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千里姻缘

字言字语

2022-05-09 10:13河北

关注

从前,滦河岸边有个崔家庄,庄里住着一个老头,年纪60开外,老伴早已去世,膝下只有二子,大儿叫焕宝,二儿叫爱宝。老人给焕宝娶了媳妇,临死前把孩子们叫到跟前,叫老大两口子好生管待爱宝,别叫他饿着,别叫他冻着。焕宝两口子自然是满口答应,点头称是。

焕宝在京城开了个瓷碗店。丧事过后,安顿好家务,对妻子说:“我就这亲兄弟一个,你在家可别外待了爱宝,叫旁人笑话。”说完就回京城做生意去了。

再说爱宝,当时已长到十一、二岁,虎头虎脑,唇红齿白,精明伶俐,正在学堂念书。大哥走后,他每日里跟嫂嫂吃喝度日,倒也安静。

俗话说锅碗瓢盆还断不了叮当呢,更别说两姓人在一块儿,还能都是一条心?时间一长,嫂子对小叔子就不如以前好了。今天看这儿不顺眼,明天看那儿不顺眼;不是嫌吃得多,就是嫌没刷碗;外加还怕他长大分走家产,一口好气也不给。爱宝呢?一个孩子家也没啥办法,只得忍气吞声,多干活,常常背个挎篓到地里拾柴禾。

这一天,嫂子又催爱宝去拾柴禾。来到村外,正碰上本村几个小孩在河边草地上玩。

其中一个对他喊:“爱宝,过来玩会儿吧!”

正是十一二岁,玩耍的好年龄,谁不贪玩!三叫两叫,爱宝就过去了。这一玩不要紧,逮蚂蚱、摸螃蟹,抓知了,编草帽,一会儿就到了小响午。

别人一看筐还空着,嗖嗖爬到树上,撅起干枯的树枝,爱宝从小念书不会爬树,只好背上挎篓顺河边拾些湿烂草回到家中。

嫂子一见,破口大骂:“你瞎了狗眼!你拾这湿烂草咋烧?烧你娘的腿呀?”

爱宝自知理屈,一句也不敢还嘴。

第二天,邻居孩子又来找爱宝去拾柴禾,爱宝说:“俺不跟你们去了,俺自个去。”

这回他出了村一直向北,到离村四五里地的一片大树林子里去。这里树木密密麻麻,一条大道从中间穿过。

爱宝拾满挎篓,已经过了响午。这时他又饿又累,又困又乏,走到道边一棵大树下挎篓一放,自言自语:“我就在这儿歇歇吧!”

背靠大树坐下,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时,从北往南来了一个老汉,姓李,大约50多岁,骑一匹白马,马遍身是汗水。马背套里装着从山东讨账要来的银子,有80对元宝。

老汉到这一看,有个小孩正打盹,这地方确实凉快,也就勒住马卸下马鞍、马背套,坐在另一棵树下乘凉休息。

老汉睡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不早,就慌里慌张,备好鞍子,上马就走。结果把马背套丢在草地上了。

爱宝睡了一会儿,睁眼一看,身旁不远的草丛里有块紫花布。拾起一看是个马背套,里面还有80对银元宝。

心想:要是富人丢了,那不要紧,要是穷人替别人做买卖,或是小本生意人,丢了这么多银子,一定会夺他活路,说不定闹出几条人命呢?这元宝我不能拿走,看看有人来找不找!

再说李老汉骑上白马,往南走了五六里,忽然想起没搭背套。这可惊出一身冷汗!马上掉转马头鞭打白马,心急如火从南边又跑回来。不多时已到了林中。

看见爱宝正坐在背套上,便说:“小孩,这是我丢的,还给我吧!”

爱宝问里边装的啥东西,数目多少?李老汉都说得正对。爱宝叫李老汉数清了就给了他。

李老汉十分感谢,问:“你这拾柴孩子,想必家里不富裕,怎么不把钱拿走还等我呢?”

爱宝说道:“听人说‘外财不富命穷人’。这是人家的财,不是我的,我不能要。”

李老汉越发感动,抓出几个元宝就要给爱宝。爱宝左推右拦就是不要。李老汉见爱宝忠厚老实,给钱不要,实在没法就掏个小烟袋点上烟想主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爱宝看这老头的烟袋,黄灿灿的明光耀眼。心说他这铜烟袋磨得可真亮呀!再仔细一看,杆上刻着两条飞龙,张牙舞爪,活灵活现。

一条丝绳下坠着个烟荷包,一面绣着“三娘教子”,一面绣着“鲤鱼跳龙门”。那活儿做得真细致,颜色配得挺好看,怕是七仙女也绣不成呢!真是越看越喜欢。

李老汉见他喜欢,就说:“那就把它赠送给你吧!”

