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土坑酸菜企业复工:本来老坛酸菜还能抢救一下,这下彻底没救了

案件墨森

2022-05-24 10:23辽宁

关注

央视3·15晚会曝光“土坑酸菜”后,近日红星新闻从湖南华容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到,湖南插旗菜业及相关责任人共被处罚548.8万元人民币,在缴清罚款及验收合格后,于4月下旬开始恢复生产。锦瑞食品责任人被罚款200万元,目前仍处于停业整改过程中。 “我们现在必须要生产,从田间地头到工厂,这个过程必须要有检测报告,带着报告上市、上架。”5月18日,插旗菜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董事长每天都是焦头烂额,门前几乎看不到运输车辆了。 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由于今年土坑生产的酸菜难以卖掉,收购价格只有往年的6成,很多种植户面临亏损的困境。对于县里倡导的标准化腌制池建设,村民最担心的是造价问题,不知道何时能够收回成本。

而3月份已经在土坑腌制的酸菜,监管部门在村口、农田安装了摄像头,以防止个别农户在土坑里抽烟或者吃槟榔。 看懂没有? 交罚款,就能复产。除了交罚款,插旗压根没有作任何改变。打算糊弄事,把田间到工厂的环节补上检测报告完事。而合规化的成本,打算让农民来承担。但农民不接,担心成本不能收回。 现有的土坑酸菜,居然有人趁机便宜收了祸害消费者? 合着从生产商、经销商、地方zf都合起伙来要低成本保土坑酸菜产业链?改造成本让农民担? 恶果要消费者承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罚款500多万之后,土坑酸菜企业又回来了。 自从央视晚会曝光湖南有多家企业接受调查,四家企业被处罚,其中插旗菜业累计被处罚548.8万元,景瑞食品被罚了200万元,而岳阳市君山区的雅园酱菜厂、谈谈俏食品公司在分别被罚55万元、77.6万元后,直接被吊销了生产许可证。 为了恢复生产,插旗菜业忙得焦头烂额。但相比之下,普通种植户的处境更加艰难。一方面,今年的土坑酸菜也难以迈出收购价格,只有往年的六成,亏损几乎已经无法避免,另一方面,因为当地要求农户建造腌制池,村民担心收不回成本。

值得庆幸的是,315的曝光不仅让市场知道了插旗菜叶,也知道了华容县的芥菜品牌,很多客户和经销商会牧民跟相关企业联系,有了知名度的华容县已经计划好整改结束后如何进行宣传,打开销路。 食品卫生问题从来不是小事,所以这次连康师傅、统一也一并遭到了质疑。只能用下架产品来平息消费者的土坑酸菜被。处罚完成整改,对消费者和企业来说都是好事,那么,你会接受改过自新的土坑酸菜吗?

我是不会,本来老坛酸菜还能抢救一下,这下彻底没救了、酸菜这玩意,无论南北用料做法有多少不同,这东西就是没有新鲜蔬菜健康,反正我个人是不会主动买来吃的。 这件事儿的问题,主要在于当地监管部门和企业,农户可恨但也可怜,他们处于最底层,他们无力改变企业的生产模式,纵然有清高的农户也会在当地企业的压迫下别无选择。“土坑酸菜”产业链,利润大头是黑心企业家拿走了,原本可能有看不过去的农户群众,但这么多年的举报有结果么?

食品安全出问题,这不应该是企业直接关停+负责人终身不得进入食品行业么?现在看来,食品安全的犯罪成本如此之低,这算不算变相鼓励大家铤而走险?食品安全真是跟儿戏一样。 郑州大学那女大学生被封在学校太久,跑出去见个男友,还直接开除+刑事案底+判三年呢,插旗菜业这么大事罚了点钱,停了一个月就直接复工了?由此可以看出,老百姓生命安全真的没人在乎,人家在乎的只是疫情,说直白点,你只要不得新冠,毒死、病死、饿死、得抑郁症轻生都是你自己活该,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谓劣币驱逐良币,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公共权利的失位、政府的失职。这当中是盆满钵满的企业家,是雁过拔毛的当地监管部门,是于生计昧着良心的农户。农户不无辜,但绝对不是事情的负责人,该被处理的是当地监管部门和无良企业家。究其根本,必然是公权力的利益寻租,有了保护伞,企业家自然肆无忌惮,没了青天一片,农户也只能低头昧着良心吃饭。前者是花天酒地,后者是赖以为生。

三鹿事件到今天国产奶有什么改变吗? 我是种地的,种地种菜都一样,种出来的东西都差不多,种菜有些人会多抹药让菜早熟保鲜……对于这种农户,赔钱都是祝福他们。企业收来菜肯定是验收合格的,那就不关菜农的问题。而加工处理都是企业的问题,就算是交给加工户,企业也要监管检查最后验收合格才能收购成品或者半成品。

工人只负责工作,一切命令听从企业管理者的。就算知道这里面有问题,对消费者不公,可他们最多敢怒不敢言或者形成了习惯……在很多企业跟工厂,做出一些微小的改变就是一大笔开销,包括提升产品质量跟安全生产,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企业不断有事故和质量问题。除了不用心就是成本问题。 这一切的问题根源都是当地企业黑心,让懒以生存的农户工人都丢了饭碗。看似企业损失最重,始作俑者也是他们,只能说求仁得仁了。 对于食品安全我认为必须零容忍,就算伤害了经济,农户跟工人。他们也应该痛恨企业,而不是消费者。当然也包括习以为常的他们自己。

最后:“我们现在必须要生产,从田间地头到工厂,这个过程必须要有检测报告,带着报告上市、上架。”5月18日,插旗菜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董事长每天都是焦头烂额,门前几乎看不到运输车辆了。 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由于今年土坑生产的酸菜难以卖掉,收购价格只有往年的6成,很多种植户面临亏损的困境。对于县里倡导的标准化腌制池建设,村民最担心的是造价问题,不知道何时能够收回成本。而3月份已经在土坑腌制的酸菜,监管部门在村口、农田安装了摄像头,以防止个别农户在土坑里抽烟或者吃槟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