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演员胡琳娜:目睹母亲丁嘉丽两次移情,不想母亲悲剧在我身上重演

娱乐影视万汇

2022-05-25 14:12山东

关注

2015年,一位名叫胡琳娜的女孩,参加了综艺节目《我不是明星》。

在主持人的一再追问下,她有些艰难地,说出了自己母亲的名字——丁嘉丽。

台下观众哗然。

随后主持人又让她形容自己的母亲。

胡琳娜欲言又止,吞吞吐吐:“母亲,其实这词对我来说,挺陌生的。”

“因为我跟我妈,在过去的十五年之间,只见过两次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台下顿时一片寂静,观众们纷纷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而台上的胡琳娜,则深呼一口气。

再开口时已经带上了浓重的哭腔。

事实上,她不仅是难见母亲一面,甚至是从未见过父亲。

从小,她就被寄养在了叔叔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承受着父爱与母爱尽数缺失的煎熬。

01 不被期待的出生

1988年,胡琳娜出生在北京,小名朵朵,曾用艺名丁丁。

她的父亲名叫胡广川,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演员,母亲则是当年赫赫有名的金鸡奖最佳女配角丁嘉丽。

在某种程度来说,父母对于她的到来,并不是十分期待的。

这一切,还得从她的父母结婚后说起。

两年前,丁嘉丽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要嫁给胡广川。

然而,她的坚持并没有让自己收获美好的婚姻。婚后不久,两人便时常因生活琐事而争吵,相恋时的甜蜜也逐渐在争吵声中消融。

不久后,胡广川需要到外地出差一段时间,深受西方X解放思想影响的丁嘉丽,没有抗住寂寞的侵袭,出轨了一位有妇之夫。

两人背着彼此的伴侣打得火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耳鬓厮磨中,她很快怀上了对方的孩子。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慌了神,手足无措地去找出轨对象想办法。

令她没想到的是,平日里对她热情似火的男人,却冷眼看着她,从嘴里吐露出一句冰冷绝情的话。

“是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你还是自己解决吧。”

那时正值冬天,丁嘉丽呆愣地站在雪地里,承受着寒风的侵袭,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泪流满面。

无奈之下,她只能独自偷偷摸摸地去了医院,做了流产手术。

流产后,她不仅没有卧床休养,还在零下40度的东北,拍了一个多月的电影《山林中的头一个女人》。

在那一个月里,她的肚子痛到连止痛药都失去了药效,也因此患上了慢性的盆腔炎,难以治愈。

饱受了一个多月的折磨,丁嘉丽回到家后,便向父母坦白了此事。

她的父亲气到直抽自己嘴巴子,恨没能教育好女儿。

不久后,她的父亲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的丈夫。当时,胡广川脸色青白,却什么话都没说。

1988年,身怀六甲的丁嘉丽,在做剖腹产手术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胡广川的电话。

隔着电话,她再一次听到了冰冷无情的话语。丈夫告诉她,他和一个大自己十岁的女人好上了,过得特别幸福。

丁嘉丽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刀,可也只能恳求他不要说这些,她要生孩子了。

丈夫却说:“对,我就是要报复你,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我就是要报复你。”

她无话可说,只能连声道歉,等胡广川挂了电话,她才上了手术台,生下了女儿胡琳娜。

那时,她还发生了一件医疗事故。麻醉师忘记了给她打麻醉,她硬生生地挺过了整个剖腹拿子的过程。

在丈夫看来,甚至在她自己看来,这就是报应。

孩子满岁后,这对早已背道而驰的夫妻,办理了离婚手续。

丁嘉丽离开了胡家,被留下的胡琳娜,就这样迎来了悲惨的人生。

02 寄人篱下的生活

虽说抚养权给了父亲,但胡广川对孩子漠不关心,丢给了年迈的父母照顾。生意失败后,他更是直接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出现。

胡琳娜的爷爷奶奶年纪大了,精力不足,照顾一个幼小的孩子十分吃力,只好把她寄养在班主任家,或者是其他老师的家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期间,丁嘉丽曾回去看过她一次。

那是胡琳娜长大以来,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母亲,也是第一次收到母亲要来看她的消息。

