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心经济胡锡进”上热搜,为何他本人认为在给他制造吓人罪名?

墨黑纸白

2022-05-23 05:47河南

关注

“关心经济胡锡进”上热搜,为何他本人认为是在给他制造吓人罪名?

撰文丨墨黑纸白

一、“关注经济胡锡进”,为什么慌张到坚决不受这个夸奖?

在纸白君的印象中,胡某人可能会以各种方式上热搜,比如之前的出国考察乱花了组织钱的新闻,再比如更早的“要允许适度XX”,但说他关心经济而上热搜绝对是很奇葩的一件事。

不过我们现在的社会最不缺的就是活久见,我们已经见过了太多不可想象的事情正在用各种让人们惊诧的方式进行着,所以“只有胡锡进关注经济”这样的说法也并不奇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真的只有他在关心经济吗?可能并非如此,如他为自己被戴上“关心经济”大帽而紧张、迅捷地自我辩驳所说,党政机关也都很关心经济。

胡锡进是很能摆正自己位置的,当有人夸只有他关心经济时,他就知道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了,可危到他竟然敢越俎代庖,可危到他竟然敢凌驾他所服务的圈层。

这种可危如果不及时弥补,那么身体哪里突然不舒服而收到一张病危通知单也是不奇怪的,毕竟事实如此,胡锡进年岁又不小了,身体难免一两天中就扛不住了。

胡锡进不认同那篇夸他的文,急于摘帽子,但与此同时发生的是,马某人不仅认同夸胡锡进的这篇稿子,竟然还转发朋友圈强调了这种认同是高度认同感。

二、马某人的转朋友圈加持,让胡锡进更感到瑟瑟发抖

有人评价说,马某人转发朋友圈类似于“哑巴突然说话了”,什么意思呢?这里不多做解释,纸白君认为马某人转发朋友圈的那个夜黑风高的后半夜,他确凿是喝醉了,喝麻了,冲动了。

那么马某人想表达什么呢?连他的商业帝国,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能够挑战其他一些小国家GDP的存在,可能都处于一种不可描述的可能性,这是他和大多数人都想象不到的。

正如2019年前,很多人还在纸醉金迷与声色犬马,过了2019年后所有人都在惊诧中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切,同时明白的人快速摆正自己的位置,不明白的人加速被毒打状态。

诸如曹某人、刘某人、董某人、王某人、以及另一位马某人之流,彻底进入了销声匿迹的自我闭关修行阶段,取而代之的整顿职场00后,睥睨全球吃瓜群众等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据说是有史以来的最难就业年,新毕业的一千多万毕业生中,相关部门统计只有20%的男生和10%的女生们就业了,其他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而仅有的这百分之三十的人群中,有一部分还在积极加入到整治职场的快乐中来,企业和企业家们感受到了又如山般的压力,他们会如何走好脚下的路?00后们在定规矩。

三、各个领域发展总体向好,这是近段时间来一直在强调的总音调

这几天相关方面一直在强调的是“各领域发展总体向好”,纸白君是完全相信的,胡锡进现在感觉瑟瑟发抖,是因为他所关心的经济,正在质疑这种总体向好。

所以胡锡进现在面临的情况很尴尬,关注是一种罪,不关注也是一种罪,都将致他所服务的圈层感到不适,所以胡锡进选择了全方位的推脱与洗清自己,但怎么洗都无法自洽。

于是横行和跋扈于网络如此多年,自认为得心应手于各个方面的他,这次真的慌了,正如他在2013年时曾说过的一段话这几天也在翻红,这句话是这么说的:

突然想到,希望几十年后不会有人在北京或上海街头指着有些破旧的摩天大楼,说,可惜了,那个昙花一现的繁荣时代。

纸白君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这句话了,虽然纸白君很早之前也有过类似的思虑,但现在只能对胡锡进说一声,自求多福吧,趁着年级不小了,把还没做的事都做了吧,但别违法乱纪。

最后纸白君也有情提醒胡锡进,没有人给你制造吓人的罪名,是你自己想太多了,这样的话说出来对我们的经济社会是有着更大负面影响的,也好好反思反思,好自为之。

2022—5—23落笔于墨辩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两男子骑摩托穿越嘉陵江,网友:惶恐滩头说惶恐,嘉陵江里骑嘉陵
拉萨至北京的Z22次列车发现12名旅客阳性
驱离!东部战区海军航空兵夜训突遇外机
劳荣枝案二审上午庭审结束:法庭驳回劳荣枝管辖异议,检方称不存在疲劳审讯
日方在中日对话中就台海局势表明立场 外交部回应
长沙湘雅二院一医生医疗作风有问题 院方通报
两男子骑摩托穿越嘉陵江,网友:惶恐滩头说惶恐,嘉陵江里骑嘉陵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