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欧美“猴痘”疫情,有个让人格外担心的“谜团”

环球网资讯

2022-05-20 21:26北京

关注

截至北京时间2022年5月20日,最先被英国在5月7日发现的“猴痘”疫情,已经遍及英国、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瑞典、美国、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等多个西方国家,法国也正在调查该国一起疑似病例。而且,上述一些国家的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数总数,更是已经达到数十人。

然而,这一轮同时在多个西方国家出现的“猴痘”疫情,却有着一个让这些国家的卫生部门和专家相当担忧的“未解之谜”——那就是这个病毒,到底从哪儿传过来的。

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开资料显示,“猴痘”病毒并不是一种对人类完全未知的病毒,而是早在1958年就最先在猴子身上发现的一种与可怕的天花病毒同属痘病毒科的双链DNA病毒,不过其毒性比天花要弱不少。

这种病毒又细分为“刚果盆地分支”和“西非分支”两种,其中“刚果分支”的毒性更强,致死率为10%,“西非分支”则弱了很多,致死率为1%。目前在多个欧美国家爆发的“猴痘”病毒,属于毒性较轻的“西非分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世卫组织对于“猴痘”病毒的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美国媒体的资料显示,虽然这种病毒因为最先在猴子身上发现而得名“猴痘”,但该病毒的主要携带者其实是诸如松鼠、老鼠等啮齿类动物。例如,美国曾在2003年爆发过一次小规模的“猴痘”疫情,而那轮疫情就是通过啮齿动物引发的。

具体来说,当时一批从非洲国家加纳运往美国伊利诺斯州的松鼠和冈比亚鼠携带有“猴痘”病毒,这种病毒之后被传染给了与这些动物关在一起的草原犬鼠(土拨鼠的一种)。当这些草原犬鼠被当做宠物在当地贩卖时,其身上携带的“猴痘”病毒便传染给了人类,导致47人感染。但在美国发达的医疗条件的医治下,这些人中虽然有两名重症病例,但无人死亡,且最终都康复了。

截图来自美国疾控中心官网对2003年美国那次“猴痘”疫情的介绍

此前,许多关于“猴痘”的资料都表示这种病毒更多是通过动物传染给人类的,人与人之间尽管也能通过接触体液进行传染,但传染力“有限”。然而,近些年也不少学术界的研究发现,猴痘病毒的传染性正在不断增强。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网站一篇5月18日的报道就指出,有美国专家研究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猴痘”病毒的传播能力已经增加了10多倍。其中的原因有两方面:1、每次病毒在人群中引发疫情时,病毒都会进化得更加适应在人群中进行传播;2、由于人类在上世纪80年代通过大规模疫苗接种成功“清除”了极为危险天花病毒,导致在那之后没有人再接种对“猴痘”病毒也同样有效的天花疫苗,给了这种病毒传播的机会。

而自2017年以来,非洲国家尼日利亚更是爆发了该国40年未见的“猴痘”疫情,且至今都没有结束,还成为了许多国家“猴痘”病例的一个主要输出国。尽管当地官方表示疫情主要集中在该国南部的几个地区,且过去5年里的累计的疑似病毒总共为558例,其中确诊病例数为241例,似乎看起来并不严重,但有一些西方国家的专家怀疑该国报告“猴痘”病例数可能存在偏差,低于实际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美国疾控中心列出的尼日利亚存在“猴痘”疫情的地区

美国医学资讯网站STATNEWS在5月18日刊登的一篇报道就指出,这是因为过去这些年不少国家都遇到过从尼日利亚输入的 “猴痘”病例,比如美国去年7月和11月就曾分别出现一例,英国、以色列和新加坡也在过去这些年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专家怀疑尼日利亚的猴痘疫情可能比官方发现的还要“多很多”。

截图来自STATNEWS网站对于尼日利亚“猴痘疫情”的报道

不仅如此,根据美国“对话”网站的报道,有来自尼日利亚的病毒学专家亦认为尼日利亚的“猴痘”病例可能存在报少了的情况。这位名叫Oyewale Tomori的尼日利亚知名病毒学教授表示,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很多人不敢再去医疗机构诊断和治疗猴痘,怕因此感染上新冠。他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尼日利亚的猴痘疫情“非常令人担忧”,因为该国缺乏有效的医治手段或是足够的疫苗去有效应对疫情,检测能力也很有限。值得注意的是,他也提到了在消除天花后人们不再接种天花疫苗给控制“猴痘”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他由此希望尼日利亚能投入更多力量去应对“猴痘”疫情。

