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5年沙市金库劫案:抢金库237万杀害3人,潜逃25年的嫌犯终落网

孤风婉史

2022-05-24 19:13河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95年,在湖北荆州市沙市区,一名38岁的男子,正怨恨地蹬着一辆老旧自行车,缓缓行驶在江津路上。

此人名叫江运华,为人极为眼高手低,总觉得自己比别人都强,兜兜转转换了好几份工作,每回都是没干多久就辞职了。

在他看来,自己要想赚大钱,就只能去抢劫了。

正当他怨天尤人时,忽然看到在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门口,停放着几辆运钞车,数名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把守在车子四周,工作人员们熟练地将一箱又一箱现金抬进金库中。

江运华连忙捏下车闸,在远处看完了运钞全过程,发现金库的安保等级并不高后,他的脸上显露出一种贪婪表情......

一丘之貉,狼心狗肺

当晚,江运华急匆匆叫上两名邻居,兴奋地跟他们说:“兄弟们,咱们终于要发大财了,跟我一起去抢金库吧!”

这两名邻居,跟江运华既是同事也是发小,分别叫刘昂和刘焰勤。说来也巧,他们三人是同一年生人,性格等方面也颇为相似,终日想着不劳而获、大发横财。

“二刘”闻言两眼放光,三人中最狡猾的刘昂,赶紧凑到江运华面前问道:“没开玩笑?要是真准备干一票大的,咱们就得赶紧制定计划了。”

很快,三人便根据各自的“本事”进行分工:江运华曾经有过盗窃经验,相当于团伙中的头目;擅长撬锁的刘焰勤,除了负责潜入外,也要给江运华打下手;刘昂担任至关重要的“军师”,负责踩点和制定详细的作案步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久,三人跑到棉织厂机修车间,偷走了气割枪以及诸多工具,用来破坏保险箱和安保设施。临走前,他们还把厂里新买的一台空调“顺”走了。

为了在案发后尽快脱身,他们又偷了一辆三菱微型货车。此外,三人还花了200块钱,在金库附近租了一间房,用来存放这些偷来的东西。

经过多日踩点,三人确认金库在晚上只有三名警卫把守,并且摸清了室内大概的构造,决定踩着银行后院的垃圾桶,潜入至二楼,再袭击一楼的金库值班室。

抢完钱后,用汽油将现场一把火烧了,同时将部分工具焚毁。

1995年11月,早已迫不及待抢金库的三人,开着那辆偷来的车,鬼鬼祟祟地来到了银行。

三人按照计划,让刘昂打头阵,先潜入进去查看情况,江运华和刘焰勤在楼下等信号。

刘昂翻进二楼后,脱了鞋蹑手蹑脚地往一楼走。就在这时,金库值班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警卫从里面走了出来。

刘昂虽然在三人中最为狡猾,却也是胆子最小的那个。一见警卫出来,就吓得赶紧原路返回,到了窗边一个劲跟另外两人打手势,让他们赶紧撤离。

两人看刘昂如此慌张,还以为他被警卫发现了,急忙拉上刘昂,驱车返回出租屋。

一进房间,江运华从刘昂那问清了当时的情况后,气得用手指着刘昂问道:“怕杀人是吧?是不是怂了?”

刘昂低着头默不作声,江运华见状,摆出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恶狠狠地说:“你要想过上快活日子,就得学会心狠手辣。下次只要逮住机会,一定不能再手软了!”

一回生,两回熟

12月16日晚上8点左右,三人做好准备后决定再次动手。此时天空中正下着濛濛细雨,被阵阵寒风吹打在三人的身上。

除了江运华外,另外两人的手一直哆哆嗦嗦,不知是因为天气寒冷,还是源于心中的紧张忐忑。

三人头戴丝袜,很快就翻进二楼、闯入一楼的金库值班室,快速将里面的两名警卫残忍杀害,并剪断了报警线。

随后他们跑到旁边的门卫室,准备杀害里面的门房大爷施金木。

当时施金木听到金库值班室传来叫喊声,心里有些不放心,就准备出门去看看。哪知道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头戴丝袜的刘昂推倒。

刘昂犹豫片刻后,拿起手中的斧子,朝着施金木的头部砍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由于太过紧张,刘昂把斧子拿反了,用背面对着施金木砸了好几下,施金木仍然在大喊救命。

江运华看到这一幕后,一边骂刘昂是“熊包”,一边从他手中抢走斧头,瞄准施金木的头砍了下去,施金木当场被砍死。

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刘昂再也忍不住了,捂着嘴跑出去吐了。

就在这时,金库值班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江运华判断,这通电话应该是第三名警卫打来的。于是他赶紧和刘焰勤埋伏起来,准备杀害这名警卫。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这名警卫迟迟没有现身,江运华怀疑对方发现了他们,偷偷报警去了。

念及于此,江运华在门上放了一根木条,接着轻轻把门虚掩着。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先离开现场,过几个小时再回来。如果木条掉了,就说明有人发现了值班室里的尸体。

