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还记得今年美国“猴子逃跑”的事吗?该国现已订购1300万猴痘疫苗

科普大世界

2022-05-20 23:32江苏

关注

大家知道最近新出的一种叫做猴痘的病毒在一些欧洲国家闹得挺欢,但可能很多朋友都没在意,因为新G闹腾的这几年让人对病毒都麻木了,也怕也不怕,但是猴痘这种病毒很不一样,多数人对它还比较陌生,那么大家都听说过天花吧,实际上猴痘就是“猴天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百余年前天花曾让人类谈之色变,在人类历史上它大约造成了5亿人死亡,清朝有四位皇帝感染过天花,分别是顺治、康熙、咸丰、同治,其中顺治和同治都是死于天花,而康熙帝正是因为感染过天花并痊愈了才当上了皇帝,国外死于天花的帝王级人物还有英国女王玛丽二世、法国国王路易十五、俄国沙皇彼得二世、德国皇帝约瑟一世等150余位,可见天花在历史上曾经给人类造成多大的恐惧。

不过可能又有不少朋友想问了,天花病毒不是已经被人类消灭了吗?世界卫生组织在1980年5月8日召开第33届大会上的确宣布过人类已经彻底消灭天花,按理说天花病毒也应该就不存在了,但实际上在人类的一些生物实验室中,这种病毒还是存在的,美俄两国各有一家实验室保存有这种病毒,至于其他实验室和民间遗留有多少天花病毒,世卫组织也不清楚,比如2014年7月1日又在位于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美国食药监局国立卫生研究院实验室的冷藏室里发现了6个在1954年密封的玻璃瓶中发现了天花病毒,监测发现里面的病毒还有活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如果仅仅只是上面所讲的这些情况,那么天花对人类的威胁其实还不足为惧,毕竟它只保存在实验室中,然而猴痘的出现很可能正说明这种病毒在地球上从未消失过,因为猴痘病毒基因特性、症状、传染性等和天花如出一辙,其最早出现于1970年中非的扎伊尔和西非一些地方,从那时候开始,非洲多国曾多次暴发猴痘,涉及千余人次,因而从基因分析和时间延续方面来,猴痘都和天花关系紧密,说白了它就是早期典型天花病毒的一个变种。而如今全球多地出现的猴痘Y情也说明天花对人类的威胁还并未解除,甚至已形成大肆扩张的趋势。

欧洲从本月初至今已出现多例猴痘病例,涉及的国家包括英国、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而在本月19日美国马萨诸塞州公共卫生部证实该州一名有加拿大旅居史的男子确诊感染了猴痘,是今年以来花旗国发现的首例猴痘病例。

然而让人不解的是,美疾控中心于本月19日宣称将采购1300万只猴痘天花疫苗,难道出现一例就需要采购1300多万支疫苗来预防吗?这是什么操作?看不懂!但如果我们能联想一下这几年发生过的一些事情,或许就能了解其背后真正的原因了。

可能不少朋友还记得今年1月份花旗国的四只医学实验用的猴子逃跑的事情,具体时间是今年的1月21日,当时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辆运送猴子的卡车发生了交通事故,导致车上的100多的猴子逃跑了4只,注意:车上是100多只猴子,可见试验规模不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下图为当时的照片,猴子在箱子里,箱子做得相当严实,为的是防扩散。

这些猴子被捉回来后,连同车上的猴子陆续都被实行了安乐死,但仍导致了当地一名触摸了箱子的女性出现不明症状疾病。当时的实验负责方称实验用的猴子是为了研究如何对付猴B病毒,其实这种病毒传染性较低,而猴痘病毒的传染性是相当高的,研究发现其可以通过肢体接触、气溶胶和飞沫传播,很可能接近于新G早期的传染能力。

在这次事件之前,可能大家都没有注意到2019年时的一则消息,当年10月美Jun方批准了新型APSV天花疫苗的研制,当时这种天花病毒并没有散播,猴痘病例也不多,为什么要研制这种疫苗呢?

比这则消息更早的2017年,也出现过一则与天花有关的消息,就是加拿大科学家于当年10月刊文称制造出了马天花(马痘)病毒,遭到一片谴责,德国慕尼黑大学的病毒专家表示了他的极度担忧:“毫无疑问,如果马痘病毒可以被制造出来,那天花病毒也可能会随时回来。”因为天花、牛痘、马痘、猴痘都是由痘病毒科中的痘病毒引起的,基因及症状都有很大的相似性,既然马痘病毒能被制造出来,那么其他的类天花病毒当然也能制造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到了2021年11月,花旗国在天花病毒方面又出现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位于密西西比州蒙哥马利县的默克公司的一个实验室中,有人发现了5瓶天花病毒样品,这些样品是做什么的至今没有解答;当月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发警告称Y情外各国也要为“生物恐袭”做好准备。

第二件是当月美疾控中心又批准了治疗变种天花和变种疟疾的新药并单独配发给驻亚太部队,若把这些事情串联起来,就能看出花旗国仿佛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并且做好了未雨绸缪,其在2019年就开始研制天花疫苗了,宾州“实验猴子逃跑事件”与此事是否有关呢?毕竟猴痘疫苗还是在猴子身上进行试验最为恰当。

而如今猴痘天花在世界各地出现,这事也应该认真溯下源,英国伦敦公共卫生教授吉米已称,此次猴痘是一次“极不寻常”的传播,如今到底有多少感染者?其实谁也不清楚。

而且花旗国却已经研制出了疫苗,并且首次就订下了1300万支的大单,这操作怎么莫名地就让人冒冷汗呢?这其中仿佛水深不可测啊!

或者,危险从来都不曾远离,我们之所以安全,是因为有人在为我们扫平荆棘!

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天花病毒的致死率高达30%,猴痘病毒的致死率约10%,都远高于新G,这种痘病毒的传播性很强,且已知猴痘疫苗的成功预防率只有85%,也不甚理想,而且目前医学家们也没有对付猴痘(显性后)的好办法。

因此,有些事情还真得注意,不能放松啊!

参考资料:

《北京日报》5月20日文章《多国惊现罕见病例,已形成社区传播》

《凤凰周刊》5月20日视频《美国卫生当局将耗资1.19亿美元用于购买1300万支天花冻干疫苗》

《人民网·人民资讯》2021年11月22日文章《天花病毒为什么没有灭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马雪玲_NBJS16995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1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