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海出现“离沪潮”,原因很现实

流年絮语碎嘴

2022-05-21 12:36安徽

关注

目前上海已有十六个区实现社会面清零,22日后跨区交通将重启,社会秩序将逐步进入正轨。

两周前,笔者写了一篇文章《上海会出现大量人员离沪吗?》,预测上海社会面清零后有可能出现人员外流现象。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

这些都是这两天社交媒体上的一些热图,大家可以先感受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目前离沪通道主要还是集中在铁路与航空,如果自驾离沪,通行证的有效期为签发后六小时,基本上只能在包邮区内活动。由于市内交通尚未恢复,实际上也限制了大部分人员流动,能到达车站机场的人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从铁路方面看,已经出现一波离沪返乡的小高峰。这批人员主要是三月抵沪的出差、旅游、探亲访友、就医人员,因其来沪只是暂时停留,所以这部分人离开上海属于正常流动,积压这么久的客流得到短期释放,所以会显得场面比较热闹,倒也不必惊诧。

接下来,还会有一批人员离沪,这些人群主要包括:

求职者。

这部分人本来打算在金三银四的求职黄金期到上海试试运气,但即便是正常年份,想在上海找份合适的工作也并非易事,叠加疫情影响,工作更加难找,只能及时止损先撤了。

务工者。

这部分人以短工为主,由于疫情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或者已有的工作无法继续,只能先暂别一时,避免无谓的增加成本。

学生。

尚未毕业的外地学生会根据学校放假安排有序离开。今年毕业的外地学生,如果工作尚未着落,也会有一部分选择暂时离开,或去其它城市试试运气,或者返乡再做打算。

失业者。

这部分人群情况比较复杂,包括小微企业撑不下去裁员或关门所产生的富余人员,也有自己主动请辞离职的自由派,更多的是无法维持正常经营的个体业主。这部分人群涉及面比较宽,差异也比较大,大体与沪漂一族重合。

有人会说,都熬了两个月了,现在走岂不是倒在黎明前?对于服务行业来说,过去的收入减少没办法在未来弥补回来。比如说,封了两个月没理发,出去后也就剪一次头发吧?而且有不少巧手的市民还学会了理发,连一次都省了。但理发店这两个多月的房租,必要的人员工资却一分也不能少。而且门店是否会限流?还能像以前那样门庭若市吗?都不确定。最后要么入不敷出撑不下去关门大吉,要么加倍收费避免亏损,但其实反而不利于长期经营。

餐饮也是一样道理。平时每周吃一次海底捞,解封出去总不会连吃八顿吧?但店铺租金员工基本工资社保还要照常支付,店家要么亏本赚吆喝,要么加价不加量,实际上这正是海底捞这两年从巅峰走向巨亏的真实写照。大企业尚且亏得找不着北,小本买卖有几个能撑得住?

还有小微企业主,两个多月停业零收入,房租员工工资社保,就算有政策减免,但对于现金流不够充足的小企业,都是要命的难题。有责任心的老板会借钱甚至抵押自有资产渡过难关,但更多现实一些的老板会因为无法预测的未来,选择裁员或暂时关闭,企业差一口气倒闭的事儿太常见了。

以上这些人群离开,主要都是经济原因——没钱了或挣不到钱。由于疫情短期内会对某些行业产生较大冲击,经过连锁反应传递后,导致整体经济环境不景气,无力维系在沪生计或企业运转的人群,选择暂时离开,待将来情况好转时再返回,这都是顺应变化的无奈之举。2020年武汉解封后也出现过离汉潮,但经过一两年的休养生息,武汉人口又稳步回升,各行各业也逐步恢复生机。城市有自我调节和修复功能,但不可避免会有人为经济起伏波动做出牺牲,所以要尽量通过政策减少这种剧烈波动,减少对风险抵抗力差的弱势人群经济上的伤害。

而接下来的这些人群,如果选择离开,则需要有关方面特别关注。

外商。

得益于浦东开发时期上海几任领导力排众议打造的优良营商环境,上海是目前中国引进利用外资最多最成功的城市,外商投资对上海的发展举足轻重。由于这次供应链遭受巨大冲击,一些对供应链依赖度较高的外企出现经营困难,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会有一部分选择转移到其它国家或地区。至于如何挽留,挽留是否有效,不好说。以前的市领导敢于顶住各方极左压力,雷厉风行大刀阔斧行事,才会有外商如云的局面。外商对赚不赚钱固然很敏感,但对可预测的营商环境更加敏感。

高净值人群。

这部分人群数量有限,但能量巨大。他们通常都会在多个城市或国家布局,并选择一个作为工作或生活的重心。通过这次几大一线城市的正面PK,会有人选择转移重心。毕竟,资产再多也要讨面包过活,实在令人难堪,而且这种风险完全无法承受,这类人群能忍受的了?

技术型人才。

这部分人群有一技之长在身,在哪里都不愁找到合适的工作。如果对于自由的生活比较在意,会重估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

其实在现在人口自由流动的大背景下,城市之间对人才的竞争已经日趋白热化。高级人才送钱送房送车都已经不是新闻,技术工人也炙手可热,抢人大战如火如荼。目前,除了个别超大型城市,几乎所有城市的户籍已经放开,而社保医保的跨省迁移也灵活便捷。今年开始全国将统筹社保,未来城市之间养老金的差异也会逐步缩小。

随着大城市运营成本的不断攀升,许多企业也开始去中心化。比如华为就已经从深圳向周边城市转移,其在上海的办公地点也设在了郊区。小米在武汉开设了第二总部。国家也有意识的布局更多城市群协同发展,避免一城独大的局面。这意味着未来资源与工作机会将不再局限于少数特大型城市,年轻人可以选择离父母近一点,房价低一点,生活环境宜居一点的地方工作或创业,而不必像前辈那样常年漂在外面。这对于老龄化程度较高的中心城市,将是一个挑战。如果没有充足的人力,一方面城市基础功能会受到影响,比如最基本的餐饮,旅游,商业,医疗,都很难尽如人意。另一方面,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也将受到影响,城市吸引不到足够的人才,就会缺乏竞争力与后劲,逐步被边缘化,从繁华走向没落,往往只需要一个经济周期,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汽车业中心底特律,从辉煌走向衰败也就二十年时间。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国际化大都市靠什么吸引人留住人?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不断扩大改革开放,敞开胸怀,海纳百川,人尽其才,人尽其用,打造稳定高效的营商环境。借疫情搞自我封闭,最终只会葬送前辈苦心经营赢得的口碑,反噬来之不易的成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