时间很快就到了凌晨1点左右,江运华三人鬼鬼祟祟地回到案发现场,发现那根木条还在门上,连忙回出租屋将车开过来,把工具全都搬到了金库前。

江运华熟练地举起气割枪,在金库门上缓缓切出一个直径约为40厘米的洞。

刘焰勤带上工具,敏捷地钻进去撬锁,将钱倒给江运华。

而刘昂则按照计划,在两人洗劫金库的同时,清理干净他们的脚印。不过为了让刘昂“克服恐惧”,江运华还特意命令他将三具尸体、丝袜头套等可燃工具搬到一处。

3个小时后,三人将230多万元和工具都搬到了车上,并且再三确认了没有留下脚印。

走之前,江运华将汽油浇在尸体堆上,往上面扔了一个打火机,头也不回地坐上车离开现场。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三人刚走没多久,附近的居民发现银行火光冲天,急忙打电话报警。当大火被消防官兵扑灭、浓烟随着寒风渐渐消散后,众人看到了三具焦尸和残破不堪的案发现场。

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刻封锁现场,同时成立专案组,连夜商讨案情。本案在同年同类的案件中最为恶劣,一众公安干警立志要尽快找出真凶。

只可惜由于现场和尸体被严重破坏,再加上当时技术有限,有用的线索几乎没有。唯一有可能作案的,就是当晚“消失”的第三名警卫张凯(化名)。

很快,警方就在河南新乡找到了张凯,然而张凯在当晚具有不在场证明:

“当晚我确实也要值班,但我朋友突然要我去河南谈一笔生意,于是我在八点多给值班室打了通电话准备请假,可是没有人接电话。当时事情比较急,我凌晨1点就坐长途车走了。”

警方通过进一步调查走访,发现张凯没有说谎,案情就此陷入僵局。此后警方一直在搜寻蛛丝马迹,然而凶手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警方没有任何头绪。

直到1998年3月30日这天,案情终于出现了一丝转机。

沙市区公安分局朝阳派出所收到一条关键线索,周边一个名叫江运华的人,在这几年里突然成了暴发户,辞了工作之后,还有钱买房买车。

警方认为江运华确实比较可疑,立刻组织警力跟踪他,第四天就抓住他偷窃轮胎卖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江运华被捕后,给警方的感觉更加可疑,他一上来就承认自己偷窃了轮胎。当警方问他有没有犯下其他罪行时,他却眼神飘忽躲闪,语气透露着心虚。

所长彭先堂根据多年经验,判断他很可能还犯了其他案件,于是又派人对他进行了4天突击审讯。

到了当晚凌晨2点左右,江运华最终还是瞒不下去了,瘫坐在椅子上,有些不耐烦地对民警说:

“算你们厉害,我认输了,3年前银行那事也是我干的,我还有两个同伙,名叫刘昂和刘焰勤,你们赶紧去抓他们,我这也算戴罪立功了吧?”

据江运华交代,三人抢了金库后,躲了20天风头后,在刘焰勤家分赃,随后趁着月黑风高,将不易焚烧的剩余工具,分别丢进长江、沮漳河和碧波湖中。

除此之外,江运华将自己犯的其他案件也全交代了,比如抢劫荆州东门摩托车门市部、从振兴信用社抢劫18万元。

目睹整个审讯的彭先堂心中一喜,没有搭理江运华的讨价还价,转头对下属说:“空口无凭,你去让他把案发现场的平面图画出来。”

令警方没有想到的是,江运华很快就画出来了,金库、值班室、门卫室以及尸体方位,几乎完全一致。

警方这下基本可以确认,江运华就是当年的凶手之一。

随后,警方根据江运华提供的线索,找出了不少被藏起来的赃物。只可惜警方赶到刘昂和刘焰勤家时,却扑了个空。

原来,这两个人平日里一直和江运华关系密切,当发现联系不上江运华后,刘昂猜测江运华很可能落网了,赶紧叫上刘焰勤外逃......

有同生,无共死

1998年6月18日深夜,刘焰勤抱着侥幸心理,悄悄回到了沙市。他刚一踏上荆州地界,就被值班的便衣民警发现,不一会警方就将他包围在了长江边。

自知大难临头,刘焰勤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一饮而尽,接着跳入身后的长江之中。警方火速将他从水里捞了出来,发现他已经死了。

法医经过验尸,认为刘焰勤当时服下了剧毒,可见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有落网的这天。

次年1月19日,江运华被押赴刑场枪决。

至此,三名凶手中,只剩最狡猾的刘昂仍然没有下落,警方为了尽快抓捕他,将他列为“A级通缉犯”,那么刘昂究竟在哪呢?

