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音乐教母”谷建芬:丈夫和女儿相继离世,那英孙楠让她老有所依

兮说戏说

2022-05-24 14:37山东

关注

你能想象有谁能够让毛阿敏、孙楠、解晓东等大腕齐聚,素颜生活式地站着,一起不断发着“啊”的音,脸上还堆满了笑意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位八旬老人就让他们这么做了,她是作曲家谷建芬的老师,这一幕就出现在她生日那天。

可能你不知道她的名字,而熟悉的《妈妈的吻》、《滚滚长江东逝水》、《历史的天空》等都是她作曲。

刘欢、那英、毛阿敏等都是她的学生,毛阿敏甚至亲口说她们亲如母女。

01“我要创作年轻人喜欢的歌曲

1976年,谷建芬获得了一个前往拉丁每周音乐游学100天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此之前,作为作曲家她更多的是创作符合年代要求、气势恢弘的歌曲。

拉丁美洲多样的音乐元素让她收获良多,第一次有了想要创作让人们喜爱的歌曲。

八十年代初,刚刚改革开放不久,邓丽君的歌曲流行到了大陆,备受年轻人喜欢。

当时社会批判邓丽君的歌是靡靡之音,会蚕食年轻人。

作曲家谷建芬不认同,她认为“通俗歌曲以后会很有前途,并不能被认为是靡靡之音。”

她想要创作一些不被条条框框所束缚的歌曲,创作一些年轻人喜欢的歌。

某一天,谷建芬无意间在杂志上看到一篇诗歌,名字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看着诗歌里的句子,她感受到了希望,

我可以将歌词和诗歌形式结合起来,然后再用歌谣唱出来,这样年轻人们肯定会喜欢。

歌曲的名字谷建芬想了很久,在她看来,“这首歌是一首写给年轻人的歌,那么就叫《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着歌词“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唱出一股青春的气息,一下子就在年轻人中流行起来,迅速火遍全国。

这首歌的走红也打开了音乐教母的流行之路。

受到肯定的谷建芬在这之后相继创作出了《校园的早晨》、《小草》等青春歌曲,创作思路就和黄河之水一样,源源不断。

02“我要培养能够唱出我歌的歌手”

谷建芬的词曲创作如火如荼,很快她就发现了问题,“没有人能够唱,没有人适合唱”,于是她想要找到具备独特嗓音的优秀歌手。

八十年代中期,她将自己家中可以典卖的值钱东西都卖了,凑够了5万元钱办了一个音乐培训班。

要知道,当时5万元可以抵得上现在的百来万,是一笔巨款。

“我要自己培养适合的优秀歌手”,打定主意的谷建芬趁势招收了一批学生,很多到如今仍旧是大腕,如毛阿敏、那英、刘欢、孙楠等。

在开课的第一天,谷建芬就和学生们说了:“我找你们来,不是指望赚钱,而是想要你们一个个的好好学习音乐,好好唱歌,这样才可以唱给更多人听。”

谷建芬不仅不收学生们的学费,而且还每个月给学生们45元餐费,

此外,她还专门请了音乐学院的金铁霖老师到她这里给学生们上专业的声乐课,现在哪还有这种用心良苦的老师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楠、毛阿敏、苏红等都认真地汲取音乐知识,想要用成绩证明老师的眼光。

03音乐硕果累累

谷建芬创办的音乐班为歌唱界贡献了不少人才。

她喜欢在各个歌唱比赛中挖掘自己认为有潜质的学生,让她们跟着自己学习,并演唱自己的歌曲。

谷建芬在歌唱大赛做评委的时候发现了毛阿敏,第一次见到毛阿敏就很喜欢。

在谷建芬看来,毛阿敏身上有一种朴实的感觉,也给人娴静的气质,更何况她还有歌唱实力。

毛阿敏跟着谷建芬学习之后,针对她的演唱技巧,谷建芬给了许多改进意见,毛阿敏很感谢她。

1987年,谷建芬甚至给当时没什么名气的毛阿敏一个去参加音乐节比赛的机会。

那是第四届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国际音乐节,能够出国比赛对毛阿敏来说机会难得,而且谷建芬还全程陪同,照顾她的生活。

