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海隔离区“28元交易”曝光,评论恶臭不堪,真相反转打脸多少人

壹拾柒

2022-05-22 12:14河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段时间,上海一直处于静默状态,疫情也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最近,却因一则新闻引发轩然大波。

5月13日晚上10点左右,一位微博名叫@阮一的博主发布了一篇小作文,声称自己“被勒索了”。

@阮一 微博截图

到底怎么回事?

简单来说,就是他有个重要的文件需要送,便在美团叫了跑腿。

跑腿费只要28块钱,还不需要加价,从普陀区到虹口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上海的物流资源相当紧缺。

因此28元就能叫到跑腿,确实相当意外。

但是阮一却说:“背后有更大的坑”。

他说在当天下午六点,就把东西交给了跑腿小哥。

七点,物品仍未送到,平台显示超时,阮一打电话问小哥情况,得到的解释是:

  • “疫情期间要绕圈子,超时正常。”

之后,阮一交代八点前一定送到,不然就错过了今天的快递车,对方挂了电话,加了微信。

半小时后,阮一见东西一直在长宁区徘徊便又打电话催促,跑腿小哥表示:

  • “电瓶车没电了,没办法送过去,正在找换电的地方,找到会送过去的。”

八点,两人再次通话。

面对阮一的催促,骑手“辱骂”了他,并问道:

  • “你是不是没出社会,这点规矩都不懂?别再催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八点二十,文件依旧没送到,而快递点那边已经发车了。

据阮一描述,在跟跑腿小哥通话期间,小哥一直在“抱怨”。

还说“你怎么那么天真,以为现在疫情几十块就给你送东西。”

一番激烈的争执之下,八点三十,跑腿小哥在平台取消了订单,但东西并“没有给他送回来”。

阮一再次打电话给跑腿小哥,对方却说:

  • “给你送回去,你不给点钱?”

写到这里,阮一便自认为遭受了“一起疫情中的勒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表示自己,不仅被“跑腿小哥高价勒索,对方还不肯归还文件”。

所以他才用2000字的小作文配合几张聊天截图,将自己塑造成了“完美的受害者”。

加上“疫情防控、跑腿、被勒索...”这些敏感词的作用,事情迅速发酵,引发全网愤怒。

阮一的小作文被4.7万人转发。

一时间,跑腿小哥成了众矢之的。

网友们集思广益,想着法子帮阮一找回证件。

有让他报警的;

有让他设个套,把敲诈勒索的跑腿小哥给抓起来的。

就在网友们热情地出谋划策之际,事情发生了神转折。

由于事情影响太大,上海电视台去采访了跑腿小哥,警方也介入调查了。

5月14日,跑腿小哥对事件做出回应称,

  • “自己在该用户发微博之前早已送回货品,没勒索没加价,而且并未收该用户支付的任何费用”。

小哥说,阮一的小作文中的指控,大都是断章取义、颠倒黑白。

首先,阮一当时给快递之后就一直催促,要求一定要在8点前送到。

但是这个要求是不可能的。

上海现在物流本来就够紧张了,根本没法保证准时送达。

而且当时跑腿小哥手上还有很多单子,总要把别人的单先送完吧?

结果阮一表示,你其他的先不要送,先送我的。

小哥直接就给拒绝了,因为别人也都在等,别人也会很急,凭什么插队呢?

其次,跑腿小哥因为一直在外面奔波,车子刚好没电了需要换电池。

这一点也是早就跟阮一沟通过了,不存在故意拖延时间之类的。

之后,阮一觉得文件来不及送到了,就要求跑腿小哥把文件送回来。

从长宁区送回普陀区,小哥来回跑个空,原来的28块钱一分没赚到,时间还白白耽误了。

所以才有了后来小哥商量着拿一点跑腿费的对话。

至于撕毁文件一说,并不是为了索要钱财,而是在对方的一再催促下说的气话:

  • “你一直在催,万一有的人要是生气了,把东西撕了怎么办。”