头一天晚上,她便站在门口等着,远远地望着路口。奶奶急忙去把她拉进了屋里,哭笑不得地说她的母亲得第二天下午才能来。

第二天下午,她第一次见到了母亲,奶奶把她拉到母亲的跟前,可她对母亲实在太陌生,久久不敢上前。

那天丁嘉丽来得快,走得也快,徒留胡琳娜呆愣地看着路口。

看着人来人往,看着风来了又走。

最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子。

那一天,没有人知道这个没被父母爱过的孩子,到底在想什么。

后来,爷爷和奶奶相继去世,她辗转于各个老师的家中,最后被寄养在了叔叔家里。

叔叔家一共有两个孩子,比她小一两岁,加上胡琳娜,叔叔便要抚养三个孩子,对此他满肚怨言,从来没给过她好脸色。

不管她有没有犯错,他更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有一次,胡琳娜带着两个妹妹在楼上玩枕头大战,被叔叔看见了,他二话不说,直接上前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她的脸上。

她被扇懵了。

叔叔也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扇完巴掌之后,立即揪着她的领子,一路把她揪到了一间阴暗的房间里,不顾她的哭喊,无情地把她推了进去,然后锁上了房间的门。

那个房间里,放着她爷爷和奶奶的骨灰。

年幼的胡琳娜被吓惨了。

她哭着喊着拍门,不停地认错,不停地道歉,不停地保证再也不敢了,然后才敢恳求叔叔把她放出去。

可是,哪怕她的嗓子喊哑了,叔叔依然对她的苦苦哀求充耳不闻,直到她被关了一天一夜后,才打开了门。

在那一天一夜里,在那黑暗的房间里,胡琳娜想了很多,想知道为什么父母不要她了。

胡琳娜想不出答案,也得不到答案。

她也曾渴望母亲有一天能够突然出现,马上把她带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她又觉得这是奢望,因为那时母亲刚结束了第二段婚姻,独自抚养着和她同母异父的弟弟,不方便接她回去。

随着时间的消逝,她心中的奢望,逐渐演变成了此后和母亲的争锋相对。

03 记恨母亲

跟着叔叔生活了十余年,胡琳娜逐渐习惯了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也不再去梦想着有一天父母会突然出现,把她接走。

在她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母亲却突然再次出现,并决定把她接到自己的身边。

胡琳娜自然是欢喜的,但随着时间的消逝,她内心的渴求,早已慢慢地变成了恨意,恨母亲抛下自己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恨她只顾着弟弟,却不管自己。

因此,从她跟着丁嘉丽回到陌生的家庭时,她没有开口喊一声妈妈,也没有和母亲进行过任何沟通。

丁嘉丽也想好好地弥补女儿,可她却不得其法,总是弄巧成拙。

有一次,胡琳娜放学回家晚了,她明明是担心女儿的安危,可是一开口便成了质问,问她到底跑哪里去了。

当她回答了一句放学晚了,丁嘉丽便以为孩子是在撒谎而大发雷霆,因为她早前问过老师,这天学校提前放学了。

孩子想解释,她也是直接喊了一句:“你给我滚!”

半夜十二点,胡琳娜无助地站在人行天桥上,在寒风中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深感偌大的城市里,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后来,丁嘉丽才知道,那天她因考试成绩不理想,跑到公园里整理好了情绪才敢回家,这才耽误了时间。

丁嘉丽为此很是愧疚,但她不知道,这一次的争吵,不仅增加了母女之间的隔阂,也导致胡琳娜的成绩一落千丈,掉到了年级倒数第一,同时也学会了调皮捣蛋。

因此,丁嘉丽时常被老师叫去学校,但不管她怎么说,胡琳娜都不听。

那时,她还不知道胡琳娜在叔叔家经常挨揍的事情,本想着把熟悉的叔叔找来,能够劝一劝孩子。

不料,叔叔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又是直接上前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胡琳娜没有任何准备,被扇倒在地,后脑勺磕在地板上。

一旁的丁嘉丽被吓得愣住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她不知道会是这种局面,更不知道叔叔的这一巴掌,使得胡琳娜对她越发失望。

在这之前,因为高中上的是寄宿学校,胡琳娜平时都住在宿舍,只有周末才能回家;在这之后,她开始减少了回家的次数。

由于丁嘉丽经常辗转各地拍戏,对此事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想着她呆在学校里也安全。

