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8岁坐拥3.4亿用户快看陈安妮:最困难时投资人跑路被逼四处借钱

偷听对白

2022-05-21 17:57山西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快看创始人陈安妮

近日,中国最大国漫平台快看APP宣布完成2.4亿美元融资,估值超百亿人民币。

本轮融资由建银国际、One Store、腾讯、Coatue、天图资本等投资。这是快看迄今为止最大的单笔融资,也再次刷新了漫画行业的融资额纪录。

而快看创始人陈安妮今年才28岁,按照持股比例77%计算,她的身价超过了77亿人民币。

陈安妮在最近一次内部邮件中表示,目前快看总用户超过3.4亿,Z世代(出生于1995—2009年)用户占比在90%~94%之间,产品总月活近5000万,市场占有率超过50%,超过了市场第二名到第六名的总和。

把时间拨回到10年前,任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当时还在大学为自己下顿饭的着落而忧心忡忡的女孩,在今天会成为国内最大国漫平台的掌门人。

从一名漫画家到微博网红,再到创业者,陈安妮的每一次华丽转身,都是对命运的一次搏击。

她的经历告诉我们: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追梦少女:想当一名漫画家

在广东汕头的一间小学教室里,一名老师正在讲台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台下的同学们也在认真听讲,唯独一名10岁的小女孩有些怪异。

只见她一手遮遮掩掩,一手奋笔疾书,偶尔还左顾右盼,偷瞄一下台上的老师。看见老师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她又继续忙活起来。

“你在干什么?!”老师的声音突然从面前传来。

小女孩的心里一咯噔:“糟了,还是被发现了。”

只见老师上前把小女孩桌上的语文课本拿开,抽出下面的画本,上面已经爬满彩色的图画。

“赶紧收起来,上课要认真听讲,不要不务正业。而且你画得太烂了,你成为漫画家的概率只有1%。”老师呵斥道。

“真的画得很差吗?我真的不可能成为一名漫画家吗?”小女孩一脸沮丧地低下头,双目放空,陷入迷茫。

这个小女孩就是陈安妮,老师训斥她的一番话,被她永远记在了心里。

1992年11月,陈安妮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濠江区赤港镇的一个普通家庭。

安妮从小就喜欢画画,也非常酷爱日本动漫。像《哆啦A梦》和《火影忍者》,她都看了不下十遍。

幼儿园时,别的小朋友都在描摹汉字,但小安妮并不满足于此,她的手会经常在书页上找到空白处,然后填上鱼或鸟。

到了小学,她就省下零花钱,买一些漫画书和动漫杂志,然后根据喜欢的动漫风格构建框架,开始把自己想像成故事里的角色,画进画里。

乐此不疲的安妮还经常在课上偷画,时常“走火入魔”,所以才出现了开始的那一幕。

童年时期的安妮

按照正常的发展路径,喜欢画画的安妮会被父母安排去学美术,然后展现天赋,在她的努力下,考上一个艺术学院。

但是现实没有给安妮这样的机会。

安妮的父亲是装修工人,母亲是家庭主妇,还有一个比她小几岁的妹妹。一家四口人挤在狭窄的小房子里,日子一直过得很拮据。

这样的家庭条件,根本无法支持安妮学习美术的高昂费用。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幸的是,安妮10岁那年,母亲又被查出了心脏病,却没钱住院,家里连安妮的学费都快难以负担。

母亲语重心长地告诉她:“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答应妈妈,认真学习,不要做其他事情了好吗?”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安妮流着眼泪答应了。

从此,她放下手中的画笔,开始发奋学习。她觉得,只有努力学习,才能赚到钱,才能让妈妈过得很好。

就这样,安妮从班上的成绩倒数一路逆袭,先是免费考入重点高中:汕头市金山中学南区分校,后来又顺利考入了一所重点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就读国际贸易专业。

安妮似乎走上了大部分人都会走的一条路,没有波澜,也没有惊喜。

她儿时的漫画梦,此时也只剩下1%的微茫。

微博网红:坐拥近千万粉丝

刚上大学的安妮,一直活跃于各种学生社团,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画一些自己喜欢的漫画。

