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又想"拉圈子" 东盟会被绑上"遏华战车"吗?

subtitle
看看新闻Knews

2022-05-14 00:35上海

关注

一度推迟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5月12日至13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指出,白宫希望借此峰会与东盟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从而“阻止该地区向中国倾斜”。

一波三折的峰会

本次特别峰会恰逢美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45周年,也是自2016年以来双方的第二次特别峰会,更是2017年以来双方领导人的首次线下会面。

不过,峰会的进展并不算顺利,原定于3月底举行的峰会被白宫“无限期推迟”。

据泰国《曼谷邮报》透露,东盟领导人向拜登团队先后提过数个日期建议,但美方一再修改日期,甚至搞单方面公布时间的“突然袭击”,这样的“美式傲慢”令多位东盟领导人感到恼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直到4月18日,经历反复波折后,峰会召开时间终于被敲定。但有东盟官员并不满意此次峰会的安排,认为拜登对东盟领导人不够尊重和平等。

柬埔寨首相助理大臣高金华在峰会前夕表示,东盟国家领导人应该得到尊重以及平等对待,如果美国政府确实希望提升与东盟的关系,那么美国总统拜登应该在峰会上多花时间,而不是连与东盟国家领导人的双边会见都不愿意安排。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张家栋表示,从中可以看出,在美国心中东盟其实并不是其战略的基本盘。拜登此次积极拉拢东盟,为的是修复在特朗普政府时期,遭到破坏的美国与东盟关系。

特约评论员刘和平指出,由于相当一部分东盟国家跟美国并不具备同样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更不愿意被绑上美国的“战车”,只是愿意分享美国所带来的经济红利,因此在美国的眼中,这种“经济同盟”关系是排在靠后的。

搞“小圈子” 不得东盟“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受到美国制裁和国内选举因素,缅甸和菲律宾领导人没有参加此次峰会。

从美国白宫和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发布的声明来看,本次峰会各方讨论的重点领域包括应对疫情、全球卫生安全、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海洋合作、人力资源发展、教育和人文交流、互联互通和经济合作等九大议题。

“外交学者”网站称,此次华盛顿峰会将是拜登促进与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的机会,包括海上演习、训练和情报共享等,但美国会面临一定程度的阻力。

据白宫网站消息,拜登已宣布向东盟投资1.5亿美元,包括6000万美元的海事计划,美国海岸警卫队将在“印太地区”指派更多人员并设立培训小组,以“帮助满足合作伙伴对海上培训和能力建设的要求”。

评论指出,美国针对中国提出的所谓“印太战略”,一边声称要维护地区“自由开放”、尊重东盟在区域事务中的中心地位,一边却通过“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四边机制”构建封闭排他的地缘政治“小圈子”,挑动地区国家间对立对抗,冲击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架构,破坏东盟内部团结,对地区合作和发展构成严重威胁。

据悉,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已经公开警告“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可能引发地区军备竞赛。

“选边站队”一场空

此次峰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在俄乌问题上加大对俄罗斯施压力度。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美国要求东盟国家一道谴责和制裁俄罗斯,但地区绝大部分国家并不买账。东盟国家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方针,积极呼吁通过谈判对话解决当前危机,并在美西方多次在联合国发起针对俄罗斯决议的投票表决中表达自身立场。

泰国副总理兼外长敦今年4月访华期间,中泰两国就乌克兰问题共同发声,一致支持俄乌持续和谈、呼吁珍惜亚洲地区得来不易的和平发展局面。

分析认为,在绝大多数东盟成员国看来,俄罗斯并不会对自身的安全构成威胁,也没有直接影响东南亚的地区秩序。在政治和安全合作方面,东盟成员国也十分重视俄罗斯的作用,东盟更不希望俄乌冲突加剧地区内国家间的分歧。

可见,美国逼迫地区国家加入其发起的地区对抗、在地缘政治中“选边站队”的做法,与东盟国家希望维持与各方良好关系、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实现经济持久发展的意愿背道而驰。

其实,这点美国也是心知肚明的,美国白宫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11日称,他预计两天的峰会将“直接、礼貌,但有时会有点令人不舒服”,因为美国和东盟国家“不是在所有问题上看法都相同”。坎贝尔所说的问题,除了俄乌冲突外,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关系也是其中之一。

张家栋表示,东盟十分清楚与俄乌冲突不同,台湾问题涉及的是中国内政,而且东盟与大陆和台湾都有着密切而复杂的联系。因此,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压力不会起效,东盟绝不会“选边站队”。

“印太经济框架”能成吗?

据美国媒体报道,在此次峰会上,拜登政府还有望公布“印太经济框架”的更多细节,为东盟提供更多“面包与黄油”,以弥补以往华盛顿对东南亚交往中“侧重安全、忽视经济”的短板。

“印太经济框架”的构想是拜登于去年10月出席第16届东亚峰会时提出的,该框架包括“公平和有弹性的贸易、供应链韧性、基础设施和脱碳、税收和反腐”这四大支柱。

韩国《亚洲时报》报道称,“印太经济框架”意在对抗由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但目前除新加坡和菲律宾可能成为首批展开协议谈判的国家外,东盟不少国家担心加入“印太经济框架”后会与中国关系疏远,因此犹豫不决。

根据中国商务部网站信息,东盟2020年和2021年均是中国最大贸易合作伙伴。2021年双边货物贸易总额达5.67万亿元人民币。东盟所有10个成员国都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相关文件。东盟国家占中国外贸总额比重14.5%,逾七分之一;占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额的半壁江山。

刘和平指出,由于中国早就跟东盟国家建立了紧密的经济联系,并将东盟国家当成了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优先对象,这也就意味着,在争夺东盟的“战场”上,中美在经济领域内将会有一番正面的博弈与较量。

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看来,“印太经济框架”嵌入了深刻的政治战略目的,它并非纯粹的经济框架,而是一个有陷阱意味的地缘战略框架,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大部分东盟国家对它保持“不明确反对但非常谨慎”的原因。

5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美国-东盟领导人峰会表示,美国作为域外国家应当为地区和平发展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而不是损害本地区和平稳定、破坏本地区团结合作。美国更不能打着合作的幌子搞“选边站队”,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玩火。

(看看新闻Knews编辑 赵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