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周杰伦“回归”地表最强,谁为免费演唱会埋单?

新京报

2022-05-20 20:12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周杰伦演唱会520线上重映,超千万人次观看

周杰伦演唱会预约人数已经突破1500万。截图

腾讯又一次对“回忆杀”出手了。

5月17日,周杰伦线上演唱会官宣,尽管是重播,但是顶流仍然是利器——三天时间,预约人数已经突破1500万,#周杰伦演唱会重映官宣#话题量更是达到2.3亿。

有人组队同城观看,有人追忆演唱会现场,粉丝苦等新专辑六年,“520”这天在线上寻到了为爱打call的机会。

线下停摆,线上演唱会于平台而言成了流量密码。2022年五月天线上演唱会,预约人数同样破千万,相关话题量破10亿。追溯至2020年,超过3500万人在线同步观看,创下五月天成团以来最多人同时参加的一场演唱会纪录。这一年,《想见你》OST彩蛋音乐会,实时在线观看数达到了600万。有网友统计,600万的观看相当于“同时在75个鸟巢,260个小巨蛋,480个红磡开满场演唱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看到,腾讯、抖音、阿里以及网易接连进场,其中,腾讯推出TME live,整个2021年举办了56场现场表演。

崔健、五月天、张国荣、刘若英......老牌歌手接连加入,资本重金加码“音乐+”,用户却只谈情怀,一轮轮刷屏背后是谁在埋单?线上演唱会的集体狂欢之后,是雁过无痕还是厚积薄发?

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线上现场音乐演出产业研究报告》。

破译“顶流”流量密码

腾讯选择周杰伦这步棋,恰逢其时。

周杰伦上一次在国内开演唱会是3年前,发专辑也仍旧停留在6年前。近期,随着刘畊宏健身直播走红,周杰伦的《本草纲目》《龙拳》等歌曲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曾经追过周杰伦的歌迷也陷入回忆杀。

最初刷到这个消息时,杰迷小山很是兴奋。时隔3年再次看到周杰伦演唱会,“就算线上也行”。不过,被点燃的热情随即被“重映”两个字浇灭了大半。

“这些之前我都看过现场了,而且演唱会视频网上也能看到。”尽管这样说,由于免费,小山还是决定有时间会看一下。

5月19日,周杰伦线上演唱会歌单发布,“地表最强魔天轮”两场演唱会共有包括《稻香》《半岛铁盒》等48首歌曲。这也可以称得上是周杰伦的巅峰时刻。杰威尔数据显示,2013年开始的“魔天伦演唱会”共全球巡演76场,耗时2年7个月,吸引了180万人次观众,累计票房72.45亿;而从2016年一直持续到2019年的“地表最强演唱会”共巡演120场。

在外界看来,腾讯不仅是在办演唱会,也是秀版权“肌肉”。

在腾讯音乐和网易云两个音乐巨头的多次音乐版权纷争中,周杰伦是关键的一个。

二者的一则判决书显示,2017年11月,腾讯音乐用独家版权的形式拿下了周杰伦的歌曲,并与网易云签订了《音乐授权合作协议》,授权期限为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授权价格为1818万元。

2018年3月9日,网易云要求续约,但在授权期限内未达成续约协议。4月1日下午6时,网易云音乐全平台下线周杰伦歌曲。

当年10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实现收入86.19亿元,同比增长92%;其中在线音乐收入25.53亿元,同比增长87.2%。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周杰伦”这三个字对于一个音乐播放器而言,就意味着15%的DAU(日活用户)增幅。

周杰伦是腾讯音乐不能放下的利剑。2018年2月,在国家版权局的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二者曾相互授权99%的音乐作品,而周杰伦就在这剩余的1%中。

2019年8月,腾讯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声明中,腾讯确认放弃与相关上游版权方有关音乐版权独家授权的权利,并告知相关上游版权方可以自行向其它经营者进行授权。

这一声明颁布后,网友纷纷表示,终于可以在网易云听周杰伦了。但是直到如今,网易云音乐上周杰伦的歌曲仍显示灰色“无法收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易云音乐上周杰伦的歌曲仍显示灰色“无法收听”。

