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年、30亿、16个月欠薪,“当代系”解散中超重庆队内情

云掌财经

2022-05-25 18:37安徽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重庆两江俱乐部因欠薪解散之后,背后的“当代系”再难掩其蔓延开来的债务危机。

已在中超8年的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没能度过自己的26岁。昨日,一纸公告发布,成为了这家历史悠久的足球俱乐部最后的告别宣言。

5月24日,重庆两江足球俱乐部发布了一条令舆论哗然的消息:在这个中超联赛开赛在即的时间点,两江俱乐部宣布退出中超联赛,球队也就此解散

从重庆两江发布的工作安排来看,自10:30进行内部通知到12:00封闭公共区域,短短一个半小时,就完成了这家已有26年历史的中超球队的停运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顽强拼搏如此之久,这家俱乐部为何会突然停摆?

5月18日,有两江俱乐部球员在新浪微博上贴出该俱乐部全体员工“致社会各界的一封信”,信中称,“在过去的3年时间里,我们一直在遭受着欠薪的情况,截至目前我们中被拖欠工资最多的已达16个月……俱乐部员工大都难以维持正常生活,很多人在下班后去送外卖或跑滴滴,刷信用卡或借钱生活……”据俱乐部领队及教练组成员透露,目前重庆队的债务已经超过了7亿元

受制于疫情和足球行业发展模式的影响,这家中超球队已经负债累累。而其背后,自2016年斥资5.4亿接手俱乐部的“当代系”,其蔓延开来的债务危机也逐渐显露出来。

6年投入30亿,无力维持运营

5月18日下午,重庆市江北区洋河路段异常热闹,中国西南地区唯一一支中超球队——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的大门两侧及铁栅栏上都被贴上了醒目的巨型讨薪条幅。

“为重庆而战义不容辞,欠薪两年青春不再”,“对得起重庆,对得起球迷,对不起家人”,“恳请社会各界帮助,保留重庆唯一足球火种,我们要生存,我们也要养家糊口,还我血汗钱。”

看来,早在两江俱乐部负债情况被公开、球队宣布解散之前,该俱乐部的欠薪与债务问题就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并且已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据两江俱乐部行政工作人员在《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中透露,整个俱乐部前后180余人,全部都被欠薪。做后勤和行政工作的被欠薪10个月,一些一线队教练被欠薪更甚,约16个月之久。球员方面,有单个球员被累计欠薪1000万元以上,欠薪五六百万的也不在少数。

“整个俱乐部的欠薪应该有5000万。”该内部人员道。

而欠薪的根本原因,在该人员看来,是由于两江俱乐部的母公司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不再投入了

成立于1994年的两江俱乐部前身武汉前卫足球俱乐部,1997年搬迁至重庆,2000年由重庆力帆实业有限公司收购,重新组建为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

图源:重庆力帆吧

而在“力帆时代”,球队表现虽起伏不定,却从未出现过欠薪现象。直至2016年前后,因力帆集团在财力上出现问题,球队对其负担很大,力帆集团决定把俱乐部转手。

2016年底,武汉“当代系”斥资5.4亿元接手俱乐部,俱乐部更名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此时,俱乐部股东仅为占股90%的武汉当代集团,及以训练基地所有权占股10%的力帆集团。

2021年3月,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更名为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但从工商信息可知,两集团持股比例未变。

六年多来,当代集团累计投入逾30亿元,而球队也取得过中超联赛历史最好战绩,至此,双方皆是良好地完成了各自的任务。

而疫情的奇袭和足球行业发展模式的影响,却让俱乐部的生存成为了难题。

据两江俱乐部通知显示,自去年初起,当代集团曾和政府相关部门多次探讨股改工作,以期保留重庆职业足球的火种。然而时至今日,由于客观条件的变化,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俱乐部债务不断累加,账户被冻结,员工生活极度困难,最终遗憾解散俱乐部。

而不止是俱乐部,疫情爆发后,当代集团的主营产业房地产开发、文化旅游都受到了极大冲击,逐渐陷入债务危机的泥淖之中。截至2021年三季末,当代集团有息负债规模超过380亿元。

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也难怪当代集团如此“断臂求生”了。

“当代系”蔓延的财务危机

今年以来,“当代系”的财务危机已经成为一个了不容忽视问题。

债台高筑的当代集团,甚至再次将创始人艾路明拉回了董事长位置。

3月24日,当代集团艾路明从董事调整为董事长,周汉生从董事长调整为董事,法定代表人也由周汉生变更为艾路明。

要知道,背后大佬的出山,通常意味着公司遇到极大困难,才需要实控人来坐镇。然而,复出的艾路明,也难以拯救负债累累的“当代系”。

在艾路明复出的第14天,当代集团就被法院的一纸“被执行令”砸中。4月8日,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2.06亿元。

紧接着的4月25日,武汉当代集团发布了“近期公司债异常波动”的公告,对外透露“截至目前,应在4月3日内支付的本期债券10%本金及相应利息未按期划付至上清所,累计8750万元”。

图源:公司公告

此公告一出无疑是在市场震惊四座,“堂堂”千亿规模的武汉当代集团竟然连8750万元也拿不出了?而这㛑意味着这笔5亿元债券展期后再度爆雷。好在一番博弈后,该笔债券被整体展期1年。

据公告披露,武汉当代集团本部存续债券68.54亿元, 其中今年4、5月即将到期债券16亿元,全年将到期或可能赎回债券余额40.74亿元。对此,当代集团坦诚表示“集中偿债压力大”。

当代集团断臂求生

债务重压之下,当代集团只能不断变卖“家当”。解散重庆两江球队并不是当代集团所断的第一支臂膀。

自三月起,“当代系”便开启“大甩卖”模式。

今年3月18日,华泰保险对外披露“股东变更”公告,鄂系艾路明的武汉“当代系”多家公司以及闽系林腾蛟的福建阳光集团下属公司龙净实业全部退出华泰保险。

而清仓华泰保险后,当代集团又将天风证券摆上货架。

4月2日,人福医药向湖北国企宏泰集团协议出售其全部所持约6.8亿股的天风证券股权 ,占其总股本的7.85%,集中套现约21.24亿元,而今年2月中旬,三特索道已公布拟出售天风证券约2849万股。

连被当代系当做“输血管”的两张融资核心王牌——人福医药和三特索道,近期也密集套现金融资产。其原因除了保持公司账上现金充裕之外,或为维护公司市值,力保控股股东的质押融资安全。

4月2日,人福医药曾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武汉当代集团“车轮式”质押,即解除质押及再质押,为融资提供补充质押,质押人福医药约3.87亿股,占其所持人福医药的79.9%,占人福医药总股本的23.68%。

值得注意的是,“当代系”曾多次质押上市公司股票融资。但随着“当代系”股价下行,被质押的股票也面临着强平风险。

而不断割肉输血的“当代系”,在当前错综复杂的下行经济大环境中,背负着高企的短债压力,又能否实现突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