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解剖过三千多具尸体后,日本法医悲叹:我们这个国家一定是生病了

墨珑甲

2022-05-20 17:08浙江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图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日本法医西尾元,或许不认识张爱玲,但绝对是她这句话的共鸣者。

只因他从业20多年,解剖过3000多具尸体。

在谈及尸体,人人闻之色变的今天,西尾元却对尸体,拥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同情与悲悯。

常人看来,或许认为“西尾元法医病了”,但他却悲呼摇头道——“是这个社会病了。”

日剧《非自然死亡》剧照

2010年冬,西尾元把自己解剖3000多具尸体的心得,编辑成《法医笔记》发表。

书是在12年前发表的,却是在最近2年大火。

透过西尾元的书,人们才看懂,他剖开的不仅有死者的死因,还有诸多日本无法疗愈的社会病症。

他在书中得出了一个震惊所有日本国人的结论——“我们这个国家一定是生病了。”

那么西尾元,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悲呼呢?

我们通过以下两个故事来剖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图

奇异性脱衣冻死者

在人类范畴内,存在一种奇异的生物学现象,叫做“奇异性脱衣”。

人在濒临冻死时,可能会产生全身燥热难忍的错觉,诱导自己把全身衣服扒掉,最终被活活冻死。

这些冻死者,并不是因为脱衣服而冻死。

产生这种错觉,已是死亡的前兆,他们是必死的,只是脱衣加速了他们的死亡。

如1959年,举世瞩目的“俄罗斯乌拉尔山难”,就有多名登山者在皑皑雪山上,脱掉外衣被冻死。

当然,本文的主旨,并不在于探讨这奇异现象,西尾元发现的东西,远不止于此。

网络图

某年2月的一天,日本大雪一夜未停。

早上起来时,刺骨的寒意让法医西尾元隐隐之间感到不安。

果然,赶到法医学教室时,已经有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不锈钢解剖台上。

但是,警察的态度是,没有外伤,死因不明,所以才送来解剖。

解剖前,远处观察死者体表特征时,西尾元很快就锁定了一些关键印记——死者四肢肘部关节,存在多处微红色斑状变色。

通常来说,这是“冻死者”的典型印记。

网络图

在接下来的解剖过程中,西尾元发现,死者左侧心脏的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颜色,比右侧鲜红。

普通人看来,这很正常,因为左侧动脉血,含有大量氧气,氧气与血红蛋白结合越多,颜色便越鲜红。

而右侧静脉血,由于氧气匮乏,会明显暗红。

但在西尾元的法医角度,这种明显区别,显然是不正常的。

因为人活着时,尽管左右心脏血液颜色有区别,但他们的色差,并非肉眼可见的明显。

但是,眼前死者左右心脏流出的血液,却显得泾渭分明,存在突兀性色差。

从生物学上来说,人体血红蛋白与氧气的结合机制是,温度越低,结合度越高,血液颜色越鲜红,反之则越乌黑。

几乎不假思索地,西尾元便得出结论——死者生前必定吸入了大量冷空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图

原本西尾元尚未得出死者的最终死因,然而警察的一个线索,直接让他把死者的死因锁定为“冻死”。

警察说——“发现死者时,他只穿着内衣裤。”

显然,这一行为,符合“奇异性脱衣冻死者”的症状。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警方传来消息,经过反复调查、走访,确认死者确实被冻死无疑。

然而,警方的又一句话,却让西尾元久久陷入沉思——“死者是在公寓被冻死的。”

这句话乍听起来,没什么,可仔细一审视,却矛盾重重。

网络图

在公寓,且不说有房屋御寒,最起码的棉被、衣物也应该是有的,为什么还能被冻死?

这倒不是说死者死因,存在他杀之类的反转。

对于自己的验尸结论,西尾元笃定不已,他一直相信一句话——尸体是不会骗人的!

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西尾元又想方设法地向警方刨根问底。

然而得出的真相,却让他更加陷入痛苦中。

网络图

警方介绍,经过走访发现,死者生前曾遭遇职场危机,导致妻子离家出走,从此一蹶不振,过着寡居生活。

没有了收入,又接连拖欠了几个月房租,等房东上门催租时,发现无人应答,打开门才发现,他早已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此外,他的家里,没有发现任何食物、钱财,连煤气都断了。

这就为他被活活冻死,提供了致命的条件。

网络图

从生物学上来说,人,并不是有衣服御寒,就可以避免被冻死的,还需要食物的热量支持。

人体没有食物热量支持,体温便会逐渐失衡,下降到37℃以下。

一旦低于平均温度,即使是裹着棉被,也会被冻死。

因为这种寒冷,发于肌里,由内而外,并非由外而内,所以物理御寒,是没有用的。

而之前西尾元对死者解剖,恰恰发现他的消化系统,空空如也,这更加验证了警方的判断。

因此,确切地说,死者是在饥寒交迫中死去的。

饥饿是根本死因,寒冷只是诱因而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图

我们绝对无法想像,一个活在21世纪的新人类,住在高档公寓中,在各种亲缘关系与人情社交的庇护下,竟然能把自己活活饿死。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旧拒绝向别人祈求援助以获得食物。

他到底是对这个社会有多大的恐惧?又或者说对活着多不抱幻想,才以如此决绝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

到底是他病了,还是这个社会病了?

这个问题,迅速拷问着我们的灵魂,也一直萦绕在西尾元脑海里,让他陷入了痛苦的沉思中。

网络图

在家人的环绕中,孤独地死去

也许很多人会疑惑,“在家人的环绕中,还如何孤独地死去?”

