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1年广西灭门案,局长一家四口被杀,警方发现:凶手竟是亲妹妹

法制播报

2022-05-22 11:05陕西

关注

2011年5月2日,广西贺州市出现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八步区地税局分局局长周子雄被灭门,一家四口尸横当场,现场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事件发生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议论——凶手到底和周子雄一家有何仇怨,竟然如此丧尽天良?

小城爆发大案

这一天正值五一假期,也是个“黄道吉日”。这样的日子,一般都是结婚的好日子。

但在此时,贺州市公安局突然接到一个嘶哑女声的报警电话,声称在市内出现了一起死亡4人的恶性命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刻不容缓,在弄清楚地点之后,贺州市警方马上出警,赶到现场。

现场是八步区地税局分局局长周子雄的住宅。但此时这6层高的豪宅却没有一点生机,隐隐透出一股阴森恐怖的感觉。

这6层楼一楼和二楼是铺面,现由一家汽配公司租住。三楼和六楼是空的,周子雄夫妇、周子雄母亲彭仕珍和两个孩子分别住在四楼和五楼。

来到四楼客厅,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的到处都是,令人作呕。周子雄的母亲彭仕珍早已晕倒在地,一旁面如土色的保姆拨通了报警的电话。

来到周子雄和其妻凌小云的卧室,饶是见过很多凶杀场面的干警们也大惊失色。只见周子雄夫妇倒在血泊里,血肉模糊,早已断气。经初步判定,是被钝器大力击中头部所杀。

民警们赶忙把彭仕珍送到医院。与此同时,其他民警在五楼找到了被同样方法杀死的周子雄的儿子周重林和女儿周雪。

周重林和周雪均未成年。幸亏彭仕珍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对她老人家的刺激,可能会是致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知情人士的描述之下,民警了解到,周子雄是彭仕珍的次子。彭仕珍平常就住在周子雄身边。

而5月2日正是彭仕珍大儿子女儿的出嫁之日,周子雄作为叔叔,当仁不让地担任起了为大哥送亲的任务。前一天晚上,老人也来到了大儿子住的地方。

但是,接亲的人来了,周子雄却玩起了失踪,电话被打爆了也不接。失望透顶的大哥只好找了别人送亲,还好没有耽搁事情。

作为八步区地税局分局局长,彭仕珍知道这个“争气”的儿子平常十分忙碌。但是按照常理,她认为这么大的事情,如果真的抽不开身,至少应该会打个招呼。

老人怀着满腔狐疑和保姆一起回到了周子雄的家中,便看到了刚才那一幕。

这起滔天大案引起了轩然大波,警方立即派出了几百名干警进行拉网式大搜索,对邻居和周边可疑人物进行了大排查。

虽然警方先后对此案悬赏8万到29万征集线索,但从5月3日至5月8日,该案停滞不前,毫无进展。一时间关于周子雄一家被灭门的猜测,在整个贺州市传了开去。

凶手竟是至亲

对于周子雄,贺州市八步区的人对其第一反应是“能干”,能“搞钱”——周家6层高的豪宅便是明证,这次灭门是图他的财。但是民警们发现,除了被杀的四个人,凶手没有带走周子雄的任何财产——这个传言不攻而破。

更有人传言他利用职务之便,名下搞到了40余套财产,平日挥霍无度,且嗜赌成性。这次周家被灭门,是周子雄在外边惹了不该惹的厉害角色,这才派了“职业杀手”将其灭门......一时间,流言蜚语搞的满城风雨。

侦破案件,刻不容缓,经过几天的加班加点、分析研判,干警们发现凶手似乎很熟悉周子雄家的构造,且进门没有出现撬锁砸门的现象,似乎轻车熟路。

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想到此节,干警们找来了周子雄夫妇的亲朋好友一个个询问了解。

在盘问过程中,周子雄的妻妹,凌小云的妹子凌小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凌小娟对于姐姐、姐夫的惨死似乎并不怎么悲伤,翻来覆去讲的就是威胁警方尽快破案,否则将带着姐姐一家的尸体去上访。

经过走访了解,警方发现凌小娟和姐姐凌小云一家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甚至一度成水火之势。凌小娟反常的表现让干警们认为,她极有可能是本案的突破点。

警方对凌小娟的通话记录进行了调取,发现了她在案发之前曾经给一名叫做刘胜明的可疑男子打了三通电话。但经过对刘胜明身份的查询,却让民警们陷入了狐疑。这位叫刘胜明的男子,竟然是凌小娟大姐女儿的男朋友!

