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朋友向我借了钱不还,他老婆却让我还钱,我最后竟然还了

老鄂谈情

2022-05-24 19:00内蒙古

关注

01

事情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又复杂得不能再复杂。

那天晚上,我的一个朋友林欢请我喝酒,他同时还请了许多人,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他捎带的客人。

喝完酒后,他提出要去夜店唱歌,别的人表示太晚了,或说家里有事,都借故开溜了。

林欢最后拉住了我,让我陪他去。

我觉得他请我喝了酒,这个时候我弃他而去多少有点吃完奶就忘了娘的意思。

于是我说:“走吧,我请客。”

然而林欢说非要他请不可,然而他身上的现金用完了,那时还没流行开无线支付,于是他就找了家自助银行取钱。

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把银行卡插进ATM机的卡槽里,输入密码,然后我听到语音提示密码错误。

我说:“不用取了,我请客。”

他还在那里孜孜不倦地操作着,可最终也没能取出一分钱来。

他转过身来对我说:“你身上带钱没?给我借两千。”

我说:“走吧走吧,我请客。”

他仍是执意要向我借钱,我只得从手包里数出两千块钱给他。

然后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开始对司机说了一家夜店的名字,走了一会儿他又让司机改道去一家洗浴城。

我问他干嘛,他说你跟着我走就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那家洗浴城不大,开在一条昏暗的小街上,像荒山野岭中的驿站,阴森的门头上亮着幽暗的霓虹灯。

在冷清的洗浴城里,林欢跟服务生窃窃私语了几句什么,我们就被带进一个像是宾馆客房的房间。

然后就有七八个衣着暴露的妖艳女子鱼贯而入,像参加选美似的礼貌又骄傲地站在我们面前。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阵仗,一时惊慌失措。

林欢指指她们对我说:“挑一个吧。”

我连忙摇头。

我当时摇头的原因直到现在都弄不清楚,我不敢标榜自己多么高尚和一本正经,可能只是出于本能的条件反射吧。

林欢对她们说:“你们拉他走!”

有两个女的走过来一边一个抓住我的胳膊往起拽我。

她们用的力气不大,我敢保证假如她们用的力气再稍微大些,我就跟她们走了,然而她们只是象征性地意思了一下,大概是怕激怒我吧。

我其实并没有拒绝,只是没有顺从而已。

她们放弃了,回归到队伍中。

林欢催促:“快点,挑一个”

我冲他干笑了两声,没表态。

我当时犯了烟瘾,坐立不安,心烦意乱,我用双手在身上摸索了一遍,这时才想起,我的烟早在喝酒的时候就抽完了。

我问林欢:“你有烟吗?”

他也用双手在身上摸索了一遍,没摸出烟,他问那群女人:“你们谁有烟?”

那群女人纷纷摇头。

林欢说:“先挑吧,完了再抽。”

我从来没觉得烟瘾对我有如此严重的影响,我当时迫不及待地需要一支烟来让自己平静,于是我站起来,说了声我去买烟,就走了。

我出了洗浴城,在那条昏暗的小街上转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家小超市,我买了烟,边抽着边回到洗浴城,战战兢兢地回到先前的那个房间。

然而林欢和那群女人却不在了,听服务生说,他领了两个女人去包房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顿觉轻松起来,又觉得有些许失落。

服务生问我:“先生您需要服务吗?”

我犹犹豫豫地说:“不要了吧!”

服务生没再怂恿我。

03

这就是整个事件的经过,林欢借了我两千块钱和洗浴城的小姐颠鸾倒凤,我则躺在一个空房间的休息床上等他,他完事后,我们一起高高兴兴地各回各家去了。

我虽然从没体验过那种服务,但男人之间的秘密是藏不住的,我早听说过在那种低级简陋的地方消费一次顶多二三百块钱,所以就算我请客,林欢也应该把剩下的钱还给我。

然而他始终没还我,从洗浴城出来后他就再没提起过借钱的事。

林欢以前和我是一个单位的,后来他跳槽到别处,我们之间的来往就不很密切了,偶尔见一次面也基本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喝酒。

我实在难以启齿向他要钱,他也从没说过给我还钱,这事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搁起了,搁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我终于放弃了。

后来我和林欢的一个共同朋友的孩子过十二岁生日时请了我们,那天我正好没空去,我就打电话让林欢替我随了一千元的礼金。

我当时很为自己的机智而沾沾自喜了好一阵子,好歹这笔糊涂的损失获得了一些弥补。

这事按理说就算过去了,可没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4

林欢的老婆恰巧和我也是一个单位的,林欢跳槽了,她没跳。

这个善于精打细算的女人有一天问我:“林欢是不是替你随过一千元的礼?”

