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歹徒杀害值班民警盗走6支枪,89年岿美山镇10·28盗枪袭警案侦破记

团团说历史

2022-05-21 05:20黑龙江

关注

1989年10月28日凌晨5点,被誉为钨都明珠的江西省定南县岿美山镇还沉寂在夜色之中,万籁俱寂。突然镇上的西北角熊熊火光冲天而起,顷刻间两层砖木结构的办公楼被大火吞噬,着火地正是岿美钨矿公安分局。

经过消防人员和群众的奋力扑救,两个多小时后大火终于被扑灭,但空气中仍弥漫着刺鼻的浓烟。围观的群众惊讶之际也议论纷纷:“是哪个不要命的胆子这么大敢在公安局放火?”

案发后,省、市、县数百名公安干警、武警纷纷赶赴岿美山。经过现场勘查,岿美山钨矿公安分局值班室、秘书室、局长室的门以及保管室的门和保险柜虽然都被打开,但并没有撬动的痕迹;这四个屋子内有多个起火点。很显然歹徒曾光顾过这四个房间,而且是用钥匙打开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公安分局大门口干警们还发现一具全身烧焦的尸体,死者是中年男性,身高在165左右,头朝门、脚朝里,胸部被锐器刺穿,但现场并没有搏斗痕迹。

经过调查,死者是公安分局秘书胡诚,当天夜里他独自一人留宿在分局值班室内值班。根据胡诚的爱人反映,他是在27日晚上9点钟左右出门去分局值班的。

综合现场的情况,警方大致还原了案情。大约在28日凌晨4点多的时候,胡诚被人从床上叫起来开门,开门后毫无防备的胡诚被凶手杀死,随后凶手取下他身上的钥匙,作案后纵火以销毁犯罪痕迹。

令人震惊的是,警方经过搜索后确认,放在保险柜中的四支五四式手枪、一支六四式手枪、一支八二式微型冲锋枪和近千发子弹全被被凶手给盗走。

在场所有公安干警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六支枪械和近千发子弹落入歹徒手中,如果歹徒利用这些武器进行犯罪,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为了防止歹徒流窜作案,案发后10·28案件侦破领导小组迅速决定封锁以岿美山镇为中心的赣南、广东北部各县市,所有路口和车站均有武警部队把守,严密盘查过往的车辆。

小镇的居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凶残的暴力犯罪事件,整个岿美山镇都笼罩在恐怖的气氛当中。百姓们不知道歹徒何时会利用盗走的枪支继续作案。街边的商铺在天刚一擦黑就匆匆打烊;太阳刚一落山家家户户就锁好了门,不敢外出;平时热闹的街市也很少有人闲逛,整个岿美山镇都呈现出一片萧条的景象。

侦破领导小组经过案情分析后,排除了内部人员作案的可能性,将犯罪分子锁定在胡诚的熟人当中。因为能在天还没亮就叫醒胡诚还能让他毫无防备地打开大门,一定是与胡诚熟识的人。

岿美山镇西接龙南县、南邻广东平县,位于江西、广东两省交界地,因钨矿储备丰富而繁荣起来。从各省市涌来务工人员和本地居民有两万多人,散居在方圆20里的山区,要想摸清这些人的情况工作量相当繁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钨矿矿工

侦破领导小组确定了全面清查和重点排查相结合的方针,经过连续三个昼夜的排查,发现了20多条线索,列出了一批嫌疑对象的名单。然而经过进一步核查,这些嫌疑对象又被一一排除了。

此时侦破工作陷入了困境,数百名侦查人员心情十分沉重,尽管他们精疲力竭,但丝毫不敢有一丝懈怠之心,他们深知只要持枪的歹徒没有抓住,那么百姓就会时刻置身于危险当中。

11月1日,侦破领导小组决定采取最原始的方法,组织警力和矿山职工分成5人一组,在整个岿美山镇进行大搜查,从山岭河塘到百姓的房前屋后,里里外外的开始进行了全面的搜查,寻找犯罪分子可能藏匿枪支的地方。

11月2日中午,钨矿职工李松涛在家中想要解手,于是跑到了院子里自家建的茅厕中,蹲下后不久,他不经意的抬头间发现在茅厕的上方堆放杂物的地方,似乎有被翻过的痕迹。

他心中非常疑惑,解完手后他站起身来查看了一番,这一看让他心惊肉跳,有好几支枪藏在了杂物的最里面。他知道情况不妙,拔腿就往一公里外的侦破领导小组的办公室跑去。

在路上有熟人见他脸色煞白,一副神色慌张的模样非常疑惑,问他怎么了,李松涛气喘吁吁地回答:“家,我家里出事了!”