转变发生在大二那年暑假。安妮的父亲出了车祸,断了好几根肋骨,几乎很难再干一些体力活。

家庭的收入来源彻底断了,安妮只能扛起家庭的重任,寻找赚钱养家的出路。

此时,一位朋友询问安妮能否帮忙画漫画,画一张可以得到30元的酬劳。迫于经济压力,她接下了朋友的任务。

安妮跟同学借了500块钱,买了一块电脑作画的数位板,开始大量画兼职稿。

朋友看着她画的那些形象生动的漫画,不禁赞叹:“安妮,你真的应该画漫画,你是天才啊。”

朋友的赞许,给了她莫大的鼓舞。

在这不久,漫画家杨笑汝来到广外开办讲座,安妮听完她的经历后颇受鼓舞,这些年来一直深深埋藏在心里的那个梦想一下子清晰了起来:我是不是还可以成为一个漫画家。

而后,安妮开始走上漫画创作的道路,并以“伟大的安妮”为名在微博连载作品。

安妮表面上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其实是个善于观察、心思细腻的女孩。

她的漫画在生活中寻找灵感,把大学里的糗事、搞笑事,小感悟画出来,真实的故事和文字得到了读者广泛的共鸣。

2011年10月,凭借调侃学校兼职班主任的《广外班导使用手册》,安妮开始走进网友的视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紧接着,吐槽大学生活的《2在广外》系列漫画,引发大多学生的共鸣和转发,安妮很快成为了广外的名人,并在微博收获了许多粉丝。

《2在广外》火了以后,安妮收到了接踵而来的网站和杂志约稿。20岁的她,已经可以靠自己的稿费支撑起整个家庭。

与此同时,安妮还和当时的学弟,后来的礼物说CEO温成辉一起创办了“M方工作室”。工作室主要以开发文化产品获利,还做了不少支援山区的公益行动。

如果说《2在广外》等系列漫画为安妮打下一定的粉丝基础,那么《安妮和王小明》则让安妮在微博和漫画行业一飞冲天。

这部漫画根据安妮和男友王小明从相识到相爱的一系列真人真事改编,描绘的是发生在一所普通高中校园里的青春故事。

故事中,呆萌可爱的女主和腹黑冷静男主之间奇妙的化学反应,让人回忆起校园中的暧昧情愫。而性格鲜明的配角则引发诸多爆笑校园生活片段,整体十分温馨感人。

2012年,《安妮和王小明》在微博上连载之后,短短几天时间,就被转发了近40万次。最后,在连载期间达到了12.7亿次的阅读量和153.1万的讨论量。

2013年9月,《安妮和王小明》还因此荣获“中国动漫金龙奖最佳幽默漫画金奖”。金龙奖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动漫奖项之一,也是安妮作为一名漫画家获得的最高荣誉。同一时间,安妮的微博粉丝也将近1000万之多。

当安妮站在金龙奖的领奖台时,台下的祝贺声此起彼伏。

“安妮,你真了不起!”“安妮,你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你真的很适合画漫画啊”。

扑面而来的褒奖之词,让安妮又是激动,又是感慨。

没有人知道,这个梦,曾经破碎得只有1%的微茫。

但庆幸的是,最后她还是抓住了。

“创业狗”:托起一群人的漫画梦

2014年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元年,也是移动互联网化浪潮开始席卷国内的一年,各种应用场景的app层出不穷。

如果不出意外,当时已经拥有近千万粉丝的安妮,在每个月拥有几十万广告收入的情况下,可以轻轻松松地生活下去。

可是,当时代的浪潮向安妮奔涌而来时,她选择融入其中,当一名弄潮儿。

2014年4月,安妮受李开复邀请,参加创新工场在北京举办的一场网红聚会。在此之前,除了出版社为她安排的新书签售会,安妮从未自己离开过广东。

这次聚会改变了安妮的人生轨迹。

她在创新工场第一次听说“天使投资”这个词,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好事:对方把钱给你,让你去做想做的事情,如果你失败了,这笔钱也不需要你还。

