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鉴黄民警刑侦记:从女主播表演被虐的片子中,发现女主被人杀害

鉴黄师小唐

2022-05-19 22:52北京

关注

持证上岗 专业看片 鉴黄民警的心里话

可能在很多人心中,我的工作很轻松,但真实的感受只有我自己才清楚。大家好,我姓唐,是一名警察,你可以叫我唐警官,不过我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一般不与人打交道。我每天大部分的工作就是坐在电脑前看片,可能你会觉得我的工作很轻松,不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的苦衷,一般人也无法理解。

先来解释一下我的工作性质,为了扫黄打非专项行动的需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才有了我们这类的“鉴黄”民警,我们的工作主要是鉴别涉黄物品的性质,可能有人会不太理解,涉黄就已经是事实了,为什么还需要鉴定呢?这是因为虽然都是涉黄物品,它的恶劣程度还是不同的,这关系到给案件定性以及涉案人员的量刑问题,稍有不慎对犯罪嫌疑人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听老同志说过这样的例子,在以前DVD流行的时代,一次交过来的证物,其中一张DVD封套是张国荣的《上海滩》,看起来非常正常,但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老同志知道这些翻版光碟最喜欢夹带私货,以为这样就能掩人耳目了,所以他认认真真地将光碟从头看到尾,结果它真的只是《上海滩》而已,纯粹就是犯罪嫌疑人浑水摸鱼,准备骗人用的。

我一直记得老同志边喝茶水边念叨着这件事时的情景,算是给当时刚转岗不久的我介绍经验吧:我们对待工作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会影响犯罪嫌疑人,法律上对于这类涉黄物品的数量是有明确规定的,数量在300张以上的就触犯了刑法,而不足300张的则予以行政拘留及经济处罚,如果就因为这一张碟片达到了300,犯罪嫌疑人是不是也挺冤呢?

早年我是做治安民警的,后来被调到市治安支队做了“鉴黄”民警,转眼也差不多十年了,不过我没有跟家里人说过自己具体是做什么的,虽然我的工作也是公安行业的不可或缺,但自己心里始终觉得有点说不出的别扭,可能一直过不了那道坎儿吧。家里人很支持我的工作。妻子小娜是名小学教师,平常工作也很忙碌,但这个家里里外外都是她一手撑起来的。我忙起来几天几夜不回家都是常事,她很少抱怨,说自从选择跟我结婚就知道会面对这个结果,天下的警嫂都一样!听到妻子这么说,我心里很愧疚,但也没法子,谁让我是警察呢!

一天下班回家,刚进门,正想陪小娜和女儿好好吃顿饭,结果队里打电话给我,有任务需要尽快赶回去。挂掉电话,我看到妻子已经帮我装了个饭盒,让我带回队里吃:“再忙也得吃口饭,否则胃病又得犯了!”

等我赶到单位,同事老郑早已经在办公室等我了:“老唐,今天这个活儿挺急的,量也不小,咱得抓点紧。”

我点点头:“吃饭了吗,小娜给我打包了些饺子,没吃就一起吃点。”

“不了,你知道,我胃口不好……”老郑婉拒了我的好意。

其实我和老郑差不多,工作时很少吃东西,一方面是忙起来经常忘,另外对着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确实也吃不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和老郑就开始各自忙碌起来了,这是一起通过社交软件出售涉黄视频的案件,数量较大,而且涉及范围较广,遍布全国十几个省市,涉案人员达到2000多人。这次的案件影响很大,专案组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22人,查获的主要网盘就30个,里面形形色色的视频达到上万部。我和老郑合计了一下,这个需要鉴定的量太大,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担心不能按时完成,于是决定跟上级申请调派人手配合。

像我们这样具备鉴定资格的民警并不多,一般都是年纪相对较大,而且必须是已婚,同时还要求心理素质过硬。记得在我转岗前,上级领导跟我谈话,上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结婚了吗,结婚几年了?其实这些要求并不是明文规定,而是大家在工作中摸索出来的经验。记得领导说要给我转岗做鉴定时,表示考虑了好几位民警,还是我的条件最符合,因为我之前是搞治安工作的,对于涉黄问题有一定的经验,又是已婚,年纪也还可以,这才选择了我。

