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再见,聘珍楼!日本最古老的中国菜馆闭店了

外滩画报

2022-05-23 11:10上海

关注

138年的伫立

要先告一段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15日晚上10点,聘珍楼横滨本店门外的霓虹招牌熄灭了。头戴安全帽的工作人员,正在下面讨论要如何拆卸和搬运。

这间日本最古老的中国菜馆,结束了长达138年的营业。

许多老顾客在餐馆门口拍照留念,向员工表达自己的不舍。

年轻人把照片发到社交平台,引来热烈讨论。

“我好震惊,好伤心。”

“他们搬到哪里去了?”

“谢谢你们带来的所有回忆。”

聘珍楼主攻粤菜,是大众点评横滨中餐好评榜第一名。甚至有人认为这是他“近年来吃遍全球中餐馆最好吃的一家”。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和大导演斯皮尔伯格都曾是其座上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次闭店其实早在计划之中,如今因为疫情提前。但官方表示还会开新店,只是现在还未确定地址和开店时间。

许多顾客感到“不可置信”,这家店陪伴了几代华人在日本扎根打拼,对他们而言有着特殊意义。

一个多世纪的坚持,在大家的惋惜中,要先告一段落了。

01

经历大地震和二战

数次涅槃重生

聘珍楼本店位于横滨中华街。这是亚洲最大、最繁华的唐人街。

由于悠久的历史和高质量的菜品,日本顾客称聘珍楼为“中华街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存在”。

在停业前,聘珍楼迎来了人流高峰,大部分客人因为不舍闭店来享用“最后一餐”。

由于来客太多,餐厅考虑到接待能力,只能实行预约制就餐。

有位成功预约到店的顾客表示自己“很幸运”。他吃完饭便拿出手机拍下店内细节,从房梁到门窗全不放过,希望通过这些影像保留一段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聘珍楼诞生于1884年。

幕府末期,日本施行开国政策,横滨成为了贸易港口。许多中国人来到这里,中华街快速发展起来。

聘珍楼便在此时应运而生。初创者是一位姓张的华侨。当时,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两层楼小饭馆。

它的模样被记录在一张20世纪初期的明信片上。一楼店招清晰写着“中华御料理聘珍楼”,二楼拱形窗户引人注目。

1923年,日本发生关东大地震,聘珍楼在这场里氏8.1级的强烈地震中倒塌。

灾后,鲍庄昭、鲍金钜父子接手,餐厅迎来了第一次兴盛期。当时的营业面积达到1000多平米。

1934年《横滨贸易新报》报道,聘珍楼有十多个厅房,还有一个每次可容纳2、300人就餐的宴会厅,称“聘珍楼创业五十年誉满全国,乃是东邦最老的横滨名店中华菜馆”。

聘珍楼 昭和初期

好景不长,第二次世界大战来袭,美军对横滨进行了地毯式轰炸。中华街陷入火海,化作一片焦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战炮火中的横滨

战后重建的聘珍楼只剩下100多平米,鲍氏父子失去了信心,餐馆经营每况愈下。

当时,中华街有一家叫万珍楼的中餐馆生意不错。老板林达雄热衷餐饮事业,便从鲍氏手中买下了聘珍楼的土地和店铺,重整经营后收益开始慢慢恢复。

林达雄为两个餐馆付出了毕生心血,年纪大了之后,他分别交予两个儿子继承打理。

28岁的林康弘在1975年成为了聘珍楼的经营者。尽管,这本不是他心所愿。

02

如果没继承餐馆

他可能会成为摇滚乐手

林康弘 聘珍楼社长

林康弘觉得自己“在孩提时代是很快乐的”。父亲经营餐厅赚了些钱,为家庭创造了优渥的物质条件。

那时,他住在横滨本牧一栋占地1000多平米的大房子里,花园种满了蔷薇,鸡舍养了30多只鸡。家里不仅有汽车还雇了私家司机。

过年的时候,祖母和妈妈特别忙。家里会做糖年糕和萝卜糕,糖果和蜜柑堆得像小山一样。

有小孩过来就会招待好吃的,所以那时候他家周围常常出现许多不知从哪来的孩子。

到了上学的年纪,家境殷实的林康弘被送去了全英文授课的圣约瑟夫国际学校。

在校时期,他爱上吉他,自己组了个乐队,头脑一热甚至跟父亲说要退学。

林达雄一听勃然大怒,拿起一个烟灰缸就向他砸来。林康弘的演艺事业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1967年,他考上了日本三大私立名门之一的上智大学。此时他过去的乐队成员已经组成了风靡一时的摇滚乐队The Golden Cups。

林康弘依然向往自由。他不顾父亲反对,坚持出国留学做插班生,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弗雷斯诺分校学习商业管理。

