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陌上花开,我沿尘香缓缓来

有听

2022-05-16 21:30山东

关注

春花之艳丽,夏花之绚烂,秋叶之静美,冬雪之圣洁。四季更迭,仪态万千。

似乎每一季,总有让人割舍不下的风景;仿若每一个路过人间的生灵,看过人间景致,定然会有“人间值得”的心悦臣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春花是三三两两地争奇斗艳,日出桃红,雨后海棠,次第梨白……一树一树接踵而来,不太热闹,也不至于冷清。春日的绿阔千红、暗香浮动,惊艳了世人眼眸。于是便有了“春风十里不如你”的深情如许。

夏花是百树齐发的绚烂、热烈、奔放,如这南国的阳光般明媚灿烂。因而,泰戈尔才会说,生命要如夏花一样绚烂。阡陌纵横,目极处,无不是花影扶墙、花光满路。有名无名的花朵层层叠叠,一片片,一匝匝,装饰着夏日的山河。

五月的南国,仿佛只有相遇过一阵浩荡长风,邂逅过一场飒爽疾雨,才算得上是叩开了夏日的门楣。

陌上百花开,踏芳草萋萋,沿雨住尘香,无需任何邀约,每个人皆会相遇自己眼里的五月。一只蜂蝶,一群蚂蚁,或一朵不知名的野花,一枚鲜艳的野果……皆可以在某个角落,将我们等待。也许,还会与之发生一段风云聚散的故事,来妆点一截苍白的芳年。

一路踏歌而行,薄雾淡烟中的时光温婉柔情。遇见的人,谁也不会在意谁的喜乐,擦肩而过的刹那,也只如彼此身边,疾驰过耳的一阵清风。谁也未曾装饰过谁的风景,他甚至不曾知晓,我从他的世界打马经过。

因卞之琳一首《断章》,有无数人在走过江南的烟雨画桥时,幻想着自己在那个倚窗看风景的人眼中,是怎样一幅生动的景致。或许,大约还会走进他的梦境,令他念念不忘。

浩瀚尘海中,我是谁搁浅的旧梦,我妆点过谁的风景,这些于我其实无多大的意义。既无承诺过什么,也不想有过多纠葛,又何须去知晓谁路过谁的窗前,谁装饰过谁的梦境。

有时,真想回到驿寄梨花,鱼传尺素的时代。据文人诗客说,那是一个缓缓行走于岁月幽长小巷的时代,时光慢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时光真的会厚此薄彼,格外眷顾那时的人事风物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慢的不是时光,而是过眼风景太素、过耳长风太细吧?

如若,那时的人,也见过法国的鸢尾、荷兰的郁金香、日本的樱花……孟郊还能够一日之内看尽长安花吗?白居易还敢说乱花渐欲迷人眼吗?

贫乏限制了想象,可我们依然眷恋那远去的贫乏时代。也许,风细了,景素了,心淡了,时光与岁月便慢了,风雨沧桑也不侵了。花淡淡,叶安然,一切都是简单真实的美好,没有虚无,亦不会生出失落惆怅。

五月里蜕变而出的蝶,浅舞天涯,只为寻找去年那朵,与它相约再见的花。而,花落花开花依旧,春去春回春常在;再开的花已非去年那朵,再回的春,也不再是去年的春。

五月,陌上乱花香迷津渡,许多的不期而遇,又匆匆倦成流年记忆,落入笔下花笺。

五月,一生之中有多少个五月?我舞弄水墨,只为记下余生每一个春去秋来、夏安冬至,将每一个渡口的相遇,留于青墨花田。此后,水月镜花皆成诗,光风霁月皆成丹青。

五月,陌上百花开,我沿芳草尘香缓缓而来。

哪一朵花,哪一片叶,在将我等待?我路过了你的世界,你装饰了我的风景;是你欠了我一缕香魂,还是我欠了你一次回眸?因而,才注定了我们相遇于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