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实控人涉嫌内幕交易被立案,聆达股份又要“击鼓传花”了

界面新闻

2022-05-21 13:00上海

关注

记者|赵阳戈

聆达股份(300125.SZ)近年来眼花缭乱的操作,令人目不暇接,再加上实际控制人对自家股票进行“内幕交易”的消息,似乎一些东西即将浮出水面。而今,入驻仅2年时间的实际控制人,又盘算起了脱身之法,欲将控制权让与他人,这接盘方是谁?又和公司是否存在瓜葛关联呢?

两年两易主

据聆达股份消息,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正育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王妙琪女士与杭州伯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杭州伯翰)签署《合伙份额收购意向书》,拟转让持有的控股股东杭州光恒昱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光恒昱)100%合伙份额。由此,杭州伯翰将通过杭州光恒昱持有聆达股份22.02%的股份进而间接控制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自然也将换人。

资料显示,这王正育,为杭州光恒昱执行事务合伙人、聆达股份实际控制人,通过杭州光恒昱间接控制聆达股份5845.326万股,占聆达股份总股本的22.02%。王妙琪,为杭州光恒昱有限合伙人,现任聆达股份董事,与王正育为父女关系,两人为一致行动人。在杭州光恒昱中,普通合伙人王正育出资人民币64680万元持有杭州光恒昱98%的合伙份额,有限合伙人王妙琪出资人民币1320万元,持有杭州光恒昱2%的合伙份额。

这则消息对市场来说,或许有些意外,因为王正育入驻聆达股份的时间并不算长。2020年7月6日公告,控股股东杭州光恒昱合伙人厦门追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熙旺发展有限公司及聆达股份实际控制人刘振东与王正育、王妙琪签署了《合伙企业份额转让协议》,王正育、王妙琪通过受让杭州光恒昱的全部合伙份额进而间接控制聆达股份。

不曾想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两年里,聆达股份的股价在一个宽幅通道中横向震荡前进,那么,王正育的入主给聆达股份带来了什么呢?

入主次月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公开信息显示,这两年,聆达股份可没少折腾。

聆达股份是2010年登陆A股的,之前叫易世达,在王正育介入之时,公司已经拥有了一大堆东西,包括光伏发电业务、裸眼3D业务、工业大麻业务、余热发电业务、其他营运管理,是不是感觉每一个业务都可以掀起波澜,可惜2020年聆达股份录得亏损,亏损额5601.67万元。

回头说在王正育介入后,明显在业务上有调整。首先2020年8月份设立了用于对外投资的全资子公司,然后注销了控股子公司上海易世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及未开展业务的上海聆感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也着手终止了超募投资项目,不再使用超募资金投资由合资公司沃达工业大麻(云南)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建设的工业大麻基材产香薄片生产基地和工业大麻素加 热不燃烧非烟制品加工基地项目。

同样是在8月,聆达股份马不停蹄筹划起了重大资产重组,提示性公告披露于2020年8月24日。2020年9月28日披露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10月份发布修订稿。一系列操作之后,最终在2020年11月3日,重大资产购买之标的资产完成过户,即聆达股份使用2.87亿元现金购买了金寨正海嘉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正海嘉悦)持有的嘉悦新能源70%股权。通过收购,聆达股份切入太阳能电池片的生产制造业务,获得晶硅太阳能电池片规模化的生产能力。

2020年12月,聆达股份注销了搞生物健康产业的聆达生物科技(上海)有限责任公司。同样在12月,聆达股份筹划定增,加码金寨嘉悦新能源二期5.0GW高效电池片(TOPCon)项目,实际控制人王正育下场表示要参与认购,不过此定增后来停止实施。

2021年2月转让控股公司上海易维视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理由是集中优势资源发展主业。同月披露,公司追加受让了嘉悦新能源3.75%的股权,作价1500万元。

