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登签署法案挺台参加世卫大会,是将台湾问题国际化的实际步骤

秦安战略07

2022-05-16 09:52四川

关注

美国总统拜登13日签署法案,指示国务卿“协助台重获世卫组织观察员身份,以参加本月22日世界卫生大会(WHA)”。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是美国推动台湾问题国际化的实际步骤。

一、目的并不单纯

原来美国下了一个连环套——按拜登的说法,俄罗斯“无端”入侵乌克兰,侵犯了乌克兰的主权独立与领土完整。中国一贯坚持任何国家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不容侵犯,中国却拒绝谴责俄罗斯并反对制裁俄罗斯。既然中国无视乌克兰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美国也可以无视中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无视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中国要求美国不干涉中国内政,不支持台湾参与世卫组织活动,那就应改变对俄罗斯的立场。

可见,美国挑起俄乌冲突的意图并不单纯,除了解决“俄罗斯问题”还想一次性地一并解决“中国问题”,彻底清除横亘在美国霸权之路上的障碍。中俄已经被美国视为同一阵营,力求捆绑解决。

当然,台湾问题国际化并不是俄乌冲突后美国才提及的,而是早有预谋的。只是俄乌冲突使美国看到了加速台湾问题国际化的必要性、机会和信心。

二、形势非常严峻

对中国而言形势非常严峻,几乎没有很好的办法对付美国的这一招。

(一)中国陷于被动

关键在于,美国对中国是有心做局,处心积虑几十年,故做起来轻车熟路。中国不但从来没有打算过给美国设局,而且还心存幻想。如此无心对有心,必然是后手。一句话,长期以来中国把美国想得太好了!没想到会有今日,有些人还沉浸在“夫妻关系”中,梦想着G2的荣耀。

我们看中国官方及民间智库对美国的战略分析判断,极少提及“台湾问题国际化”这一概念,当然也就很少研究如何阻断美国将台湾问题国际化的办法。

如此,中国陷于被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二)美国不予理会

前些日子,当有人提到美国会在中国复制“乌克兰模式”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应“乌克兰问题与台湾问题性质完全不同”,这回答当然无懈可击,无比正确。但对中国的说法,美国就是不予理会,就如不理会中国说北约东扩是俄乌冲突之端、美国是俄乌冲突的始作俑者一样也不理会中国说的“性质不同”,它只顾按自己的意志行动。

美国已经给世卫组织准备了“理由”说,美国此举并没有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布林肯说,台湾当局参加世卫大会是有先例的,美国只不过是循先例而已。布林肯指的是马英九主政台湾时承认“九二共识”,故大陆承诺保证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蔡英文上台后拒绝承认“九二共识”,破坏了两岸和平的政治基础,故中国不允许台湾参加国际组织的活动。如果没有美国支持蔡英文当局,各国际组织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一点问题也没有,问题在于美国插手了,且循先例在逻辑上没毛病。中国在意的事美国毫不在意,什么“九二共识”?不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世卫难扛压力

这件事,中国只有寄希望于世卫组织能够顶住美国的压力?但这事很悬,谭德赛多半扛不住,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谭德赛就没有顶住。而且中国没有更多的筹码影响世卫组织的决定。

谭德赛若答应美国要求,中国怎么办?谴责世卫组织?当然不行。退出世卫组织?更不行。美国召开抗疫峰会,坚持要台当局去,中国说不参加,美国很高兴,美国在会上就可以任意指责中国,特别是攻击中国的动态清零。说不定还会提起溯源旧事。美国正需要中国减少在国际场合露面,中国自己不去正中美国下怀。而且我觉得,美国坚持台当局参加与签署法案责成布林肯要办成让台湾参加世卫大会是有联系的,谭德赛最近说中国的动态清零不可持续,这几件事都和抗疫有关,让人不得不把这几件事联系起来。

(四)骨牌效应麻烦

美国选择世卫组织为突破口,就是因为曾成功威胁世卫在溯源一事上为难中国,谭德赛是一个软柿子。此例一开始,骨牌效应就会产生,直到允许台湾当局参与联合国事务。台当局在国际社会亮相频繁了,加上西方舆论众口一词,说台湾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而非中国的一部分,说中国大陆武力威胁台湾就是侵略。这话说多了,信的人就多了。西方人几乎听不到中国声音,西媒说啥就是啥。

(五)中国反击乏力

美国对中国的说法不予理睬,与它不理睬国际社会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一样,美国笃定国际社会拿它没办法。俄罗斯掌握了30余个美国在乌克兰研制生物武器的生物实验室的证据,在联合国没有少呼吁,美国不理睬,联合国秘书处假装看不见,还反过来指责俄罗斯在乌使用生化武器。

