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员逃生很完美,为何国外飞友怀疑藏航9833事故处置不当?

民航观点汇

2022-05-16 21:44北京

关注

作者:拉上窗帘

上周四(5月12日)西藏航空一架A319客机在重庆冲出跑道,飞机起火报废。飞友不分国籍,外国飞友也在谈论此事。

拉总今天简单转述几个意见,这些意见不见得有道理。因为悉数逃生其实很完美,许多外国飞友也都庆幸此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TV9833事故 网络图片

飞机中断起飞大多能停在跑道上。所以这件事与东航事故一样,引起了广泛兴趣。有飞友认为可能是“发动机推力不均”,也有飞友认为可能是“爆胎”。A319飞机负责转向的前轮有两只轮胎,如果左侧那个爆胎,飞机确实会向左偏。

飞机起飞时爆胎的案例不多,但有过严重后果。比如协和飞机在戴高乐机场,造成了100多人死亡。但那次事故是异物割伤了轮胎,进而击破油箱所致。我国机场对“机坪异物(FOD)”问题非常重视,这个可能性不大。

图:右机翼弯折 摄:Dream itpossible.

而且“左前轮爆胎”不太好解释飞机向右倾斜的现象。有细心飞友指出,B-6425号飞机的右翼折弯,可能曾经触地。A319飞机的起落架很高,要让机翼在那个位置触地,一种可能是主起落架右侧坍塌,另一种可能是飞机姿态“严重右倾”。

奇怪的是飞机向左偏离。A319虽是“下单翼”飞机,但就算起落架被刮掉,翅膀依旧比腹部高很多。如果在向左偏离时右机翼擦地,飞机必须在水平方向上向右倾斜。单靠前轮难以实现这个效果,有人说很可能有“方向舵”参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A319飞机的“方向舵” 摄:拉上窗帘

飞机有多套转弯机构,地面滑行时用前轮;空中飞行时用副翼;紧急情况下调整两侧发动机推力也可以。“方向舵”基本上只在高速滑行时使用:低速时它没用,空中飞行时不能擅用——因为可能会导致乘客受伤。

降落时若坐在客舱尾部,可能感受过“飞行员蹬舵”带来的强大威力。跑道宽度有限,飞行员有时反复调整舵面,才能将飞机对正在跑道上。这时乘客会被向左向右地猛烈甩动——之所以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是因为一旦在一个方向上“蹬过了头”,高速之中哪怕只多一秒钟都会冲出跑道。

图:侧风落地必须用舵纠正 摄:拉上窗帘

有飞友说,B-6425号飞机很可能在高速滑行时使用了方向舵,且时间稍长。这使飞机在水平方向上右倾,机翼触地。

至于使用方向舵的原因,可能是机械故障导致中断起飞时向右偏太多,不得已为之;也可能是中断不够果敢,踩舵时速度已太高。当然就像自行车一样,紧急刹车时总会向左或向右偏,不蹬舵也会偏。

机场都有完善的监控设备,我国机场的摄像头更是铺天盖地。当时重庆机场天气良好,有人说调出监控一看便知。但监控只能看到飞机状态,无法看到故障起因。外国飞友不太讲情面,有人攻击说中国飞行员疫情之下飞得太少,技术生疏了。

图:机场多使用奔驰泡沫消防车 摄:拉上窗帘

也有人指责重庆机场的此次救援,说消防车是人员撤离后才“开喷”的。这个很没道理,因为那个位置确实很远。也有人批评乘务组,说左前门着火时还在撤离,右前门滑梯没有打开。

但视频显示左前门大火是人员开始撤离后才燃起的,因此那个乘务员应该没啥责任。飞机那时候没了发动机也没了起落架,距离地面很低,直接跳下去也不要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西藏航空薪资待遇最好 摄:拉上窗帘

西藏航空是我国薪资待遇最好的航空公司。执飞林芝至少是“双机长”,因此“技术生疏”的批评靠不住脚。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断起飞”和“滑出跑道”呢?有待官方提供更新的消息。幸运的是飞机没有翻覆,乘客悉数逃生。九位机组人员也都健在,可以平静地讲述经历。

国外飞友对“九名机组人员”也非常惊讶,因为这种机型在国外配两名飞行员和三名机组就够了。过多的机组人员成本太高,不利于盈利。但我国特别注重安全,所以这架飞机应该是三名飞行员、五名乘务员和一名安全员。有人用英文做了解释,猜想可能是中国飞友。

图:“多伦多奇迹” 网络图片

飞机报废而人员悉数逃生的案例其实不多。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应该大力表扬才对。例如法航A340在加拿大烧成渣,却被称为“多伦多奇迹”。也有人因此提出质疑:故障带上天非常危险,如果机组处置的非常完美,为什么至今都没有大力表扬“江北奇迹”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