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烧纸人有很多忌讳,最重要的千万别犯这一条,否则家宅不宁

小灵故事通

2022-05-23 09:18安徽

关注

烧纸人有很多忌讳,最重要的千万别犯这一条,否则家宅不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完陈雄说的之后,爷爷眉头紧皱。我也是觉得奇怪,就问陈雄道:“这种事情,你们不去请风水先生,让我爷爷这一个纸扎匠去,也没用啊!”

陈雄看了看我,说道:“你是老刘头的孙子吧,你可能不知道,这方圆十里……”

“大雄,你等我收拾一下,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爷爷突兀的说道,随后拿着他经常背着的一个破背包起身,冲我说道:“小炎你在家看店,中午随便垫点东西对付一下,晚上爷爷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说着,爷爷就出了门。我唰的一下也站了起来,跟在爷爷的屁股后面,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他一起去看看。

一方面是好奇心作祟,另一方面是我知道,一般这种事情都是有大鱼大肉的,这对于我这种吃货来说,是不可抵挡的诱惑。

爷爷执拗不过我,只好把我带上一起。不过让我去了以后只看不说,一切听他的安排。

对我来说,只要有吃的,别的就什么也不重要。所以我一个劲儿的点头,保证自己做一个乖娃娃。

我跟着爷爷到达陈村的时候,已经正午时分了。赶上了饭点,所以我们直接被陈雄带到了家里,准备一起吃过中午饭再说。

陈雄家里的建筑很普通,三间堂屋,一间厨房,然后有围了一圈土坯的围墙。由于要待客,所以院子上面搭上了塑料布。

院子里的几张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人,菜还没有上。许多年纪比较大的村民不停的跟我爷爷打着招呼,语气也是说不出来的恭敬。

看来爷爷在这个镇子的声望还是很不错的嘛,我心里偷偷的得意了一下。

我和爷爷被安排到了堂屋里的主桌上,这里坐着死者的至亲,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看起来七八十岁的老头,估计也就是死者的父亲陈忠了。他看到我爷爷来了之后连忙站了起来,把爷爷邀到了他身旁的位置坐下。

“这是我孙子,刘炎。”爷爷指着坐在一旁的我,给陈忠介绍道。

陈忠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之后点点头冲我僵硬的笑了一下,随即面色忧愁的看着我爷爷,爷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有什么事儿吃过饭再说。

吃饭的时候,陈忠一直愁眉苦脸,闷声喝酒。当然这种事情我也可以理解,白发人送黑发人就已经够让老头伤心的了,更别说还出了这么个幺蛾子。

饭毕后,我和爷爷就跟着村子里的一群老老少少一起去了埋葬陈伟的地里。

农村地多,每家每户都有自家的祖坟。不像现在的大城市,人死了烧成灰还要埋进一个一个的小盒子里,跟生前没有一点交集的人埋在一起。

陈家的祖坟都修的很工整,可以明显的看见一座新坟伫立在最旁边,上面盖着崭新的花圈。纸扎物品都放在坟的旁边,那一个格外显眼的大红纸人被放置在正中央。

给死者烧纸扎物品是很有讲究的,尤其是纸人。烧错了的话,死者在下面不得安宁,也会牵连着活着的家人。

就比如这陈伟,死前不务正业,快四十的人也没有娶妻生子,所以在他死后,就给他烧上楼房白马,外加一个凤冠加身的新媳妇。

若是死者是一位七老八十的老人,就要给他烧一个仆人打扮的下人,去阴间伺候他(她)的生活起居,当然这是在老伴还活着的情况下,才能烧个下人。若是老伴也死了的,就埋在一起,楼房纸马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还要烧一对纸扎的童男童女,让他们在下面也能有个伴,省得想孙子什么的。

当然,死者的死亡原因也是决定纸扎物品的重要因素。如果上正常死亡,我刚才说的那些全部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如果是自杀,他杀,或者突然暴毙,含冤而死的就不是很奏效了。因为带有怨气的死者,是需要特别的方法来对付的,这个暂且不表。

以上就是爷爷传授给我的纸扎技艺里的一部分,其他部分等以后我们再慢慢道来。

书归正传。我看到那个大红纸人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种很深的恐惧感的。昨天那似梦非梦的场景让我现在还记忆深刻,真害怕那纸人突然转身看完一眼。

靠近坟堆的时候,就觉得一股阴凉袭来。这种阴凉不同于普通的冷风,似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上午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冷风的迹象啊!”陈雄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道。

陈雄的话没说完,寒冷又加深了一分,七八月份的天气,竟然冻得我们这一群人直哆嗦。要知道我们这一群人起码有二十多个大老爷们儿,阳气那么旺也抵御不了这寒冷的阴气。

爷爷让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围成一个圈子,然后他走到那纸扎围成的院子前,拱手作揖道:“小伟,老刘我从小看你到大,这周遭都是你的亲戚,你现在不让纸扎入院,这是个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你那八十多岁的老爹,已经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就不能让他省省心吗?!听叔一句话,收了这些纸扎,上路去吧!”

说着,爷爷拿出打火机,就要去点燃那纸扎房子。

这时那种寒冷的感觉忽然不见了,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这个死者是真的听到了爷爷的劝导,还是怎么回事,打火机轻而易举的就把那个纸扎房屋点燃了,随着噼里啪啦一阵响,纸扎房屋就完全烧成了灰烬。接着,爷爷点燃了纸马纸轿等,都很顺利。最后,轮到烧掉那个大红纸人了。

这大红纸人伫立在坟堆前,头上仍是覆盖着红纸。爷爷拿着打火机,点之前对着坟头说:“小伟啊,你生前没有讨着媳妇,现在叔叔帮你讨了一个。叔这就给你送去,你俩在那边,好好的过日子!以后,就不要惦记家里了!一切有你弟弟操持着,你就安心的去吧!”

说着,爷爷打开打火机就往大红纸人的裙子上送去。

“啪”

打火机突然灭掉了。

爷爷又打开一次,再次要烧。

“啪”

打火机又一次的毫无征兆的灭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