这次机会毛阿敏抓住了,她的演唱的歌曲《绿叶对根的情意》得到了音乐节的三等奖,开创了中国通俗音乐在国际拿奖的先河。

从这之后,毛阿敏有了一些名气。

之后,谷建芬又将自己的《烛光里的妈妈》给毛阿敏唱,一下子成了她的代表作,迅速在全国传唱起来。

在这之中还有一个趣事,一开始试唱小样的时候叫来了那英和毛阿敏。都是谷建芬的学生,真就是谁唱得更好谁就唱。

那英唱完,谷建芬让毛阿敏唱,那英还有点不开心,觉得老师偏心。

还没来得及生气,录音棚就传出了“啊妈妈,烛光里的妈妈...”深情且细腻的声音,一下就感染了谷建芬和那英。

这才让那英服气,毛阿敏声音确实比她更细腻,更适合这首歌。

都是自己的学生,谷建芬并没有厚此薄彼,而是在1997年给了那英《青青世界》,那英在春晚将这首歌一夜之间传唱到大江南北,她也红了。

此外,谷建芬的作曲也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受欢迎。

1989年,谷建芬创作的《今天是你的生日》(原名:十月是你的生日)成为了国庆节被传唱的歌曲,而后又被韦唯倾情演唱,一下子流行于全国。

后来的采访中,谷建芬就开心的分享过:“我小时候过天安门,就想着以后自己的歌曲也要在天安门播放,没想到真的实现了。”

也是因为这首歌,让她得到了更多认可,原来她不只是会创作一些青春通俗音乐。

第二年,《三国演义》要开拍,特意邀请谷建芬作曲。

她本人对《三国演义》这类战争类的故事并不感冒,但是在阅读文本找寻资料过程中,她被开篇的《临江仙》所打动,于是结合《临江仙》,一举将《滚滚长江东逝水》、《历史的天空》创作出来,配合着江健的作词,被群众充分的认可了。

就连演唱《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歌手杨洪基都夸:“不是谷建芬你们的作词作曲,我也唱不了这么优秀的作品。”

04 打击接二连三,谷建芬抑郁一年多

从2004年开始,谷建芬苦恼于没有孩子们的歌曲,决心要创作50首。

当时已经年过6旬的谷建芬给自己定了计划,一年要创作4首质量上乘的儿童歌曲。

这就要求她每三个月就要有一首作品创作出来,于是她常常为了创作忙碌到凌晨三四点。

她的头发也白得很快,丈夫总劝她:

“你做事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年龄,量力而为啊。”

谷建芬每次都是直接将丈夫赶出自己的书房,“我的身体我知道,你出去,你让我自己安安静静的创作。”

到了2016年,谷建芬已经创作出了49首歌曲,她想着:“完成50首我就可以安度晚年了。”

意外总是比明天来得早。谷建芬的丈夫本身身体就有一些病症,2016年年初,丈夫的病情突然恶化。这让谷建芬措手不及,心乱如麻。

她没日没夜地守在医院,守在自己的丈夫身边。

医生也直白地告诉她:“您丈夫的时间不多,家属还是做好准备吧。”

这样直接的通知让谷建芬默默流泪。

弥留之际,丈夫拉着谷建芬的手,不舍的说道:“我要走了,以后再没人嘱咐你注意身体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多多休息。”

一席话让谷建芬哽咽,她哭着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要等我,你等着我去找你啊。”

丈夫的离世对谷建芬是个很大的打击,两人携手几十年,一下子人没了,实在让人接受不了。

谷建芬看着家里丈夫的遗像,心里十分后悔没有在丈夫在世的时候多陪陪他。

她终日沉浸在丈夫离世的痛苦中,无法集中精力继续搞创作。

还没走出这一打击,8个月后打击又来了。

谷建芬唯一的女儿突然脑出血去世了,谷建芬又一次送走了自己最亲的人。

临到了晚年该幸福的时候,接连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两个人,谷建芬难以接受这样的打击,病倒了。