这两个人在深夜通话,不由得让人感到非同寻常。警方急忙对刘胜明进行调查,却发现他和凌小娟外甥女苏洁已经离开了广西。

刘胜明有重大的作案嫌疑!在警方的联合跨省追捕下,刘胜明和苏洁在广东被找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审讯室里,苏洁将整个案情全盘托出。这起灭门惨案是自己的小姨凌小娟一手策划,自己的哥哥苏可章和男朋友刘胜明。自己在案发之前曾经多次劝阻他们,甚至不惜冒着被灭口的危险偷他们进入周家别墅的钥匙,但是惨案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同姓不同路的姐妹

1975年凌小娟出生在一个三女二男的大家庭里,她是最小的女儿。大姐行动不便,是个残疾人。

二姐凌小云比凌小娟大11岁。由于家庭情况不佳,在上世纪80年代,年仅15岁的凌小云就离开家,到省会城市南京去闯荡。

在几年的摸爬滚打,凌小云在南京扎住了根,并嫁给了当地一个有钱人。婚后两人感情出现了危机,在1995年,离婚后的凌小云灰溜溜地带着自己刚出生的女儿回到了贺州。

在贺州,凌小云结识了周子雄。

周子雄本来是贺州市地税局的一名职工。由于家里是本地建材行业的世家,所以在干了一段时间后,他干脆停薪留职,跟着父亲干起了建材生意。

周子雄对干练洒脱的凌小云颇有好感,并不介意她二婚的身份。凌小云在贺州孤儿寡母,也急于想找个依靠。于是二人便登记结婚了。

经过多年的历练,凌小云在做生意上成了一把好手。周子雄的建材生意在她的帮衬之下,干得风生水起。

2000年,周子雄认为凌小云已经能够独挑大梁,于是再次回到贺州市地税局,当起了干部。

2002年前后,正是贺州由县升市,正是房地产业蓬勃发展的时期。周子雄利用自己在地税局的关系关照着凌小云的建材公司。而凌小云也展露出自己女强人的一面,把建材公司经营得井井有条,夫妻合力,赚了大钱。

看到姐姐赚了钱,生活一直比较窘迫的凌小娟十分眼热。凌小娟的生活也不太顺利,但是她没有像姐姐那样的能力和运气。

在同样离婚一次之后,凌小娟带着与前夫生的儿子和李友林结了婚。婚后她给李友林生了两个女儿。李友林也不是有钱人,两个一个月的收入不足4000。承担三个孩子的开支,两口子往往觉得力不从心。

凌小娟理所当然地认为,姐姐发了财,作为至亲的妹妹至少应该沾点财气。于是,在一次家庭聚会上,凌小娟斗胆向财大气粗的凌小云说:“二姐,你能不能也带我做做建材生意?”

令人尴尬的是,当着大家的面,凌小云却冷笑一声说道:“做生意是要天分的,你以为跟生孩子一样容易?”

这话让凌小娟羞红了脸,从此再也没敢在二姐面前提搭伙做生意的事情。

2007年,凌小云、凌小娟的残疾大姐患了严重的心脏病,需要一笔钱来做支架手术。但是大姐家一贫如洗,儿子苏可章是个不名一文的社会小混混,女儿苏洁也没有生活来源。

凌小娟和大姐关系不错,便向二姐凌小云求助。岂料凌小云不但没答应给钱,还奚落了凌小娟一顿。她对凌小娟说:“我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不要有困难就找我。”

连续受到两次羞辱,凌小娟对之前有点敬畏的二姐也不客气了,她在电话里对凌小云一顿数落,责骂她不顾亲情,为富不仁。凌小云也大骂凌小娟好吃懒做、不求上进。

不久,大姐由于突发的心脏病不幸去世。凌小娟在葬礼上情绪失控,大骂二姐凌小云冷血无情,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心怀恨意杀意陡生

