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最困扰中国的非台湾问题乃是美国问题,中国亟待聚焦美国霸权问题

秦安战略07

2022-05-18 10:09四川

关注

我在此前的四篇文章中都提及了一个概念“美国问题”。本文拟进一步梳理一下我关于“美国问题”的一些看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中美博弈的态势分析

记得王毅外长给美国划的三条底线么?第一,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第二,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第三,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

我们把“不得”“更不能”遮住再读呢?发现没有?那就是美国的对华战略目标,它是美国国家战略的一部分。

王毅外长同时指出:我还要清晰、明确地告诉美方,中国发展的目的是为全体中国人民谋幸福。这话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中国的国家战略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让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

稍微一对比就知道:

第一,美国不在中国的战略目标的清单里

正如王毅外长接下来的话: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中国的发展不是要挑战美国,也不是为了取代美国。我们从来没有兴趣赌美国的输赢,中国的发展也不建立在美国衰落的前提之上。我们从不输出意识形态和发展模式,因为我们有一个基本立场,那就是,各国都应该自主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换句话说,中国从来没有想过要把美国怎么样,即使美国从来没有成为中国战略目标的一部分。再直白些说:中国没有“对美战略”,没有把美国当成中国的一个问题。

第二,中国一直在美国的战略目标清单里

在美国的战略目标清单里,关于中国的部分被美国称为对华战略。新中国成立伊始,美国就把遏制红色中国作为自己对华战略的核心,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就是美国对华战略的一个支点。那个时候,美国的对华战略还是美国对社会主义阵营战略的一部分,日本之所以被美国松绑甚至助它经济恢复发展,就是要把它做成对付社会主义阵营现在主要是对付中国的基地。美国对朝鲜内战的反应那么激烈,不惜绑架联合国,集结16国,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遏制社会主义阵营和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苏关系因苏联也搞霸权主义而破裂后,美国就将对华战略独立出来,清晰地表述为王毅外长指出的那三点。

从1949年至今,美国的对华战略目标都没有变过,只是根据形势变化执行得时紧时松。由于时间长达73年,美国对华战略在战术层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实施起来游刃有余,套路迭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三,中美博弈中国处于被动态势及原因

美国的国家战略是谋求全球霸权,这就决定了美国的国家战略具有主动的和进攻的性质。相对而言中国的国家战略便具有被动和防御的性质,这便是中国在中美博弈中处于被动态势的原因。

中国的国家战略的这些特点符合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华民族的民族性的特点,中国的文学作品里充满了后发制人、以柔克刚的描述就是例证。新中国制定对外政策时,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干涉别国内政、不称霸都体现了这种文化特征与民族性。中美博弈这个概念都应该是美国强加给中国的,是面对美国的进攻不得不防御的一种博弈态势。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既有强烈的反抗也有打太极似的周旋,总体上讲是成功的,给中国的发展创造了战略机遇。与此同时,也形成了一些固化的思维,把阶段性成功的方法与措施误认为是恒久不变的原则。比如“韬光养晦”“不当头”,以为中国永远可以把头埋在沙堆里淘金,闷声发大财。

这种思维模式,导致当美国做出新的战略判断对中国下狠手的时候,中国措手不及。有的些中国人惊愕地看着美国人的脸,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心里嘀咕着,怎么会这样?我没有惹你呀!我们不是“夫妻”吗?你不是说G2共治吗?

幸亏中国决策层很清醒,没有落入投降派设置的圈套中,经过两年多的博弈稳住了阵脚。然而中国某些知识分子认为那只是偶然事件,只是因为美国选出了一个非建制派的总统特朗普,建制派的拜登回归了一切都会好的。结果又被打了几闷棍,终于彻悟道:“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这话莫不叫人痛彻心扉呀!

