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猴痘背后,不简单!

中国V能量

2022-05-22 20:04河南

关注

来源:明人明察

新冠疫情还在继续,新的变种已在世界范围内登陆。儿童肝炎也已经传播到多个国家,原因至今都没有搞清楚。现在,猴痘又来了。

继英国于5月7日报告了今年首例猴痘病例之后,美国、澳大利亚、意大利、瑞典等多国也开始报告猴痘确诊病例。全球已经发现80例确诊,还有50例等待确诊。

和新冠病毒主要针对老年人的伤害更大不同,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ECDC)表示,患猴痘的儿童和年轻人死亡率较高。这似乎是一款对年轻人更不友好的病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这次猴痘突然出现在多个国家,首先会让很多人想起2022年1月21日,美国疾控中心运输试验用猴子的卡车发生交通事故那4只逃跑的猴子。4只猴子当天找回3只,下落不明1只。猴子可以携带猴痘病毒,而且这批猴子是来自猴痘的起源地非洲。美国疾控中心一直没有向公众交代进口这批猴子是做什么实验,只是当时警告这批猴子不能靠近。

资料图

猴痘跟人类已经消灭的天花天花病毒同属痘病毒科的双链DNA病毒,此前多在与尼日利亚等非洲中部和西部国家发现。

天花是历史上对人类健康和繁衍威胁最大的传染病之一,有人估计,天花在历史上至少造成1亿人死亡(也有说超过3亿的),另外2亿人失明或留下终生疤痕。

猴痘的危害没有天花那么大,相比天花症状较轻,但也会表现出天花相似的一些症状,也会全身起疹,病愈后会结痂留下疤痕。猴痘的致死没有天花那么高。

美国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猴痘病例了。2003年,美国发生过一次猴痘疫情,出现几十例确诊,据说是跟一批从非洲进口的动物有关。

时隔快20年,猴痘又一次出现,这一次快速出现在多个国家,来者不善。不知道这一次的猴痘病毒和20年年前的相比,有没有进化升级。

这几年世界各地的疫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环套一环,怎么想,都感觉不同寻常。

网络上已注意到美国已=订购了1300万美元(也有说几百万美元)的猴痘疫苗,对为什么美国提前好几年就准备好这方面的疫苗产生了疑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这倒不是搞阴谋论,而属于合理怀疑的范畴。今日俄罗斯报道了更多这方面的相关信息:

通过查询公开信息,发现美国针对天花,研制的疫苗不只2019年美国FDA批准的这一款。在天花被宣布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消灭之后,到这次猴痘来袭之前,美国政府长期关注、支持,并投入很多资源到天花(猴痘)的疫苗和药物研制。

光能查到的天花疫苗就至少有三款:

2007年9月,第二代天花疫苗(接触型)ACAM2000近日美国FDA批准。第一代天花疫苗Dryvax后来停止生产。

从2003年开始Bavarian Nordic公司开发的Jynneos MVA-BN 疫苗,2019年9月通过FDA批准上市,用于被确定为天花或猴痘感染高风险的18岁及以上成人使用。和上一款不同,这款疫苗是非接触型。

资料图

对这款疫苗,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发展局(BARDA)局长、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HHS)防备及应变副助理秘书长Rick Bright博士给予高度评价:“这款疫苗产品的批准,不仅增强了美国国内的生物防御和全球健康安全,而且还展示了通过公私合作可以为美国人民做些什么。多年来与Bavarian Nordic合作研制这种疫苗,这最终意味着,如果发生涉及世界上已知的最致命疾病之一的紧急情况,美国将更好地做好准备挽救生命。”

这段话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这家Bavarian Nordic虽然从形式看是一家在丹麦的生物技术公司(真实背景待考),但这款Jynneos MVA-BN 疫苗,却是与美国官方背景的BARDA合作研制的。后面还有多款用于天花的药物研发,都能看到BARDA的身影。

2019年10月,美国陆军批准了新型APSV天花疫苗的研制,官方有人解释说这个型号只作为军方储备。

美国对研制天花治疗药物也不遗余力:

2018年7月13日,美国FDA批准 SIGA 生物技术公司研发的TPOXX(tecovirimat),这也是世界上首款治疗天花的药物。由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开发局(BARDA)参与开发。FDA 局长 Gottlieb 博士对此评价很高:“为了解决生物恐怖主义的风险,国会采取了措施,开发和批准应对药物,以挫败可能被用于武器的病原体。今天的批准为这种努力提供了一个重要里程碑”。

他释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为了这款可以用于治疗人类已经消灭的天花病毒的药物,美国国会都采取措施了。