公安干警接到李松涛报告的情况之后,立即驱车赶往李松涛的家中。李松涛有一个哥哥叫李吉涛,他正是10·28案件的凶手之一,枪支也是由他藏匿在茅厕里的。他通过在路上碰到过李松涛的熟人描述,心中已猜出八九,知道藏枪的事情败露了。于是连忙骑着自行车往家赶,企图转移枪支。

就在李吉涛骑车到了自己家门口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自行车上拽下来给控制住了。原来公安干警已经提前一步赶到李吉涛的家中,抓住李吉涛的人是负责在门口警戒的便衣民警。

在李吉涛家中茅厕的上方,公安干警找到了被盗走的6支枪和近千发子弹。

虽然证据确凿,但李吉涛仍然拒不交代犯罪事实。11月6日,侦破领导小组根据掌握的线索,拘捕了有重大作案嫌疑的钨矿汽车队司机陈振南。

在审讯室中,公安干警分别审讯了李吉涛和陈振南,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以及巨大的心理攻势之下,无法自圆其说的二人终于交代了犯罪事实。

这是一件因为对金钱的贪婪而引发的一场血案。10·28案件的凶手一共有三个人,还有一个同案犯名叫李秉中,三人都30岁出头,是矿区的职工。这三个年轻人整天在一起喝酒、赌博、嫖娼。但他们的收入远远不能满足巨大的开销,他们渴望能发一笔横财以满足心中向往的纸醉金迷的生活。于是他们数次聚在一起商量着发财的计划。最初是想在银行行窃,但苦于无处下手。最终三人商定,先设法弄到枪,有了枪之后直接抢劫银行。

经过一番踩点,李吉涛得知在10月27日晚,岿美钨矿公安分局值班的是自己的初中同学胡诚,且只有他一人。在当天晚上,三名歹徒手持尖刀来到了钨矿公安分局门前,由李吉涛叫醒了胡诚,胡诚毫无防备地打开了门,三人一拥而上用尖刀刺死了胡诚。

三名歹徒取下胡诚身上的钥匙,盗取了枪支弹药之后,放火烧了钨矿公安分局,破坏了作案现场,随后逃离。

逃离现场后,三人把六支枪全部装满子弹,决定实施抢劫银行的计划。但由于数百名公安干警和武警对全镇进行了警戒,他们只能先将枪支弹药藏匿起来,等风声过后再进行作案。至此整个案件已经明了,只有最后一名凶犯许秉中负案在逃、不知去向。

许秉中早在11月1日李吉涛落入法网的时候,就知道情况不妙,独自一人逃离了岿美山镇。

11月6日,江西省公安厅向全省和临省的公安机关发出了抓捕逃犯许秉中的通缉令。此时的许秉中已经逃到了广东省韶关市。在这里他发现街上随处可见巡逻的武警;连续找了好几家旅店都发现,旅店老板对前来投宿的旅客询问得十分仔细,需要查验证件才能入住。无奈之下他只能在公园的躺椅上或者桥洞中露宿。

逃亡中的许秉中日子并不好过,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能听到人们在议论岿美山镇发生的案件以及追查逃犯的事情,这让他惶惶不可终日。走在街上只能戴着大盖帽低着头,但仍感觉四周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他;一看到警车就紧张得直冒冷汗,以为是来抓他的;没几天的功夫他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精神状态差到了极点。

11月7日,狼狈的许秉中又逃窜到了龙南县。晚上趁着天黑他来到了一个朋友家中,草草的吃了一顿剩饭,这算是他逃亡途中唯一的一顿饱饭。当晚他想在朋友家中留宿,但遭到了拒绝。

90年代的龙南县

无奈之下他离开了朋友家,在大街上寻找旅店住宿。尽管他戴着帽子,把衣领立得很高,但满大街的通缉令还是让一个过路群众认出了他,并报告给了龙南县公安局。同时县粮食招待所也向公安局报案称许秉中在该招待所登记入住。

接到报案后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火速赶往招待所,但却扑了个空。已如惊弓之鸟的许秉中害怕被瓮中捉鳖,在交了住宿费后就从后门溜走了,最终来到了龙南宾馆住到了207号客房。

夜深人静之时,沉重的负罪感以及时刻伴随着他的紧张感让他的精神接近崩溃。他深知自己已经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末日很快就要到来。

绝望的许秉中无法入睡,他趴在桌子上向自己的父母和妹妹写了两封遗书的同时,还给10·28专案组写了一封信,信中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当他用颤抖的手刚写完落款“一个人民不可饶恕的罪犯”时,公安干警破门而入,一双冰冷的手铐戴在了他手腕上。

至此10·28特大杀人盗枪纵火案件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从案发到三名罪犯全部归案警方只用了10天时间。

1990年7月14日,李吉涛、陈振南和许秉中三人被依法执行了死刑,刑场上留下了三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垂死的哀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