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越作战中,“光荣弹”是真实存在的吗?我军战士让越军闻风丧胆

吴邪讲故事

2022-05-25 14:10陕西

关注

光荣弹就是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军战士用来舍身殉国的手榴弹,这种82-1手榴弹没有手柄以及过大的凹凸,便于贴身携带。有种说法是我军应战士要求专门研制82-1光荣弹,引爆只需0.1秒,几乎没有延迟,便于战士不做俘虏、杀身成仁。

我军有没有专门制作光荣弹配发给战士呢? 其实没有,光荣弹是战士们自发的选择。

事实上,82-1手雷引爆时间接近3秒,是用来作战并不是专门用来“光荣”的,如果我军战士人人都佩戴没有延迟的手雷,很可能造成没必要的伤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战士们贴身的携带82-1手雷

这种“光荣弹”作为武器具有缺陷,无延迟引爆只应该运用在给敌军安置的诡雷上,不应该挂在自己的身上。

而对越作战中,我军有很多战士确实贴身携带82-1手雷来当作光荣弹用, 这种主动的选择,主要出自两方面的原因。

军人的血性和尊严

1979年1月,邓小平访美,期间他告诉美国总统卡特,因为越南在我国周边的霸权行为和对我国边境的骚扰已经产生了严重影响,中国准备教训一下越南。

图|1979年1月邓小平访美,与美国总统卡

卡特一听连忙提醒邓小平要慎重,说越军很难对付。邓小平告诉卡特, 越军难不难对付,那得看是哪支军队在和越军作战。

邓小平的自信是对我军战略战术的自信,也是对我军战士英勇顽强精神的自信。每支军队都有自己的基因。

我军从南昌起义建军以来,在长期敌强我弱的战争环境中锤炼出了极其顽强、勇于牺牲的斗志, 涌现出了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黄继光等众多舍身起义的英雄人物。

这种充满血性的战斗精神成为了我军的优良传统,只要遇到战争,这个传统就会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对越自卫反击战前我军召开誓师大会

由于我国事先多次警告越南,并公开对越南发出反击信号,越南知道将要面对和我国的战争。

但在此前,由于越南成功赶走了法国军队和美国军队,衍生出一种超然的自信,自认为陆军实力已经超越我军,不惧与我军一战。

而且越军一直处在战争状态,而我军多年未进行战争,又刚经历了十年运动,军队建设遭受了较为严重的破坏,更让越军认为我军的战斗力难以与其匹敌,与我军作战胜券在握。

这种盲目的自信为越南带来了一次教训。

图|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炮火连天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越军遭到了我军重创,如果不是我军控制战争规模,以反击、教训为目的,我军快速攻下谅山后,越南可能连首都河内都难以保住。

越军被打得颜面尽失,之后就在老山等边境地区和我军展开了长期的拉锯战, 想以此挽回败局。

越军在长期的战争中也锻炼出了较强的战斗意志,只是面对更为顽强的我国军队,越军就不得不产生自愧弗如的感觉,这一点在李海欣高地的战斗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图|英勇牺牲的战士李海欣

1984年4月,我军攻克老山,再一次沉重打击了越南的嚣张气焰。 为了平息越南国内对越军的指责,越军总参谋部亲自制定和指挥了“北光计划”,企图以六个团的兵力夺回老山。

7月12日凌晨,越军的行动开始,一些越军部队提前进入到我军的阵地前沿埋伏,等待发起总攻。

越军总攻前,我军已预估到:越军会进入到我军阵地前沿300至500米的位置设伏。所以提前对这个区域进行了炮火覆盖。在我军的炮击下,潜伏着的越军伤亡惨重,两个营长当场毙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李海欣高地所在的具体位置示意图

但越军的意志力称得上顽强,在炮击中受伤的士兵咬牙坚持,没有出现任何动静, 以至于我军前沿以为越军尚未靠近,遂按指令放出观察哨准备进入休息备战状态。

凌晨五时左右,越军突然发起进攻,越军王牌316A师一个营冲上了我军142高地,镇守高地的是我军40师119团代理排长李海欣等十五名战士, 看到比我军战士数量多数十倍的越军爬上来,我军战士毫不畏惧、迅速接敌。

李海欣带着五名战士埋伏到阵地侧面草丛,等敌军靠近即配合正面的战友侧击越军,打得越军抛下一个个尸体退了下去。

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战士们勇敢冲锋

越军仗着兵力优势不停向我军阵地发起冲锋,战斗越来越残酷。李海欣在引爆一枚地雷击退冲上阵地的越军后, 胸部中弹,但他把指挥权交给赶来营救的班长杨跃国后,又艰难地爬着去引爆另一颗地雷。