美国政府2021年采购了 SIGA 1.13亿美元的该药剂用于储备。

2021年6月4日,美国FDA批准治疗天花的片剂和口服混悬剂Tembexa,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二款获批的天花抗病毒药物。从公开的报道信息摘录一段内容:Tembexa的活性药物成分为brincidofovir, brincidofovir采用Chimerix公司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脂质共轭技术。Chimerix,Inc.于2000年4月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自2011年以来,Chimerix一直在与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开发局(BARDA)合作开发brincidofovir作为对抗天花的一个医疗对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以上这两款天花治疗药物,还有前面提到的Jynneos MVA-BN 天花疫苗,都有一家美国官方机构BARDA参与其中。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 (BARDA)隶属于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局的备战与应战助理秘书办公室,公开的职能是在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时为必需的疫苗、药品、疗法和诊断工具的开发和采购提供一体化的、系统性的途径。

可见这些年美国在天花疫苗和治疗药物方面,有多么努力。不但在资金上舍得花钱,在时间也表现得极其有耐心,十(几)年磨一剑。从官方机构到医药公司又是多么重视,有的药物国会都积极参与了。

讲到这里,有一个问题就绕不过去了:

1980年5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在第3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正式宣布天花已在地球上灭绝。这是人类第一次彻底消灭一种人类疾病。中国和大多数国家一样,在1980年代停止接种天花疫苗。

天花既然已经被消灭,对人类已经没有了威胁,谁还愿意继续投入人力物力在天花病毒身上呢?就让天花病毒安静地、彻底地、永远地从世界上消失,不是很好吗?

惟有美国例外。

这里还有个事要交代一下,天花被消灭之后,全世界只有两个世界卫生组织授权的天花病毒样本库,一个设在美国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中心(CDC),一个是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的维克托国家病毒实验室。理论上,其他国家已经没有天花病毒样本了。

很多国家要求把这两个样本库中的天花病毒彻底销毁,因为担心病毒样本一旦泄露,会产生很大的威胁;但这种要求遇到很大阻力,没有实施。1999年,美国政府还署了一份备忘录,决定暂不销毁天花病毒样本,理由是供科学家研究新疫苗。

这些主张销毁天花病毒的国家,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2019年当地时间9月16日下午,存有天花病毒样本的俄罗斯维克托国家病毒实验室发生爆炸,引发火灾。官方报道发生爆炸的房间里没有生物危险物质,算是虚惊一场。

美国呢,在天花病毒被消灭后的40年间,美国可以说是世界上唯一持续投入进行天花病毒相关研究的国家。

要知道,在美国研制疫苗和治疗药物并通过FDA的审核,是需要很大投入的,而且,还先后研制了这么多款,想象这投入得多大?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美国人这么执着地研制一款又一款的天花疫苗和治疗药物呢?美国的理由是为了应对生物恐怖主义。可问题是,谁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也最有实力的生物恐怖主义?谁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多达336个生物研发机构?

如果没有广泛的应用,如何收回这些投入的巨大资本呢?作为一个利润至上的资本主义国家,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美国不但重视天花病毒疫苗和药物的研发,而且非常重视天花疫苗的接种。本来,从1972年开始,美国就停止天花病毒疫苗的日常接种了。但是在911之后,美国又开始特别重视起天花病毒疫苗的接种了。

在2003年美国出现“猴痘”病毒之前,2002年12月份,布什政府就下决心从2003年1月份起,为美国公民接种天花疫苗(自愿),并特别要求现役军人必须接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更是早在2002年9月23日就出版了天花疫苗接种手册,向各地医疗机构分发。

在天花被消灭只有,像美国这种重视天花疫苗接种的,在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家。

在世界上没有天花病毒的时代,美国军方事实上成了美国天花病毒疫苗和治疗药物的采购大户。仅在2021年,美国军方就采购了1.13亿美元的Tembexa天花药剂。

美国执着天花疫苗和药物的研制这么多年不间断,天花病毒没有出现,和天花近亲的猴痘出现了。

美国这些年以应对天花病毒名义研制的疫苗,是不是可以用于预防猴痘?如果可以,这次猴痘气势汹汹地袭击了这么多国家,整个世界都开始重视,美国投入巨资的疫苗是不是有了大规模使用的机会,看到了收回投入的商业前景?

根据媒体报道,研究证明接种天花疫苗对预防猴痘的效果约为85%。把天花疫苗用于预防猴痘,似乎也是可以的。这么高的有效率,是因为猴痘与天花是近亲,美国研制的用于天花的疫苗,稍加改动就可以用于预防猴痘,还是当初就是以预防天花为名,实际是为猴痘开发的疫苗?