早在2020年,伴随线上演唱会热度攀升,腾讯推出TME live。仅四季度就举办了50多场在线现场音乐会。整个2021年,TME Live 举办了56场现场表演,且吸睛成绩不俗。从西城男孩到五月天、张国荣,再到崔健演唱会,修复及老牌艺人都成了流量保证。

其中,4月1日“张国荣2000年《热·情》演唱会超清修复版”,1740万人梦回2000,荣迷们在直播间按下点赞按钮3878万次。超4600万乐迷在崔健视频号演唱会上隔空共鸣,崔健线上演唱会微信生态内曝光量12亿+,喝彩次数1.2亿+。崔健演唱会直播间被分享270万次,巨大流量击穿多个用户圈层。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看到,抖音推出DOULive,“DOULive沙发音乐会”两周共计超50位华语乐坛音乐人参与其中,累计66场直播Live;阿里旗下的票务平台大麦推出“平行麦现场”,网易云音乐在2020年推出全新线上演出品牌“云上LIVE”,截至当年10月,线上直播60+场,包括TFBOYS七周年演唱会、苏打绿“分身乐团”鱼丁糸、潘玮柏等明星。

花式玩法打榜出没

此次免费重映的周杰伦演唱会,已经是腾讯TME live今年以来举办的第5场线上演唱会,此前曾引发刷屏效应的五月天、张国荣等均为免费线上观看。

线上演唱会的成本并不低。一般情况下,灯光、舞台搭建、人员配置上的成本不会缩减。而为了保证播放质量在带宽、技术开发、版权等方面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艾媒分析师张毅表示,线上演唱会目前的变现方式主要有门票、广告和品牌冠名三种。

对于免费的演唱会,广告和品牌冠名成为主要变现途径。这类情况主要出现在崔健、张国荣、刘若英等知名度较高的艺人身上,他们通常可以带来巨大的流量,因此可以放低门槛吸引更多人观看,由此吸引赞助商。

此次周杰伦线上演唱会由百事可乐独家冠名,和腾讯TME LIVE的标志并列出现在宣传片。此前崔健线上演唱会则由极狐汽车独家冠名,根据腾讯介绍,这场演唱会是视频号演唱会直播商业化首秀。

张毅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平台办线上演唱会有拉新的需求,“线上演唱会对视频平台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内容IP,对于活跃用户、拉新都非常有帮助,也是一种商业化布局。”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此次周杰伦演唱会虽然在线上举行,但是也可以生成带“VIP区”的专属海报,这一过程就需要下载相关APP。

追溯至2020年,火箭少女解散演唱会就以非会员40元,会员18元,5份以上每份12元,101份以上每份8元的方式为平台拉新。

2021年3月,爱奇艺官宣了女团THE9的首次线上演唱会,与火箭少女用5人拼团优惠来吸引人的营销方式不同,爱奇艺设置限量销售,139元的票价两场总共3.5万张,399元档5000张,算上每天99张的99元秒杀票,总共4万余张。线上举办还限量,一度引发猜测,不过,演唱会前夕,官方宣称所有票都显示售罄。

除此之外,该线上演唱会不能回放,错过直播就意味着失去观看机会。为了限制共享,爱奇艺此次演唱会只有手机、iPad及手机投屏3种观看方式。

变现的另一种模式,通常是针对粉丝经济属性较强的艺人,这类艺人演唱会的目标群体通常是具有较强黏性的粉丝,因此盈利模式以“门票+应援收入”为主,且价格随粉丝数量水涨船高。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THE9去年演唱会中,399元权益中最有价值的权益是一个场控的荧光棒,以及抽现场助演的一次机会。这个抽奖是以扭蛋的方式进行的,没抽中的话,也可单独购买扭蛋,售价是39元一次。有粉丝为了去现场,抽了百余次扭蛋。加上周边、应援、打榜等花销,一场演唱会下来,氪金多的可以达到上千元。

THE9演唱会399元门票涉及的相关权益。

这些应援放在线上,有了更多的表现形式。

2020年8月,TFBOYS演唱会分为30元、158元、860元三档,158元比30元多一个成员直拍,860元档可以拥有限定礼实物周边和主题盲盒购买特权,其中主题盲盒购买特权只是指具有特权,想要购买盲盒需要额外支付99元。