这个时候越军朝他扔来一个炸药包, 他被炸成两截壮烈牺牲, 牺牲后他手上还紧紧攥着地雷的引爆装置。

接替李海欣指挥的杨跃国继续带领战士们坚守阵地,又打退越军数次进攻。 由于李海欣身上用于联络的指挥机被炸坏,阵地和指挥部失去了联系。 杨跃国派通信兵唐友国去汇报情况,唐友国刚出阵地没多远就遭遇越军,在打死几个越军后他也中弹牺牲。

图|战争中,我军将领之间主要通过指挥机联络

附近的周忠烈看到唐友国遇险赶过去营救,在和越军的激战中身负重伤。越军围过来想要活捉周忠烈, 周忠烈等到越军一靠近,就拉响了“光荣弹”和几个越军同归于尽。

除了他们几个,同在战场的战士刘家富也在身负重伤后,把自己埋在土里装死,在几个越军从他身边经过时,用“光荣弹”和越军同归于尽。

惨烈的战斗让我军只剩下十名战士, 其中九人负伤,五人还是重伤, 这种情况下,杨跃国决定退守坑道,继续与越军周旋。

退进坑道不久,我军炮火对142高地进行了覆盖,越军被炸得无处躲藏也往坑道里钻,很快就被我军坑道里的战士打了出来,越军迫不得已只好退下了高地。

图|战士们在沟壑中隐蔽

等我军的援军冲上高地时,发现高地上仍然有我军的十名战士还在坚持战斗,越军王牌一个营的兵力用偷袭的战术也没能拿下我军十五名战士防守的高地, 这就是“光荣弹”的决死斗志创造出来的战例。

十五人对阵一个营,按西方的军规,弃守也应该被允许,但这不是我军的风格, 如果没有不怕死的精神,我军就不可能依靠小米加步枪战胜拥有飞机大炮的强敌,打出一个独立自主的新中国。

在我军的教育中,舍生忘死的英雄榜样已经深入到战士心中,到了战场上,英雄情结就会激励战士们做出让敌人胆寒的壮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小米加步枪》一书将我军的崛起称为“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

身负重伤的时候,拉响“光荣弹”是战斗到最后的英勇表现,而有些时候,拼红眼的我军战士仅为压倒敌军的气势也会拉响“光荣弹”。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东线我军坦克部队从东溪向越南省会城市高平推进,途遇越军阻击, 跟随坦克前进的我军步兵突击队组长李定申在与越军的近身缠斗中,夹着两个越军士兵拉响“光荣弹”壮烈牺牲。

他的英雄行为震慑了越军,鼓舞了我军斗志,他的战友们喊着为他报仇的口号,很快就拿下了越军的阻击阵地。

图|正在潜伏的战士们

在攻打高平屏障朔江的战役中,战士何平高与两个越军肉搏,在将要被越军控制住的时候,他拉响了“光荣弹”,结果两个越军被炸死,何平高却只是双手负伤,奇迹般得以生还。

当时,他的战友离他不远,敌军也不占优势,何平高就是为了不输给两个想要制服他的越军,所以义无反顾地拉响了“光荣弹”, 这种战斗精神,越军在与美、法军队作战时基本不会遇到。

越军阵前潜伏能做到重伤不出声,我军在抗美援朝时, 邱少云烈士烈火焚身至死也不吭一声,只是把手指深深抠进泥土里,表现出了超越生理极限的意志力。

图|英勇牺牲的邱少云烈士

在中越边境冲突期间,我军又涌现出一位邱少云式的英雄——董永安。

1987年1月,董永安所在的连队奉命拔除越军的一个高地。董永安和邱少云一样也担任爆破手,他随连队于当月某日凌晨预先潜伏到距敌阵20米处隐蔽,等待我军炮火急袭后,迅速冲上敌阵。

凌晨六点过,越军发射的三发冷炮在距董永安两三米的地方爆炸,七八块弹片嵌入了董永安的身体, 他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先把布条塞进嘴里,后来又用布条包住“光荣弹”引爆,想要更加严密地将声响封住。

图|董永安烈士的雕像是他牺牲时所做的动作

在他附近的战友想要移动过来为他疗伤,被他摆手严厉制止。他以坚韧的毅力保证了任务的完成,而他却为胜利付出了生命。 战友们抬回他的遗体时,他嘴里还紧紧咬着“光荣弹”,战友们抠了好久也没能抠出来。