猴痘这次能够在这么短时间袭击多个国家,是不是因为猴痘发生了变异,传染性已经今非昔比了?如果是这样,那么这种变异是怎么产生的,是自然的还是比尔盖茨说的“生物恐怖主义引起的流行病?”

从时间上看,在2003年和2022年美国两次出现猴痘之前,美国军方分别在2002年和2021年,提前接种过研制的天花疫苗,两次都表现出超强的预见性。

这种类似的预见性,好像在新冠疫情出现之前,也有过。

媒体报道

在2019年10月,美国的霍普金斯大学和盖茨基金会举行了一场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演习,代号为event-201,演习的主要针对政商界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应对处理能力,制定跨国公司和政府应对方案。

这次演习主要的参与者是美国各大医药公司、卫生相关部门、军方人士、美国中情局代表。现在美国政府负责“新冠病毒溯源”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就参加了这次演习。

资料图

当时的美国还没有报告有新冠病例出现,这次演习甚至连疫情引起股市大跌如何应对都涉及到了,有很强的针对性。

还有2018年5月15日纽约举行的Clade x演习:此演习与EVT201类似,同一个组织方,这次演习主要目的是训练政府高官在面对疫情大流行时,如何决策和危机管理。

在2022年的这波猴痘病例出现之前,早在2021年11月2日,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也发出过预警。

比尔·盖茨是在参加英国智库“PolicyExchange”的活动时发出的警告,他的原话是:“各国政府必须通过投资数十亿美元进行研发,为未来的流行病和天花‘恐怖袭击’做好准备。”“如果有一个‘生物恐怖分子’将天花病毒带到10个机场呢?全世界对此会如何应对?”

不但警告的明明白白,而且还点名天花病毒。

比尔·盖茨当时还有一句话非常值得重视,“有自然引起的流行病,也有生物恐怖主义引起的流行病,这些流行病甚至可能比我们今天经历的要糟糕得多。”

很明显,他是在提醒各国政府,要提防那些非自然因素引起的流行病,他甚至使用了“生物恐怖主义”这个词汇表达性质的严重程度。

这则消息被媒体报道后,当时就有人很奇怪,为什么盖茨为什么会提到天花呢?毕竟天花疫苗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被根除已经40多年了。

没过多久,一则暴雷消息印证了比尔盖茨的这个担心并不多余。2021年11月17日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土安全部在11月16日夜间接到报警后,在宾夕法尼亚州默沙东的疫苗研究机构实验室冰箱内发现了标有“天花”字样的小瓶子。

后来CDC出面声明说,没有证据显示这些标有“天花”小瓶中的物质是导致天花的病毒。到底怎么回事?后来也没了下文。

这已经不是盖茨第一次做过类似警告了。2017年2月18日,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比尔盖茨声称:恐怖分子可通过基因工程便能合成天花流感病毒,或是合成一种强传染力且致命的流感病毒,杀死数千万人。

最近网传称G7国家将要准备举行“病毒演习”,内容是“豹子咬人后传播了天花病毒”。这则消息媒体进行报道时,也是令不少人感觉莫名其妙。

网传文件

注意页面左边的时间,这次演习设定2022年5月15日为天花病毒爆发的最初时间,和各国国家开始发现猴痘的时间差不多。

把我们梳理的以上种种信息串起来看,能够有更深入全面的思考,也能从中发现一些多次出现的“巧合”。对此更为合理的解释是,美国政府、军方还有医药公司,应该掌握了我们尚不了解的信息。

从非典到新冠,确实太多的不合常理之处;而且,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往往最后都指向同一个国家。

美军遍布世界的几百个实验室,光在乌克兰就设有36个生物实验室。到底在干什么,又为了什么?

这些生物实验室的神秘面纱,随着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开始曝光。

据媒体称,俄罗斯方面提交的证据已证实美军在乌克兰从事生物武器的研究与制造。

随着时间,真相会一点一点的摊在阳光下。

很多人在以“阴谋论”的帽子反对合理的怀疑,而且,这些人只是选择性反对对美国的合理怀疑,他们对中国可真的没少阴谋论。我们只是在列举与天花和猴痘有关的事实,希望把这些事实串起来,能发现一些脉络,有助于我们透过现象,看到更多背后的东西,总不是坏事。人类跨入21世纪才20年多一点时间,就因为不断出现的疫情,给蒙上了阴影,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威胁着我们的健康。对此,我们不得不提高一下警惕。我们不必恐慌,通过两年多的抗击新冠,我们更有理由相信自己的国家,能够渡过这些疫情造成的危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刘婷_NB20835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