由于太过悲伤,年迈的谷建芬患上了抑郁症,每天都要按时吃药。

在谷建芬眼中,每天的生活都是灰色的,什么也不想干,

谷建芬后来回忆道:“我不知道我可以写什么,我又应当写什么”,严重的时候,谷建芬甚至连自己最爱弹的钢琴都不想弹了。

那段时间,谷建芬的女婿和两个外孙女经常过来陪伴着老人,这让她感到日子还有点希望。

偶然间,她阅读到一段话“有一种幸福叫放手,有一种痛苦叫占有。”让她感触良多。

过了一年多时间,谷建芬才重新振作起来,决心为了逝去的亲人们好好活下去。

05 “我们这些学生就是您的亲子女”

2017年,谷建芬完成了自己创作50首儿童歌曲的目标,这下也可以真的过晚年生活了。

作为80多岁的老人,失去了丈夫和女儿,谷建芬老人是独居的。

每年过年的时候,那英、苏红、李勇等同门都会去谷建芬老师家吃饭。

在老师家里,大家都很开心,饭桌上,那英紧挨着老师,开心地分享着趣事,高兴得像个孩子。

而在饭后,那英也开心地唱起歌来,活跃着聚会氛围,也让老师听听自己是不是保持着自己的唱歌水准。

每次去谷建芬老师家也是他们最放松的时候。

在老师家里,他们一起吃炸酱面还有大螃蟹,平时娴静的毛阿敏在老师面前也特别放松,手里拿着大螃蟹,不顾形象地啃着。

对于学生们的到来,谷建芬也很开心。合照时,毛阿敏还亲昵地将自己的头靠在老师的头上。

两人亲密地搂着,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看到像母女的两人,不知道现在的那英还会不会吃醋呢?

谷建芬老师五一过生日,不仅毛阿敏、孙楠来了,解晓东、苏红、李勇等都有跑来,他们是要一起给老师过个热闹的生日。

每个学生手上都拿着一张贺卡,写上自己想要给老师的祝福。

虽然谷建芬80多岁了,但是过生日仍是在头上戴上了纸质金色小皇冠生日帽子,一副寿星的样子。

从晒出来的照片看,谷建芬人很精神,满面笑容,看来学生们来探望、陪伴她,让她心情十分美丽。

大家一起给恩师谷建芬送上了祝福,一起拖着喊出“啊”声,像是要在老师面前比一比,到底谁的肺活量最大。

在一片“啊”中,所有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孙楠还摇头晃脑,快乐从肢体散发了出来。

毛阿敏也是笑得最夸张,整个人向后仰,嘴巴张得特别大,完全是在老师面前一派放松的样子。

整场下来大家都很开心,这样的聚会时常会在谷建芬家中出现。

过中秋节,李勇也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自己和谷建芬老师的聚餐照片,照片中不仅有李勇,还有苏红等一众谷建芬的学生们。

平时,这些学生各自都有自己的事业,忙碌着事业、家庭,能够见面的机会比较少。

能够专程为了老师而相聚一堂,足以见得大家都很感恩恩师的培养,也珍惜着师生缘分。

谷建芬曾经说过:“我会一直写下去,音乐会是陪伴我一生的东西。”

对于谷建芬来说,音乐对她尤为珍贵。

她的一生奉献给了音乐,也为音乐贡献良多。

虽然她的丈夫、女儿离开了她,但是她的弟子们仍旧视她为亲人。

毛阿敏说过,“我和老师就是母女”;苏红也说:“老师对我们而言就像是妈妈一样”。

可能她失去亲人会有遗憾,但是学生们的不时陪伴也让她的晚年生活丰富了起来。

如今谷建芬老师87岁了,但是她仍旧创作着。

在此也祝愿谷建芬老师身体健康,快快乐乐的过好晚年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