就如邓小平所说,对付越军“那要看是哪支军队”,在我军面前容不得越军嚣张,我军不仅军力比越南占优,军人的血性和尊严也不会输给越军。

特别是在特种作战中,军人的尊严更能代表一支军队的素质, 中越冲突后期,惯用特种作战的越军通过阵前广播呼吁双方停止特种作战,在我军面前又输掉了自己的强项。

越军的特种部队曾经炸毁过美军的航母,可谓是越军最值得炫耀的资本。

图|越南特种兵抓获俘虏

1984年7月初,越军特工团的一支小分队潜入我国境内,对我军的一个炮兵侦测部队进行了偷袭,打死、打伤我军十几名战士,还差点摧毁了我军一台重金进口的炮位侦测雷达。

这件事引起了我军最高层的震怒,邓小平发出对越进行特种作战的命令,我军开始了对越侦察兵轮战。

特种作战往往要深入到敌后,作战的风险度更高,特种兵也是军队中的精英,如同军旗一样是一支军队的标志,如果被俘虏,则是很大的耻辱。

在中越边境冲突中,我军要生擒一名越军特种兵,难度比生擒一名普通士兵大得多,而我军特种兵更不允许自己被越军生擒。

图|在越南一个树林中休息的军队

1986年年底,成都军区第12侦查大队制定了进入越南境内抓捕俘虏、搜集情报的作战计划。参加这次任务的有12大队的副大队长和大队参谋傅平山等七人。

傅平山原是北京军区38军114师侦查科的参谋,是副营职军官,入伍前曾是足球运动员。

在部队里,傅平山的各项军事技能都出类拔萃,经历过从排长到连长的基层指挥锻炼, 后从北京军区八万多官兵中脱颖而出,成功进入军委密令组建的军区“飞虎”侦查大队, 这支我军早期的特种部队参加侦察兵轮战后,成为成都军区12侦查大队。

图|傅平山烈士旧照

傅平山他们的目标,是距边境十几公里越方境内的黑山越军驻地, 抓捕该出的越军做俘虏,是因为他们有我军急需的情报。

傅平山他们已经事先得到了黑山越军每天早晨都会定时派一名士兵,到驻地外河中取水的消息,秘密越境后,就在越军黑山越军驻地外的河边设伏,准备抓捕前来取水的越军士兵。

不料他们被一个越南农妇偶然发现,暴露了行踪, 越军立即出动了几百人对他们实施围捕。

抓捕队个个都是特战精英,傅平山以干部身份殿后,抓捕队很快就冲出了越军的包围圈。因侦查大队副大队长和警卫员掉队,傅平山决定自己返回去营救并设置诡雷为战友撤退争取更多时间。

图|解放军战士

返回后,傅平山的诡雷成功炸响,吸引了越军,但侦查大队副队长和警卫员已经从另一个方向突围,他陷入了孤身作战的境地。傅平山在腿部受伤的情况下和几百个越军周旋了六天五夜,最后被越军围困在一个小山坡后面。

面对越军的劝降,傅平山用仅剩的手枪回应,击毙、击伤越军各一名。按中越作战惯例,越军知道不可能活捉我军侦察兵,就朝傅平山群投手榴弹,傅平山壮烈牺牲。

傅平山是我军在那次战争中牺牲的,职位最高的侦查人员, 我军在那个年代用一万元的巨款买通越南边民才带回了傅平山的遗骨。

图|傅平山烈士旧照

由于时间隔得较久,边民只能带回傅平山烈士的头骨,如今傅平山烈士被安葬在家乡天津的烈士陵园。

1988年3月中旬,我军15侦查大队一个26人的行动组,也是跨境执行抓捕俘虏的任务,任务成功后,他们在返回的途中与越军相遇展开激战, 越军一百多人试图全歼我军行动组,我军行动组表现出了强悍的战斗力, 不仅顶住了越军的进攻还抢回了两名昏迷的重伤员。

只是排长唐道权重伤后昏倒在了路基下的草丛中,没有被其他组员发现,他苏醒过来时,一群越军已经围了上来,唐道权用最后的力气拉响了胸前的“光荣弹”,捍卫了特种兵的尊严。

图|战士们胸口挂着的正是光荣弹

当时敌我力量悬殊,其他组员几经努力也没能抢回唐道权的遗体,只好先行撤离。越军知道我军不会放弃战友的遗体,就把唐道权烈士的遗体埋在阵前,想要消灭来夺战友遗体的我军战士。

我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前后17次派出小股部队越境,欲带回唐道权的遗体。 越军防范严密,17次我军都没有得手。

30天后,我军趁着夜里的大雨,派出一个连越境,在我军炮火的掩护下,以佯攻的战术终于夺回了唐道权的遗体,越军精心布置的圈套又一次被我军粉碎。

图|战士们挂着的横幅:誓死不当俘虏

虽然特种兵都选择宁死不降来捍卫军人尊严,但并不见得都会配备82-1手雷做“光荣弹”。傅平山烈士的手枪里一般都会为自己留下一颗子弹,敌人身上的手榴弹也可以作为“光荣”的武器。

军人的血性和尊严是自觉的选择,不需要专门制作和配发“光荣弹”给他们。

对待越军的特种兵,我军也会给予他们军人的尊严,有一次,我军的一支侦查部队和友军配合,诱使越军一支特种部队进入了我国境内来摧毁我军炮位侦测雷达。通过技术手段,我军的侦查大队锁定了越军特种部队的返回路线,就在越军的退路上张网以待。

