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如愿嫁给了年少时就喜欢的徐先生,却在六年后狼狈退出

红耳兔故事铺

2022-05-16 12:33上海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红耳兔小姐姐

讲故事,看人生。大家好,我是红耳兔小姐姐,欢迎收看今日的故事。

1

你有没有试过用十几年的漫长时间去爱一个不可能的人。

我做到了。

但结局惨烈。

2021年12月,我跟徐飞离婚了。

走出民政局的时候,徐飞哭得像个孩子。

他没有跟我说对不起。

我也不需要了。

我们之间的恩怨似乎已经不能用“对不起”和“没关系”来结束。

如果人生能够从头来过,我一定不会再飞蛾扑火地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因为一个不爱你的人,是一块永远都捂不热的冷。

2

徐飞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我从十六岁时就喜欢的人。

他高大帅气,乐观阳光,走哪里都自带光芒。

而我,长相寡淡,性格内向,一入人群就找不到的那种。

我们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成绩好。

高中三年,我的名字除了在考试排名上跟他挨在一起,其他毫无干系。

高考填志愿,我偷偷打听他的报考学校,然后一字不落地抄下来。

当然,这些秘密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后来录取通知书到了,我们果然考到了同一个学校。

那是2004年。

没有微信,没有智能手机,甚至QQ还没有烂大街。

我在网吧申请了第一个QQ号,然后加了徐飞为第一个好友。

他的QQ号,还是在同学录里找到的。

3

大学开学没多久,我在QQ上假装很惊讶地跟他说,原来我们还是同一个学校啊。

徐飞也很热情地说,那就一起出来吃个饭呗。

吃饭的地点就在学校食堂。

食堂里人头攒动,徐飞一边吃饭,一边跟四周的女孩打招呼。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坐在对面的我,只能低头默默吃饭,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

那顿饭结束后,我和徐飞又回到了普通同学的关系上。

偶尔在自习室或者路上碰面,打个招呼。

后来他的身边有了一个女孩。

很漂亮,很张扬。

一看就是徐飞喜欢的类型。

我想,或许这辈子我只能把暗恋进行到底了。

4

转机是在2007年,大三。

他的女朋友劈腿了。

徐飞整个人一下子颓废下来。

大三寒假,我约他一同回家。

在火车上,他阴郁地说,到底我哪里不好,为什么女朋友非要分手。

我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才不是呢,你很好,你特别好,一堆人喜欢你,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他听后,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

我紧张得赶紧看向了别处。

但无处安放的眼神和绯红的脸庞还是出卖了我的小心思。

出了火车站,徐飞主动提出送我回家。

我开心得话也变多了,一路上超常发挥,讲了许多搞笑的往事。

徐飞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后来是过年,我主动给他打电话,约他出来看电影,还陪他在正月十五放了烟花。

一直记得那晚的夜空,被绚烂的烟火照得通红。

我和徐飞像孩子一样挥舞着烟花棒。

后来,不知道哪个瞬间,我们的手碰到一起,我主动抓住了他。

徐飞没有甩开。

我的心像春雷一般炸响了一遍又一遍。

那种开心,那种雀跃,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如果说人生的悲喜也遵守能量守恒,那么那一晚应该耗尽了我毕生的欢喜。

5

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徐飞没有那么喜欢我。

他看我的眼神,总是平静的、淡然的、捉摸不透的。

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就是喜欢他呀。

就像一首歌里唱的,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为你放弃生命也愿意。

走过大三,接着就是大四毕业季。

徐飞选择考老家的公务员。

他爸妈都是公务员。

我父母是做生意的。

本来我很想去大城市闯荡一番。

但徐飞说要回老家,我就义无反顾地跟他一同考了公务员。

最后还去了同一家单位,只是不同部门。

至此,我和徐飞的缘分,一大半都是我争取来的。

我和他的关系也随着回老家而被所有亲戚朋友知晓。

于是我和徐飞就这么定了下来。

他似乎也有点认命了,毕竟那些年他也没再遇到心动的女孩,而我也算是一个各方面都很匹配的伴侣。

2009年,也就是毕业的第二年,我们见了双方家长。

6

2011年的五一,我们结婚了。

他家买房带装修,我家陪嫁车子和家电。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婚后,徐飞就一心扑在工作上。

