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登外交:恃强好胜,急功短视。美国为何想一出是一出?

路边闲话

2022-05-21 12:16安徽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子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一个好的政治家,不仅要眼光独到,手段也须雷霆。平日待人待事从谏如流,言则高谈阔论,默则收放自如。如果像西楚霸王一样刚愎自用,处处以武力自持,会为自己的国家处处树敌,招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以史为鉴去放眼今日之世界,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北美洲般的“西楚大国”。其总统拜登完美地继承了历任美国领导人持强好胜的本性。唯一不同在于,从这位日薄西山的老者身上,几乎没有看到一个从政几十年的政坛老手应该具有的,那种游刃有余深谋远虑的睿智风范。

以拜登和他内阁成员的言行来看,他们习惯了用最直接且非和平的方式去解决一切问题。不仅急功短视,还反复踩踏外交红线,做任何决策也如同“临阵随想”一般不靠谱。

这种反复无常的行为,也是导致现任美国政府和外部执行机构,常常无法形成信息上有效对接的关键所在。近日美军从喀布尔落荒而逃,布林肯连夜致电王毅国委,拜登赶紧开发布会为撤军做诡辩,这一系列荒诞行为的背后,是白宫完全不知道从哪里着手,才能改变大国外交的无知体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旧“主义”与新“时代”,拜登政府与世界格格不入

纵观现在的美利坚,整个美国政坛都陷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大国平衡”战略,以及对“社会主义”无端仇视的奇妙风气中。

说到底,经历过那个冷战时代的拜登感觉无从下手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当今世界的美国不再是“大国平衡战略中的那个美国”。声望、实力、资源、伙伴关系等多方面都出现了严峻的挑战。

捉襟见肘时该怎么和别人扳手腕?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难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是这一届美国政府时常挂在嘴上的最后台词。

从布林肯的安克雷奇磋商到谢尔曼的天津会晤,白宫反复强调自己在冷战中建立的所谓“国际秩序”,希望中国能够遵守这个秩序不去僭越,让美国继续做地球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其色厉荏苒的“乞讨”方式,同时还带着一些“命令与胁迫”性质的无理要求,中国当然不会接受。

按理说,中美如果有得谈,很多问题是可以和和气气就解决掉的,不会存在诸如贸易战,科技战,制裁与反制裁等一系列互有损伤的恶性竞争。不过荒谬的是,美国政坛有一块不可碰触的“逆鳞”,它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美苏交恶就已经存在,那就是所谓的“通共”。

这里要先说一句,历史上有很多我们用上帝视角去看,感觉当权者做出的那些愚蠢的决定,其实都是受当时环境和风气所限,以及对于对方信息了解不全面所做的错误判断。他们大多数人本身并不愚蠢,而是当之无愧的精英。

拜登这人老是老了点,但绝对不傻,他和自己的内阁之所以做出让人大跌眼镜的行为,很大程度是受政坛风向,经济形势,再加上外交颓势所限。拜登如果对华态度温和,当然可以更好的解决美国的通胀问题并继续维持美元霸权,但一定会被共和党抓住把柄指责他“软弱通共”。

要是下台换一个强硬派上来,相当于换汤不换药,还赔上了自己的个人名声。现在拜登在中国问题上,已经尽力在走最符合“双边正确”的道路——“强硬的乞讨”。

他只能集中军力部署印太,配合环中国形式的外交访问给中国施加军事与政治的双重压力,去配合这种“乞讨方式”。同时,拜登也从中国身上总结出了经验,他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建立在四十多年没有打仗的前提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结束阿富汗战争是前任总统特朗普时期提出的,但拜登让整个撤退过程变得过于仓促,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受近期美国国内金融形势和疫情压力所迫,不得不迅速整合资源向中国极限施压,只有尽快从印太区域找到突破口,才能挽救美国衰落的颓势以及自己的政治口碑。

现在不单单是拜登,整个美国政坛都被旧时代的“政治主义”所绑架着,“拒绝与中国平等合作”是一个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事实。这一届美国政府一定要先占据上风,然后主动提出解决方式以彰显自己的领导地位,做不到就得下台。

所以对中国采取急功短视甚至不要脸的招数,就成了拜登团队的唯一手段,想一出是一出罢了,哪还有什么长远的规划。

据悉,美国民调和数据分析公司Echelon Insights的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51%的美国人不希望看到拜登竞选连任,34%的受访者持相反意见。拜登的支持率达到了上任以来的最低点。

共和党要求拜登辞职,特朗普甚至直接放话:“美国正被一个傻瓜领导”。诸位看看,连干尽糟糕事,后来被迫退位的“懂王”也要出来骂拜登两句。这种“傻瓜骂傻瓜”的美国新时代政坛氛围,再配合美国正遭遇几十年来最严峻挑战的现状,像不像他们早些年在东欧搞“和平演变”要爆发的前夕?