目的是提醒对方讲话不要太过分,不要再催促。

而且根据小区监控显示,跑腿小哥在当晚已经把文件原封不动地还给了阮一。

当天晚上9点53分,阮一拿到文件返回小区,手上还拿了一根香蕉,后经证实香蕉是小哥送给他的。

即使是在没收到一分钱的情况下,跑腿小哥还送了他一根香蕉,安抚他的情绪,可以说为人相当不错了。

可一转头,10点10分,阮一就在微博上发长文声讨跑腿小哥“勒索”他,简直禽兽不如。

警方介入调查后,也证实了跑腿小哥的确是被陷害的。

可即使是在官媒介入的情况下,阮一依旧“死鸭子嘴硬”。

继续污蔑跑腿小哥,试图洗白自己。

随着得知真相的网友越来越多,反过来声讨他的声音越来越大。

心虚的阮一竟自行申请关闭了微博账号。

从一个引发同情与共情的文字博主,到一个造谣、诽谤、精分、卑鄙的“小作文家”。

并且被网友痛骂“那根香蕉你没资格吃,把香蕉还给人家”,阮一只用了半天时间。

目前,为了逃避责任“假意注销”的阮一,被处以180天禁言处罚。

不仅如此,网友们还惊奇的发现,他是一个“造谣惯犯”。

上海疫情期间,阮一编造了很多无中生有的“段子”(他自己称是开玩笑),到处抹黑大陆的抗疫政策。

比如,150元的天价可乐、志愿者踢门5分钟、强迫他理发、出门购物需要押身份证。

你以为这就完了?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查看阮一的过往微博发现,他不仅自称持有“台中户籍”,还多次在网络平台称大陆人为“大陆zhu”。

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阮一的微博不仅攻击大陆人,攻击大陆。

还在李靓蕾、艾芬事件上,频繁现身,借热点事件和人物,表达自己反动的观点,煽动网民情绪。

结合阮一的所作所为不难看出,他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还好有各种监控证据,证明了跑腿小哥的清白。

不然,又是小作文“赢麻了”了一天。

小作文的本质是话语权,写小作文的目的就是在争夺话语权。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句话用在社交舆论场所无异于自杀。

朱军就是最好的例子。

2018年7月26日,一微博名为叫“麦烧同学”的网友,爆料自己的朋友曾遭受央视名主持朱军的性骚扰。

而这篇“证据不足”的小作文却在舆论的推动下,轰动一时,引发全网热议。

凭着对方的一面之词,朱军被网暴了。

舆论愈演愈烈,朱军却始终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舆论之下,事实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似乎“朱军性骚扰”已是板上钉钉。

两年后,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朱军被诉性骚扰一案。

20天后,朱军终于在微博回应了性骚扰案。

他坚称自己是清白的,表示自己承受了巨大的耻辱,并没有触碰弦子一分一毫:

  • “这两年多我承受了巨大耻辱,一直未发声因我坚信清者自清,相信法律。

  • 我负责任的对所有观众说,我从未触碰过那位女士一分一毫。

  • 我希望,毫无证据的就给人处以私刑,到我为止,不会成为社会惯例”。

2021年9月,在经历了长达9小时的二审之后,朱军胜诉了。

法律终于还了朱军一个清白。

可这清白又似乎毫无意义。

因为,他的职业生涯在被爆出“性侵”丑闻时就已经毁于一旦,再也没有机会出现在舞台上。

正如网友评论:

  • “弦子没赢,但是她赢了;朱军没输,但是他输惨了。”

结合这些年的境遇来看,朱军赢了官司,却输掉了人生。

比毁掉工作更可怕的是,他的形象和尊严,他输掉的是信任、是事业、是前途。

然而,更加讽刺的是,

“在弦子指控遭性侵三年多时间里,朱军作为被指控人上过无数次热搜,可朱军胜诉的热搜一个都没有。”

这意味着在老百姓潜意识里,朱军仍然是性侵嫌疑犯。

法律已还朱军清白,舆论却还没朱军清白......

那些躲在背后的人,根本不在乎六子吃了几碗凉粉,他们只想要六子的命。

亦如之前的清华学姐事件,杭州来女士事件,“罗冠军”事件……

太多这样的事情,无数善良的人被别有用心者利用,满目都是血淋淋的教训。

《沉思录》里,马可·奥勒留说:

  • “我们所听到的,只是一种观点,而并非事实。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种视角,而并非真相。”

很多时候我们仅仅从几张照片、一段文字,了解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我们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理”,实际上却不过是被利用了朴素的善意,成为了“网暴的一员”。

相信我们自己看到的真实世界,而不是别人嘴里的世界。

毕竟,嘴巴两张皮,讲话两头移。

在对真相无知的情况下,轻易选边,不知道是维权,还是施暴?
总有些人,永远轻信,永远缺乏基本逻辑常识,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被人煽动利用欺骗。

尊重事实,尊重法律。

虽然要支持弱者维权,但也不能接受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就给一个人加以私刑,让其社会性死亡。

不要轻易站队,别成为那些居心叵测,摆布舆论的人手中的武器。

有些人离罪尚远,但离恶已经极近。

在《我们与恶的距离》有这样一段对话,李大芝质问宋乔安:

  • “你们可以随便贴别人标签,你们有没有想过,你在无形之中也杀了人?”

刀子可以杀人,恶意一样可以杀人。

剧中的李大芝被母亲强逼换掉名字,切断过去,偷摸地重见天日。

介绍李大芝的去新闻台工作的恩师,跟她说:

“不要挑战人性”

“不要尝试说出来,不要觉得有人会谅解,会觉得人不是你杀的,与你友好相处。”

可,怀揣这样的秘密生活,又如何谈重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