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现在已严重被资本绑架

流苏背包

2022-05-24 11:46安徽

关注

美国现在已严重被资本绑架,但具体又分为五大集团,堪称压在美国人民头上的五座大山:第一座大山,军工复合体;第二座大山,医疗复合体;第三座大山,以律师为核心的法律复合体;第四座大山,华尔街金融复合体;第五座大山,教育-媒体复合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被军工复合体绑架的最直观表现是,军事建设和战争本身生意化,其决策被背后的资本影响和操控,与美国的国防和安全毫无关系。譬如,美国在十年阿富汗战争中,花了2万亿,但具体来说,这个两万亿实际就是各种名目的订单总和,由军队背后的资本集团所瓜分。

从美国的国家层面而言,随着阿富汗的撤军,这两万亿是打了水漂,阿富汗战争是彻底的失败。但是,从军工复合体的生意来说,他们是成功的,因为他们成功地拿到了2万亿的订单。在他们眼中,没有什么阿富汗战争,没有什么美国国家利益,而只有生意,所谓的阿富汗战争,不过是一桩2万亿的超级大生意,是一个超级订单大包。

同时这也说明,美国的军队已经资本化、生意化,里边一定充斥腐败,军官们所想的更多的是捞钱,而非打仗。美国军队整体上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外强中干。

现在美国的军费已经超过8000亿美元,快要占其GDP的4%,占全球军费总额的40%。中国军费仅为美国的1/4,占GDP的1.3%。 很多中国人将美国的军费与军力挂钩,认为军费代表着美军实力、战力的强大,这是无知和错误的。

从阿富汗的表现看,美国的军费大部分并未用到军事建设上,而是被军队军工集团和军队的蛀虫腐败掉了,巨额的军费只能说明军工复合体已经将美国绑架。

俄乌战争以来,美国已经向乌克兰援助130多亿,刚刚又通过一个400亿的新援助方案。但是,区区100多亿的抗疫方案却遭难产,为何?对乌克兰的援助主要是军事援助,其实还是军工复合体的生意,所以很容易被通过。这些事实本身也说明美国的决策实际上是被背后的资本集团所操控。

美国的医院医疗机构也主要是私有化的,也是资本的生意,同时医疗保险这些金融资本也是私有的,二者联手构成医疗复合体的主体,成为压在美国头上的第二座大山。

美国人或承受高昂的医疗费用,或承受高昂的医疗保险,如果你既承受不了巨额的医疗费用,也交不起医疗保险,很抱歉,你就将被排斥在美国的医疗系统之外,成为医疗弃民,得了病只能硬挺,自生自灭。

美国的医疗保险也是非常高昂的,只是如果没有保险,医疗费用就更高。单个人每年的COBRA(《美国统一综合预算协调法案》)保费为7188美元(约合5.1万元人民币),一个家庭为20576美元(约合14.6万元人民币)。

美国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做医疗、医保奴隶(医奴),要么做医疗弃民。那么美国有多少医疗弃民,3000多万。2020年2月~5月的三个月,就有540万人因失业无力支付而失去医保,成为新晋医疗弃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年美国医疗卫生支出已经飙升至3.2万亿 ,占GDP的18%。相比较,日本医疗费用占GDP的10.9%,OECD38国的平均值是8.8%左右,而中国只有5%。显然,美国的医疗费费用占GDP的比重是畸形的高。与美国的高军费一样,这是医疗复合体垄断的结果。不是说明美国人得到更多更好的医疗服务,而是遭受了更多的盘剥。

律师集团是美国人民头上的第三座资本大山。与军费、医疗费一样,美国的律师费也畸形地高,已经超过10000亿美元,占GDP的6%。现在美国有130万律师,世界第一,占全球律师总数的35%。相比较,中国律师总数仅为40多万,律师费占GDP的比例仅为万分之六。

律师是干嘛的?是靠打官司为生的人,收雇主的钱,努力帮其打赢官司,即讼师。衡量律师水平高低的标准,并非遵守法律的程度,恰恰相反,是操纵法律的水平。能通过法律操纵,颠倒黑白,将其雇主由犯罪变为无罪,就是高水平律师。美国律师团队和律师费用规模的庞大,恰恰说明美国的法律是严重被操纵的,是资本通过律师而操纵。

和医疗服务一样,有钱人可以请更高水平的律师,享受更高水平的律师服务,意味着他们可以通过操纵法律而免受惩罚,从而可以实际上生活在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中。穷人只能请差律师,甚至请不起律师,只能被迫接受冤枉。

同时,律师集团也推动形成一个象医疗复合体、军工复合体一样的法律复合体,骑在美国人民的头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尔街金融资本是美国人民的第四座大山,大家已经了解很多了,他们通过操纵资产价格、商品价格,以及影响政府决策,使得有利于金融资本的财政货币政策优先通过,完成对美国人民的压迫和剥削,获得超额利润。这是美国动辄就量化宽松、海量印钱的根源。

教育-媒体复合体是美国人第五座大山。一方面,学校教材和媒体对人民进行洗脑,接受资本控制下的观点、知识,另一方面,大学教育已经严重金融化,学生贷款总额已突破1.7万亿美元,比军费、律师费还高,是医疗费的一半还多。这意味着,美国的大学生很多是“大学奴”,毕业后就背负很重的债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