殊不知,母女俩之间的隔阂却是越来越大,甚至在此后的十五年时间里,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04 艰苦的北漂生活

高中毕业后,胡琳娜没有和母亲商量,直接报考了南广学院,独自在南京求学。

当室友们拿着高昂的生活费,能够随意去逛街和购物的时候,她却因过惯了寄人篱下的生活,不敢和母亲多要生活费。

当她们冲着电话那头的父母撒娇的时候,平日里她和母亲却只能通过短信来联系,甚至,母女俩往来的短信也少得可怜。

小时候,她只能从学校里举办的家长会和亲子活动,去了解父母与年幼的孩子之间是如何相处的。

此刻,她仍旧是从同学和父母的联系中,知道父母与成年的孩子之间又是如何相处。

在了解的过程中,她每每都会涌起羡慕,甚至是嫉妒的情绪。

大学毕业后,胡琳娜回到了北京,独自在外租了一个仅有9平方米的小房间。

她想像母亲一样,成为一名演员,于是开始到剧组跑龙套。跑龙套的酬劳并不高,一年下来,她只有八千块钱的收入。

除去必要的开支,这八千块所剩无几。

因此,冬天成为了她最害怕的季节,因为交不起暖气费。

每年的冬天,她都只能里三层,外三层地套上厚厚的衣服,然后穿上加厚的男士袜子,以此抵御寒冷。

可到了后半夜,她依然会被从窗户里灌进来的冷风给吹醒。每当这个时候,她都担心自己会被活活冻死。

不过,在她的心里,这还是咬咬牙就能熬过去的事情。

最让她觉得难受的,是春节。

每年的春节,她都是独自在出租屋里过的。除夕晚上,她的年夜饭,也是简简单单的两块卤水豆腐,一块蘸酱油,另一块切成块,炖白菜。

年夜饭后,胡琳娜有时候会外出看烟花。往往这个时候,她都会透过别人家的窗户,看到一大家子人围坐在饭桌上,欢声笑语。

饭桌上的红烧肉,香气仿佛已经破窗而出,直往她的鼻子里钻。

这股若有若无的香气,却让她的心头无比酸涩。

2015年,胡琳娜参加了由浙江卫视主办的综艺节目《我不是明星》。

在节目上,她首次讲述了自己的童年和北漂的悲惨生活。

也是在这期节目上,时隔十五年,母女俩再次相见,再次紧紧相拥。

两人之间的隔阂和陌生,在她们的泪水中,尽数消融了。

母女俩早就在等这一天,她们也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05 结语

从2009年开始,丁嘉丽信仰佛教后,一直面向公众忏悔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也承认这一辈子因为自私自利而愧对孩子。

只是,此前她一直寻找不到方法,胡琳娜在节目上的一番肺腑之言,倒是让她找到了弥补的方法。

她劝女儿退掉仅有9 平方米的出租屋,开始在生活上给予照顾,也开始把自己在表演上的经验和心得,毫无保留地教给女儿。

2019年,母女俩先后共同出演了电视剧《老中医》、《碧海丹心》和《霞光》,因担心女儿表演不好会被责备,她对胡琳娜的表演甚是严苛。

母亲的高要求,一度让她压力倍增,但她并不觉得生气,反而为母亲的看好和演技的迅速提升而感到高兴。

2021年,她在电视剧《功勋》里的《申纪兰的提案》单元里,饰演了“李大嘴”一角,亮眼的表演让她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

如今,胡琳娜已经34岁了,仍然一心扑在了演艺事业上。对于终身大事,她也希望能够找到合适的伴侣,组建一个温暖的小家庭。

即便从小在破碎的家庭中成长,她也仍旧没有对婚姻和家庭失去希望。

俗话说,婚姻不是儿戏。

倘若每对夫妻在结婚前,能够经过慎重的考虑;在结婚后,可以担负起为人父母的责任,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不用为父母的错误而承担后果。

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不再害怕爱情,不再恐惧婚姻。

最后,祝愿胡琳娜能够早日实现愿望,拥有自己的幸福而温馨的家庭。

要相信,熬过所有的苦难,最终会看见光明的未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