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哈尔滨曹某涛事件真相反转,死者竟是自焚,且一家全员恶人

东莞诗人

2022-05-16 01:43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哈尔滨男子被汽油烧伤身亡,警方再通报:多方证实死者未被绳子捆绑,自己点的火

针对于5月8日发生的哈尔滨一男子烧伤身亡,哈尔滨市成立了调查组,在5月15日晚上十点对调查结果进行了公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2年5月8日,哈尔滨市一男子烧伤身亡。哈尔滨市成立了由政法、公安、检察等部门及有关专家组成的调查组,经现场勘查,并调取曹某涛所驾车行车记录仪,120急救车医务人员工作记录仪,出警民警执法记录仪,加油站、超市、行车沿线和医院急诊室视频监控,走访调查证人48人,制作笔录70份。调查情况如下:

经核测,5月8日13时45分,哈尔滨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道里区天平路附近有人烧伤。民警赶到现场,发现一男一女被烧伤,由120急救人员将伤者送至哈尔滨市第五医院救治。伤者曹某涛(男,35岁)经抢救无效死亡;伤者卢某秋(女,37岁)右背部、右肩部及右上臂Ⅱ度烧伤,无生命危险。

经查,5月7日,曹某友(男,56岁,死者曹某涛之父)在道里区天平路与南湖路交叉口北侧人行道摆摊刷车。当天18时40分许,道里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因曹某友违规占道刷车,暂存其刷车水泵于道里区执法局,曹某友、曹某涛父子怀疑是同在此处摆摊刷车、此前发生过矛盾,且当时不在现场的张某和(男,40岁,绰号“大和子”,与网传“大河子”并非一人)举报的。

视频和微信支付记录及证人证实,5月8日10时41分,曹某涛在道里区新发镇胜利加油站购买92号汽油16.75升,先将汽油加入自带的塑料桶中,放于车后货箱,剩余汽油加入其驾驶的黑AL5*59灰色福田小货车内。11时19分,曹某涛到道里区崂山路宜居家园(一期)启诚超市,购买了两个防风打火机和一个普通打火机。

视频及有关目击证人证明,13时34分58秒,曹某涛下车,拎着装有汽油的塑料桶步行前往事发地点,找到张某和(大和子),与之发生争吵,曹某涛将汽油泼洒在自己身上及周边,正在刷车的卢某秋(张某和妻子)上前劝解,张某和将汽油桶从曹某涛手中抢下,并移至10米以外。其间,曹某涛将卢某秋搂住,在卢某秋挣脱中,将手中打火机点燃,致二人不同程度烧伤。经比对,在现场提取的打火机,与曹某涛在超市购买的一致。打火机和汽油桶盖上检出的DNA,经比对与曹某涛一致。此外,据执法记录仪、120工作记录仪记录,120急救人员、出警民警询问,及在场目击者证实,曹某涛是自己点的火。

医院急诊室的视频显示,事发时未在现场的曹某涛母亲韩某英对曹某涛说“他儿子浇的,听着没有”,曹某涛点头。其母又对曹某涛说“听见没有?他爹把着的你,他儿子往你身上倒,他爹把着你,往你身上浇的汽油,他儿子点的,知道了不”?曹某涛点头“嗯”。随后,曹某涛之妹曹某录制了网传视频,相关内容与事实不符。经查张某和的儿子当时并不在事发现场。

经出警民警、120急救人员及现场目击证人证实,现场曹某涛未被绳子捆绑,刑事技术部门现场勘查未发现现场有绳子残留物,检验鉴定未见绳子捆绑痕迹,网传的“绳子”为烧焦的衣服残留物。

在调查过程中,未发现涉黑涉恶线索。

调查组将始终坚持依法公正、实事求是、严谨负责,严肃查处任何违法违规行为。

哈尔滨市调查组

2022年5月15日

划重点:

第一,烧伤事故有两人伤亡,死者是曹某涛,伤者是“大和子”的老婆。

第二,执法局确实到场执法了,起因是死者父亲占道经营,但死者及其父亲却怀疑是同行“大和子”举报。

第三,大和子与网传的大河子不是一人。

第四,视频和支付记录显示,是曹某涛买的汽油和打火机。

第五,是曹某涛点的火,也是曹某涛自己将汽油洒到身上。

第六,是死者曹某涛的母亲教死者说的“临终遗言”。

第七,没有绳子绑手,网传的“绳子”为烧焦的衣服残留物。

第八,不存在所谓的涉黑。

重点中的重点:医院急诊室的视频显示,事发时未在现场的曹某涛母亲韩某英对曹某涛说“他儿子浇的,听着没有”,曹某涛点头。其母又对曹某涛说“听见没有?他爹把着的你,他儿子往你身上倒,他爹把着你,往你身上浇的汽油,他儿子点的,知道了不”?曹某涛点头“嗯”。

通报发出之后立即引起了全网的沸腾,马上占据了热搜榜第一的位置。因为就在短短几天前,很多人在死者曹某家人的煽动之下,心里相信的是另外一个版本。那时候很多吃瓜群众眼含热泪,群情激愤,大喊着东北到处都是黑社会,要求一定要严惩黑恶势力“大河子”,还要让包庇他们的官方付出代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现在真相公布出来之后令很多人始料未及,恍然间才发现这又是一起网络反转事件,自己一不小心又成了网曝的工具,于是排着队道歉。

此前,自称是曹某涛妹妹的曹女士在网上称:

“5月7日她父亲曹国友前一日因为在道里区天平路某处路口摆摊刷车,和一名叫大河子的刷车摊主发生争执,对方不让曹国友在此处摆摊,还威胁说,他是因为有关系才能在这里摆摊刷车,威胁让人收了曹国友的摊子,曹国友害怕就到街对面去刷车了。

但没想到18点左右,一辆黑色私家车拉着一台执法车,将曹国友的刷车设备没收了,“在这个过程中,相关人员并未出示证件,也未告知具体是哪个部门的。”曹女士说。此后,曹家人先后前往多个执法点了解洗车泵被查扣情况,答复均为不知晓情况。因为设备被没收,曹国友就打电话给家里人,但是寻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5月8号找了一上午也没找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8号中午的时候,曹国友儿子曹某涛说要不找大河子,给他点钱将刷车泵要回来不干了,当8日下午,曹女士哥哥欲找“大河子”帮忙要回水泵。当日下午4时许,家人接到派出所电话,称其哥哥在哈尔滨市第五医院。

曹女士称,其父亲在医院看到哥哥手腕处绑有绳子,并向护士要剪刀剪掉,“我父亲说绳子很难剪,上面有皮肤组织和被烧的衣服。”

在医院里,哥哥让她录下口述视频,视频中称:“我爸去那摆摊刷车,那个叫‘大河子’的欺负人,他不让我爸干,找人把东西收走了。我去找他理论,他不听,好几个人把我架在那,说就不让我干,他儿子将汽油倒在我身上,我想跑跑不了,好几个人把着我,他们就把火点着了。”

当晚,曹女士的哥哥医治无效去世。”

把警方公布的通告跟曹女士杜撰的小作文一对比,发现原来这就是一篇恶意满满、故意造谣、意在混淆大众视听带节奏的“大字报”,而且这篇大字报的威力还不小,配合曹某涛死前在其母亲教唆下所说的话,百分之九十的网友都相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以对曹某涛和曹女士的话深信不疑。偏听偏信,不加分辨,先入为主,让很多人在大字报里迷失了理智。

苟晶案、红黄蓝案、德国撒旦教、春秋两不沾、重庆公交坠江,贵州毕节幼儿园,清华腚姐,华东理工耳机姐,高考调包苏小妹,高考调包答题卡,白衣天使茉莉花,广州毒王,哮喘血衣,成都49中,每一次事件反转之前,总有一群人笃定自信,自以为是,听不得一点儿不一样的声音,动不动就站在道德制高点攻击别人。一帮人永远年轻永远觉得众人皆醉我独醒估计一会又有人该说死者为大又质疑为啥自己点火了,这种人甭搭理就对了,他们只相信自己想的,别人说什么都不会听。

言论是别人的,脑子是自己的,任何事,都应该分两面性,理性看待,也要经得起质疑,在没有官方公布之前,让自带飞一会儿,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希望以后一篇小作文就毁了一个人的事情越来越少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董俊辰_NBJS18521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