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张文宏最新发声:终止新冠大流行的希望何在?

健康界

2022-05-18 17:03北京

关注

新冠大流行的第三年,全球疫情仍处高位,病毒还在不断演化。疫情的最终走向,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面对严峻复杂的疫情防控形势,终止新冠大流行的希望在哪里?

5月14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作了以《新冠疫情应对与展望》为题的发言,以下是他的发言实录(有精简):

全市社会面清零,上海抗疫逐步接近防控目标

我认为,这次上海疫情的一个关键节点,是保护脆弱人群。未来,如果想走出新冠疫情,必须保护好脆弱人群。

脆弱人群的病死率下来了,所有的问题将迎刃而解。

新冠的传播力度,到目前为止,历史上可以媲美的,只有麻疹。如果从小没有打疫苗,每个人其实都要生一次麻疹。这对我们最重大的挑战是什么?

疫苗对于阻挡新冠病毒传播的能力非常有限。

所以,现在对于新冠疫苗的作用,我们基本上已经定位到对重症的预防。在疫苗的保护作用上,与流感相比,新冠的挑战会更大一点,因为它在阻断病毒的传播方面更弱。

新冠疫情的防控之路已经走过两年,我们充分去实践的,还是100%的检测和追踪:最大程度地做检测,最大程度地做追踪,然后对病人应收尽收。

今年奥密克戎来临以后,我们会发现,做到100%的检测以后,对于病毒的追踪,就会显得极为困难。这才会出现这一次,我们在上海采取了全域静态管理的方式。

所以,对于非药物干预方式(NPI)未来的作用,我们今天要重新进行一些考虑。

原因是什么?因为奥密克戎的R0值,称之为基本繁殖数,也就是说如果不加任何干预,它的传播系数达到了9.5——一个奥密克戎感染者,平均要传播给9.5个人,等于以9.5次方的速度进行增殖。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大多数人被感染。

中国香港前一段时间的控制疫情,按照港大的模型来预测,现在应该有250万到400万人可能已经被感染了,原因是传播系数非常高。

我们知道,其实每一次,我们都是那么成功地就控制住了疫情。之前几波输入性的疫情,每一次都是非常轻松地,可以把疫情给防控住,但是奥密克戎疫情的来临,带来了一个大的改变。

如何来应对奥密克戎疫情?有人认为,上海是不是出现了一个新类型的病毒,其实还不至于。

上海这一次是停留在奥密克戎BA.2.2分支,并没有跨越出来。

那么我们再看一看,中国对这一波的管控。

中国采取了非常强烈的非药物干预方式(NPI),对于传播非常快的奥密克戎,事实上还是起到了很好的遏制作用。

上海动态清零的过程,前面走得非常辛苦。现在已经从最高的每天2.5万例,到现在下降到每天只有1000多例,而且出院的人数,大大超出了住院的人数。

从这一点来看的话,我可以预测,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刘玉喜教授(编者注:本场会议主持人,目前在上海帮助抗疫),很快就要开始返回家乡了,因为他到上海的任务可能很快就会完成。我们再次对来上海支援、指导的专家表示感谢。(编者注:在5月17日召开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赵丹丹透露,全市16个区都已实现社会面清零。)

为什么奥密克戎的临床症状出现非常大的偏移?

奥密克戎的临床特征,与经典毒株以及与德尔塔毒株进行比较,出现了非常大的偏移。

我们会发现,奥密克戎更加容易出现上呼吸道的症状,是原来德尔塔株的1.6倍:喉咙痛、声音嘶哑、肌肉疼痛,同时还有一些炎症的改变,所以它的炎症其实是不轻的,但是更多表现为全身性的,比如说关节痛、肌肉痛。

那么,比较轻的表现是什么呢?是下呼吸道的症状,还有就是德尔塔毒株出现比较明显的味觉丧失——奥密克戎病人就很少出现味觉丧失。

像这些症状,在德尔塔常见,但是奥密克戎就比较少:味觉丧失、脱发、非常严重的听力丧失、发烧。

还有很多症状,奥密克戎和德尔塔是比较接近的,头痛、皮疹、消化道症状等。

我们的团队刚刚发表的论文,主要是分析奥密克戎的抗体免疫逃逸,目前我们用的大多数的单抗,中和作用已经开始丧失。

近日,我们专家组讨论的时候还在讲,前期的特异性免疫球蛋白,特免到底对奥密克戎有没有作用?