演唱会期间的打call助力也是粉丝经济的常见形式。在阿里“平行麦现场”主办的乃万“遇见自己”演唱会上,打call前10名可以获得不同的特权,比如第一名可以获得视频连线机会、亲笔签名衍生品以及冠名商海信电视。

除此之外,“平行麦现场”依托阿里系资源优势及电商基因,实现了“演唱会+电商”。在演唱会画面中显示产品链接,直达电商平台。

不过,粉丝被视作掘金地,也并未换来满意的互动。THE9演唱会所谓的互动,只是抽取粉丝进行连线,这个资格就是399用户的特权。在开播前,连线还经历了彩排,粉丝也是极致配合。最终实践效果来看,延迟、断线等情况仍未能解决。

线上演唱会成炫技工具?

实际上,线上演唱会并非疫情催化下的新型产物,早在2014年,乐视承办的汪峰演唱会,同步线上直播,30元的票价购买人次达7.5万,为乐视创收超200万元,开创了演唱会的新模式。

不过,当时的线上演唱会更多的是作为线下演唱会的配餐。2020年,线下演唱会遭遇停摆、延期,演艺经济遭到重创,线上演唱会成为主要出路。

最初的线上演唱会并不被看好,很多人认为演唱会讲究的是气氛,线上演唱会“没内味了”。令人意外的是,经过两年的发展,线上演唱会成为了当下日常。

“没有气氛”是线上演唱会最大的槽点。

随着线上演唱会的内卷,平台开始用高科技包装演唱会,满足用户对互动感、体验感的需求,VR、XR、元宇宙等词汇轮番上阵。

然而实践下来,眼花缭乱的技术不但没有满足用户需求,反而让线上演唱会成为展示平台技术的工具。

在牛年春晚,“千里之外”的周杰伦、刘德华同时出现在舞台上,依托的就是XR技术。2021年4月,爱奇艺主办的The9线上演唱会,以扩展现实(XR)为卖点,打造沉浸感。

演唱会总导演谭寅子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演唱会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了,包括研发、技术、设备、内容制作等在内的总投资超过1亿元。投资过亿的演唱会,最终呈现效果却多次出现问题,引起粉丝吐槽演唱会是“大型特效表演”。

5月17日晚,字节跳动旗下pico主办郑钧“We Are”VR私人唱聊会,采用VR技术,号称可以实现360°沉浸式的视觉盛宴,带上设备可以感受站在舞台上看演唱会。与其说是演唱会不如说是pico的一场尝试,或许是因为设备限制,该场演唱会微博话题阅读量不足200万。

除此之外,还新兴出来了元宇宙演唱会的概念,让虚拟人代替真人。2011年11月,贾斯汀·比伯与虚拟音乐会公司Wave VR合作举办的元宇宙音乐会,在这场演唱会中,比伯的虚拟人成为主角代替比伯演出,尽管动作同步度已经比较高,但和真人仍有很大距离。

平台并未因此放缓脚步,不管是Pico、wave还是TME都在大步迈向虚拟现实技术,资本也不断加注。

Wave 是较早推出元宇宙概念的平台,目前已经获得了众位明星投资人支持。2020年6月,wave完成了在Maveron领投下的3000万美元融资。

2020年11月,Wave VR与腾讯音乐达成了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同为TME旗下创新演出品牌TME live开发高品质虚拟演唱会内容。2021年年底腾讯音乐推出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

从资本的动作可以看出,未来高科技的线上演唱会仍然是大势所趋。张毅表示,线上演唱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更多的观众形成的社会讨论度,本身就让线上演唱会变得更加有商业挖掘的空间。虽然线上演唱会是疫情环境下形成的一种新型商业模式,但我认为这种商业模式在未来疫情过后仍然会有一个不错的发展机会。”

从直播到录播,从首映到重映,观众对线上演唱会不再排斥,要求也逐渐放低,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内容值得期待。

从眼下看,线上演唱会要从爆发性红利转向持续动力,还需要一个突破点。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宋美璐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柳宝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王淑玉_NBJS17928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4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