中国指责美国,美国不理就行了,国际社会应和中国的声音很小。美国指责中国,中国就忙不迭地申辩,西方舆论会群起而攻之。这就是现实,大概中国还没有到能够打破这个现实的时候。

中国长期以来秉持不惹事也不怕事的原则,不惹事被理解为明知美国干的事坏事,中国也不出头,不第一个谴责,或者最多投一张弃权票。对此,美国是心里有底的,所以就这样对付中国了,中国的反击除了表示“坚决反对”便没了下文。

(六)警惕俄乌模式

俄乌冲突揭示清楚了美国对付大国的套路。只要美国政府评估“台湾问题国际化”做得差不多了,或等不及拜登打败普京就会准许台湾当局宣布台独。

中国有专家认为拜登扛不住与中俄同时发难。如果美国亲自下场热战,专家的话可能没错。而美国打的是代理人战争,再多打几场也伤不了美国自身。对中国而言,美国不用选代理人,中国没有代理人。最可悲的是美国还在一旁看笑话:中国人打中国人。美国只要允许蔡英文宣布独立,它笃定中国必然动武,这是中国《反分裂国家法》明文规定的。美国即刻就会在中国身上复制“俄乌模式”(不只是乌克兰模式)。中国面临的形势就是这样严峻。

三、及时调整战略

综上,中国可能要尽快调整战略,似乎有些来不及,可做比不做好。

(一)提升战略高度

我们在战略上大抵是把“台湾问题”作为最大的困扰,不解决台湾问题中国永无宁日。其实“美国问题”才是中国最大的困扰。阻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是“台湾问题”而是“美国问题”。

我已经连续三篇文章提及“美国问题”这一概念,希望得到更广泛的关注和研究。我的看法是,中国在实施自己的国家战略的过程中,所面临的最大障碍不是包括“台湾问题”在内的各种内政问题,而是来自域外的“美国问题”。只要“美国问题”解决了,中国就可以全心全意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了。

美国对华战略就是站在“解决中国问题”的高度设置的,所以是纳入美国的法律范围的,动辄就立个法,美国涉华法律文本恐怕比中国整个法律文本还多。美国对华战略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主动出击,广泛触及、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美国处心积虑的程度给中国的感觉是,美国政客离开“中国”连话都不会说了。

中国也应该把美国当成一个问题来解决,这就叫高度。详见我的前一篇文章《中国应该有这样的气魄:在民族复兴的道路上必须要解决美国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增强战略主动

中国从来没有想过要对美国怎么样,而美国几十年如一日处心积虑地想把中国怎么样。所以,中国始终处于战略被动,防御、后招是中国对美战略的特色,甚至说得严重些,中国根本没有对美战略。

在过去,这也许可以应付。但如今情势变了,中国的国家战略与美国的国家战略矛盾越来越尖锐,美国欲解决中国而后快,美国的出招越来越凌厉、招术越来越多,被动应对自然应接不暇。

中国需要更加主动,才能掌握战略先机。中国应该有自己的“对美战略”,战略的目标就是要解决“美国问题”。

美国问题是什么呢?那就是谋求全球霸权。问题在于,美国霸权主义由来已久,已经完全渗透到世界的各个方面。美国那套价值观说法已经植入人们的观念里,觉得只有它才是对的,人们不觉得它是在欺骗。美国这一套目前玩得正欢,它像绳索一样捆绑住了欧盟,这两天拜登正在捆绑东盟,拜登搞“民主峰会”就是为了给全世界套上紧箍咒。美国这一套价值观游戏是以其强大的军事、科技为后盾的,很难撼动。

可喜的是,中国这些年也推出了自己的价值观,我把它概括为“人民价值观”。对外战略上,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全球安全与发展”倡议和“国际关系民主化”倡议,还有惠及百多个国家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综合国力的发展正越来越有力地支持这些倡议。有些伙伴迷信军力轻视价值观这些意识形态的东西,大错特错了。不然,美国为啥特别重视贩卖它的民主价值观呢?为啥要死死的把侵略的帽子扣在普京头上呢?

(三)破除思维藩篱

新中国虽然历史不长、也有一些固化的思维藩篱需要破除,不然就困住了自己的手脚。当下,我们必须破除不搞阵营的思维。这个思维表现在“不当头”。

曾经有一个阶段不当头是说得过去的,但形势逼着中国“当头”的时候还是要当头的。上世纪中国那么艰难,还是在全力支持世界上被压迫的国家和民族的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运动,赢得了第三世界的广泛尊重,硬是把中国“抬进”了联合国。

后来怕出头了得罪美国人,就不再出头了,第三世界也就不再认为中国会为它们做主了,有的与中国疏离了。反霸在世界上是有群众基础的,但需要有领头的。

俄罗斯格局太小,始终关注的是自家一亩三分地,只说俄罗斯如何受到威胁,缺少为了世界公义而反霸的主张,也没有凝聚力量的价值观。结果几乎成了孤家寡人,遇到大事没人敢公开地支持它。这教训中国也准备重新尝试一遍?