我们只能说,在第一阶段制造的特免,原则上对奥密克戎,已经产生了大幅度的逃逸。它的中和效价,出现显著降低。

那么,在将来的药物临床使用的时候,就不能太依赖于已有的这些特免,或者是已有的一些抗体。未来更加需要的,是针对于奥密克戎毒株本身的特异性抗体。

第二,为什么奥密克戎的临床症状会出现偏移?我们团队主要是对免疫应答进行研究,发现宿主应答的模式,出现了一些显著的改变。

跟流感病毒比较发现,奥密克戎的炎症反应,还是比较厉害的,但是强度稍弱于流感。

这显示,我们不能忽略奥密克戎,它的炎症依然是较为严重的,但是它的强度,确实发生了变弱。

不建立好脆弱人群的免疫屏障无以应对非常严峻的未来

这次上海抗疫,对老年脆弱人群,我们遭到巨大的挑战。

现在大家公认的事实是什么?上海年龄大于60岁以上的人,疫苗的接种率,只达到38%。在死亡病例当中,疫苗的接种率低到了只有4.97%,大多数人都是有基础疾病或者年龄非常高。这个数据和香港前段时间的死亡病例数据,也非常接近。

上海抗疫的重点是非常清晰的——不对脆弱人群建立好的免疫屏障,我们无以来应对非常严峻的未来。

通过非药物干预措施,上海已经把奥密克戎的R0值降到非常低,5月1日是0.67,现在已经降到0.41。非药物干预措施,确实是起到了作用。

大家非常关注的是病死率问题。前段时间,香港的病死率是比较高的,达到了0.78%,但是香港并没有对全民进行检测。

那么对于检测量非常大的国家,像韩国病死率是0.1%,澳大利亚是0.093%。

这个病死率,只能说是粗病死率。因为现在国际上,有几种病死率的估算方法,一种是死亡病例除以所有发病的人数,不计算无症状感染者,因为只有这次全球多地对感染人数进行了广泛的检测,以前是不知道有多少无症状感染者的。

所以如果要计算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没有广泛接种疫苗之前,一般以抗体的水平来评估多少人曾经获得感染,可以计算所有感染病亡率。

另外,死亡病例的归因全球也不一样,只有统一了,才能进行计算和比较。现在这些数据都是比较粗略的估计,就直接拿死亡的新冠患者,哪怕是基础疾病死亡,只要新冠是阳性的(香港是将新冠阳性未来28天内死亡都计算在内),统统归到新冠的死亡。

那么这样一个粗的病死率数据,目前在韩国、日本、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是0.08%~0.1%之间,对于未来的疫情防控是一个非常好的参考。

那么病死率能不能降得更低?无非是两个方面,要么疫苗接种率非常高,像新加坡的粗病死率就可以降到很低(0.08%),这个数据也是大家还算比较满意的。

就新西兰而言,感染率已经非常高了,但是疫苗接种率也非常高,80岁以上疫苗接种率可以达到98%左右,几乎每一个年纪大的人,都得到了非常好的接种。

无论是新西兰,还是新加坡、日本等,对疫苗接种的高覆盖,与老年人、脆弱人群的低病死率,应该是存在非常明确的相关性。

香港前段时间的病死率,特别是老年患者的病死率当中比较高的主要原因,还是跟疫苗接种率比较低有非常明确的关系。

新冠疫苗第四针是不是有价值? 我在想,中国将来还会采取非常独特的,以生命至上、人民至上的模式去抗疫,所以第一,要大幅度提高检测能力,应该做得更加方便,更加便捷,更加普遍。发现、隔离,是最好的阻止病毒传播的方式。

目前也有一些核酸自检方式,敏感性与特异度优于抗原检测,我想未来可以用于更早发现病人,阻止传播。

除此之外,就是疫苗接种应该更加普遍。但是大家也已经看到了,对于奥密克戎,已有的疫苗对它的中和效价打折扣,怎么办?

我们将来的疫苗接种,会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奥密克戎的灭活疫苗作为加强模式,现在全球范围内也在开始做「第四针是不是有价值?」的临床研究。

另一种是,在原来两针灭活疫苗的基础上,再加一针蛋白重组疫苗。

我们发现,如果是强化的异源性接种,对于后续的抗体水平的提高,会高于三针的灭活疫苗的接种,同时对奥密克戎会产生一定的中和效价。

不能一辈子都在不停打新冠疫苗

未来奥密克戎一直在变化,可能还会有奥密克戎3、4、5,其实奥密克戎2也不断在演变,未来具有广谱保护作用的疫苗,目前也在研发之中。

我们曾对人的B细胞受体,进行了全面剖析,发现存在着很多的表位,是会跟奥密克戎的中和,存在相关性。

我们也希望,从事疫苗开发的科学家,能够充分注意到这一点,能够研发出来广谱疫苗,不要来一个奥密克戎的变异,又要重新研发,然后使得我们一辈子都在不停打疫苗,我想这也是大家所不愿意接受的。

国内的一些新型新冠治疗小分子药物,也显示出不错的前景,抗病毒药物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但我们不得不提,我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不得不正视的是非药物干预。

将来我们不断开放以后,这些非药物干预措施,包括及时检测,检测出阳性后的隔离,加强戴口罩,注意社交距离等等,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仍然是需要的。 对于未来,我们现在很难去预测,但是我相信,新的检测方式,药物的早期使用,新的疫苗的应用,在今年,都会纷纷开始落地。

落地以后,我相信,我们终止新冠流行的希望就会到来。

最后,我非常想表达一下我的观点:我们最终一定会走出疫情,但是疫情短期内,估计很难会结束,可能会有一些此起彼伏,可能我们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的耐心、更多的勇气,但是更多的,我们还是需要智慧,来战胜这次疫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39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