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80后,在新西兰奋斗4年遭遇签证危机,结果却因疫情绝处逢生

真实人物采访

2022-05-22 06:10广东

关注

本文系网易号&脉脉「100种职业100种人生:行业故事大赛」参赛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385位真人的故事

我叫文文,在弄堂长大的80后上海姑娘。从小起,我就喜欢看《北京人在纽约》这类电视剧,想出去看看外面自由自在的世界,而不是在我家小小的屋子里面待着。

我不喜欢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又倔又犟,一直是一个不太合群的人。

在我看来,自由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为了追求自由,我放弃稳定工作,28岁来到新西兰,从一无所有,到小有所成。

(这是我六个月大的样子)

1987年,我出生在上海的弄堂里。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小时候家里条件普通。从我记事起,我们一家三口就住在一个楼上楼下加在一起只有二十平米的屋子。平时上厕所都是用痰盂罐,洗澡也都在水桶里洗,现在想想那时候生活真挺不容易的。

从小学到初中,我都十分普通,读书也很一般。老师大多喜欢拍马屁或者学习好的孩子,而我哪点也不占,一直是个小透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岁时和父亲在上海老饭店)

还记得初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那时同桌是个男生,我们两个都属于不被待见的那种,他无处可欺,就一天到晚搞小动作欺负我。

有一天,他先把我的铅笔扔过来,我也扔他的铅笔,他扔橡皮,我也扔橡皮。他没想到我会反抗,变本加厉,开始扔书。这不能忍啊,他扔啥我扔啥,扔到最后没有东西扔了。

我从位置上跳起来,他顺手就要推我,还记得当时班里女生哈哈大笑,男生拍手叫好,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拉我们一把,仿佛面前只是杂技团里耍戏的猴子。

(5岁时外公过70岁生日)

周围人的冷漠和嘲讽,彻底点燃了我内心积压已久的怒火,我顺手抄起凳子就要往那个男生头上砸。直到这时,有个男生觉得不对劲了,才抢下凳子。

那时我特别伤心,希望有人可以来安慰我,但一个都没有。

这件事没对我造成什么心理伤害,但却让我渐渐明白了,学校也是个小社会,弱者欺负弱者,强者只会看戏。这也养成了我不在乎别人看法的性格,并意识到想改变这种现状,一是变成强者,二是换个环境。从此,我坚定了看看外面的世界的想法。

(高一时在学校门口)

我开始觉醒,想要念大学,变成一个“强者”。为了提高成绩,恶补知识,到处去补课。命运不会亏待努力的孩子,我考上了一个普通的高中,逃离了被分流的命运。

2002年,我刚上高中,赶上国企改革,父母双双下岗。父亲一边在外面做电工,一边供我读书,母亲因为身体原因闲赋在家,再也没有上过班。父亲对母亲很好,就算她不挣钱,也仍是家里地位最高的人。生活就是再艰难,他们也从未亏过我的补课费。那时,学习就是唯一的出路。

一直到2005年家里情况才改善,那时候赶上拆迁,我们终于从弄堂里二十平米的小屋,搬到了外环两室一厅的房子。

也是那年,我考到了天津的一所二本大学,学习英语专业,冥冥中为以后出国铺了一条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8年代表学校参加CCTV演讲比赛)

我没有荒废大学四年的时光,考了英语专业八级,也考了教师资格证。为了以后多一条就业选择,我还自学考了英语导游证,这张导游证可帮我了大忙,后来,我去全国各地旅游几乎都不用再买门票。

大学里有个和我关系特别好的朋友,他姓唐,是个广东人,曾独自一人骑单车从天津骑到唐山。我当时特别羡慕他,也萌生了一个人出去旅游的想法。

(2009年和小唐在威海毕业旅行)

2007年,在父母的支持和小唐的鼓励下,我第一次独自旅行,从天津出发坐绿皮火车,去了内蒙、山西、河南,最后去了江苏南京,玩了一圈。

旅游之前,我一想到要坐这么多火车,内心特别恐慌,也是小唐告诉了我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做一件事情,要想到一点困难,提前做好准备。但是不能想太多的困难,否则被困难所累,永远不会跨出第一步,这一辈子什么事也做不成。”

(2009年大学毕业)

