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国足把自己放太低了,面对强队不能总想着走过场”

观察者网

2022-05-23 21:26上海

关注

2022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结束之后,中国男足4位非血缘入籍球员洛国富、艾克森、阿兰、费南多都回到了巴西。他们境况如何?是否还会为国足效力?等等问题都是球迷关心的。

在央视《足球之夜》栏目21日播出的专访节目中,4人对此事进行了回应,他们都明确表示希望有机会可以代表中国队参加2023年亚洲杯。

在回顾世预赛国足表现时,洛国富表示,国足有时把自己放太低了,面对强队不能总想着走走过场,打平就算完成任务。

洛国富:10分钟就决定入籍

作为4人中最先找到新工作的球员,洛国富透露自己近期的状态不错,在巴西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恢复性训练后,逐渐找到了比赛状态。

巧合的是,就在本次采访播出不久后(22日),“野牛”就打入了加盟巴甲米内罗美洲后的首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他在节目中向央视记者@刘思远 透露,其实自己在结束世预赛征程后的第一选择还是中超联赛,只是与经纪人等待了两个月,始终没有俱乐部向其抛出橄榄枝。

“穿上带有中国国旗的战袍之后,我都没有想要离开中国的念头。当(确认)没有机会回到中国比赛之后,我选择了一家可以让我参加重要比赛的俱乐部。”

洛国富强调,自己作为职业球员,竞技层面的考虑是最重要的,于是选择了可以让他踢巴甲、巴西杯、南美解放者杯等重要比赛的米内罗美洲。

洛国富2019年加入中国国籍,其彪悍、卖力的风格,被球迷称为“国富精神”。

谈到当年收到入籍邀请,洛国富回忆称,“10分钟时间就解决问题了,他们打来电话,我想了想,然后给巴西这边打了个电话,挂了这个电话再打回去,我说我答应了。

他解释称,因为当时已经在中国生活了五年时间,非常喜欢中国,“有代表这么伟大的一个国家出场的机会,对我来说是十分难得的。所以我用了十分钟时间就接受了入籍的邀请。”

2019年恰逢洛国富效力于中甲球队梅县铁汉,个人竞技水平、状态都不是最佳。他表示自己为了能够达到国家队水准,每天都在训练。“我希望(之后)先在广州队站稳脚跟,然后以最好的状态为国家队效力,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聊到在中国的往事,洛国富说自己已经基本适应了中国的生活,还获得了中国的驾照。“我现在在巴西还用着呢,就用中国驾照开车。”

“我们的姿态放得太低”

回忆世预赛征程,洛国富首先谈到了去年11月与阿曼一役的争议画面。当时他在比赛第66分钟被替换下场,镜头捕捉到他摊了摊手,被外界认为是对当时的国足主帅李铁不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洛国富表示这显然是个误会,当时他是在和裁判交流,因为第四官员出错了,举起的换人牌上没有他的号码。

“其实当时下来第一个问我的就是李铁指导,问我是不是对他有意见。我说不是,这是裁判员的问题。我希望通过镜头和李铁指导说几句话,希望他可以在这段时间里,好好享受生活、沉淀,有机会再回到国家队帅位,他是值得拥有这个职位的人。

此外,对于12强赛“拒绝”国足征召,他解释称当时认为自己身体状况不达标,不是练个几天就能恢复的。“与其去了耽误球队训练和比赛,不如直接告诉球队踢不了,让状态更好的人去踢。”

而对于中国队十二强赛的整体表现,洛国富表示球队的整体姿态有些低了。

“我们总是把自己放得太低了,我们应该改变想法,把信心找回来。面对像日本、澳大利亚这样的强队,不能总是想着走走过场,打平就算完成任务了。足球不是这样子的,场上没有绝对的强者和弱者,无论如何我们上场就要想着去战胜他们。首先我们要相信自己,带着这种思维,带着这种勇气上场。

他认为这波国家队球员在国际比赛上发挥的水平,远不如平时在训练场、联赛场所表现出来的水平。“国家队的比赛,前场球员花了很大的努力去防守,这是正确的,但只有同时兼顾进攻,才能取得更好的结果。”

艾克森:努力让自己“不消失”

与洛国富有相似的看法的,是另一名已经找到新下家的入籍球员艾克森。

他在谈论国足给予进攻球员的自由度时,也谈到了攻守职责分配上的问题。“最近的国家队比赛,我们的自由度相对小一些,有更多防守任务需要承担。并不是说我要求自由度就不打算承担责任,而是我们在俱乐部会被赋予进攻端更高的自由度,这和在国家队是不一样的。”

艾克森目前效力于巴乙格雷米奥队,同样完成了首秀,正在一步步恢复身体状态和竞技状态。

他坦言,很怀念自己和国家队队友在一起的日子。希望通过一年时间的努力,让自己“不会消失在中国球迷、中国队教练组以及中国媒体的视线中。”

“最近这段时间跟队训练之后,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的教练组,对我的身体状况还是满意的,希望我可以通过逐步的场次增多,达到更好的状态。”

期待为国家队出战

目前,阿兰和费南多仍然没有新合同在身,两人都因为各自原因,需要时间调整。

阿兰透露,去年3月20日,阿兰从广州赴国家集训队报道,去往机场的路上接到了妻子打来的一个电话。

“当时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她和我说儿子没有呼吸了,现在很着急,准备带他去医院。那一刻我觉得这个世界结束了,我感觉一切就来到了终点。我给翻译打了个电话说我要走了,我要回巴西,我们没有办法继续让我的妻子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

他说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不爱去派对,因此当家人不能在一起的时候,仿佛人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当然,也无法把重心放在球场上。

回到巴西后,阿兰选择陪伴家人,一度拒绝了多个俱乐部的邀约。如今,在家人的陪伴下,他的“心病”已慢慢痊愈。

“现在我觉得自己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可以继续职业生涯。在接下来的转会窗口,我会选择一个尽可能离中国近的联赛,这样可以兼顾到国家队的比赛。”

费南多则是因为连续3次在大腿根部的肌腱附着点受伤,需要长时间、完整的疗程恢复。

谈到至今没能完成国家队首秀,“小摩托”表示,“对于国家队,没有人比我更焦虑、更想代表中国队出场比赛。我相信如果有机会可以让我尽快回到中国,找到一家新的俱乐部,重新投入到比赛和训练中,国家队首秀很快就会到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费南多透露自己目前拒绝了多家巴西俱乐部,其中不乏大俱乐部的邀约。他首选还是亚洲足坛,经纪人已经在积极商谈。

中国足球前一阶段的归化政策以世预赛的出局而告终,接下来是继续优化,还是另谋出路还不得而知。不过,这四位非血缘入籍球员都在采访中表达了希望代表中国队参加亚洲杯的愿望。

洛国富:中国国家队还会向我们发出邀请,这个情况我在签约之前已经和俱乐部说过了。这个赛季为什么我这么晚签约,也是因为想回到中国联赛效力。如果我明年有机会为国家队效力,百分百愿意。

艾克森:其实我现在每天去训练、去踢球,最大的动力,或者说唯一的目标,就是我很想参加2023亚洲杯。因为我希望通过亚洲杯,稍微弥补一下我们在世预赛中的遗憾。

费南多:相信通过我的努力,会换来国家队对我的关注,希望可以有机会入选下一次国家队。

阿兰用中文说道,“我想踢,亚洲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