二、中美战略的根本矛盾

中国有许多号称专门是研究美国问题的专家和智库,他们有的还领着国家俸禄。可是他们研究的是“美国的问题”而不是“美国问题”,所以“美国问题”一直未进入中国国家战略之中。

我们已经说过,中国的国家战略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让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为此,中国的对外政策有两条,一是和所有国家发展友好关系,二是反对一切形式的霸权主义。唯有这两条才能给中国的发展谋求一个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

而美国的国家战略就一条,谋求世界霸权。有了这个霸权,美国就可以随意地收割、抢劫和掠夺全球财富。有人不明白美国的GDP为何还继续增长,这就是原因。美国的强大过度地依赖于这个霸权,所以美国政府把世界霸权视为自己的核心利益。

可见,中国的国家战略在反霸权这个点上与美国的国家战略撞上了,而且是针尖对麦芒。苏联解体后,美国政客有些自我膨胀,认为历史终结了。中美国家战略的这种矛盾的尖锐性被掩盖了起来成为次要矛盾,使中国获得了一个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当中国发展到一定程度,大象不能躲在老鼠背后的时候,美国敏锐地看到了这个矛盾的尖锐性,使这个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他们想一鼓作气解决掉这个矛盾,及时掐灭中国这枚可能烧掉美国霸权的火种。

这个时候美国意识到中国是一个问题,是美国实现全球霸权道路上的一个问题。奥巴马政府要把美国国家战略重心从中东移动到亚太地区,所以才有了所谓的“亚太战略”和TPP,目的就在于要解决“中国问题”。特朗普认为奥巴马搞的太书生气,于是抛弃了TPP而直奔主题,打开了贸易战,从而启动了美国的“不要脸模式”,为的也是要解决“中国问题”。拜登上台,对奥巴马和特朗普来了个“双继承”,加固了“印太战略”,启动了美国的“更不要脸模式”,硬是要急于解决这个美国认为的“中国问题”。

真是谢谢了!美国的“不要脸模式”和“更不要脸模式”提供了让中国人认识到撕掉遮羞布以后的真实的美国脸,原来是那样的丑陋。中国人才表现出一种上当了的痛彻心扉的样子,才悟到了美国早就把中国当着一个问题在解决,当着横亘在美国谋求世界霸权道路上的一个障碍在解决。

可是,中国知识界和战略界并没有意识到,到这时美国也是中国的一个问题,是一个横亘在中国实现民族复兴道路上的障碍。中国媒体充斥着要求尽快解决“台湾问题”的呼声,似乎只要解决了“台湾问题”,美国就不再会遏制中国了。

这实际上是把逻辑给颠倒了。试想,如果没有“美国问题”,恐怕“台湾问题”早就解决了。没有美国第七舰队入侵台海,没有美国打着联合国军的招牌侵略朝鲜,“台湾问题”或许在新中国成立的第一时间就一鼓作气地解决了。中国应该把“美国问题”置于“台湾问题”之前优先解决。

美国问题,是由中美两国的国家战略的内在矛盾决定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中国要实现民族复兴,必须解决“美国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解决美国问题的根本办法

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告诉我们:发展是硬道理。中国面临的所有问题都必须通过发展来解决。发展阶段不同,中国面临的问题也不同。发展到下一个阶段了,上一个阶段看起来无解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当然,我们必须有解决问题的作为,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嘛!中国现阶段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美国问题”,这个问题看起来无解,美国看起来很强大。只要中国一心一意谋发展,到下一个阶段,“美国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下一个阶段是什么时候呢?总体GDP超越美国,再下一个阶段是什么呢?人均GDP赶上或超过美国。简单算一下,如果人均GDP赶上美国,中国经济体量就是6个美国,美国对中国又是一个什么战略呢?那时,中国遇到的问题恐怕早就不是“美国问题”,而是中国是不是可以抑制住自己的“自我膨胀”的问题了。如果中国人也不可一世,学着今天的美国人搞霸权主义,欺负其它国家,那么强盛之时就是灭亡之日了。所以,每个发展阶段有每个发展阶段的问题。解决问题的总方针就一个:发展!发展才是解决“美国问题”的根本办法。

然而,问题是辩证的。我们只讲这个根本办法,那就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吗?也就是说,只关注国内的经济指标的增长,其它可以充耳不闻?不是的,闷声发大财的那个“闷声”已经闷不了了。美国对华战略有一条不就是“阻扰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吗?拜登政府不是正在调集一切力量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吗?故,要落实这个根本的办法又得回到现实,解决如何“反打断”的问题。这就需要用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办法。从哪个“实际”出发呢?这个“实际”就是“美国打断中国发展进程”的实际,即它利用了哪些资源、采用了哪些办法、通过了哪些路径、制定了哪些程序、将祭出哪些招术。