2009年,大学毕业的时候,学校有一个机会,可以去泰国和非洲的孔子学院做支教。我想把握住这次机会,可惜当时我的普通话未达到要求的二级甲等标准,感觉非常遗憾。

后来,老师推荐我去英国,但我哪有去英国的钱?只能回了上海,在培训班里当英语老师,从一节课挣20块钱开始一点点做起。

可补课班时间死板,而我希望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没多久,我就辞职了成为了一个自由职业者。现在回头,发现那几年过得浑浑噩噩,没什么追求。

(2014年我在尼泊尔)

工作几年后,我有了一些积蓄,2012年开始又捡起了旅游的爱好,去了很多地方。印象特别深刻的是2014年去尼泊尔徒步,当时我雇了一个当地的向导,用了两天的时间,从800米徒步到了3200米的高度。

我之前没有登过这么高的山峰,那次主要就是想挑战自我,之后还去了烧尸庙。尼泊尔人相信火葬之后,逝者的灵魂可以获得解脱。

他们并不排斥游客在一旁围观,有个小伙子说:“我可以带你近一点看。”我就去到一个离火葬地四五米的位置,亲眼看着他们点火。

回到旅馆之后,洗澡洗了四五遍,就是觉得洗不掉身上的味道。现在想来,我那时胆子可真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4年在尼泊尔烧尸庙)

在尼泊尔玩完,见识了外面的世界,猛然发现自己已经27岁了,但内心深处还是一直想要出去看看。人生不能这样浑浑噩噩地走下去,我下定决心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说实话,如果在上海生活,我买不起房子,未来只可能找个有房子的男人嫁了,或者我们两个一起供房子。或许在很多人眼里,平平淡淡的生活没什么不好的,可我就是不想要一眼望穿的未来,从小到大就想出去闯荡。

对27岁的我而言,如果再不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2014年我在台湾)

从此,我开始为出国做准备。最初连去哪个国家都没想好,还找了母校的副教授咨询。当时母校在新西兰有一个交流项目,他推荐我去新西兰读硕士,并且愿意给我写推荐信。

后来,跳舞时认识了一个女士,她是新西兰的中介,说可以直接过来读商科,一年就可以毕业,学费大概人民币7万5左右,并不算特别高。毕业之后可以找工作的范围也广,而读硕要好几年。

两相比较,我选择去读中介介绍的一年商科,相当于国内的本科,而没有去读硕士。

(2014年我在新加坡)

2015年8月29号,我第一次来到了新西兰。

我并非出生于大富大贵之家,家里没有什么钱,为了养活自己不给家里添负担,留学期间,我一直兼职做中文老师,有时还会做好几份兼职。

做兼职过程中,我又遇到了当初介绍来新西兰的那个人,她告诉我实习期三个月不给工资。后来我上新西兰劳工部网站查,才知道不管是实习期还是试用期,都必须给工资。同时,还不和我签合同。

当时我想着少给一点也行,所以就开始在她那里上班,帮她管理民宿,负责网站的预订。三个月很快到了,我本来应该得到3000纽币的工资,但怎么也没想到,真就像他们说的似的,实习期没有工资,死活一分钱不给。

(在新西兰南岛旅游)

那我肯定不干,就去劳工部反映。劳工部想让我们调解,她也不愿意和我私下调解,一口咬定我们没签合同,不是员工。

本来私下调解哪怕给我一半的工资,我都答应他们,谁没事想打官司浪费时间啊?结果他们说,可以给我1500纽币,但是分期支付,每两个礼拜给我100纽币。

这我能答应吗?他们欺负我是刚来新西兰的学生,不敢和他们硬碰硬。

调解不成,就走了劳动仲裁。平时工作的聊天记录,订房记录我都有,劳动仲裁认为我是对的,他们应该给我工资。

走到这一步就闹大了,仲裁的记录会一直伴随着这个公司,相当于有了不光彩的一幕。结果这公司反咬一口,花大价钱聘请律师,上诉到劳工部的法院,非逼我承认不是公司的员工。这给我气得火冒三丈,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不就是上法院吗?谁怕谁。

(在餐厅,我和我在新西兰的朋友们)

法院在开庭前调解了两次,连法官都和对方律师讲,如果真走到法院这一步,是很大的工程,而你们只是欠3000多纽币(相当于人民币一万多),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

对方一直想吓唬我,一旦走到法院阶段如果败诉的话,我就要承担几万纽币。当时我也威胁对方,一旦开庭,就找媒体曝光。来来回回拖了好几个月,最后他们终于怂了,决定撤诉,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前后历时九个月,有了一个结果。