当然凌小云的生意也不是一帆风顺,2008年她的生意遇到了麻烦,资金链断裂,自己的建材厂差点倒闭。

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凌小云到处贷款、借款来渡过难关。窘迫的时候,甚至动员并不富裕的兄弟姐妹拿出钱来支持她,并承诺自己一旦翻身,必有分红。

虽然之前跟凌小云有很多过节,一听到有不菲的分红,凌小娟认为这是自己翻身的好机会,便“破釜沉舟”和丈夫李友林辞掉了工作,“买断”了自己工龄,把得来的钱都投给了凌小云。并且,为了“保证”获得分红,凌小娟夫妻二人也加入了凌小云的建材公司。

凌小云不愧有“财星高照”,仅仅一年之内她就找到了机会,让她的公司能够扭亏为盈。

凌小云先是包了建造一所学校的工程,让公司积压的建材能够变现。有了建造学校的经验,她又通过关系获得了建造市上廉租房的机会。

在一年时间里,凌小云让自己的建材公司转型为房地产公司,获得了超出预计的财富。随后,周子雄和凌小云在贺州市爱民路上买了一块地皮建造独栋别墅,还换了豪车,俨然一副暴发户的模样。

凌小云的公司发达了,可凌小娟的日子却没有改善。

凌小娟和丈夫李友林在凌小云公司打工,每人只拿到2000块钱不到的工资,而凌小娟的兄弟工资早都涨到了他们俩的几倍。

都是一奶同胞,为啥就这么不公平?凌小娟找到凌小云质问此事,凌小云对她轻描淡写说:“你和你丈夫能力不行,要加薪先提升自己的能力吧!”

凌小娟气愤的问属于自己的分红在哪儿,都被凌小云以公司资金周转不开为由打发。但看周子雄和凌小云的衣食住行的奢侈程度,完全看不住公司资金有困难的迹象。

凌小云明显在耍自己,凌小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机会狠狠报复她一下。

残忍无情终食恶果

2011年春节到了,凌小娟到去世的大姐家拜年。看到大姐家还是如此贫困,凌小娟不禁向大姐的儿子苏可章说起二姐凌小云的各种恶事起来。

苏可章没从富贵的二姨那儿捞到任何的好处,喝了点酒的他也不仅咒骂道:“人在做天在看,她(凌小云)说不定出门就被车撞死,有那么多钱没命化!”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可章的话让凌小娟一个激灵,如果二姐死了,她的财富应该会被分割,自己应该会得到一份。

丈夫李友林听到凌小娟的想法后警告她不要痴心妄想,因为就算凌小云死了,还有她的丈夫周子雄和两个孩子,怎么轮也轮不到她。

听到这番话,凌小娟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就让她全家死光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执行这个计划需要帮手,凌小娟想到了同样愤恨凌小云的外甥苏可章以及外甥女苏洁的男朋友刘胜明。

刘胜明也是好逸恶劳的混混,平常只想着通过捷径来发财。在凌小娟的一番利诱之后,刘胜明被拉下了水。

5月1日晚上10点左右,贺州市城区突然停电,整个城区伸手不见五指。早有预谋的凌小娟、苏可章、刘胜明三人从离周子雄不远的小巷中鬼鬼祟祟的窜了出来。

为避免留下痕迹,他们脱下了外套和鞋子,才进入周子雄家的别墅。在五楼的楼梯里等了大约1个小时,在确定一家人熟睡之后。三个人性泯灭的恶徒摸进了周子雄夫妻和儿子周重林和女儿周雪的房间,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铁锤和尖刀。

2012年4月1日,广西高级人民法院宣判,凌小娟、苏可章、刘胜明被判处死刑。

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孝悌为仁义之本。平心而论,凌家二姊妹的性格或多或少都有些残缺。凌小云在“显贵”之后,对于穷亲戚不管不问,固然令人不齿,但凌小娟在被嫉妒、贪婪冲昏了头脑后,竟然对自己亲姐妹如此痛下杀手。

人生在世,和兄弟姐妹保持良好的关系,是做人的根本。不管不顾亲情,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自然会给人生带来无尽的灾难和无尽的痛楚!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联系/投稿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