说到此,我们得谢谢俄罗斯。俄罗斯的存在真的是中国的福星,每到关键时候它就给中国蹚道路、指方向。当中国处于最黑暗的时候,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从此中国共产党诞生了,开辟了中华民族的新纪元。当中国困惑于走什么道路的时候,苏联解体,使中国更坚定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与信心。在中国面临如何应对美国的遏制打压的时候,俄罗斯勇敢地对北约东扩进行了绝地反击,美俄进入全面对抗,使中国看到了美国是如何地想置一个大国于死地,为中国调整战略思维提供了现实依据。

四、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基本清晰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在中国复制“俄乌模式”的意图越来越明显,思路越来越清晰,方法越来越多样,措施越来越凌厉。

首先,美国对美俄博弈的结果充满信心。美国对俄实际上开辟了三个战场,一个是乌克兰热战,第二个是群狼围攻的制裁战,第三个是“第五纵队”的颠覆战。美国最想的结果是,俄罗斯政权被颠覆,美国扶持一个傀儡政权,或者俄罗斯因分崩离析而不复存在。如果是这个结果,美国立马让北约东扩至中国边境。其次是美国与俄罗斯在乌克兰分西东对峙,持久博弈直到拖垮俄罗斯。美国笃定,俄罗斯是最后的输家,自己是最后的赢家。无论哪种结果,美国都有进一步围堵中国的机会。

其次,美国在加紧推进“台湾问题国际化”,美国竟然为支持台湾当局参加世卫大会立法,可见其决心之大、志在必得。美国硬要台湾当局参加所谓抗疫峰会,就是要给国际社会一个印象,美国全力挺台。美国的盟国会接踵跟进,G7就表示支持台湾当局参加世卫大会。美国的最后目标是挺台湾当局参与联合国事务,给人造成“一中一台”的印象。加上西方媒体集体鼓噪,美国阵营集体推动,这事成与不成由美国政府评估。对中国的反复声明,美国不予理会。

如果美国通过评估认为时机成熟,台湾当局可以充当乌克兰的角色了,它就会指示台当局宣布独立,逼中国武统,然后就发动自己的盟友谴责中国“侵略”台湾。美国实际上已经在武装台湾当局,按美国官员的说法,战时向台湾运送武器恐来不及,美国需未雨绸缪加紧武装台湾,使台湾当局有足够的反击能力。

如果武统行动开始,美国就会把对付俄罗斯的三大招数复制在中国身上,也给中国设置三个战场。美国会在藏、疆、港问题上继续发难,第五纵队对在中国大陆内部加强攻势,中国公知会跟着摇旗呐喊。美国一样会对中国进行大规模、全方位、无底线的制裁。有人说,中国体量是俄罗斯的十多倍,美国自己损失也很大。这估计太乐观,美国同样打的是代理人战争,美国不会轻易下场,美国不但不会损失,还会大赚军火钱,美国一样想把武统拖成持久战。如果台湾支持不住,美国会命令澳大利亚、日本等先上场,继续与中国拼消耗。

还或挑起南北朝鲜战争,以牵制中国。有人又说,美国不会亲自上阵。这仍然过于乐观,美国既然想解决中国问题,最后会不计成本,不能排除美国亲自出手的可能性,尤其在中国被拖得精疲力尽,美国估计自己必赢的时候,美国会毫不犹豫下狠手对中国最后一击。如果俄罗斯倒下,美国立刻使北约东扩到中国北边,完成对中国的包围,再对中国复制“俄乌模式”,美国赢面更大。

这就是美国下一步对付中国的战略部署。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清晰如斯,中国怎么办?

五、中国解决美国问题的战略

美国想毕其功于一役解决俄罗斯问题,同样更想一鼓作气解决中国问题。这对中国来说是一次极大的挑战,不亚于美国侵略朝鲜半岛时中国必须抗美援朝。

但是,美国企图一次性解决中国问题,也是中国一次性解决美国问题的机会。如果中国破美国之局,在西太平洋不但解决了台湾问题,还再一次彻底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那么这个世界真的会迎来百年之大变局。霸权主义会彻底萎缩,世界和平的力量会急剧增长,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将被中国等和平力量主导的国际秩序所代替。

