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爱彼迎退出中国大陆,一场注定的告别?

银柿财经

2022-05-24 21:52上海

关注

全球头部民宿平台Airbnb爱彼迎(ABNB.US)在中国的本土发展故事,随着一封公开信的到来戛然而止。

5月24日,爱彼迎在APP内发布《致中国用户的一封信》,其中提到根据最新业务调整,将全面服务于出境游;同时于2022年7月30日起,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定。爱彼迎联合创始人、中国区主席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随即发布消息,亲自与大家沟通这一调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此前报道,爱彼迎将在其全球600万个房源中移除约15万个在中国的房源。银柿财经记者同时留意到,在防疫局势和竞争获客等综合因素之下,爱彼迎的中国成绩单并不亮眼。据CNBC文章提及的数据,中国市场住宿业务只占其整体收入大约1%。

爱彼迎“暂停支持境内游房源”的突然决定,也让那些原本在平台上运营房源以获得部分收入、或结识不同游客的中国房东们暂别这个平台。而接下来,谁又有机会瓜分这块民宿市场蛋糕?

从“特别出单”到“连续关停”

“我们是在5月24日当天才收到爱彼迎暂停境内房源服务的消息,群里瞬间炸开了锅。”哈尔滨姑娘鲍鲍在爱彼迎上经营着自己的民宿“小象·阁阁”。她说,微信群里的三四百人全是哈尔滨当地的爱彼迎房东,“多的人手上有10几套房,就是专门租来做民宿的”。大家一致认为,爱彼迎此举对国内民宿从业者、尤其是高度依赖平台的房东打击不小

鲍鲍告诉银柿财经记者,2019年,自己在哈尔滨中央大街附近买下一套公寓,花费6万块钱装修后,于当年12月正式入驻爱彼迎,“因为当时周围有不少人通过爱彼迎出租房源,特别出单,我想如果干得好,我也可以把这个干成主业”。

鲍鲍的小象·阁阁

也是在2019年,在上海工作的Vincent花了千把块钱,将客厅改造成卧室,挂在爱彼迎平台上出租。和鲍鲍不同的是,Vincent并没有过多考虑民宿业务,而是“感觉一个人无聊,想要去交流和分享”,他打算用实际行动,践行爱彼迎的那句口号——“让爱彼此相迎”。

鲍鲍和Vincent各自的美好愿景,被2020年初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打得支离破碎。

无论怎么努力回忆,鲍鲍都记不起这两年多来自己的“小象·阁阁”被关停了多少次。最近一次是在今年3月初新一轮疫情爆发,“小象·阁阁”再次被迫关停2个月。这些关停都是应当地疫情防控要求,而非平台关停。

而受上海本轮疫情影响,Vincent的出租屋内,一位2月底入住的短租房客至今仍滞留于此,Vincent是个干脆的人,直接按照月租价给了对方优惠,租客就这样发展成了室友。

“这两年要靠爱彼迎挣钱并不是那么容易的。”Vincent表示,房东需缴纳每笔交易的10%给平台,除此之外还要承担房间装修、布置、清洁、日用品等开销。

不少房东的营业收入至今还未覆盖成本。在装修、家电上大概花了10万块的郑西(化名),好不容易将湖南长沙一套130平米的住房改装成民宿,但2021年在所有民宿平台上挂出之后生意并不理想,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无奈之下只能选择退出民宿市场。

“这两年大家真的很艰难。”鲍鲍表示,疫情对旅游业的杀伤力太大了,没有疫情的冬季,很多南方人来哈尔滨玩,和美团、途家等平台的日租、短租用户相比,通过爱彼迎预订房源的有不少是长租型租客。但这两年,爱彼迎的房东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发布卖房或出兑(转让经营)的消息,鲍鲍本人也早已打消了将开民宿做成主业的念头,最近甚至当起了核酸采样服务志愿者,赚取相应的抗疫补贴。

艰难的中国本土化之路

新冠疫情的持续反复打乱了旅游业原本的发展步伐,弱化了企业境内游业务与出境游业务的协同效应,境内游业务相应地面临高成本等运营挑战。”对于为何关闭中国境内房源,爱彼迎在公开信中给出这样的解释。而柏思齐同时表示,此举为“面对疫情挑战”做出的“艰难决定”。

创立于2008年的Airbnb,始终对中国市场抱有兴趣。2014年,Airbnb在国内设立小规模团队,当年数据显示,得益于出境游市场蓬勃发展,中国游客通过Airbnb预订的海外客房数量增幅达700%。

2015年8月,Airbnb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并于2017年3月官宣了自己的品牌中文名“爱彼迎”,这一中文名称当时引起短暂吐槽,但也有不少网友认为它代表了Airbnb热爱分享的价值观。

