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张扣扣为母杀人案二审维持原判 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但我不会等死

昌磊观

2022-05-19 11:30河南

关注

4月11日,张扣扣因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罪被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8年轰动全国的除夕灭门案,也随着这次判决基本划上了休止符。

与一审时几乎一样,坐在被告席上的张扣扣面无表情,他的头发剃得很短,露出了青色的头皮。

一天之前,律师与他进行了会见,11摄氏度的天气下,张扣扣穿着短袖短裤,“他当时刚刚锻炼完身体,做了一千多个俯卧撑。”

与律师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张扣扣说,“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但我不会等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白刃

2018年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王家老大王校军开着车回到了位于南郑三门村的老家,他当时正准备父母接到县城家里过年,与他一起的,还有家里的老三王正军。老二王富军,因为新找了一个对象,初二要见家长,因此留在了县城。

当天上午11点,到王正军、王校军还有他们家里的十几个亲戚,提着篮子,前往村西的祖坟,篮子里放着纸钱、香蜡。在南郑,当地人有着新年扫墓的习俗,当时和王家人一起去扫墓的,有很多,还曾有村里人笑言,“少有看到他们兄弟两个一起出现。”

对于王家三兄弟来说,他们两人以上出现的时候很少,用村里人的话说,他们都被“狼”盯着。这条狼,叫张扣扣。

从王家老大回到村里开始,张扣扣就盯上了他们一家,当天扫完墓后,王家人分了开来,人稀稀拉拉。王家两兄弟走得早,应该是急着回去带他们父母进县城过年。王校军走在前面,王正军走在后面,两人前后相距几十米。

杀人的过程,只有几分钟,张扣扣先冲向了走在后面的老三,一刀割喉,随后追上老大,一刀捅在了腰上,老大滚到路边旱沟里,张扣扣跟着跳入,并补上数刀,随后,张扣扣再次跳出,在老三的身上也补了十多刀。

杀完两兄弟,张扣扣到了他们家,找上了两人的父亲王自新,依然是先割喉,再补刀,期间王自新曾试图抓住刀子,但反而被切掉了一个手指头。

杀人之后,张扣扣用汽油瓶点燃了王校军的汽车,扬长而去。

2月17日,张扣扣来到了当地派出所自首。

在庭审中,张扣扣表示,自己之所以选择在大年三十动手,是因为“只有这一天他们四个人才会凑齐,我一次杀完”。

对于自己是否后悔杀人,张扣扣表示,“没有。”

预谋

“杀掉王家人”是张扣扣长久以来的想法。

几乎每年回家,他都会在自己家里的二楼和院子里的树上,观察隔壁王家的动向。

刀、汽油瓶、绳子,他都每年都会准备新的。

在2018年杀人前,他还专门从姐姐家借来了一辆坏了很久的摩托车,并自己把它修好,为的就是在王家人开车逃跑后,他好追踪。

张扣扣说,杀人的过程,他已经模拟了很多遍,先杀谁,再杀谁,从哪个部分下手,总共用去多少时间,他在事先都曾有过预案。

如果当时老二王富军也回来,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为了复仇,张扣扣从未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

2004年时,他曾在广东与一个江西女孩有过交往,对方年龄比他大几岁,女孩曾提过关于结婚的事,但张扣扣却表示,自己这一辈子也不会结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仇恨

对于王家人,张扣扣的记忆是血红的。

20多年前,张扣扣还是初一的学生,他的母亲因为邻里纠纷被王家的老三王正军用一根木棍打死。

当时,他亲眼目睹了母亲死亡,以及接下来的开颅验尸的过程。

张扣扣曾告诉律师,自己做了很长一段时间噩梦,闭上眼就会看到母亲鲜血淋漓的样子。

张扣扣说,母亲死亡的20多年以来,他从未感受过王家人的歉意。

两家人从来没有就此事有过沟通,对方没有说过一句道歉话,也没有任何赔偿。

同时,王家人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张扣扣的心里也越加不平衡,他曾告诉律师,他想不通,为什么杀人犯能够过得风生水起,而作为受害者的他们却过得那么惨淡。

“既然老天不公平,那我就自己找公平。”

在庭审中,张扣扣也曾表示,“如果这些年,王自新一家愿意给我们赔礼道歉,或者是我生活过好了,自己有钱了,娶妻生子了,也不会发生杀人的悲剧了。”

解脱

杀人之后,张扣扣去墓地最后一次看了母亲。

随后,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游逛,期间曾想回去家里再看看父亲,但最终因为惊动了旁人,他翻墙逃跑。

对于为何在初二才自首,他表示,自己很长时间没有放松下来看过烟花,想多看看。

被关在南郑县看守所时,张扣扣每天都会用很多时间,看书、学习。

之前,曾经有人用《史记》的方式,写了一篇《张扣扣列传》。为此,张扣扣还曾让律师专程给他带了一份。

被关在看守所期间,警方曾带着一个姓张的心理调查员与张扣扣有过三次接触,张扣扣说,他很喜欢这个调查员。

调查员每次来看守所,都会与他聊一些人生的话题,以及他过往的故事,每次聊天都会很轻松。

这名调查员在第三次见面时,曾送了张扣扣一本书,书名叫《不要用爱控制我》,书页上有一段话,“读书除了获取知识,还能获得内心安宁。”

张扣扣很喜欢这段话。

少年行

对于自己的行为,张扣扣从未后悔。律师说,张扣扣很向往古代游侠儿那种“失意杯酒间,白刃起相讎”的生活。

张扣扣曾经和律师讲过自己在阿根廷时的一件往事。

2017年,张扣扣曾作为劳务输出在阿根廷工作了3个月,当时,他见过一个越南人,白天被人欺负,晚上等别人睡觉,一个人杀了好几个人报仇。

律师判断,或许正是越南人的行为,让张扣扣受到了启发与刺激。

每次与律师会见,张扣扣都会与律师聊很多题外话,天文地理都有涉及,最多的是一些古诗。

张扣扣很喜欢李白的《侠客行》和《秦女休行》,以及高适的《邯郸少年行》。

张扣扣曾和律师开玩笑,说希望在他死之后,有人能为他作一首诗,名字就叫《汉中少年行》或者《张男扣行》。

2019年4月10日,二审开庭的前一天,张扣扣再次和律师见面,仅仅11摄氏度的天气下,张扣扣只穿着黑色短袖。

律师问他,为什么不多穿点。张扣扣表示,自己刚刚锻炼完身体。

律师告诉他,案子很难翻。

张扣扣说,他知道,“但我总不能和其他人一样,等死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