第一,全力挫败美国扼杀中国的布局

首先要想法使俄罗斯不倒掉。由于在反对霸权主义这一点上中俄面临共同的压力,有共同的利益诉求,有相近的国家战略,加上美国的刻意挤压捆绑,中国与俄罗斯实际上已经被西方视为同一阵营,中国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中国不公开地支持俄也好,公开地支持俄也罢,美国都不会改变对中国的终极战略目标。俄罗斯不倒对中国利益极大,俄罗斯倒下对中国损害极大。这一点一定要想清楚。中国这时如果加入美国制裁俄的行业以撇清中国在支持俄罗斯的“嫌疑”,美国绝不会因此接纳中国加入美国阵营。和俄罗斯一样,美国需要中国充当亚太地区“威胁”者的角色,以便美国控制亚太地区,否则连日本都可能不听美国的。美国也不放心中国这么大个块头会甘愿臣服在美国脚下,此时不整倒中国,恐怕今后再无机会。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中国都应该抗美援俄。

其次是挫败美国将台湾问题国际化的图谋。此事已经箭在弦上,美国一招紧似一招。如果美国在台湾问题国际化得逞(只需西方社会形成共识)中国的麻烦真就大了。美国真会把台湾当乌克兰使用。破局的方法我在上一篇文章《拜登签署法案挺台参加世卫大会,是将台湾问题国际化的实际步骤》中说得比较清楚。那就是,中国必须采取断然措施巩固“一个中国”原则和政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宣布美国是侵略者

中国应宣布:无论是谁,只要在包括台湾在内的中国领土上部署一个士兵、输入一颗子弹就构成对中国的侵略,中国保留随时反击侵略的权力。美国在中国领土台湾的行动已经构成对中国的侵略。中美关系已经包含了美国侵略与中国反侵略的因素,此因素成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主要障碍。

2.一个中国原则再确立

凡是中国的建交国,都有建立外交关系的法律文件,中国可以逐个地以适当名义和建交国发表巩固外交关系的联合声明(例如中俄联合声明、中巴联合声明),对一中原则的进一步进行确立,除原有的意项外,必须加入“以何种方式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任何国家、国际组织和个人无权加以干涉。”这一意项。

美国抓住中国曾经允许台湾以某种非正式名义参加国际组织的活动的事实,把它说成“惯例”。这次要求允许台湾参加世卫大会,声称是循惯例。那好,中国就与所有国际组再明确:从此禁止台湾以任何名义参加该组织的活动,台湾当局可以派员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与该国际组织的活动。

3.让联合国成为反击的阵地

中国在联合国及其它附属组织机构内主动设置议题,讨论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对于美国以往的侵略行为,提议讨论如何追究其战争罪的问题。例如人权组织追究俄罗斯的人道主义责任,那么也应该同时追究美国的人道主义责任。

4.突破不搞阵营思维

中国奉行不结盟和反对集团对抗是对的,但阵营和集团不是一回事,更不是结盟,阵营是客观存在的。例如反对阵营对抗的国家自然形成一个阵营,叫做“反阵营对抗”阵营。中国支持发展中国家建设,搞“一带一路”,也自然形成一个阵营。中国不仅要让他们尝到经济红利的甜头,还应与他们形成共同的价值观(比如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凝聚和平的力量,形成反对霸权主义的统一战线,使他们成为“一中原则”的坚定支持者。

5.加强与区域国际组织的关系

世界上有许多区域性的国际组织,如非盟、阿盟、东盟、南美洲国家联盟等等,中国与这些组织有着广泛的联系和长时间的友好关系,在与他们加强经济联系,签订经贸协议的时候,通过深入细致的工作使他们重申支持“一中原则”是做得到的。只有美国操纵下的欧盟比较难,我们也应该有啃硬骨头的精神攻破这个难点。

总之,得抓紧时间扩大支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国际阵营,只要在联合国等重要国际组织中中国能获得足够的支持,美国的图谋就会落空。不过,美国也很顽强,今年不行它会做明年的工作,这也是一场持久战。

第二,中国要为不能挫败美国扼杀中国的布局做准备

如果俄罗斯真抵挡不住美国的围剿失败了,或者美国真的做成了台湾问题国际化,那么美国一定会启动对中国的剿杀。

根据当下美国推动这两件事的力度,留给中国准备的时间并不多。那么,中国在做好前面提到的各项工作的同时必须做好包括军事斗争在内的各种准备。

在刚才提到的那篇文章中,我也提出了几点调整战略思维的建议:

1. 提升战略高度

我们在战略上大抵是把“台湾问题”作为最大的困扰,不解决“台湾问题”中国永无宁日。其实“美国问题”才是中国最大的困扰,不解决“美国问题”中国永无宁日。阻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是“台湾问题”而是“美国问题”。我的另一篇文章《中国应该有这样的气魄:在民族复兴的道路上必须要解决美国问题》对此有更详尽的论述。

2.增强战略主动

中国从来没有想过要对美国怎么样,而美国几十年如一日处心积虑地想把中国怎么样。所以,中国始终处于战略被动,防御、后招是中国对美战略的特色,甚至说得严重些,中国根本没有对美战略。

因此中国必须要有明确的对美战略,这样才有可能增加战略主动。好在中国这些年也推出了自己的价值观,我把它概括为“人民价值观”。对外战略上,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全球安全与发展”倡议和“国际关系民主化”倡议,还有惠及百多个国家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综合国力的发展正越来越有力地支持这些倡议。这些倡议都给中国获得战略主动提供了思想基础和制定具体战略的基本方针。

3. 破除思维藩篱

新中国虽然历史不长、也有一些固化的思维藩篱需要破除,不然就困住了自己的手脚。当下,我们必须破除不搞阵营的思维。这个思维表现在“不当头”。

从当下的情势看,美国照样要遏制不当头的中国,而且大有欺负中国的味道,不如当头。国际社会其实很期待有一个敢于与美国抗衡的国家,一旦有了一定会凝聚一股反霸的力量。

4.加强军事准备

根据解决“美国问题”的战略思维,中国的军事准备绝不局限于武力统一,而是要准备与美帝国主义打一场较大规模的常规战争的准备。美国最期望的是代理人战争,如果台海有事,美国的代理人不只是台独当局,日本、澳大利亚都可能沦为代理人,印度都可能趁火打劫。与其如此,中国干脆把美国拖下水,不让它置身事外渔翁得利。美军在中国周边的军事基地都是中国的打击目标。中国要学会设置议题和标准,比如刚说过的只要美国向中国领土派驻一名士兵、输入一颗子弹就构成对中国的侵略。

又比如中国不打第一枪,第一枪的定义中国说了算,凡是向中国发出军事挑衅行为都算对中国开了第一枪,美国在台的行为已经被视为是对中国的军事挑衅,即已经对中国开了第一枪,中国随时发起反击都不算打第一枪。再如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核武器,凡是对中国重大民用设施(如三峡工程)进行攻击都与对华使用核武器同等对待,美国在其军事基地部署核武器,军事基地所在国家便不属于无核国家,只拥有核潜艇等设施的国家也被视为有核国家。如此等等,中国既遵守承诺,又不显被动。当然,备战的目的是止战,备战越充分战争可能越打不起来,即便打起来也因准备充分而立于不败。

六、结语

发展是硬道理,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方法,但发展又依赖于问题的解决,尤其是对“美国问题”的解决。这就是辩证法!

因为美国要解决“中国问题”才使中国必须解决“美国问题”,这就是博弈。这种博弈态势是中美国家战略的内在矛盾决定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不是我们说一句不同意用竞争定义中美关系中美博弈就消失了。这又是辩证法。

我们的主观愿望是和所有国家发展友好关系,但对中美而言要获得这种友好关系需要完成当下这个博弈过程,也就是要抑制直到消灭霸权主义。友好关系靠求是求不来的,必须通过斗争。这还是辩证法。

霸权主义不仅危害中国人民也危害世界人民,霸权主义是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敌人,这就是中国国家战略天生的正义性,也是中国可以建立最广泛的反霸统一战线(其实就是反霸阵营)的政治基础,霸权主义和反霸权主义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仍然是辩证法。

只要我们理清楚了这个辩证的逻辑,一切纷繁复杂的问题就清晰可见了,一切犹豫不决的情绪就烟消云散了,面对美帝国主义及其帮凶的气势汹汹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我们天天讲百年大变局,只有中国彻底解决了“美国问题”真正才算完成了这个“百年大变局”!

注:本文作者为“秦安战略智库”核心成员牟林,为本平台原创作品,新的一年,祝愿大家携起手来、战胜疫情、遏制霸权,一起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