从当下的情势看,美国照样要遏制不当头的中国,而且大有欺负中国的味道,不如当头。国际社会其实很期待有一个敢于与美国抗衡的国家,一旦有了一定会凝聚一股反霸的力量。

美国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拉阵营,就是尝到了阵营的甜头,俄乌冲突中美国能够呼风唤雨,就是因为它有自己的阵营。昨天美国要和东盟签订战略伙伴关系,就是要继续扩大阵营。美国去年在G7峰会声称搞“建设美好世界”是学习中国的“一带一路”的方法去扩大阵营,美国的“民主峰会”有百多个国家参加,这个阵营够大的,可以称作美国式“统一战线”。统一战线本来是中国的法宝,现在被美国学了去,中国何必要固守一些看起来是原则的非原则想法呢?

阵营是一种客观存在,不是你搞或没有搞的问题。中国应该说有未雨绸缪之行动,文已经提到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中国的价值观。中国的一带一路也交了不少朋友,不仅仅要让他们感受经济利益,也要与他们分享共同价值观,在全球治理上达成共识。

有了阵营,未必一定会对抗,尤其未必是军事对抗。妙在“反阵营对抗”本身就构成阵营,我们如何做到不搞阵营呢?

(四)巩固一中原则

以上谈的是长期战略,很难立竿见影。面临美国将“台湾问题国际化”的紧锣密鼓,中国必须采取断然措施巩固“一个中国”原则和政策。

1.宣布美国是侵略者

中国应该在联合国等各种国际组织的平台上明确提出,美国在中国领土台湾的行动已经构成对中国的侵略。还需进一步警告:无论是谁,只要在包括台湾在内的中国领土上部署一个士兵、输入一颗子弹就是对中国的侵略,中国保留随时反击侵略的权力。

也就是说,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对中国构成了侵略,中美关系已经包含了美国侵略与中国反侵略的因素,此因素成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主要障碍。

2.与有外交关系的国家重新确立一中原则

凡是中国的建交国,都有建立外交关系的法律文件,中国可以逐个地以适当名义和建交国发表巩固外交关系的联合声明,对一中原则的进一步进行确立,除原有的意项外,必须加入“以何种方式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任何国家、国际组织和个人无权加以干涉。”这一意项。

3.与国际组织重新确认一中原则

美国抓住中国曾经允许台湾以某种非正式名义加入国际组织的活动的事实,把它说成“惯例”,这次要求允许台湾参加世卫大会,声称是循惯例。那好,中国就争取与所有国际组织达成协议,协议应明确禁止台湾以任何名义参加该组织的活动,台湾当局可以派员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与该国际组织的活动。协议还应包括该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干预中国解决台湾问题,否则就构成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

4.不能让联合国成为美国私家机构

中国在联合国及其它附属组织机构内设置议题,讨论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对于美国以往的侵略行为,提议讨论如何追究其战争罪的问题。例如人权组织追究俄罗斯的人道主义责任,那么也应该同时追究美国的人道主义责任。通过美俄博弈,许多国家被美国吓住了,不敢就涉及对美国不利的议题表态,给中国反对美国霸权增加了难度。这就需要中国对第三世界国家、“一带一路”参与国家做更细致深入的工作。

只要美国不能做成将台湾问题国际化,美国针对中国复制俄乌模式就做不成。尤其俄罗斯与美国在东西乌克兰形成持久对峙,中国就可以争取一个新的战略机遇期。中国充分发展了,中国的综合国力超越美国了,解决美国问题就不是难事了,美国问题解决了,台湾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中国不乏研究美国问题的机构和专家,许多还领着国家俸禄。可是几乎没有意识到把美国本身看成中国的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个遗憾。这个遗憾也许是中国面临美国要将“台湾问题国际化”呈现被动状态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拜登13日签署法案,指示国务卿“协助台重获世卫组织观察员身份,以参加本月22日世界卫生大会这件事凸显出巩固“一中原则”的紧迫性。但愿中国反击有力,及时阻止美国的企图。

注:本文作者为“秦安战略智库”核心成员牟林,为本平台原创作品,新的一年,祝愿大家携起手来、战胜疫情、遏制霸权,一起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