从学生时代,他就是一个聪明努力的人,现在到了职场,也不例外。

很快他就得到了上头领导的赏识,升职指日可待。

而我就黯淡很多,每天只是按部就班地上下班。

我把所有的努力都用在了徐飞身上。

每天一早起来就给他做早餐,还怕他中午在单位吃不好,给他做了中午的便当。

下班后,他通常比我晚回来,我会赶去菜场买菜,然后做好丰盛的三菜一汤。

结婚几个月后,我非常迫切地想跟徐飞有一个孩子。

但事与愿违。

第一次怀孕,孩子产检查出来有问题,被迫放弃。

第二次怀孕,在第三个月时突然流产。

备孕成了我们心头的阴影。

2014年,徐飞升职,工作更忙了,经常早出晚归。

我经常睡到迷迷糊糊时,被他开门的声音吵醒。

后来,徐飞以不打扰我休息为由,搬去了客房。

而这一搬,就把我们之间维系的最后一点温情也搬走了。

7

但那时我还是尽量体谅他的辛苦,尽量做到不吵不闹。

却不想,一个男人一旦身体上开始疏远,就代表着心也在疏远。

后来,我们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

一次次节假日的失约,一次次等到饭菜完全凉掉。

我终于明白了,被动地等待,是改变不了徐飞。

于是我开始化被动为主动。

要求徐飞每周至少陪我吃一次饭,还有马上搬回主卧睡觉。

他答应了。

但迟迟没有兑现。

争吵终于爆发。

我像个泼妇一样在他面前又哭又闹,又像个小孩一样,抱着他求他多关注我一点。

他轻轻拍着我的背,手心冰凉。

如果说恋爱时候他对我的爱是六分,那现在怕是三分也没有了。

我好害怕,我问他是不是爱上了别人。

他就这么看着我,没有讲话。

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疯狂地抢过他的手机,但什么也没发现。

这时候就算是给我一个情敌,我也能够给自己退出的理由啊。

我好不甘心啊。

8

第一次争吵过后,我像身上被绑上了火药桶,一点就炸。

本就不那么温情的婚姻,被我吵到了冰点。

如果说2015年,我们还能勉强坐下来说话,那2016年就是我们彻底崩裂的一年。

离婚两个字也被频繁提及。

没有孩子,离婚的羁绊也就没有了。

其实只要去一趟民政局就好,但我就是舍不得。

我明知徐飞对我已经没有爱了,但就是不想跨出那一步。

我从未想过去爱除徐飞之外的另一个人。

离婚就这么被我拖着。

这时我妈那边又出事儿了。

2016年底,她被确诊肺癌。

我哭着跟徐飞说,我们都不要吵了,也不要离婚了,我只有一个妈,现在没有什么事能比她的命更重要。

徐飞同意了。

然后就是找医院,预约专家,确认治疗方案。

医生说,先备好三十万吧。

那时我爸妈刚给我弟买了房子,手上没有什么钱。

我弟也才毕业没两年,工资只够养活自己。

徐飞二话不说就拿出了30万,一半是他自己的积蓄,一半是他借的。

他就是这样,除了不能爱我,其他都做得很好。

这时我又升起了丝丝希望,或许真的是我的态度出了问题呢。

如果我对他再温柔一点,是不是一切还有转机?

9

但这一切只是我的幻想。

我妈做完手术后,暂时来我家住几天。

徐飞那几天也回来得比较早,为了不让我妈担心,还主动搬回主卧睡。

晚上吃完饭,徐飞先洗好澡回房间去了。

我洗好碗后,仔仔细细地给自己洗了个澡,还喷了香水。

可是一推开房门,看见的是已经打好地铺睡得深沉的徐飞。

我的心,一下子又掉入了冰窟里。

一年后,我妈还是走了。

特别是最后一个月,ICU的钱用得跟流水一样。

之前准备的三十万早就用完了,徐飞一声不吭的一直往里填钱。

到最后,我妈的治疗费已经花了五十万。

徐飞还因此贷款二十万。

我妈头七的那天,我趴在床上,哭得肝肠寸断。

徐飞轻轻抱住我,任由我眼泪鼻涕糊了他一身。

等到我哭累了,他拿出纸巾帮我细细擦掉泪痕,然后说,乖,去洗澡吧。

很久没有听到他这么温柔地跟我说话。

我任性地抱着他不放,说,徐飞,你为什么不能爱我呀,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吗?我已经失去了妈妈,不能再失去你了。

