不过生物谷公告表示,金沙江及林艳和能如期履行承诺。

但由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已经有律师事务所开始征集投资者资料进行索赔。

“已经不少生物谷投资者有意向委托我们诉讼维权。”上海市信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合伙人许峰律师亦称,已收到几十个生物谷投资者咨询电话,正在逐步协助准备材料。

“不管上市公司,还是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只要构成虚假陈述,都可能被投资者送上被告席,要求赔偿虚假陈述造成的损失。”许峰认为。

许峰还表示,违规占款本身各个交易所的上市公司都有可能存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违规成本实在太低了,刑事责任追究太少了,导致大股东或实控人常常肆无忌惮。

“个人认为,上市公司大股东占款的监管,应该以证监会为辅助,经侦部门为主导,由此可大幅度的将违规占款打下去。”许峰指出。

本期编辑 刘雪莹 实习生 林曦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