军力的强大让政治家急功近利,窘迫的帝国主义会挟武自重

说美国持强好胜,是因为美国军事实力确实强大。海湾战争中,美国人用精心准备了几十年,原本要对付苏联的武器装备,打得伊拉克装备陈旧苏式武器的军队丢盔卸甲,这助长美国人对自身军事实力的无限信心。

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甚至暗中觉得,美国彻底告别了越南战争,在新时代中称霸世界的机会终于到来了。从此以后,炫耀武力成了美国最常用的手段,不承认失败是美国政客的座右铭,而主宰世界的“金融霸权”则是美国横行霸道的资本。

只是美国人万万没有想到,仅仅二十年他们就发现中国崛起的势头似乎已经阻止不了,无论是产业结构,还是国家体制与人民意志,中国都比美国社会强得太多。美国继颠覆中国政府失败,对中和平演变失败,对中贸易战失败,新冠抗疫失败之后,现在唯一能对中国造成直接威胁的只有军事实力了。

此时,拜登政府化身为彻头彻尾的谎言制造者,对美国民众进行洗脑,抹黑中国的同时,还控制世界舆论发酵。可惜美国人民已经远远比不上冷战时期那么齐心协力,整个国家机构也陷入冗余不和的泥潭中。

很多时候,一个决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因为信息不对称,上令下不达,最终变成了一轮又一轮荒唐的“小丑闹剧”,近期美军逃离阿富汗就是其中的典型。

运筹帷幄,懂得进退是外交领域基础中的基础,如果一个国家政府只进不退,那么他们的背后要么是“莫斯科”,要么就是“希特勒”,绝对的信念与绝对的武力,是世界上唯二两个不会退让的理由。

拜登显然是后者,他依仗美国未尝一败的“绝对武力”,放弃了各种迂回外交,反复沟通,强调自身是“从实力出发”与中国进行对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被中国拒绝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建立四国集团,同时增加印太军事基地数量,把对付小国的那一套动武架势摆给中国看。

拜登还很聪明,动手之前做好了甩锅的打算,他公开宣称“哈里斯会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女性总统”并将其派往印太进行访问,像是做好了随时要以年纪大为由溜之大吉的准备。

在此前提下,拜登唯一要做的就是竭尽全力去“攻击”中国,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上,只要保持“政治正确”就够了,先为民主党赢得2022年的中期选举,以防止共和党对自己进行清算。

十月有关键的G20会晤,留给拜登的部署时间已经不多。要做的事一大堆,能用的资源又太少,加上时间还很紧迫,白宫情急之下做出某些“匪夷所思”的惊人举动,我们也不是不能理解。窘迫,就是写在拜登头上的两个红色大字。

美国政府故意摆烂?是否存在以毒攻毒的想法?

这里要再说说冷战,美苏对峙无疑为人类工业发展带来了实质性的飞跃,勃列日涅夫时期的“苏攻美守”态势,那种巨大的压力促进了美国高科技的发展,导致美国互联网,太空科技,超级计算机等领域一骑绝尘。冷战的结束,让美国成为了唯一的超级大国。

如果不是911,美国甚至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对美国人而言,冷战对推动社会发展的积极意义远大于其负面影响,因此冷战结束后,美国人一直在到处打仗,寻找各种潜在对手。

从海湾战争开始,美国一直和实力贫弱的国家过招,全世界再也找不到能真正威胁自己的对手。美国人不懂什么是“居安思危”,这种“军工复合体”的为战而战模式,以及放任“脱实向虚”走向全面金融霸权的决定,把美国彻底变成了一个“依附于世界的国家”。

当世界经济发展形势好美国经济就大好,如果世界经济走向衰退,美国经济就会大衰退,完全失去独立发展的能力,这一点在疫情期间已经暴露无遗。假设美国想在21世纪找到一条新的出路,联合全国上下齐心协力从内部改变,似乎只剩下唯一的选项——挑起中美冷战。

这种树立外敌的方式不仅能很好的转移国内矛盾,还能压制国内一切反对派的声音,让国会和众议院通通为白宫的“基建政策”让路,这是特朗普和拜登都力推的法案。可惜是动了某些资本大鳄的蛋糕,法案至今未能通过。

如果说拜登持强好胜,陈兵印太是要故意挑起中美全面对抗的情绪,那么白宫一切“惊为天人”的操作就可以解释得通了——反正只是想找中国的茬而已,做些急功近利的决策也没什么大碍。成了就是美国外交大胜利,不成的话美国人正好以毒攻毒开启新的“冷战”搞内部改革,总之哪个结果美国都可以接受。

如果美国真的是抱着这样的目的才结束阿富汗战争,那么新时代的美国外交注定会给中国带来很大的挑战。但我相信,如果拜登是有想过为了解决内部问题而刻意发动中美冷战,某种意义上,是会让世界局势趋于稳定的。

事实证明,中国的体制比美国优越且高效,中美假设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局势互相带着压力去竞争,无疑会对中国更加有利,五十六年代的压力中国人都顶住了,何况现在?无论拜登的外交方式是睿智还是愚蠢的,相信中华民族永远有光明的未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