在国外三年,他只花了家里3000美元。其余的学费和生活费,都靠业余打工自己挣得。

扫厕所、端盘子、送报纸、刷油漆……他什么都做,虽然很辛苦但也自得其乐。

大学毕业后,家里以父亲病危为由,让他放弃读研。回到日本,他就被迫成了聘珍楼的代理店长。

林康弘完全不喜欢这个工作,整日心不在焉。迟到第三次的时候,林达雄把他开除了。后来,他开始从事IT工作。

直到1975年,他发现父亲年岁已高,身体也不好,不得不重新挑起聘珍楼的担子。

当时聘珍楼的运营状况已经跌到谷底。相较于哥哥接手的万珍楼,它只有五分之一大小,生意也门可罗雀。

聘珍楼 昭和中期

次年,林达雄去世。林康弘知道父亲盼望着餐馆事业蓬勃发展,便决定好好干一场。

“有的人能够选择自己的人生,有的人无法选择自己的人生。对于不是自己选择又不可回避的工作,剩下的道路只有竭尽全力,在努力中产生兴趣,并喜欢上这种工作。一味地讨厌,人生就会变得很漫长。”

03

日营业额

可达500多万日元

前路并不简单,林康弘走过无数弯路。

最开始,他急于求成,想要模仿日本大型连锁家庭餐馆Skylark高效量产的经营模式。

但这却让餐馆越来越不受欢迎,营业额持续走低。

为了找到重振聘珍楼的办法,林康弘来到中国。他走街串巷吃遍当地热门美食,研究人气背后的奥秘。

1980年的中国香港,一个关键人物让聘珍楼的困境出现了转机。

那年,横滨中华街的30多位老板组团一起到香港品尝满汉料理。

100道菜上桌,其中有98道出自于一位叫谢华显的主厨,在座的人都赞叹不已。

谢华显13岁入行学厨,23岁就成为了香港知名酒店的料理长。他的手艺也让林康弘感到眼前一亮,便力邀他来日本一同经营餐厅。

来到日本后,谢华显见证了聘珍楼快速发展时期的每一步脚印。

第二年,聘珍楼在日比谷开了分店,谢华显担任该店料理长。

他坚持烹饪不用味精,也拒绝使用食用色素,只靠食材本味来制作高级料理。一时间大受欢迎。

后来,聘珍楼从日本开到香港,谢华显也一路跟去,在香港市场主导连开三家分店。

在从香港回到日本时,他已经被任命为聘珍楼总料理长。

在聘珍楼掌勺30年,谢华显发明制作的菜谱超过1000种,在华人厨师中声名大噪。

日本皇太子和皇太子妃也曾慕名前来用餐,皇太子妃雅子对谢华显的料理赞不绝口,破例与他合影留念。

正宗的高端广东菜让聘珍楼的发展如日中天。

以日比谷店为例,在日本泡沫经济的顶峰时期,预约定位需提前一周,180平米的营业面积一天可创造500多万日元的营业额。

聘珍楼 日比谷店

2009年,谢华显退休了。

18岁就开始在他手下学厨的西崎英行成为了接班人,这是聘珍楼一个多世纪以来第一位日本人总料理长。

同年,林康弘参加了首届“中国粤菜峰会”,获得了“推动粤菜全球发展功勋人物”称号。

他们让广东菜被更多人看到、尝到。

04

为了好吃和健康

餐馆出书开讲座

打开聘珍楼的菜单,很多菜都是地道广式特色,如家喻户晓的蜜汁叉烧、玫瑰油鸡、滑蛋虾仁、黑醋咕咾肉……

餐厅也推出一些融合中国其地区特色的菜肴,比如川菜中的回锅肉、麻婆豆腐,浙菜中的腰果鸡丁,还有著名的北京烤鸭。

横滨本店闭店前,打造过一款聘珍麻辣火锅。

用朝天椒、青花椒等中国特色辛香料制作锅底,再配备约40种火锅食材,让海外华人也可以一饱口福,满足自己思乡的火锅胃。

聘珍楼最独树一帜的还是他们的药膳,起源是林康弘在不断摸索和研究中领悟到的中国菜真谛。

“现代速食连锁店的宗旨就是刺激人们去多吃,吃饱了还想吃。尽量用最便宜的材料、最便捷的方法、最少的时间进行烹调。而中国菜强调菜肴和健康是统一的,吃着好吃,吃完了有利于健康,这才是中国菜肴的真髓。”

因为注重中华饮食里“药食同源”的思想,他在聘珍楼设立了专门的药膳部。

他们按每月主题推出养身药膳炖汤。比如这个月,就是“水鱼牛筋炖汤”,主打抗老滋补。

每个季度,聘珍楼还会邀请中医师开办药膳讲座,迎来的参与者总计已超过3400位。

他们推出的书籍《药食同源,养生食谱》已在日本发售。

在日本开了138年店,聘珍楼一直在身体力行地传承和发扬中国文化。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端午节,店里准备了多种口味的粽子。

外叶是传统粽叶和竹叶,内里有广式经典肉馅,也有红枣、蛤蜊、干贝、香菇、樱花虾五个创新口味。

去年中秋节他们推出了自制的广式月饼。 蛋黄豆沙及蛋黄莲蓉都是传统的中国味。

中国新年到来的时候,店里店外一片喜气洋洋。

门前贴了对联和福字,门外悬挂红红火火的灯笼,大堂中央还吊起巨龙装饰,这新年气氛一点也不输国内。

聘珍楼对在日华人来说是家的味道,对外国人来说是认识中国的一个窗口。

在做事讲求极致精神的日本,它踏踏实实伫立了138年,这背后无疑是顾客对它的极大肯定。

在聘珍楼官网有这样一句话“无限追究更加美味的菜肴。”

追求的路还很长,相信这次只是短暂的告别。

文、编辑/溜溜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 THE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05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