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335万元涨到5.5亿,斯诺威锂矿拍卖为何引85万人围观?

汽车公社

2022-05-20 09:12上海

关注

截至发稿时,出价超3000次,从起拍价335万元拍到5.5亿,较起拍价高出160倍,延期70多个小时依然还在不停胶着出价,拍卖引来近百万人围观……

近日,成都兴能新材料持有的雅江县斯诺威矿业54.29%股权,在京东破产拍卖平台拍卖,创下了业内罕见的拍卖纪录,火热的背后,直指锂矿资源。

据了解,斯诺威矿业是一家矿产开发及销售商,公司主要从事锂辉矿、及其他稀有金属矿的开发及销售。该公司持有斯诺威矿业拥有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工业矿和低品位矿矿石量达2492.40万吨,平均品位1.18%,折合氧化锂储量达29万吨,为特大型锂矿。

在多数矿山的采矿权已有明确归属的情况下,该矿山则是少数存在易主可能的核心资产,为稀缺标的。

尽管该公司尚存近16亿的债务,且之前股权评估价为12亿元,花5.5亿的价格购买股权看似已经超出了盈亏点,但在电动车爆发、储能发展大趋势、锂矿价格猛涨10倍的背景下,锂矿资源的激烈抢夺,在这次拍卖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妖镍”之后再现“妖锂”

前一阵子,“妖镍”事件引起资本、行业和产业链的广泛关注,这一次轮到“锂”了。

作为一家注册资本仅5000万、发展仅10来年的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放在一众破产重组的公司中其实并不起眼。但没想到的是,因为一次股权拍卖,却让这家公司火出了圈,绝对称得上5月的行业大事件。

5月16日,成都兴能新材料持有的雅江县斯诺威矿业54.29%股权在京东破产拍卖平台拍卖,该次拍卖引来12人报名,起拍价335万,加价幅度为5万元。按照拍卖流程,如果没有新的竞价者,上述拍卖本应于5月17日上午10时结束。但进入后期,竞拍者战况渐浓,报名人数增加到了20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实际上早在2020年2月,斯诺威矿业54.29%股权就曾在京东破产拍卖平台上拍卖,当时起拍价为8.49亿元,但因案外人对标的物的查封提出异议,拍卖被中止。

根据当时的文件显示,该企业的账面总金额为2.04亿元,负债2483万,净资产为1.79亿。而当时基准日申报价值为6656万元,核定储量为2492.4吨,评估价值为21.97亿元,折算54.29%股权价值约为12亿元。

此外,斯诺威矿业管理人这两年来曾至少4次公开招募意向投资人,100%股权价格缩水,最低放价到3.8亿元,但无人接应。

由于债务缠身,破产清算,资不抵债,斯诺威矿业的拍卖股权从两年前的8.49亿元骤降至此次竞拍起价的335万元,拍卖价格大跳水。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该公司被多达51条司法案件缠身,多数为借款合同纠纷,终本案件未履行的金额达到6.9亿元。另一份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13日,公司确认债权金额为10亿元,暂缓债权金额为5.7亿元,累计债务高达16亿元。

截至发稿时,竞拍仍未结束,而当前价已从335万元的起拍价涨至5.5亿元,涨幅超180倍,到后期争夺斯诺威矿业股权的玩家只剩3190、7995两位竞拍者相互胶着出价,厮杀得难分难解,24小时不停歇。

根据消息人士透露,早先预计此次股权竞拍价格在5000万元左右,拍到上亿元确实没有想过。目前5.5亿的价格,以及对应股权下高达8.5亿的债务,中标公司要为此付出近14亿元的成本,这个价格看似已经超出了斯诺威矿业这54.29%股权所值的12亿价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商业世界,谁都不想做亏本的买卖,斯诺威矿业拍卖价格暴涨的背后,也与最近“锂”价格暴涨有直接的关系。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里,“锂”作为新能源电池重要材料,价格疯涨490%。今年,国内电池级碳酸锂(99.5%)最高也突破50万元/吨,要知道2020年这个价格还是4万元/吨。

不过最后股权会花落谁家?究竟是协鑫能科还是另有黄雀在后,已经不再重要。而背后关于探矿权和开采权的纠葛,那兴许又是另一番故事了。

实际上此次拍卖引发近百万关注目光的背后,一方面是大家想看看这次拍卖究竟能够暴涨到什么地步,另一方面也意味着,锂矿作为新的黄金赛道,受益于行业的快速发展,推动了锂电强劲的市场需求,它的价值不单单是一堆矿石,而是在未来能源结构转型的过程中承担起的重要角色。

