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落魄的巨头:曾比肩阿里腾讯,如今“生死”无人问津

ZAKER新闻

2022-05-23 17:37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腾讯与社交,淘宝与网购,百度与搜索,这些一一对应的标签均来自于 PC 互联网时代的大浪淘沙。

也曾有款产品,一度成为了下载的代名词,装机量甚至超越了当年如日中天的腾讯 QQ,是无数 PC 用户日常使用电脑时必不可少的网络工具,这便是迅雷。

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依旧用着腾讯的社交,阿里的淘宝,百度的搜索,却似乎想不起上一次使用迅雷是什么时候了。

昔日的互联网巨头,何以至此?

01

内斗,绕不开的话题

" 公司的工作氛围其实都挺好,员工们都各司其职,但如果哪位领导被斗走了,下面的人都得被裁。" 谈起迅雷,前员工张伟语气中满是无奈,因为他正是这种内斗下被裁的一员。

张伟对 ZAKER 新闻表示,他很喜欢迅雷的工作氛围,也确实希望在迅雷能施展拳脚,稳定工作数年,但上级部门领导过于追求功绩,或许是动了他人奶酪而被 " 排挤 " 出了迅雷。

随之而来的便是部门人员的大换血,张伟便因此被迫从迅雷离职。他也坦言,过去几年中,内斗是迅雷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多次人事动荡、业务调整均与之有关。

其实这也体现在迅雷曾被外界所知的一些荒唐事件中。早在当当李国庆抢公章事件之前,迅雷就已出现过更为跌宕起伏的戏码。

2020 年 4 月,一群白衣人 " 突袭 " 了迅雷全资子公司网心科技的办公室,迅速 " 物理 " 接管了公司,紧接着迅雷董事会便免去了陈磊 CEO 的职务。

公开信息显示,清华出身的陈磊,曾就职于谷歌和微软,于 2010 年加入了腾讯,曾任腾讯云平台总经理兼腾讯开放平台副总经理等职务。

2014 年,陈磊加盟迅雷担任首席技术官(CTO),于 2015 至 2017 年担任迅雷公司联席 CEO,2017 年 7 月开始担任迅雷 CEO 和董事,直至 2020 年 4 月被公司董事会罢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彼时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被罢免当天,陈磊的司机向安保人员骗取门禁卡后进入网心科技机房,或为盗取公司数据及源代码。

不过被公司管理人员从监控中发现,随即实施远程门禁,该司机迅速潜逃,留下 5 块 1T 容量的硬盘无法带走。

事情到这还没完,据称该司机为前迅雷高级副总裁董鳕的表弟,而董鳕原本为腾讯云业务的一名普通公关人员,随陈磊加入迅雷后一路成为网心科技副总裁,再后来成为迅雷的高级副总裁。

虽然陈磊曾对迅雷董事会一再澄清与董鳕仅为同事关系,但事后证实两人在迅雷共事期间育有一子,且董鳕与陈磊被罢免一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陈磊被罢免后也迅速与董鳕远走海外。

2020 年 10 月 8 日,迅雷发布公告称,公司前 CEO 陈磊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已被深圳市公安局立案侦查。迅雷公司在公告中呼吁陈磊尽快回国配合调查。

迅雷内部人士对外放出的消息称,除职务侵占外,从 2017 年至被免职期间,陈磊还涉嫌通过虚假报销、给自己多发工资等手段贪污公司资金且数额特别巨大。

例如陈磊曾指使董鳕安排网心公司与第三方签署服务协议,聘用了两位网心科技区块链技术专家顾,两位专家实际是董鳕的亲戚、黑龙江鹤岗地区的农民,无任何技术背景,而收取顾问费的银行卡也握在董鳕手里。

彼时也据媒体报道,陈磊作为迅雷区块链业务的核心负责人,涉嫌挪用迅雷数千万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活动。

不过被罢免后陈磊也曾通过媒体发声,否认对自己的指控,也表达自己很后悔从腾讯云来到迅雷。

" 高层之间真真假假的事已经说不清了,唯一确定的是迅雷因此而元气大伤。" 另一位迅雷前员工安琪对 ZAKER 新闻表示,陈磊被罢免只是内斗的一个代表性事件,估计有 60% 以上的岗位因其他大大小小的内斗而频繁换血。

在安琪来看,人员不断更换,业务做了又砍,始终处于动荡中的迅雷,也很难再快步跑起来,最终难以跟上时代的步伐。

02

永远追不上的风口

PC 时代的迅雷,曾经也因创新而获得过高光。最初在用户中风靡的网络下载工具是网络蚂蚁,随后出现了基于网络蚂蚁的新一代下载工具网际快车。

在更强的功能和更优秀的用户体验下,网际快车迅速崛起并成为了下载行业的老大。也是国内迄今为止唯一一款为世界 219 个国家的用户提供服务的中国软件,可谓最早的国产之光。

