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火上热搜,被誉为“神药”的千金藤素能否终结新冠大流行?

医脉通

2022-05-20 19:16北京

关注

导读

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来源:医脉通

作者:阿廖沙

本文为医脉通编辑撰写,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5月12日,“科技日报”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我国发现新冠新药并获专利!其抑制病毒能力排名靠前》的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中写道,5月10日,我国科学家发现的新冠治疗新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专利说明书显示,10 μ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发明人童贻刚教授表示:从目前的研究数据看,该药物抑制新冠病毒的能力在所有人类发现的新冠病毒抑制剂中排名靠前。美国学者此前也在《科学》发表论文证实,千金藤素的数据在其研究的26种药物中数据亮眼,而且优于已经获批上市的瑞德西韦和帕罗韦德。

根据专利说明书显示,对千金藤素、西拉菌素、盐酸甲氟喹这三种筛选出的抗新冠病毒有效化合物进行试验,10 μM的千金藤素、西拉菌素、盐酸甲氟喹在细胞感染72小时后分别能抑制病毒复制15393倍、5053倍、31倍,实验结果均可重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2021年7月一篇刊登在《科学》杂志的文章印证了这一结论:研究者将千金藤素与25个其他的候选化合物放在一起进行了比较研究,结果显示,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的EC50(引起 50%最大效应的浓度,数字越低越好)只需0.1 μM,远低于其他候选药。

在文章最后,童贻刚教授呼吁尽快开展临床试验研究让科技成果落地、切实用于抗疫。

质疑声四起,“神药”还是“口头支票”?

科技日报的文章受到了广泛关注,千金藤素于当天连上多个热搜,部分网友甚至直接将其称为能够给疫情破局的“新冠神药”。

不过,随之而来的质疑声也愈演愈烈。

5月18日,“中国新闻周刊”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火上热搜的千金藤素,是“新冠神药”还是“空头支票”》,就千金藤素造成的争议展开了论述。

文中,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专家金冬雁表示千金藤素距离成为抗新冠药物,还有很远的距离,中间各个环节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现在更像在开一个“空头支票”。

千金藤素抗病毒的具体作用机制目前还不算清楚,且动物实验未开展。这两件事没做好,研究无法向前推进。

对于“15393倍”这个极具视觉冲击的标签,武汉协和医院药学部药师王哲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个数据给大家带来了希望,也意味着千金藤素有可能成为未来抗新冠药物的备选之一。但未来能走多远,还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

金冬雁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像千金藤素这类被筛选出来的天然药物或老药新用药物有很多,现在应尽快进行动物实验,弄清楚千金藤素进入动物体内后,能被吸收多少、多少剂量会起作用、体内代谢反应如何……

如果不把这些问题都需要研究清楚,仅靠体外细胞水平的实验,很难谈具体的有效性。

从2020年1月开始,童贻刚团队就开始对数千种药物进行筛选。不过,在过去两年,一直没有开展动物实验。

据报道称,该专利的第二发明人曾在社交平台公开表示,长时间未将千金藤素推进至临床阶段的原因在于,一是药物开展临床需要大量资金;二是对其进行临床,会涉及到千金藤素化合物专利问题,一般企业不愿意冒险。

有一定医学/药学基础的人都清楚,体外效果很好的药物,到了体内实验阶段,效果大打折扣的情况比比皆是。

曾经被寄予厚望的“磷酸氯喹”就是倒在体内实验这一步,以至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批准紧急使用该药后两个月,又撤销了批准。

除此之外,童贻刚团队在研究中用于体外实验的冠状病毒并非2020年以后流行的新冠病毒,而是研究人员于2017年从一只走私的死亡穿山甲身上分离出的、新的冠状病毒xCoV。

换句话说,千金藤素所抑制的并不是新冠病毒,而是一种与新冠病毒在S蛋白表达上很相似的穿山甲冠状病毒。至于对新冠病毒,尤其是经历多多次变异的奥密克戎等毒株是否同样有效,还需要更多的严谨实验来证明。

故此,金冬雁教授认为,即便千金藤素真的有用,也需要经历相当漫长的过程,才能得到紧急批准用于临床试验。

“造神”的背后是群体焦虑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2020年1月),新华视点发文称,经过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冠病毒。

该消息发布后双黄连口服液迅速脱销,各平台销售一空。被逼无奈之下,甚至有网友选择购买“兽用版本”作为替代。后在人民日报以及多家医学相关平台的连续科普下,“抑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逐渐成为共识,这场疯狂的“抢购潮”才逐渐得以平息。

“双黄连抢购事件”的成因基本分为两个方面:

1.媒体传播

信息时代,媒体是人们或许外部信息的最重要途径。尤其是官方媒体,其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受众的价值判断。

回看新华视点那则的短讯,本身并无所谓“造谣”成分。但多数普通人并不能在短时间里分辨出“抑制”和“治疗”的区别,后续的裂变传播又使得信息原意不断失真。最终成了“双黄连抢购事件“的导火索。

2.群体焦虑

彼时处于疫情初期,舆论场上关于新冠肺炎的负面消息接连不断。

在这种情况下,人会产生为了“自救”采取行动的冲动,如果行动未能实施,则会产生与之相应的焦虑和情绪,让人难以理性思考,进而主动选择信任那些看起来令人愉悦的“好消息”。即使内心深处有过质疑,也会被“从众心理”带来的新焦虑给覆盖。这也是诸多所谓“高知”也参与抢购双黄连的原因。

“千金藤素”爆红的背后同样有这两个因素的影子。

两年过去了,随着了解的深入以及卓越的防疫成果,人们对于新冠病毒的恐惧与日俱减,甚至已经出现了“清零派”和“共存派”分庭抗礼的情况。

但从另一方面,想要彻底终结新冠大流行的念头变得越来越强烈。从害怕感染到害怕封控,人们依然像两年前一样盼望着“好消息”到来。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保持冷静,过高的期望带来的往往是失望。

千金藤素能否不负网友所封“神药”之名,彻底终结这场新冠大流行,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责编|阿廖沙 苏沐

封面图来源|视觉中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