图|战争中的越南士兵

越军特种部队也不简单,到目的地发现是圈套后,还能冲出包围圈,不过在撤退途中,他们却没能逃脱我军侦查大队的伏击,瞬间就被打得只剩四人逃进岩洞顽抗。

我军侦查大队指挥官也不劝降,命令集中火力全歼了越军女指挥官在内的四人,成全了他们军人的尊严。

在战争中,我军战士自动选择贴身携带光荣弹,除了是出于军人的血性和尊严,还因为越军虐待俘虏举世闻名,战士们宁死也不愿意成为越军的俘虏。

拉响“光荣弹”为了少受折磨

1990年中越边境冲突进入尾声,双方开始交换战俘。在交换的战俘中, 在1984年老山战役中被俘的一位连级副指导员战士汪斌回国时体重仅有37公斤, 五年多的战俘生涯对他身心造成了严重的摧残。

图|被越南军队抓获的战俘

1984年4月28日,我军收复老山的战斗打响,汪斌所在的40师114团1营负责穿插任务。由于越军预估到了我军的穿插路线,1营在途中遭到越军的猛烈炮袭,没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我军总攻开始后,1营所在区域被敌军的炮火覆盖,密集的炮火下1营伤亡惨重。

汪斌在带领两名战士寻找副连长遗体时和一股越军遭遇, 两名战友牺牲,汪斌在子弹打光、手榴弹用尽的情况下,正想去取战友的武器,就被越军用枪托击昏。

汪斌苏醒后,发现自己被捆绑在一颗倒下的树木上,几个越军拖着树木正在朝山下走。汪斌这个时候已经毫无办法,只能等待时机逃走或者自行了断。

图|我军收复老山情况图

第二天他被转移到越南境内,被关进了一个监狱。 汪斌知道要逃走已经希望渺茫,于是决定用绑腿上吊自杀。

他把绑腿绑在窗框上,脖子都套进了打好的绑腿圈中,却被巡视的越军士兵发现。越军士兵把他抓下来就是一顿群殴,然后收缴了他所有可能用来自杀的东西。

之后他被送到河内关押,关押期间越军对他实施了多次严刑逼供,但汪斌始终没有吐露任何军事情报。或许作为一个连级副指导员,汪斌说一点我军的情况并不会对我军造成什么损失, 但汪斌不会丢掉我国军人的气节。

面对越军的折磨,汪斌想用绝食来寻求解脱,越军却仍然不放过他,强行给他灌米汤,让他始终无法脱离苦海。

图| 越南士兵押送俘虏

熬了两年的时间后,汪斌以坚强的毅力开始了越狱行动,经过一年的准备,汪斌成功逃离了监狱。 汪斌本来计划进入我国驻越使馆,但他两眼一抹黑,语言又不通,身体还极度虚弱,逃离监狱没多久就又被越军抓了回去。

有逃狱的情节后,越军加紧了对他的看管,让他无论生死也不能摆脱越军的控制。到战俘交换回国时,汪斌不仅一身外伤,还患上了多种疾病。

组织上一面对他进行悉心的治疗,一面对他进行例行审查,副师长陈知建是陈赓大将的儿子,他专程到医院看望汪斌,表示对他的信任。

图|汪斌在越南狱中写的信件

审查结束后,组织给予了汪斌没有变节行为的结论,恢复了他的党籍和职务。虽然最终得以生还,但如果再回到当时的战场上,汪斌仍然宁愿“光荣”也不愿成为俘虏。

越军对待战俘还有更阴损的招数,他们会强迫战俘在广播中和家人报平安。这看起来很人性化,但其实报平安时, 战俘必须按越军的要求说一些攻击自己祖国的话,否则就会遭到越军的非人折磨。 这更使得我军的很多战士宁可“光荣”也不当战俘。

没有人会轻视自己的生命,但为了生命的价值,有时却会让人选择放弃生命。成为战俘也没什么可耻,又不是主动投敌, 但军人的血性更能赋予他们坚定不移的精神力量。

图|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士们正在休息,向他们致敬

在军人的决死之心中,其实包含着对生命的尊重,这种尊重超越了肉体和个体,铸造出了军魂,这种军魂可以捍卫更多的生命,而为此付出生命的军人应该获得人们的崇敬。

现代战争中,短兵相接的情况越来越少,短兵相接时无畏的勇气却永不会过时。 残酷的挑战不会因为技术的进步而消失,在挑战面前勇于献身的精气神仍然需要在我军中传承。

同时,从中越边境冲突后我军对我方被俘人员的关怀中,也体现出时代的进步,这些被俘人员的付出同样值得大家尊敬。

-完-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