“那个时候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流行‘穷游’的风气。”资深Airbnb用户小柳回忆,踏上自由的旅途,入住当地人的家中感受风土人情和日常生活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体验,而Airbnb正好满足了这种需求。因此当Airbnb进入中国市场后,自己立即前去体验。

但小柳也发现,和国外的房源相比,国内的明显商业性更强,其中不乏职业房东,甚至还有人包下整层公寓统一装修挂到平台上出租的。从消费端的反馈看,爱彼迎在黑猫投诉平台的累计投诉量8759次,近30天投诉量为59次。如何维持平台调性与提升服务质量间的平衡,也成为外界对Airbnb的质疑之一。

而谁也没想到的是,横空袭来的疫情又让在线短租在内的整个旅游及出行业遭遇重创。疫情初期,苦苦挣扎之下的Airbnb于2020年5月裁员约25%,并于当年美国东部时间12月10日“流血上市”。

虽然此前连续3年处于净亏损状态,但上市首日的爱彼迎仍以146美元/股的价格大幅高开,是IPO发行价68美元的两倍多。截至当日收盘,市值逾864亿美元。尽管此后Airbnb将全球主要业务形态从全球跨境转变为本地短途旅行,并通过这一强势转身找到了新增长点,但Airbnb 中国业务却未能“回血”。

2021年9月30日,任职爱彼迎中国总裁3年的彭韬宣布卸任,爱彼迎中国首席运营官萧锦鸿全面负责爱彼迎中国业务的日常运营和管理,而“爱彼迎中国总裁”一职则空缺至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年财报部分截图

翻阅爱彼迎2021年财报,银柿财经记者留意到,爱彼迎撤离中国的想法或许早有苗头。其中提及,“Airbnb将为中国运营业务投入更多的开支,不过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在此获得盈利或更大的市场份额。加上结合中国员工情绪以及中国政策对外国直接投资的政策因素,直接影响到我们的中国业务运营,此外,我们务必确保遵守当地法律法规,而这些法律法规的解释与执行不同于我们的理解,将导致我们与相关机构造成法律上的矛盾并带来高昂成本,且无法在监管期内如期执行。”

而在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当中爱彼迎指出,“确实看到亚太地区相对于2021年第四季度的连续复苏,但不包括中国区。”

谁将瓜分市场蛋糕?

值得注意的是,爱彼迎宣布将暂停中国境内房源业务后,国内其他平台迫切想要抓住瓜分“蛋糕”的机会。

24日上午,民宿预订平台途家宣布,已于5月24日开通“绿色审核通道”,同时即将推出“一键上线”等多项服务,帮助爱彼迎中国大陆地区的房东在途家平台尽快上线。

当日下午,美团民宿也“紧追不舍”,宣布将会组建专门的房东服务团队,为爱彼迎中国境内房东提供房源入驻极速审核、5分钟快速响应等服务,帮助其平稳渡过爱彼迎中国业务暂停所带来的调整期。

记者特别关注到,国内在线短租平台竞争近年来日渐激烈。梳理近10年行业发展情况发现,2016年国内民宿资本市场迎来空前活跃期,木鸟、途家、住百家、小猪等多家民宿平台先后获得多家资本注入。国内民宿大战于2017年左右拉开序幕,当时用烧钱、扩大地盘等方法相互竞争,打法简单粗暴。

2019年,行业开始告别野蛮增长,经历几次市场检验后,民宿平台开始收缩节制,回到自己的优势领域,精细化运营。国内民宿平台四强也基本锁定在,拥有整合携程、去哪儿民宿业务的途家民宿,与飞猪达成战略合作的小猪民宿,美团旗下的榛果民宿更名为美团民宿以及木鸟民宿。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存民宿相关企业13.8万家。2019年至2021年注册量均在3万家以上,2021年注册量为3.6万家,达到近10年的高峰。

另一方面,截至2021年10月,途家民宿房源数量为230万套;截至2021年6月,小猪民宿房源数量超80万套;美团民宿官网公布的房源数量为70万套,截至2021年年底木鸟民宿房源数量为135万套。对比之下,爱彼迎在中国的房源仅有15万套。

“对比其它平台,爱彼迎上的租客素质相对更高,更好沟通,作为房东也会更省心一些。”Vincent表示,在爱彼迎上,不仅租客可以选择房东,房东也可以对租客进行筛选,了解用户到上海的情况,比如是求学、求职还是游玩等。2019年,他接待的租客大部分来自国外,有一些还是海外交换生,部分相处愉快的至今仍保持着联系。

“如果之后防疫政策放开,国内平台很少能够承接住爱彼迎此前外国游客业务,因为国内平台更多的都是在做国内的生意,而这些平台在国外的认可度上比较低。”Vincent直言,即使爱彼迎业务停止了,他还是会更倾向于在豆瓣等社交平台上寻找长租室友,而不会选择在其他民宿平台上挂出房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