徐飞没讲话,但坚定地、缓缓地推开了我,走出了房间。

我在身后,绝望地说,离吧,离吧,徐飞,离了你我又不是活不了。

10

可是后来,离婚还是被按了暂停键。

那时我们已经谈好了财产和债务分配,就差对外公布和去民政局了。

但徐飞突然毫无征兆地倒下了。

脑子里有个动脉瘤破裂。

不过这一倒,就带出了另一个女人。

因为他不是倒在家里,也不是单位,更不是路上,而是一个女人的家里。

她叫郑丽娜。

我一听就浑身一抖。

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和徐飞的生活中。

他是徐飞的那个大学女友。

当我飞奔去医院的时候,郑丽娜正冷冷地站在抢救室的外面。

她看见我过来了,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她说,徐飞就是个骗子,他一直跟我说已经跟你离婚了。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作为名义上的配偶,开始被医生叫着签署各种治疗单子,还有单位上的同事领导电话都打到我这里。

到了这一刻,我才有了些作为徐飞妻子的荣誉感和归属感。

徐飞从手术室出来后,整整在床上躺了三个星期。

我对着虚弱无力的他,再也恨不起来,甚至没有追问他和郑丽娜的过往。

那段时间我每天埋头照顾他,喂水喂饭,跑上跑下。

徐飞有时候会感激地拉了拉我的手,有时候会红着眼眶说声谢谢,更多时候是面对我大段大段地沉默。

他在想什么,我一无所知。

11

2017年的三月,徐飞出院,他爸妈过来照顾他。

我和徐飞还有他爸妈,又像一家人一样坐在一起吃饭说笑。

这么温馨的时光,我真想永远拽在手里。

一个月后,徐飞完全康复。

他爸妈走了

这个偌大的房子,又只剩我们两个。

夜那么长,那么冷,一切逃无可逃。

我和徐飞再一次站在了婚姻的十字路口。

从头到尾,他执意要走的心,从未改变。

我问他跟郑丽娜是什么时候恢复联系的。

徐飞说,是2015年吧。她离婚了,丈夫破产又家暴。我知道后,就主动联系了她,又怕她不理我,于是骗她说我也离婚了。

那时,我们也的确在离婚的边缘不是吗?

徐飞抬头一脸镇定地看着我。

我不置可否地苦笑一下。

这婚可从来都不是我想离的。

徐飞接着说,她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也是可怜。

我冷笑说,难道我就不可怜吗?

徐飞没讲话。

他似乎只要面对我们之间的问题,就开始沉默。

不过当他面对自己爱的女人,却从来都是怜悯而宽容的。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至此,我是真的死心了。

12

离婚的过程就不赘述了,两边父母亲戚都轮流劝,但没用。

徐飞是铁了心。

我也无心强留他。

到了办理离婚的那天,我以为自己会哭得肝肠寸断,但很奇怪,我全程十分冷静。

可能是过去的几年时光,已经流光了我的眼泪。

相反,徐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或许是到了这一刻才发觉对不起我吧。

但爱情啊,谁又能左右得了它呢。

爱和不爱,从来没有灰色地带。

我爱徐飞,如飞蛾扑火。

徐飞爱郑丽娜,情深不悔。

我和徐飞之间,只有一堆永远无法扯平的人情债。

是啊,只有不爱的人之间,才谈利弊得失。

13

但很奇怪,在离婚后的大半年里,我并未见郑丽娜和徐飞在一起。

却偶然从大学群里得知她又再婚了,对象不是徐飞。

有一次我在下班路上碰到徐飞。

自从我从单位辞职后,就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如今他已经精神颓废,胡子拉碴。

他从马路另一头走过,并没有看见我。

我想打招呼,却又停住了。我不知道以什么身份跟他讲话。

那天我就这么看着他一点点消失在夕阳的尽头。

像极了我和他的爱情。

都是拼尽全力地燃烧,最后化作一团模糊的红,落入地平线。

我和他啊,终究都爱错了人。

红耳兔小姐姐,一个专写故事的老少女,知乎十万赞情感答主。作品散见于《青年文摘》、《女报》、《意林》和《哲思》等, 欢迎来找我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