2021年6月,上市公司又盘算着继续加码嘉悦新能源,争取100%控股。一回头,又注销了全资子公司聆感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在上述定增终止实施后,2021年9月, 聆达股份与南方电网综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签战略合作协议,推进双方在节能减排、新能源等领域的战略合作,以安徽省作为开发重点,面向全国市场,开发分布式、农光(林光、畜光)互补等光伏发电项目。

2021年11月11日,公司披露嘉悦新能源与湖南红太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拟在光伏产业链开展深度合作,形成长期战略合作关系。

再一晃就到了现在,顺便一提,2021年聆达股份仍然亏损7269.67万元,2022年一季度亏损2756.5万元。经营数据上,并未有因为新东家搞的一系列调整而有所改良。

搞自家股票的内幕交易

更耐人寻味的是,实际控制人还被立案调查了。

2022年1月18日公告,王正育向上市公司转发中国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因王正育涉嫌内幕交易“聆达股份”等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彼时,王正育已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总裁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务,经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已推举董事王妙琪代行董事长职责,聘任董事韩家厚担任公司总裁,并经控股股东提名补选陈小禹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公告
来源:公告

王正育涉嫌内幕交易的标的是“聆达股份”,这就有些尬了。如上述,自王正育入主,到着手收购嘉悦新能源大部分筹码,对应时间大概为2020年7月到11月。且从后续公开信息看来,在2021年嘉悦新能源剩余股权也被上市公司揽入怀中,目的性很强。而从盘面看,自2020年6月中到2020年8月21日聆达股份股价累计涨幅60%。那么,王正育搞内幕交易的时间,是否也与之重合呢?有待后续公开解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同花顺 收购方遭质疑

回头来看,如果上市公司控制权再度易主的话,新东家是否能给上市公司带来什么变化?

来源:天眼查

公开信息显示,杭州伯翰成立于2018年7月30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公司表示与杭州伯翰不存在关联关系。不过从天眼查能看到,杭州伯翰与聆达股份多少还是有些渊源。

来源:天眼查

5月18日,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也曾对聆达股份下发关注函,其中就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本次控制权变更的具体方案,包括但不限于参与主体,最终收购方的股权结构、近两年主营业务及财务数据、资金来源,对杭州光恒昱的后续管理安排,资金来源涉及融资的应当具体说明其可行性;说明本次交易相关尽职调查、协议签署、合伙份额转让和对价支付等主要事项的预计周期。并且,监管层要求上市公司结合收购方的收购目的、主营业务和发展规划,本次合伙份额转让后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董事会提名权、股东大会表决权、公司日常决策机制和主要经营管理团队等,说明相关收购方是否具备实际控制、经营管理上市公司的能力和长期计划,是否符合《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

可见,监管层对这位准新东家,充满疑惑。

另外,创业板公司管理部话锋一转,就2020年11月上市公司现金收购嘉悦新能源70%股权之事,询问嘉悦新能源原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和杭州伯翰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利益往来。

这一问话,立刻将多年前的收购和如今的易主串联起来。

回头看,收购嘉悦新能源分为几步,原股东有正海嘉悦,共青城合创众联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主要是前者。从天眼查来看,这正海嘉悦与杭州伯翰之间的相关性,能发掘出5条路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天眼查

另外,界面新闻还看到,即便现在杭州伯翰尚未入主,但这嘉悦新能源和杭州伯翰之间,也能够在大数据之下,摸索一条“找朋友”路线。

来源:天眼查

从聆达股份最新回复来看,杭州伯翰是长期看好光伏行业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带来的广阔市场前景,此次收购拟依托上市公司平台有效整合资源,提高上市公司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长期持续稳定聚焦公司主业。收购完成后,聆达股份将继续加强太阳能电池主业,一方面对现有产能进行扩产升级,另一方面积极寻求优质资源整合。

另外,回复公告中表示,经有关当事人书面承诺,嘉悦新能源原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和杭州伯翰及其关联方不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利益往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