我当时也没多考虑别的,既然是组织需要干就上呗,但真的干上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记得第一次做鉴定时,我先把房门反锁,还把窗帘也拉上,才开始投入工作,这一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老郑做鉴定也年头不少了,我们常开玩笑把自己比成神农氏,现在已经“百毒不侵”了。虽然常常会看“黄片”看到想吐,尤其是现在的很多视频,为了更大地刺激感官,很多内容都可以称得上是变态,挑战观看者的伦理道德底线。就拿这次的大案来说,我和老郑还有几名支援的同事一连看了半个月,才算把这些视频都过了一遍筛子。看到最后,我就算闭上眼睛眼前依然会蹦出那些不堪的画面,有时甚至会幻听。

女儿一直为自己的父亲是位警察而自豪,还在念小学的她有时候也会问我,抓到过几个坏人之类的,每当这时,我都会用善意的谎言抚慰女儿,相信她长大后一定会理解她的父亲。不过,我也有过凭借自己“尝百毒”的眼睛,给其他同事提供过破案线索。

这件事说起来,还跟我家老爷子有关。一次快下班时接到了老爷子电话说家里有事,让我过去一趟。我看正好工作都做完了,就离开单位来到父母家。

一进门,看到客厅的沙发上老爷子正陪一位阿姨说话,阿姨看起来有些面熟,但我一时想不起来了。老爷子看我进门,就招呼我过来:“强子啊,这是你周阿姨,咱以前的老邻居。”

听父亲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周阿姨,有印象,以前住对门的。”我赶紧跟周阿姨打招呼,这才打量了她一下,眼睛红红的,这是刚哭过了,难道出事了?

父亲看了一眼周阿姨,叹了口气:“小周啊,我把强子叫回来了,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

“好……”周阿姨抹抹眼泪,“强子,我儿子今天被公安局的人带走了,我就想问问情况,想起你是警察,所以才找唐老师想想办法……”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父亲接过了话头儿:“算了,我说吧,带走周阿姨儿子的警察同志说他涉嫌传播什么涉黄物品,小明应该就是在网上卖了一些视频,周阿姨不放心,这才找你打听一下情况,你不是治安支队的吗,这个事不知道你清楚不清楚。小明才大四,年纪还小不懂事。”

我忽然想起来,今天似乎是听说有这么个案子,但是还没有走完流程,所以证物没转到我这里:“周阿姨,您有什么问题想问?您儿子只要好好配合调查,交代清楚问题,我们是不会为难他的。”

“我想知道在看守所里吃得好不好,是有饭吃的对吧,需要我送些被子毛巾什么的吗?”周阿姨一脸的憔悴。

看着她的样子,我心里也不舒服,正常大四学生已经满20岁了,又受过高等教育,居然做这样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转天刚进办公室,就看到桌子上面放的卷宗,打开一看,应该就是周阿姨的儿子了,常明,我市某高校大四学生,在网上贩卖涉黄视频被抓。我打开电脑上他的文档,按照流程开始工作,但是这次我发现其中一个视频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

这是个有些虐待倾向的视频,根据我的经验来看,里面的女主角虽然神志不清,但应该是演出来的,这点从她身体被撞击时的晃动以及急促的呼吸声都能看出来,但视频的后半段,女主角太过安静了,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她的双腿甚至还有些僵硬,我认为这应该不是靠演技能表现出来的,这个女孩恐怕真的出事了。视频明显是经过剪辑的,前半段女主角是清醒的,但后半段她很可能已经失去了生命。

我连忙将这一发现对上级进行了汇报,如果我分析没错的话,这就不是一起涉黄案件了,而是成为了杀人案。上级领导非常重视,找来专业的法医对视频内容进行鉴定,另外还从常明那里作为突破口,看他是否了解整个案情。

经过大家的综合分析,可以判断后半段视频中的女主角确实是不具有生命体征了,而通过对常明的审讯得知,他获取视频资源是通过一个直播间,打赏后加上了对方社交平台的好友,此后就是付费获得视频。

经过大家的不懈努力,终于顺藤摸瓜侦破了这起通过社交平台传播涉黄内容的案件,而视频中的女孩也被证实是在表演中因为犯罪嫌疑人想追求逼真的效果,结果却失手误杀的。

大家都说是因为我发现视频中的问题,才牵出了这起案件,虽然破获了案件,但我心中并没有太多的喜悦之情,如今互联网的发达,给这些不良内容的传播提供了便利条件,这些内容对于年轻人的毒害极大,同时也给我们的工作带来的难度和挑战,不过我始终相信一切违法行为终将会得到应有的制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1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