原来,江运华被捕后,刘昂和刘焰勤分头逃跑。刘昂心里清楚,警方不会停止追捕他,相比较大城市而言,偏僻的城乡结合部更适合躲藏,毕竟那种地方人烟稀少,警力也不多。

与此同时,刘昂起初也不敢在一个地方长期停留,辗转于河南南阳、重庆和江苏扬州,住店只挑不用身份证登记的小旅馆,待个一两年就换个地方。

最后,刘昂选择在安徽马鞍山定居。

虽然当初他分了几十万元,可衣食住行样样都得花钱,渐渐把钱花光的他,只得打零工。

他去饭店刷过碗,也在工地里当过力工。毕竟这些地方管饭,而且不用抛头露面。

工作时累出了病,也不敢去医院治疗,只能找小诊所或者忍着。

医院人多眼杂,挂号也必须要身份证。小诊所虽然不靠谱,但是开点止疼药之类的还是可以的。

工作之余,刘昂基本都窝在出租房里。这间房两面都有窗户,窗户边放着四个望远镜,差不多能看全房子四周的情况。

刘昂由于心虚,时不时会挨个查看。只要看到警察或者警车,刘昂就会提心吊胆,生怕警方找到他。

此外,刘昂常年失眠,经常会梦到那三具尸体,施金木被害时的惨状,成了时刻伴随他的梦魇。

为了求个心安,刘昂在房间里供奉了一尊观音像,每天都会焚香许愿,希望“冤魂们”能早日投胎,放他一马。

常年生活在压抑紧张之中、从未和家人联系过的刘昂,时常感到孤独。

没当思念家人,他就会拿起一张与家人的合影,边哭边自言自语。对于刘昂来说,最难熬的就是他落网这年。

由于新冠疫情逐渐蔓延至全国,安徽也出现了病例,想要出入一些场所,必须出示健康码。可申请健康码又需要用身份证,这无疑限制了刘昂的活动范围。

在这种情况下,刘昂再也撑不下去了,买了一张全国地图,在上面研究出了一条潜逃回荆州的路线,准备等疫情消停下来就立马回家。

不过还没等他动身,就有来自家乡的“专车”,带他回到了荆州。

云剑追凶

2020年,公安部开展了“云剑2020”攻坚行动,对命案积案进行集中摸排清理。

一年内破获了2600多起命案积案,抓捕了2200多名逃犯,其中就包括已经逃亡25年的刘昂。

同年5月5日,马鞍山警方在进行摸排走访时,发现刘昂与荆州警方追捕的一名逃犯十分相似,便将照片传给了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

刑侦大队长余新智看到照片后,发现照片上的人确实像刘昂,但是案件已经过去25年了,当年参与调查的老警员有不少已经退休了,刘昂的样貌也发生了明显改变。

看着照片,余新智不禁感慨万千,前辈们在退休前,都会将此案交给晚辈接手,同时不约而同地流露出遗憾的神情。抓捕刘昂,成了无数警员的心愿。

为了确认照片上的人就是刘昂,余新智立即布置警力,带着照片去找刘昂的邻居朋友辨认,同时去刘昂离开荆州前活动过的地方暗访调查。

警方找了十几个人辨认,众人都肯定那就是刘昂,其中一个早已退休的社区民警,对刘昂的印象十分深刻。

因为他和刘昂两家之间只隔了不到200米的距离,刘昂早年间经常跟邻居发生争吵,基本每次都是他去教育刘昂的。刘昂就算化成灰,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确认刘昂的身份后,激动的余新智亲自带队前往马鞍山,通过当地警方的帮助,锁定了刘昂的行踪。

5月5日晚上,警方跟踪刘昂来到一处小饭馆。店里刘昂和5名工友吃饭,店外警方紧紧盯着饭馆大门,只等刘昂走出来。

到了7点半左右,酒足饭饱的刘昂刚走出饭馆,就被埋伏已久的公安干警们迅速逮捕。

令警方没有想到的是,刘昂的脸上没有丝毫恐惧,一脸如释重负地感叹:“太好了,你们终于来了。”

与此同时,警方在他的出租房内,缴获了藏在电扇底座、厨房硬纸壳夹层中的现金,共计为15000元。

轰动全国的沙市金库劫案,历时25年后总算结案。

进了审讯室后,刘昂主动交代了当时作案的全过程,以及逃亡25年来的经历。得知两名同伙的下场后,刘昂叹了一口气:“唉,这就是恶有恶报啊。”

刘昂心里清楚,他将会和江运华一样,被押赴刑场枪决。正如他所说,恶有恶报,当初他们为了满足私欲,欠下了3条血债,血债自然要血偿。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倘若像这三个亡命之徒一样,伤天害理、谋财害命,最终也会步了他们的后尘。

参考资料

[1]《长沙政法频道》,《湖北惊天大劫案落幕!杀害3人,抢走金库237万,嫌犯潜逃25年后落网》

[2]《陕西检察》,《3名值班人员遇害 237万元现金遭抢 湖北荆州一金库特大抢劫杀人案A级逃犯落网》

[3]《荆门新闻网》,《速报!杀害3人,抢走金库237万,嫌犯潜逃25年后落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