她也看到一个个创业故事,其中“豌豆荚”的创始人王俊煜就是安妮的潮汕老乡。她心想:他既然能做,我也应该可以吧。

那个时候,安妮虽然已经是月收入几十万的网红,但她身边有很多有才华的朋友,没日没夜地搞创作,但依然过得很拮据。

看到这种状况,安妮心想:“我能不能做个平台,连接创作者和读者,让中国喜欢画漫画的人可以靠漫画为生,让读者可以看到更多好看的漫画。”

另外,当时还处于PC互联网时代的漫画行业正面临许多痛点:

  • 许多漫画软件和网站速度慢;
  • 一些功能需要按钮、菜单才能实现;
  • 不能自动选择最优化配置;
  • 图片要不断地手动缩小和放大;
  • 有时漫画出现复杂的屏幕区域划分,更是让人如坠云里雾里。

“能不能设计这样一种看漫画的APP,傻瓜式的,让人只用手指点击,就能看完一个完整的故事,速度快、操控如意。”安妮心里嘀咕着。

回到广东以后,安妮向高中同学叶名香说起创业想法和天使投资的事情,两个热爱漫画的女孩激动得不行,她们决定要去北京大干一场。

但家人首先反对:“你一个小姑娘,什么也没有,就想去创业?你就待在我们身边,画你自己喜欢的漫画,靠已经很成熟的漫画品牌赚点钱,不香吗?”

朋友更是反对:“你只是一个作者,一个很感性的人,这样的人很难成为一个创业者,别说到北京发展,就是存活下来的概率都特别小。”

这些反对的声音阻挡不了安妮,当时一腔热血的她,冲破重重阻挡,还是和同学叶名香一起来到了北京。

虽然冲动地跑来北京,但安妮没有立马启动快看漫画的项目,而是先在北京成立“梦当然”工作室,找几个实习生一起系统运营微博“伟大的安妮”,维持一定的收入。

接着,她带着还不太成型的想法,先去创新工场找了李开复。李开复告诉她:

“我觉得你不太适合当CEO。作为一名创作者,又是大学生,你做一个平台的风险太大。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投你的网红账号。”

安妮拒绝了。之后,她又在学弟温城辉(礼物说创始人)的介绍下,拜访了十几家天使投资机构,但结果都一样。他们拒绝的理由如出一辙:

  • 没有团队;
  • 没有创业经验,不懂互联网;
  • 没有成形的产品;
  • 不被看好的内容市场;
  • 市场太小,天花板非常低。

后来,安妮回忆那段往事也不禁感慨:“如果我是天使投资人,我也不敢投这个项目。

当时真的什么都没有,产品的雏形都是我自己在纸上画的,画完以后在微博上找比较有名的产品经理指导,还常常被人嘲笑着打回来。”

被多次拒绝后,安妮又是苦恼,又是纠结。

“难道自己的创业梦就这样结束了?不!我不认输!既然你们不投我,那我就自己出钱!”安妮在心里呐喊。这颇有股“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意味。

最后,安妮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联合学弟温城辉的几十万元投资一起成立了快看漫画。

创业是条不归路,安妮没想到表面风光的创业者,其实是个苦逼,解决完一个问题后,又要处理下一个问题。

第一笔资金到位后,安妮在北京五道口华清嘉园租了一间100平方米的三居室做办公室。

华清嘉园是中国互联网的创业圣地,字节跳动、美团等一批优秀的公司就是发迹于此。后来快看也获得了字节跳动的投资,此是后话。

有了根据地之后,安妮开始招兵买马。

首先招的是内容团队。

安妮通过她的微博发布招聘广告,想招一批漫画作者和编辑。来应聘的也基本是她的漫画粉丝,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未毕业的大学生。

快看漫画初期的办公条件不是很好。在那间三居室的民房里,客厅被改装成办公区,每间房摆两个上下铺供员工居住,最惨的是卫生间只有一间。

快看初期的住宿

这样的条件吓退了很多应聘人员,还有一些入职后,发现和想象中的公司完全不一样,干了一段时间就走了。

“我都不敢问他们离开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觉得这里不靠谱,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多少心里是这么想的。”安妮后来回忆说。

