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独家!豪鹏科技IPO 背后股东曾涉嫌内幕交易!参股公司处罚未披露

侃财经事

2022-05-16 21:31广东

关注

深圳市豪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豪鹏科技或者发行人)即将上会,我们注意到,这家公司涉嫌隐瞒信息披露,参股公司违规储存危险化学品被处罚未披露,背后股东还曾涉及内幕交易。

资料显示,发行人主业是锂离子电池、镍氢电池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现有产品包括聚合物软包锂离子电池、圆柱锂离子电池及镍氢电池。其中,锂离子电池主要用于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电动两轮车等产品;镍氢电池主要用于民用零售、照明灯具等领域。

在历史沿革方面,发行人存在代持情形。2002年10月,潘党育、李文良、欧卫国、马文威共同出资设立豪鹏有限,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万元;其中,潘党育以货币出资43万元、李文良以货币出资22万元、欧卫国以货币出资20万元、马文威以货币出资15万元。2002年9月27日,深圳财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验资报告》(深财验字[2002]第375号),经审验,截至2002年9月27日止,豪鹏有限已收到其股东投入的资本合计100万元整。

根据欧卫国、李启文确认及双方分别出具的《个人声明确认函》,上述股东中,欧卫国系为中国香港自然人李启文代持股权。

在反馈意见下发的时候,证监会首当其冲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关注,要求发行人补充披露股份代持的原因,被代持人是否存在身份原因的投资限制,发行人所在行业是否限制外资投资的领域,是否存在规避法律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相关出资来源、入境是否合法,解除代持的原因,有无纠纷或者潜在纠纷,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除此之外,在启动IPO前夕,发行人也引进了大量投资机构,而这些人目的也是很明确,都是奔着发行人上市目标去的。

2020年9月,豪鹏有限第四次股权转让,引进了安信国际资本等投资机构,值得注意的是,其为安信证券全资下属公司,而发行人本次聘请的保荐机构为安信证券,也就是说,保荐机构差不多也是为“自己”保荐,能否做到勤勉尽职也存在一定的疑问,必定已经深度绑定在一起了。

一个月后,豪鹏有限第五次股权转让及第三次增资,引进了更多的投资机构。其中,苏州深信华远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苏州华远)增资总价为3000万元,对应注册资本100万元,获得股权比例为2.07%。

苏州华远背后是谁控制?通过公开资料查询,其背后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深圳市恒信华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袁德宗为23个合伙人之一,持股比例为单一最大股东。

袁德宗是谁?公开资料显示,袁德宗号称东莞股神,最为典型的是其曾陷入银禧科技内幕收购案中。

根据凤凰网报道,2015年12月底,银禧科技董事长谭颂斌看到兴科电子全年业绩较好,和银禧科技总经理林登灿、董秘顾险峰就收购兴科电子进行可行性分析。2016年4月14日上午11时左右,谭某斌决定停牌启动收购事宜。当天晚上,银禧科技和兴科电子相关人员就并购重组事宜进行了洽谈,并于23时左右签署《股权收购意向书》。4月15日,银禧科技公司股票停牌。

敏感期间

龙煜文分别于2016年3月21日、3月22日、4月12日买入“银禧科技”,共计买入253.18万股,经计算,“龙煜文”账户在本案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银禧科技”股票的盈利为10,943,907.05元。另外龙煜文为了融资加杠杆买入“银禧科技”,向其舅舅袁某宗借款6,000万元成立南华期货光华15号资管计划,龙煜文通过该资管计划实际盈利19,960,595.82元。

另外根据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信息显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间内蔡伟强、黄茜萍(夫妻关系)集中资金持续单边买入“银禧科技”,且系首次交易“银禧科技”,交易额明显放大,并在敏感期内仅交易了该股票。,期间合计买入932,044股,累计获利12,507,724.38元。

关系网

龙煜文系袁德宗外甥,2009年至今在袁德宗为法定代表人的广汇科技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任投资部经理,负责管理袁德宗个人及公司的证券账户及二级市场投资。龙煜文账户中交易银禧科技的资金及支付给中金公司的保证金均来自袁德宗银行账户。

公开信息显示袁德宗示银禧科技股东,银禧科技上市后,袁德宗卖出了持有的“银禧科技”。

逢年过节谭颂斌会去拜访袁德宗。2016年春节后,袁德宗与谭颂斌有通话及见面联络。3月初,袁德宗和谭颂斌在东莞市参加相关座谈会时见过面。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袁德宗和谭颂斌于2016年3月8日、3月13日有6次通话。

龙煜文与谭颂斌于2007年认识,在敏感期内与谭颂斌通话1次,时间为2016年2月24日13:02,通话时长1分49秒。

从这一点来看,外甥龙煜文的操作,都是受舅舅袁德宗的委托。

由此看来,袁德宗东莞股神的头衔也是借助内幕交易,估计也就是一个虚名而已,哪有什么股神。

这一次,袁德宗突击入股发行人,如果成功上市,又能大赚一笔,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股神。

在信息披露方面,发行人还涉嫌隐瞒信息披露。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4月14日,经群众举报并查实,赣州市豪鹏科技有限公司存在违规储存危险化学品、未依法组织从业人员进行安全生产教育、培训,新建、扩建项目未履行“三同时”程序。章贡区应急管理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相关规定,给予该企业罚款人民币拾柒万元整。

而赣州豪鹏为发行人参股公司,但发行人未在招股书披露这则处罚,不知道保荐机构安信证券是否做到了尽责,韩志广和高志新两位保荐代表人是否有进行核查,这些恐怕都需要发行人进一步披露清楚。

更加奇葩的是,美国豪鹏曾对潘党育、李文良及其他核心员工以授予限制性股票或股票期权的方式进行股权激励。除潘党育、李文良外,所涉境内仍在职员工人数合计29人,其中1人在行权时已履行纳税义务,另外28人于当时未履行纳税义务。

证监会也要求发行人补充披露马文威、李文良、潘党育、其他员工等人及香港豪鹏科技未纳税的数额、原因,明知有欠缴税款而拒不补缴的原因,是否构成重大违法行为,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发行人解释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相关股东及相关在职员工未按规定期限申报纳税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相关人员已通过主动补缴税款对该等违规情形予以纠正。同时,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发布《重大税收违法失信案件信息公布办法》(国家税务总局公告 2018 年第 54 号)有关“重大税收违法失信案件”的定义来看,上述人员因境外所得而产生纳税义务,不存在经税务机关通知申报而拒不申报或者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或采取转移或者隐匿财产的手段,妨碍税务机关追缴欠缴的税款等情形,上述人员欠缴税款的情形不属于重大税收违法失信案件。因此,上述人员欠缴税款不构成重大违法行为。

当然这种问询,发行人打死也不会说自己有问题,财事君也知道发行人会怎么官方的回答,问也是白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