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1年,河南母子惨死,25年后比对DNA破案,凶手让警察难以置信

吴刚故事汇

2022-05-24 15:57山东

关注

如今的城市里,每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那大抵是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很多年轻人不知道,为什么老一辈总是不愿意我们晚上出门,总是叫我们走大路不要抄近路;明明在我们看来,晚上10点11点也不算太晚,小巷小路也还算安全。

殊不知这一切有多么来之不易。因为罪恶的隐藏,是出于对正义的畏惧。

让我们回到1991年夏天,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魏淑敏载着四岁的小儿子,跟在家中的丈夫和大女儿告别。此时的她满心想的都是儿子的病该去医院开什么药。跨上自行车,她嘱咐儿子抱紧自己,卖力地向县城骑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她的计划里,到达县城以后先去给儿子看病,买药,然后下午趁集市还没有收摊,给家里再采购一些粮食,如果预算还有得剩,那就再给丈夫和女儿买点穿的,多备些各季的衣服总没有错。这样,在集市四五点收摊之前,他们就可以及时回到家里。

然而丈夫曹大山和曹冰冰始终没有等到母子二人回来。

漆黑的夜晚,呼号和寻找,始终没有人回应。曹大山心焦起来,找上了自己的大哥,请他一起出门找魏淑敏。曹大哥本来已经打算休息,突然被敲门声叫起,他走到院前借着昏暗的灯光,听完弟弟焦急地说弟媳妇和侄子一起不见了之后,二话不说推出了自行车。

“走,骑上车一起去,快去找。”

两人风风火火地一路骑到了县城。那时小县城里已经是一片寂静。11点钟,大部分的人已经入睡了,家家户户都关了灯,曹大山和哥哥只有靠手电筒才勉强能看清路。然而整个县城走下来,他们还是没有发现二人的踪迹。

“会不会迷在路上了?”

县城与他们居住的河湾村之间只有一条路,路两边都是农田。魏淑敏走了那么多次,不应该会迷路啊?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于是两个大男人有打着手电把大路前后排查了一遍,科还是没有发现人。此时的曹大山已经急得几乎要哭出来。

曹大哥虽然此时也已经有了不太好的预感,但还是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别慌,再找找,或许路上困了在地里休息了。”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弟媳和侄儿恐怕凶多吉少了。

县城找过了,路上也找过了,要再找就只有路两边的麦田和鱼塘了。暗淡的月色中视野模糊,手电筒也已经没有先前那么亮了。兄弟两人拨开一腿高的小麦,呼喊,搜寻找不到。几块田趟下来,曹大山已经是大汗淋漓。不得不坐在田边歇一歇,哪知道就在他坐下的时候,手电筒的光打在了田边一口机井里,他仔细一看,赫然是自己儿子出门时穿的那件衣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曹大山的尖叫顿时划破了夜空。闻声而来的大哥见状也是一惊,忙把惊恐哭泣的弟弟按在怀里。“冷静,冷静,你在这里别动我去找人报警!”他迅速找到了最近的村子,托惊起的村人叫来了警察。等到警察火速来到现场之后,曹大哥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软了。

不久,魏淑敏的尸体在不远处的另一口机井里被发现了。两具尸体打捞出来后,法医鉴定发现,死者呼吸道和消化道内没有积水,而头部都有被钝器重击的痕迹。很显然,母子两个是被人杀死再抛尸的。而且,魏淑敏在被发现的时候,身上的衣物也已经不知所踪,并且在她体内也发现有凶手的精斑。

法医可以断定,凶手奸杀了魏淑敏,又一并杀死了她的儿子,最后将这两人抛尸井中,根据尸体情况可以判断,案件应该发生在中午十二点左右。由于两人出门时骑的自行车不知所踪,所以判断,凶手应是将自行车藏起来了,也有可能是骑着自行车逃逸了。

在附近再度搜查了一遍,警方在一个池塘里发现了自行车。通过对各类调查结果的仔细分析,警方判断,作案的应该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当地人,并且有丰富的处理犯罪现场的经验,可能有过犯罪前科。

在对当地有前科的劳改人员进行排查和DNA对比时,警方却并没有发现有嫌疑人的踪影。一段时间后,没有新的线索出现,案子也就被尘封了。

一晃二十五年过去了,转机却突然出现了。飞速发展的科技水平和日益完善的DNA信息库让警方有了更强大的追逃能力。2016年,警方发现,河南省章丘市的一位老人的DNA与这一名犯罪嫌疑人的DNA有些相似。然而到达现场后警方发现,老人已经75岁,体貌特征也和推测的嫌疑人样貌对不上,更别提年龄了。

就在这时,队里有个年轻警察提出,既然遗传物质相似,那有没有可能是这个老汉的亲属动的手?于是,警方又叫来了老汉的三个儿子一一比对,却依然没有发现完全相同的DNA。案件一时又陷入僵局。可是此时老汉却说,自己不止三个孩子,还有个大儿子,在10年前就已经死了。

老汉的大儿子史家周,年轻的时候因为犯强奸罪曾被关押在修武县服刑,如此一来,一切都对得上了。在民警的劝说恳求下,老汉也同意了开棺验尸,尸体的DNA表明,史家周赫然就是当年害了魏淑敏母子的案犯。警方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曹大山和女儿曹冰冰。时隔25年,悬案告破,两人在家不禁抱头痛哭。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强奸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1)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2)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3)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4)二人以上轮奸的;

(5)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案犯史家周身犯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本应受到法律的严惩,然而最终却落得身死魂灭的早亡下场,只能说是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