最后,安妮还是凭自己的魅力找到了一批有漫画梦想的小伙伴,开始策划快看的内容体系。

相比内容团队的招聘,安妮在技术开发人员的招聘上是一头雾水,因为她从来都不在这个圈子。

要去哪里找技术人员呢?安妮用了最笨的办法,上QQ。

安妮在QQ上搜索加入一些技术群,在群里找到一个人就狂聊,聊完再约出来见面,然后又逼着他介绍另外一个人给她认识。就这样,快看app的开发慢慢打开了局面。

据快看漫画技术合伙人李润超透露,他那时还是小米应用商店产品线的技术负责人,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认识安妮的。

李润超起初也不相信快看漫画会做成,但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无论是这位女CEO还是快看漫画,都让李润超很有信心。原本他只是应邀给快看推荐一些技术人才,但最终被吸引全情投入。

人员齐全后,陈安妮开始带领团队投入app的研发。

那时,正常app三个月就能够搞定上线。但兼职的研发,还在读大学的内容策划,对产品一知半解的创始人,导致快看漫画从研发到上线耗费了整整八个月时间。

这八个月里,安妮和团队中的12个人每天都在自我怀疑中度过,他们不知道这件事到底能不能做成。

有一次团队开会,安妮给大家讲述心中的愿景:

  • 第一句:“我们要做全中国最好的漫画平台。”
  • 第二句:“我们要把漫画作品全部变成游戏和影视作品。”
  • 第三句:“我们要成为中国的迪士尼。”

几乎每说一句话,小伙伴们都会嗤之以鼻,到最后甚至直接补刀:“还是洗洗睡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快看初期的办公

尽管一直在自我怀疑,但快看团队还是坚持了下来。2014年12月14日,“快看漫画”app终于上线,安妮在那一天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但欢喜过后,又一个问题出现了,如何快速让产品进入人们的视野呢?

此时,快看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无论是在应用商店推广,还是召集媒体开产品发布会,巨额的费用都让他们望而却步。

已经奋战8个月的安妮面对这种状况,也有些心力交瘁。

她苦苦思索几天,想到了她的梦想,想到了来北京创业的艰辛,想到了曾经的迷茫和现在清晰的目标,想到了她的团队和凝聚众人心血的产品,她的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最后,安妮决定策划一场微博营销,就以自己的成长和创业故事为模板,创作一副漫画,名字叫做《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

2014年12月31日晚间,安妮和团队守在电脑前,那副漫画已经保存在微博草稿箱。

虽然这次活动是安妮策划,但她心里非常忐忑,她不知道这场营销到底能不能成功。

但现在团队已经别无退路,她只能背水一战。

在团队小伙伴的鼓励下,她把那个微博发了出去。

“哪怕梦想只有1%的微茫,我也要捡起它,把黑夜的整个天空照亮”。

“这也太感人了吧”。

“好励志啊,不容易”。

“安妮好棒,支持”。

火了!这个催泪的励志微博,充满了正能量,一下子就在网上热传起来,就连演员姚晨和赵丽颖都转发了安妮的漫画。

最后,这个微博被转发近45万次,阅读量达到2亿次,评论近10万,点赞37万。

而“快看漫画”app在当天就增加了30万用户,以后几天也一直以每天20万用户的速度增长,并且连续3天冲到了AppleStore免费榜榜单第一位。

从不被任何投资机构看好,到打造当年的黑马app,陈安妮再一次创造了1%的奇迹。

管理者:三板斧杀出重围

在微博一夜爆火的快看漫画,很快得到了资本的青睐。2015年4月6日,红杉资本和字节跳动向快看漫画合投了300万美元。

弹药备好,安妮好像看见美好的未来在向她招手。

但彼时快看漫画在行业里还只是小弟,许多平台大哥手中掌握着巨量的IP资源。

2006年就成立的有妖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手中紧握不少大热IP,比如2012年爆火的《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等等。

而腾讯也在2013年推出腾讯漫画,并斥巨资引入《海贼王》、《银魂》等已经蜚声国内外的日本动漫作品。并在2014年,以百万年薪签约《尸兄》作者七度鱼,加大在国漫方面的投入。

