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40多名专家集体跳槽全球最大医院!

看医界

2022-05-20 21:15上海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0多名专家集体跳槽郑大一附院!

作者|肖湘

来源|看医界(ID:vistamed)

40多名专家集体跳槽“全球最大医院”

“前几天风闻有人要离开华中阜外医院去郑大一,今天知道居然是一个成人心外团队,一个小儿心脏外科团队和超声的四个人。心里还是难受了半天。毕竟一直觉得我们外科已经超过他们医院了,他们离开专业第一的医院去第二的医院让人不解,关键核心人物是我的同学。唉,不说了,各人有各人的处境和想法。”5月18日,华中阜外医院一位医生在微博上感叹。

团队批量离职加入郑大一附院的消息,近日得到了官方媒体的证实。5月20日,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披露,河南多家医院近40名专家跳槽郑大一附院。

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一位副院长向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透露,在5月17号左右,郑州七院心外科一下子就走了14个。事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连法定的执业地点都没变更,这边还等着出诊、查房,那边可就任命职务上班接诊了。“我们心外科一个病区,现在几乎瘫痪了……”

人民日报报道称,忽然被“虹吸”流失近四十名专家的两家医院,一家是国家规划在河南省部共建的区域医疗中心,另一家是郑州市心血管病防治的学科领衔医院。这些集体易主的专家平均年龄42.3岁,专业集中在心血管疾病学科和与之相关的重症救治及其辅助学科。其中不乏学科带头人和业内骨干。他们的新职位无一例外地都去了同一城市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据了解,近年来,头顶着“全球最大医院”的郑大一附院,在近年来不断“开疆破土”,连续接下多家医院,如今床位早已过万。随着2021年10月份,郑大一附院接下原河南省省立医院,更名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南院区”。郑大一附院进入“一院四区”时代(河医院区、郑东院区、惠济院区、航空港院区),床位规模达到12000张左右。

就在5月初,河南当地媒体大象新闻报道,经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批复同意,河南省血液病医院依托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挂牌成立。据悉,该院将汇聚相关医疗资源,进一步提升血液病诊疗能力和科研水平,以期造福广大血液病患者。

40多名专家集体加入郑大一附院,可以说医院对人才的吸引力不小,那么,目前郑大一附院的人才团队情况如何呢?

58名省医学会各专业主委

此前,《看医界》曾报道过,河南省全省超过80%的医学博士都被郑大一附院揽入怀中,这回说的不是博士,而是省级医学会的主委。

根据郑大一附院官网的最新数据,目前,医院有在省级以上学术团体担任常委以上职务300余人。河南医学会各专业分会主委58人,候任主委7人,副主委124人;其他省级学术团体主委(会长)48人(含名誉主委6人),候任主委3人,副主委(含副会长)47人。在国内外杂志担任编委以上职务的有300多人。

58名省医学会各专业主委,什么概念呢?据了解,目前河南省医学会现一共有99个专科分会。也就是说,河南省医学会的主委一大半是来自郑大一附院。

而且值得关注的是,郑大一附院占省医学会主委的比例正在呈现上升趋势。根据2017年公布的数据,该院拥有河南医学会各专业分会主委43人(含名誉主委3人),2019年医院官网数据显示,候任主委4人,副主委118人。也就是说,无论是主委、候任主委和副主任,都在逐年增加。

不仅如此,该院还有院士1人、特聘院士18人、长江学者2人、国家级教学名师1人、国家杰青1人、千人/百人计划专家3人,中原学者3人、中组部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1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6人,省优秀专家28人,省级厅级学术带头人53人、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7人、中原名医16人。其中,中华医学会专业分会前任主委2人,主任委员1人,候任主委1人,副主任委员7人,青年副主委8人,常委17人。

优质医疗人才竞争加剧

近年来,为推动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和提高突发事件应对能力,国家在积极推进优质医疗资源均衡布局和区域协调发展,鼓励发展多院区,医疗资源迅速进入一个高速扩张阶段,而这种扩展必然加剧人才竞争,加速人才流动和“虹吸”。而这次河南多家医院近40名专家跳槽郑大一附院事件就是这种竞争的一个缩影。

知名医改专家、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原副局长徐毓才表示,虽然这种竞争一定会让优秀人才的价值得到更大的重视,总体上会起到积极作用。但这种无序竞争“挖墙脚”,不办手续就走人的做法值得商榷。

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一位负责人就向人民日报表示,作为市级基层医院,近年来在引人、留人和发展上面临很大压力。面对几乎一个科室团队的集体去职,正在诊疗的临床业务措手不及。

徐毓才介绍,2014年4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第652号令发布《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自2014年7月1日起施行。《条例》规定,事业单位新聘用工作人员,应当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公开招聘工作人员有“法定”程序,其中包括制定公开招聘方案;公布招聘岗位、资格条件等招聘信息;审查应聘人员资格条件;考试、考察;体检;公示拟聘人员名单;订立聘用合同,办理聘用手续。因此,任何单位不能“偷偷摸摸”去招人。

同时,《条例》还规定,事业单位与工作人员订立的聘用合同,期限一般不低于3年。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要与单位解除聘用合同,必须提前30日书面通知事业单位,而且规定,对于“双方对解除聘用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也就是说“双方对解除聘用合同另有约定的”还不能仅仅提前通知就可以解除。因此,作为不打招呼不办手续就离职的那些“专家”实际上已经涉嫌违背“聘用合同”。

对于这种情况,事业单位完全可以依据《条例》和“聘用合同”依法维权。

徐毓才表示,各地为了确保基层卫生人才队伍稳定,也出台了一系列硬标准,给基层人才合理流动划出红线。2020年7月,国家卫健委、人社部,明确提出禁止上级医疗卫生机构从下级医疗卫生机构“虹吸式”抢挖人才。因为,大医院对人才的虹吸,势必会加剧对患者的虹吸效应,这与国家推动分级诊疗、优质医疗资源均衡布局相违背,也不利于构建总量扩容、布局合理、群众便捷就医的医疗服务格局。

据悉,河南省卫健委已经发函叫停了这种不合规矩的行为。本文为《看医界》发布,转载须经授权,并在文章开头注明作者和来源。)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