而彼时的迅雷,击败的便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

2004 年,迅雷发布了基于自研 PS2P 下载体系的迅雷 4,用户再度因为更好的体验抛弃了快车,投奔迅雷。

彼时的腾讯虽然推出了同类型的下载工具 QQ 旋风,但外界看来腾讯并未展现出要与迅雷大干一场的姿态,更多是出于防御性考量,这同样与迅雷强大的技术壁垒有关。

迅雷第一次上市的招股书中提到,2008 年迅雷市场占有率为 73%,以近乎统治地位稳居行业第一。然而这样的巅峰,却这也被视为迅雷衰落的起点。

" 迅雷除了下载做得好,其他什么都做不好。"迅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失意,让外界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网络速率和带宽的不断升级,各类应用商店和爱优腾等视频社区的出现,下载功能完全由手机系统、App 内部所接手。就连以往 PC 端下载需求较为集中的游戏领域,也因为 steam 等正版游戏平台的出现而截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仅如此,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部分手机用户在通讯、社交、资讯、游戏、娱乐等方面的需求,都与 " 下载 " 的关系不大了,几乎各类需求都能通过在线的方式来满足,无需下载。用户对于第三方下载工具的需求似乎注定成为 " 过去式 "。

昔日与迅雷同台竞技的对手们,都早已成为了历史,就连 QQ 旋风也早在 2015 年时就被曝出沦为腾讯的弃子。

其实在下载之外,迅雷也尝试过开展多个业务来自救。

2011 年移动应用市场风口显现,迅雷开始做应用商店;2013 年移动搜索大战正酣,迅雷又开拓布局移动搜索;2015 年直播行业兴起,迅雷也迅速下场尝试争夺蛋糕。

再到后来的互联网金融、短视频、区块链、智能硬件等等,迅雷几乎将所有热门的领域都尝试了个遍。

可令人遗憾的是,迅雷再未能拿出当年打败网际快车时的实力与气势,所有的转型几乎都陷入了高开低走的尴尬局面。

尤其是区块链业务,2017 年上任 CEO 的陈磊宣布 All-in 区块链,给迅雷装上了一个新的资本故事。同年 10 月,迅雷长期徘徊在 3 美元左右的股价迎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上涨,2 个月内涨到最高 27 美元,涨幅高达 900%。

但随着迅雷区块链业务被质疑非法炒币,以及陈磊出局且被立案调查的终局,迅雷曾高涨的股价和市值也都烟消云散。

除区块链外,迅雷在其他各类业务中同样难以拿出成绩,这也让资本市场失去信心,迅雷的股价与市值也进入了长期下行的轨道。数据显示,迅雷自 2014 年上市至今,股价已跌去近 9 成。

兜兜转转一大圈后,现如今迅雷官网的产品展示页面依旧只有迅雷下载、迅雷影音等寥寥数款产品。

在用户端同样如此,迅雷被人所记起的,依旧是下载工具的核心属性,以及广告不断增多,越来越难用的迅雷下载软件,这也是迅雷用户加速流失的原因之一。

迅雷 2022 年 Q1 财报用了 " 非常亮眼 " 来形容该季度的会员业务。该季度迅雷会员业务营收 2530 万美元,环比上升 7%,源于会员数量大幅增长,环比上涨 22 万,达到了 461 万规模。

要知道在 2014 年 Q1,迅雷的付费会员数还有 517 万规模。历经 8 年发展,在 " 非常亮眼 "、" 大幅增长 " 的情况下,迅雷的付费会员规模还远不如当年。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如今迅雷主打的迅雷 11,也已是 2020 年就已推出的版本。不过这个版本对于广告的克制也收获了较好的用户口碑。

" 迅雷 11 的更新意味着迅雷回归了 " 下载工具 " 这个主业,整体用户体验可以说是大幅提高了。" 有迅雷资深用户在社交媒体平台中盛赞迅雷 11。

该用户称,上一个版本的迅雷将广告界面强制呈现在主页,让用户感觉非常不爽,而新版的迅雷 11" 以退为进 ",隐藏广告以及整体更简洁的 UI 设计,给了用户一定的惊喜感。

然而这些用户真诚发出的好评信息,也似乎在不断提醒迅雷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迅雷除了下载做得好,其他什么都做不好。"

ZAKER 新闻出品

文 / 曾宪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