西尾元的又一个解剖案例,再一次带我们认识了人活着,孤独的新高地。

某天,西尾元的解剖台,再次搬来了一具男性尸体,大约40多岁。

解剖时,死者的气管,流出大量脓液。

顺着呼吸道直至肺部,全被脓液充斥。

西尾元作出诊断,死者因肺炎窒息而死。

网络图

可问题来了,对当前发达的医疗技术来说,这种普通肺炎早已不是什么难以攻克的疑难杂症,而且治疗成本也不高。

尽管见惯了各种因疾病而死的死者,但在西尾元的职业生涯中,因普通肺炎而死的,这是头一例。

带着疑惑,西尾元询问了警方,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把他吓了一跳

——“死者生前与父母住在一起,被发现时,已经死去两周了。”

这个回答,怎么看都不正常。

网络图

既然有父母在,那么他多少是存在看病的条件的,为何最终却养病为患,以至丢了性命?

更加费解的是,有家人在,为何又在死去两周后才发现?!

至此,西尾元已经意识到,这又是一个病态的死亡案例。

果然,后来从警方处得到的最终调查结果,再次印证了他的判断。

警方发现,死者虽与父母同住一个屋檐下,但却与父母近二十多年老死不相往来。

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宅在自己的房间里,足不出户。

网络图

警方调查死者生前履历发现,他竟然还是标准的大学高材生。

据他的父母介绍,二十多年前,儿子从大学毕业,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然而没多久,便遭遇职场危机被解聘。

接下来,虽然又接连找了多次工作,但都因性格问题,无法胜任工作或社交而被解聘。

最终,他干脆放弃了。

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逃避现实。

在这期间,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从刚开始的不见生人,到不与别人说话,甚至到最后会因为爸妈进入他的房间而大打出手。

网络图

久而久之,他的父母,已经接受并习惯了儿子的这一行为,与他过上了同住一个屋檐下,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

最近几天,他的母亲,突然发觉儿子的屋子,没有了动静。

鼓起勇气推开门才发现,儿子躺在地板上,早已成为一具木乃伊状的尸体。

这并非虚构故事,西尾元通过写实笔调告诉我们,这是发生在日本的真实案例。

并且,这样与家人生活在一起,却孤独地活着的人,在日本并不在少数。

解剖过三千多具尸体后,日本法医悲叹:我们这个国家一定是生病了

在我们的认知中,血缘亲情,应该是凌驾于一切人缘关系的存在。

在生命活动遭遇危机时,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存在向父母亲缘求助的本能。

就本案例来说,死者生前,与父母并无无法解开的矛盾与宿怨,他的行为完全是出于对社会的恐惧,对社交的逃避。

我们或许能够理解死者生前逃避现实的行为。

但就像西尾元一样,我们绝对无法理解,到底是多大的恐惧,才会让他违背生物本能,拒绝向自己最亲近的人,请求帮助,度过难关。

网络图

西尾元对此归结说,这是因为日本人存在一种根深蒂固的意识——不给人添麻烦!

笔者尤记得,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把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简单归结为“给中国人民添了麻烦!”使毛主席和周总理勃然大怒。

因为国情与文化差异,我们虽然无法理解,更无法原谅日本对过去的罪行轻描淡写地洗白。

但事实是,“添麻烦”在日本,确实是最高程度的反省、道歉。

“不给人添麻烦”,已经被日本人,公认为社交礼貌的最高自觉。

网络图

然而,这种礼貌,一定程度上,却成为了压死无数日本社交障碍者的最后一颗稻草。

这也引发了我们对日本这一社交礼貌的思考,这到底算不算是一种“社会病态”呢?

网络图

病态的“8050问题”

在西尾元《法医笔记》中,类似这样非正常死亡的病态案例,并非个案,而是多数。

其中,最引起西尾元思考的是日本的“8050问题”。

它正严重侵蚀、毒害着当今的日本国民,成为一种令人触目惊心的社会顽疾。

一份日本外务省的调查显示,日本每天足不出户的青年人大约有54万人,中年人有61万人。

如今的日本,80岁的老父亲、老母亲,照顾50岁儿女的现象,屡见不鲜。

它正慢慢成为日本滋生家庭惨祸或悲剧的最大温床。

网络图

因为老人,总有一天会撒手人寰。

留下的儿女,因为与社会脱节,缺乏社交与生产能力,往往会走上两条极端的道路:

一、害怕社交,把自己关死在家中。

二、因怨生恨,继而产生报复性人格,以极端方式无差别杀人,报复社会,然后再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尤其是后者,在日本时有发生。

网络图

换另一个角度,如果是年轻人先老人死去,那留下的老人,在日本这个存在快生活节奏的国度,注定活得喘不过气来。

他们的晚景,大多以孤独地死亡而告终,使得日本每年有近3万人在孤独中死去,近百万人的生命在孤独中风雨飘摇。

如今的日本,很多家庭,全靠男人工作养活全家。

一旦男人遭遇职场危机,往往预示着一个家庭的崩塌,许多女人会毫不犹豫离开,寻找能给自己提供生活保障的人,这也是日本孤独男人倍增的原因。

与此同时,太过极端的教条主义,也根深蒂固在日本国民的社交礼仪里,使得日本人之间,看起来很近,实际却戴着一层面具社交,隔阂越来越大。

这种教条礼仪中,“不给人添麻烦”恰恰是最典型的例子。

这些都是日本社会的通病。

西尾元原以为自己解剖尸体,是为了告慰死者,安抚生人。

没想到的是,解剖过3000多具尸体后的最大发现,却让他猝不及防,并陷入痛苦的沉思——日本国人,最大的死因,并非来自自身,而是来自于社会。

在《法医笔记》的最后,西尾元以清醒者的口吻悲呼——“我解剖3000多具尸体后发现,我们这个国家一定是病了!”

参考资料:《法医笔记》——西尾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7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