快看漫画要如何从巨头林立的漫画行业脱颖而出呢?安妮用了这几招。

首先是差异化竞争。

传统的漫画网站都以是男性用户为主,但安妮在快看初期时,绕开这个市场,锁定年轻女性用户,主打女性为主角的恋爱、霸总漫画,譬如《怦然心动》、《十二点的灰姑娘》等。

女性漫画市场的领先地位巩固后,快看也开始发力男性漫画市场,出现了一批类似《谷围南亭》、《超能立方》、《氪金玩家》等面向男性用户的剧情漫画。

另外,在阅读体验上,区别于传统的页漫,安妮要求把App界面完全设计为长画幅的条漫形式,滑动阅读,细节清晰。

投稿作者也可以据此创作言情、穿越、霸总、异能、职场等各种主题的条漫,突出剧情的连续性,一滑到底。

其次是重视对原创作者的扶持。

安妮非常注重对优质原创作者的扶持。在她看来,快看上的漫画不需要多,但必须精。

过去3年间,快看累计向作者发放稿费7.8亿,诞生了一批年入超过500万的头部作者,快看旗下签约作者平均月收入可以达到53604元。

除了资金的支持,快看漫画为头部作者提供的经纪人服务,除品牌包装、作品全生命周期运营支持、商务支持等分内之事,还包括为作者购买商业保险,组织年度体检,心理咨询,调休关怀等分外之事。

这边举一个例子。

在快看漫画的平台上,曾经有一个作品叫《逗比兄妹》,作者微博粉丝只有不到2000个,讲哥哥和妹妹天天吵架、打架的故事。

这样一部数据惨淡的作品,本来没有任何成名的可能。但安妮发现后,却能敏锐地找出作品不同于“兄控”“妹控”脸谱化人设的生活气息,果断签下了作品。

接下来这部《逗比兄妹》开始“变身”:作品从黑白改为彩色,增强颜值;名称改为《快把我哥带走》,增强人设;开通微博账号“快把我哥带走”,邀请大V转发,制造舆论..........

在一系列操作后,《快把我哥带走》创造了超过200亿次的浏览量,漫改的电影票房接近4亿元,动画和网剧播放量也破了10亿次。

在漫画的世界,安妮拥有惊人的嗅觉,总能找到那根撩拨人心的弦。

这种在任何行业都非常稀缺的领导力、号召力,帮助快看漫画迅速聚拢了一批偶像级的漫画家和虚拟IP。

最后是利用互联网技术的手段改造漫画行业。

为了响应条漫的产品战略,快看技术团队研发相关技术,根据算法把页漫一键自动转为条漫,并增强高清、全彩上色等功能,迅速盘活了条漫作品的存量池。

另外,传统的漫画创作主要依赖人的经验,“失误”的风险是比较大的。

而在互联网技术的加持下,快看漫画在作品上架前,便能依据AI分析给出流行趋势、标签评级等指导,帮助作者制定选题,谋划创作方向。

作品上架后,通过全网监测、AI标签生成等技术,指导作品的修改和IP运营,从而实现内容产品的生命周期延长。

在快看漫画平台TOP 30中的作品里,有60%接受过AI辅助,从而呈现出最受读者欢迎的元素和故事方式。

在这三板斧的加持下,快看漫画的各项数据快速增长,后续拿到了多轮融资,并在2017年就成为了行业第一,并延续至今。

快看历史融资记录

截止目前,快看总用户超过3.4亿,Z世代(出生于1995—2009年)用户占比在90%~94%之间,产品总月活近5000万,市场占有率超过50%,超过了市场第二名到第六名的总和。

在快看高速发展的那几年,安妮也不是一直都顺风顺水。

资金、版权、网络舆论、管理,各种问题都在包围着安妮。她在2015年接受央视采访时,甚至表示自己的内心一度是崩溃的。

特别是在2015年进行B轮融资时,因为投资人跑路,答应给的钱没有打过来,而快看又因为签了协议,在锁定期内不能拿其他投资人的钱,导致快看的资金链快要断裂。

那个时候,安妮被迫把所有积蓄都拿了出来,又向亲戚朋友借了几百万,最后才挺了过去。

后来,安妮接受腾讯《潜望》采访时表示,“我当时是全公司最没安全感的人,却要给公司最大的安全感。即使难过了,也要笑着面对公司,给公司人员信心。

每次想放弃时,我又觉得自己挺不要脸,公司一大群员工是为了国漫理想而来,我做的事是在改变一群人的命运,怎可轻易放弃?”