报道截图

实际上,此次欧美国家中最先发现“猴痘”疫情的英国,其首个于5月7日出现的病例,就是从尼日利亚回来的。根据尼日利亚媒体的报道,尼日利亚官方也已经就此给出回应,表示该国目前正积极配合英国的卫生部门以及世卫组织,调查这一病例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尼日利亚媒体报道该国回应英国首个“猴痘”病例来自尼日利亚一事

可奇怪的是,除了这个5月7日的病例,不论是英国发现的其他病例,还是欧美国家出现的所有其他病例,似乎都与这个病例或尼日利亚无关,而更像是自己本土出现的——因为这些国家的卫生部门目前还没有发现这些后续病例于这个来自尼日利亚的病例的关联,也没有发现这些感染者与尼日利亚或其他有“猴痘”疫情的国家存在关联。

于是,这些与尼日利亚看起来无关的病例,到底是怎么感染的,便成了让这些西方国家的卫生部门和专家最为担忧的一个谜团——尽管与非洲相关国家存在关联的可能性,也未被排除。

目前,从英国卫生安全局发布的信息、英国路透社以及西班牙和葡萄牙当地媒体的报道来看,在确诊病例较多的英国、葡萄牙和西班牙三国,当地卫生部门发现的一个“共性”是,他们的确诊病例中绝大多数是男性同性恋、双性恋,或是其他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美国VOX新闻网的报道还进一步指出,这些感染病例中的症状是最先从生殖器的区域出现的,这也是一个与以往的感染病例不同的情况。

世卫组织的流行病学专家Maria van Kerkhove也确认了这些发现,但她表示这只是他们在研究西方这一轮疫情的病例时发现的一个情况,因为这些病例是在医治性病的医疗机构里被发现的,不宜进行其他的过度解读。有西方媒体还称,点出男性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并不是在歧视这些人,更不是在说病毒只会在这个群体中传播,而是让相关国家的医疗机构——尤其是性病诊疗机构——可以更好地关注出现类似症状的人,辨别他们是不是猴痘感染者,同时也让人们留意性行为这个可能令病毒传播的渠道。

图为英国卫生安全局指出该国新增病例以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为主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从一些欧美媒体的报道来看,由于过去这两年全世界都处在新冠疫情的阴影下,所以在此次“猴痘”疫情出现后,西方有不少人对这种病毒感到担心,害怕这种病毒会像新冠病毒一样不断变异,西方的网络上还出现了不少新冠疫情时就曾出现的阴谋论,说什么病毒是美国富豪比尔盖茨等人搞出来的,目的是要用疫苗统治世界。

所以,许多西方媒体都在报道中尝试给这种焦虑情绪降温,不断表示“猴痘”并不可怕,人传人的能力“有限”,西方发达国家的医疗资源也足够应对感染病例。这些国家的卫生部门也在发出这样的声音。

截图来自美国CNN的报道,内容为美国疾控中心表示公众无需对“猴痘”疫情担忧

可来自尼日利亚的病毒学家却发出着不同的声音。早在2019年时,一位名叫Adesola Yinka-Ogunleye的尼日利亚病毒学家就撰文指出,为“猴痘”病毒在尼日利亚已经持续数年的疫情说明这种病毒已经不再是先前人们以为的那种“罕见”的、人传人能力“有限”的病毒了,而是正在成为继天花之后“将在人类中流行的一种重要的痘病毒”。

一些西方媒体人也在担心病毒已经发生了改变。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一位记者就在一篇关于“猴痘”疫情的报道中表示,欧美国家此次几乎同时出现的疫情,很可能就是这种改变的一个信号。

所以,耿直哥希望出现疫情的西方国家的政府还是要重视这场疫情的到来,做好疫情应对和对公众的科普工作,不要像当初他们对待新冠疫情那样拿着过时的认知去误判这场疫情,无视经历了疫情的国家的警告,把一场本可以控制的疫情又搞得全世界都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