我那时还是一个学生,也没有请律师,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处理,英语水平直线上升。这件事告诉我,遇事不要怂,很多人就是看准了你会怂,才一直欺负你。

(34岁生日,和新西兰最好的几个朋友)

2016年,我搬到了一个有五个人合租的房子里,在这里遇到了好闺蜜小刘,她是做代购的。我刚认识她的时候,觉得她不太正常,没日没夜地盯着手机看,坐一个地方刷手机可以几个小时不挪窝。后来,她那份执着努力打动了我,在她的带领下开始做起代购,至今我们两个仍在合作。

毕业之后,我一边兼职代购一边找工作,找了很久,到2017年才找到在家具店做销售的全职工作。所以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业绩一直排在公司前三,也在这时积累了做不少销售的经验。

(我在新西兰最北端:雷恩加角)

2018年8月,我有三个礼拜的空闲时间,决定一个人驾车,从奥克兰出发,穿过新西兰北岛,到了新西兰北岛最南段大城市惠灵顿,又从惠灵顿坐轮渡过库克海峡,到达新西兰南岛。

我在马尓堡品尝红酒,凯库拉补龙虾,蒂卡波湖观星,皇后镇吃鹿肉汉堡,瓦纳卡湖跳伞,西海岸冰川骑马,塔斯曼国家公园出海玩皮划艇......

这是一场彻底的心灵放逐,也是我来新西兰三年后,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之后,第一次有机会好好看一看这个国家。

(2018年自驾游时体验钓鱼)

就在我以为人生开始顺风顺水,走向精彩的时候,2019年11月,我遇到了签证上的麻烦。如果得不到妥善处理,我在新西兰奋斗的四年,将化为泡影。

当时我被移民局拒绝,签证即将到期,不能继续留在新西兰。我只能准备回国,卖掉了四年积累的一切东西,甚至买好了回国的机票。

然而,人生无常,怎么也没想到,就在我准备回去的前一天,新西兰因为疫情宣布关闭国门。航班熔断,飞机停飞,我因为疫情而滞留新西兰。

老天爷给了我这次滞留的机会,我不想坐以待毙,决定最后再争取一次。在滞留的几个月里,我东拼西凑,花了五六万,请到新西兰非常著名的律师,帮我写我一封信,让我留在新西兰并得到合法的签证。

(2018年自驾游时体验跳伞)

或许是苦尽甘来,2020年5月份,一直不怎么好的代购突然火爆。有一天,我无意中在网上分享了一款产品,突然很多人来买。2021年下半年,我开始直播带货,从此,生意像是开上了快车道,越来越好。

两年前,我一度走到山穷水尽,如果不是因为航班取消,可能早就离开了新西兰,更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能说感谢疫情,但我真的感谢那次疫情带给我的机会。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学历也不高,如果没来新西兰,可能还是那个过着平稳生活的英语老师。来新西兰是我人生中做得最正确的决定,在这里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如今也算有了一份自己的事业。

(我参加奶粉品牌方的活动)

虽然现在我是单身,但我觉得单身与婚姻并不矛盾。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自由的。如果能自由选择想过的生活,那就是最好的生活。

其实我更愿意和老外交往,并不是崇洋媚外,而是我性格独立。我觉得中国男人多多少少还是希望妻子从属自己,而西方人更加能够欣赏独立、自信的女人。他们的婚姻,更多是平等合作的形式。当然中国男人责任感也是很强的,但是我更希望是一种平等轻松的关系。

(在新西兰周末参加登山徒步的活动)

在我看来,新西兰是一个相对自由的国家。在这里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没有比较,没有差异,也没有闲言碎语。

2018年之后,我一直没有机会回国。接下来希望能回一趟国,看看父母,也看看国内的变化。我的人生还没有“折腾”够,等疫情不那么严重了,还想去欧洲、非洲看看那里的朋友。

我从未后悔过来新西兰,我觉得来新这里我人生中做得最正确的决定,自由自在金不换!

就如同《肖申克的救赎》中所说:“有些鸟是关不住的,它的每一根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口述:文文】

【编辑:飞机】

目前我们已经记录了385位真人故事,感动了被采访人和千万读者。
如果您有故事想讲述,或想加入我们团队成为作者,都请私信@真实人物采访,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