推广大使:打造“中国迪士尼”

2021年,是快看漫画战略升级的一年。

这一年,快看漫画正式发布“哥伦布”计划,宣布进军全球市场。

这一年,快看漫画推出漫剧,推动漫画行业进入视频时代。

这一年,快看漫画品牌升级为“快看”,宣布打造“超新Z世代”社区。

陈安妮在近期融资邮件中表示,“漫画一定是中国未来年轻文化IP最大的承载形式,但是现在仍是搭建基础设施与行业生态的阶段。

拿到这轮融资后,我们在未来3年会投入10亿元支持原创漫画业务,另外投入10亿元携手合作方参与漫剧制作。”

建银国际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任弘立也表示:“快看是一家非常年轻有活力的平台,我们极其看好它所代表的国漫平台的未来,其肩负着中国文化出海的使命,已经取得优异成绩。

而快看以漫画为原点,所打造的00后超新Z世代社区,我们相信在未来能继续引领行业发展趋势,带来更多惊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顾快看漫画初创时期,陈安妮在一次团队开会中提出三个愿景。如今看来,前面两个已基本实现,现在就剩最后一个,也是最难实现的一个——成为中国的迪士尼。

这是很多动漫公司的梦想,多少年来,无数人都在为之奋斗着。可是放眼世界,真正能达到这种高度的文娱公司少之又少。

迪士尼的强大,不仅在于它有很多全球性的IP,还因为它有强大的IP及其衍生品的开发能力。

而快看漫画要想实现这个梦想,就必须在这两方面多下功夫。

从一些公开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快看也正在用行动不断靠近这个目标。

在内容IP的积累上。

早在2018年11月,快看漫画便投出第一笔对外投资,以600万元投资月蚀动漫,一家国内的动漫制作公司。

2021年,快看漫画把投资触角延伸至国内国外优秀的动漫制作公司、工作室。据悉,快看漫画已确定的收购对象都是日韩头部的漫画制作公司。

陈安妮很自信地表示:“国内漫画赛道头部的作者已经大多集中在快看漫画。显然,相似的局面未来也可能出现在海外市场。

同时,“快看漫画生态”将开始全球化延伸,在日、韩、欧美等成熟市场更多地以本土化视角进行市场开拓,并反哺国内市场。”

只是现在看来,快看还没有掌握一个全球性的动漫IP。但不排除在不远的将来,在快看平台上,在快看收购的动漫公司中,会出现这样的惊喜。

在IP及其衍生品的开发上。

从国内市场来看,目前快看上的《零分偶像》、《你好!!筋肉女》、《快把我哥带走》等60个作品均已开发成网剧和电影。

其中,联合出品的漫改电影《快把我哥带走》取得了近4亿元票房的成绩。

另外,快看还累计销售图书325万册,IP授权超过300次。

从国外市场看,2020年,快看漫画悄然输出海外作品101部,在日、韩、欧美等主流市场斩获流水近1亿元,主要呈现于合作企业的产品包装、广告及营销活动等场景。

从一名缺乏经济来源,重新拾起漫画梦想的少女,到成为国内最大漫画平台的掌门人,陈安妮走了10年。

这10年,她一次次面临别人的质疑,又一次次用自己的努力和结果坚强地反击。

新10年,陈安妮站在了一条更长的跑道起点。

无论是国漫的出海,还是打造“中国的迪士尼”,这一次,她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将更加艰巨。

对于这一点,陈安妮自己也有深刻的认识。

“迪士尼旗下的漫威公司成立于二战期间,日本知名的动漫公司普遍也都有四五十年的历史,而快看漫画至今仅成立了六七年的时间,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陈安妮告诉记者。

但她坚定地认为,“迟早有一天,中国的文化必须得走向全球,而快看愿意成为它的推广大使。”

这种决心,诚如七年前,她在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里描述的一样:

老师:你成为漫画家的几率只有1%。

安妮:然后,1%的奇迹发生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今年才28岁的陈安妮,值得期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