对于拿下斯诺威矿业的公司来说,则获取了国内稀缺的锂矿资源,也就可以印证公司未来的发展将会向锂矿资源延伸,从而发掘公司未来更多的价值。

毕竟国内锂原料供应不足,对外依存度较高,65%的锂原料需要进口,这是铁打的事实。好消息是2021年四川省自然资源厅发布了《四川省矿产资源总体规划(2021-2025年)(征求意见稿)》,规划到2025年年开采量至少达到50万吨矿石量,政策支持下,四川锂矿开发有望提速。

从电池到矿场

2021年底,在锂矿巨头“天齐锂业”举办的一场投资者交流会上,包括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总裁夏浚诚在内的一众高管表示,天齐锂业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型锂盐厂,已经跃升到了千亿市值的大企业,并成为众多资本和行业追捧的对象。

数据显示,天齐锂业2021年营收翻倍,净利润翻了两倍,一年净赚超20亿。另一家锂矿企业赣锋锂业也非常疯狂,2021年营收超百亿,净利润更是翻了4倍!“家里有矿”这句话有了更新的含义和解释。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锂因为催化剂的属性而被称为“工业味精”,多数应用于传统工业,但是随着锂电池的发展、碳中和以及新能源汽车成为趋势,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抢手货。

这种呈现银白色、且在车载动力电池中难以替代的核心原材料,正在扮演着过去100多年来石油在工业中的“血液”角色。

但是现在,“疯狂的石头”牵动着全产业链的心,上游锂矿企业是赚得盆满钵满了,可中下游的电池厂商和新能源车企却是被按在地上摩擦。今年以来,几乎所有电动车企都迫不得已涨价。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也认为电池级碳酸锂涨价“非常夸张”。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则提到,“锂已经成为限制全球电动车普及的根本要素”。

在价格暴涨的大背景下,全产业链的目光都瞄准了上游锂矿资源。今年2月,特斯拉与一家澳洲锂矿商签下采购大单,预定了锂矿商旗舰项目三分之一的年产量。特斯拉深入到矿场签协议的原因很简单——锂价格涨的太疯狂了,贵到成本控制大师马斯克也很难控制其成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引发了一种预期——谁掌控锂,谁就掌控了电动车的创新基石。

“未来我们会收购矿业公司。”5月10日,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这是加速向电动汽车过渡的唯一途径,那么可能性就摆在桌面上。”马斯克称正在建设自己的锂矿提炼工厂,并已经拿下美国内华达州一处锂矿的开采权。

完成这个步骤之后,特斯拉在动力电池领域实现了从最上游的矿石开采到提炼,再到制造成品电池在内的“全产业链”式布局,马斯克期望将更多的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当然,买矿并非马斯克才有的独特的洞见。今年初,比亚迪出资6100万美元(约3.87亿人民币),中标智利8万吨锂矿项目,中标者将获得7年的勘探和开发项目以及20年的生产时间。早在2010年,比亚迪曾获得西藏扎布耶锂业18%股份。和比亚迪一样较早布局的还有丰田汽车,早在2010年,丰田就通过旗下负责海外投资的主体“丰田通商”,在阿根廷开发锂矿并设立工厂。

2017年,长城汽车也通过投资澳洲锂矿公司Pilbara Minerals(占比约3.5%),获得了一些锂矿产品的包销权。另外,上汽和广汽也联手投资了位于江西的九岭锂业。今年年初,大众、戴姆勒等车企也开始通过委托机构游说的方式,试图说服智利政府扩大锂矿开采。

除了车企之外,锂矿生产商、电池制造商也在全球各地争抢锂矿。去年,赣锋锂业、宁德时代、美洲锂业展开了一场抢购加拿大千禧锂业的大戏,最后美洲锂业收购成功时,报价已经比最初赣锋锂业给出的价格高出超过10亿人民币。

4月,特斯拉产业链公司雅化集团,其全资子公司雅化国际收购超锂公司全资子公司60%的股权,并控股旗下福根湖硬岩石锂辉石型锂矿项目和佐治亚湖硬岩石锂辉石型锂矿项目。5月初,宁德时代表示,已经在江西宜春获得了锂矿探矿权,并称这是“全产业链”布局的重要举措。

未来,矿产争夺战或许还将愈演愈烈,目前电池原材料需求旺盛,战线逐渐拉长,竞争选手只会在这场能源争夺战中越陷越深。这似乎跟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引发的恐慌类似,锂矿的争夺、产业的格局以及新能源的未来,在愈发不可收拾的对抗中,引发更多不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