我说:“是有那么一回事,我后来还他了。”

她哦了一声说:“那他为什么说没还?”

我笑笑说:“还了,你仔细问问他。”

过了几天她对我说,我问过了,林欢说没还。

我用肯定的语气说:“还了。”

她又哦了一声,没再言语。

又过了几天,她又来问我:“你什么时候还他的?”

我只得实话实说了:“他以前借过我两千块钱,所以顶账了。”

虽是实话实说,我也只能囫囵吞枣地说,毕竟挑起人家家庭庭矛盾的话我不能说。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她问:“他借你钱干什么?”

我说不知道,反正他是借了。

得到这个答复后,这个女人好长时间没再跟我说起这个事。

正当我以为这事圆满解决了的时候,她又来找我了。

这回她是带着情绪来的。

她站在我面前静默了足有一分钟才说:“你俩到底咋回事?”

我疑惑:“什么我俩咋回事?”

她说:“你说他借了你的钱,可他说他没借你的钱。我没看到他借你的钱,我实在猜不出他借你的钱做什么用,我家虽然不富有,但目前还不至于为了两千块钱向别人张口。可他替你随礼的时候我是在场的,钱是我出的,是我亲手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去的。你第一次说你后来还了,可你后来又说是顶了账,你自己都前后矛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他跟你借钱到底做什么?”

我心里也有些不痛快,但我只能遮掩着说:“我不知道,我没问,他也没说。”

她的嘴角浮起一丝内涵丰富的笑意,我看出了她对我的不信任。

她说:“这怎么可能呢?他跟你借钱,你怎么可能不问呢?他每次请人吃饭我都给他拿着钱,他也从没主动给家里买过什么东西,他哪怕是给车加个油都要向我要钱,他有什么理由跟你借钱呢?”

我想了想说:“你让他跟我说吧。”

她说:“别让他跟你说了,就我跟你说吧。我也让他跟你要过钱,他说他不好意思开口。他不好意思,我好意思,这有什么?借钱总是要还的。你说吧,他跟你借钱是什么时候的事?哪年哪月哪天?早晨中午还是晚上?这你总该记得吧。”

我支吾说:“时间过去太久了,我不记得了。”

她马上说:“你既然不记得了,又怎么记得他借过你的钱呢?你是不记错了?是不别人向你借的钱你记成了他?你好好想想。我说不必想,我没记错。”

她哼哼笑了两声,转身走了。

05

接下来我发现单位里的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她们和我聊天时话里总带着刺,她们和我不管聊什么话题总是不知不觉地把话题引到林欢身上,然后不吝言辞地夸赞他。

那些华丽的言辞恕我不能一一列举,因为实在太多,又实在单一,总之的意思是林欢像极了《水浒传》里急公好义仗义疏财助人为乐的及时雨宋公明。

夸赞完还要一语双关地问我一句:“他和你关系不错吧?他对你挺好的吧?”

我无言以对。

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单位基本全是女的,生性内向的我总是和她们保持着距离,我没有一个挖心掏肺的好朋友。

如果我对她们说明真相,不仅不能改变她们先入为主的认定,还可能担上一个居心不良的罪名。

我几次鼓起勇气想向我林欢要钱,然而又几次临阵退缩。

我被女同事们嘲讽和孤立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忍不住采取行动了。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心如刀割地把一千元钱交给了林欢的老婆,她脸上的笑容比阳光都灿烂。

我说:“不好意思是我记错了,跟我借钱的是另一个人,那天我喝了酒,脑子不清醒。”

我一连说了几个不好意思,林欢的老婆听得哈哈大笑,指着我说:“你呀,真是服了,喝酒把脑子都喝坏了,快戒了哇!我说是啊是啊,差点让你以为我是那种赖账的人呢。”

那天下午我经历了一阵心如刀割的痛苦之后就变得欢快起来,我在几个女同事中间谈笑风生,仿佛第一次发现了人生的乐趣。

临下班时,林欢给我打来电话又约我喝酒,意气风发的我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

(文/鄂佛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