爱宝只说:“看看就行了”还是死活不要。

李老汉可真生了气:“我正愁没法酬谢你呢,你要是不要我就不走啦!”

爱宝见李老汉真生了气,二来也真心爱这个烟袋,推辞不过就收下了。李老汉也打听了爱宝的村庄姓名,牢牢记在心里。

回到家里,嫂子盘问爱宝怎么回来这么晚?爱宝就把拾银子的事言说一遍,不过没有提烟袋的事。

他嫂子一听,一蹦三尺高,“叭”一巴掌把爱宝打出三尺远,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少心没肺的穷命鬼,外财到手都不要,我养活你还有啥出息?从现时起你给我滚出去!”

说完扯起爱宝的胳膊,把他赶出家门。

爱宝从清早喝碗稀糊拾了一上午柴,到后半响粒米未沾滴水未进,又累又防,又气又很,现在又被赶出家来伤心死了。

他哭一阵走一阵,走一阵哭一阵,沿大道往北,准备到京城去找哥哥。他没出过远门也不认识路,走来走去就迷路了。

有一天他到一个村庄要饭,村名叫何家庄,爱宝站在一家门口喊:“大爷大娘,给口吃的吧!”

语音刚落,从院里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看看爱宝就往屋里领,接着端出一碗面条让他吃。

爱宝奇怪:我在北边要饭,都是给块干的倒碗汤,这南边的人真好,叫吃饭。他也是饿极了,狼吞虎咽几口就吃光了。

虽不很饱也不算饿了。抹抹嘴,站起来连声道谢就想走。

那老女人一把拉住爱宝,说:“你也不看看我们这是啥地方?谁不知道‘金祁县,银太谷’是有名的粮仓?我们这儿的规矩:叫花子要饭,一家就得管饱。你没吃饱就走,是想叫别人笑话我吗?”

爱宝一听,也就顺从地吃了个饱。

吃饱饭出来走到村中间,见有个学堂,临街的窗户开着,先生正领着学生念书。爱宝心里痒痒,肚里也不饥了,就站在窗外听课。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吃饭时,到一家吃个饱,下顿再换一家,吃饱了就来听课。这事叫学生报告给先生,先生把他叫进学堂,问清了姓名籍贯,家境遭遇,非常同情,又见他挺机灵,就叫他在屋里听课。

爱宝在家时本来上过学,人又聪明所以学得很快,老师挺喜欢。

这老师是从外乡聘来的,就独自一人住在学堂,他一盘算就把爱宝留下了,让帮老师干些家务零活边读书写字。

且说这何家庄有个何员外,知书明理,家大业大,身前有一男二女,家里雇着好几个短工长工。近来年纪大了手脚不灵便,想雇个勤快家僮,请学堂先生留意介绍介绍。

先生就把爱宝领到何家,说这孩子“勤快、有眼色。”何员外就留下了。

试用了几天,爱宝果然是丢了掸子就是扫帚,端茶倒水擦桌子扫地,样样干得都挺好。就这样,爱宝在何员外家中也吃得逐渐白胖起来,成了个英俊的小伙子。

一晃五年过去了。这一天到了何员外儿子成亲的日子,需要去女家接亲。可巧头天夜里何员外的儿子得了重病不能起身接亲。成亲的日子是几个月前请阴阳先生看好的不能更改,这可急坏了何员外。

这时,何家一个亲戚见爱宝长得挺好,年龄与员外儿子相仿,提议让爱宝假扮新郎顶替接亲。爱宝千推辞万推辞,最后还是他老师出面劝说,才不得不答应下来。

说话间众人就给他洗脸换衣裳,等拾掇完了,大伙一看,简直成了八仙中的韩湘子,更比平日好看一百倍!

女家在山后李家庄,离何家庄七八里路。新媳妇是李太公的掌上明珠,叫作李翠英。接亲队伍来到李家,稍微招待以后,新媳妇还没上轿就见西北角天空黑压压,乌沉沉,接着暴雨就浇下来了。

老丈人李太公眼看接亲的回不去了,雨一会儿半会儿也停不了,就对爱宝说:“贤婿,成亲的日期不能更变,在男家、女家都一样,我看今天就在这儿完婚吧!”

一面说着就令人马上收拾出一间洞房。接亲的明知不妥,又不能把原委说破,进退两难,含含糊糊地只好任李太公摆布。

爱宝呢?更不敢说自己是假的,不过心中打定主意,决不能对不起何员外。

进入洞房,爱宝干巴巴坐在炕边,一不言二不语。新媳妇李翠英起初以为他怕羞,就静静等着。

到了三更天,见他还不来掀盖头,实在耐不住了自己撩开盖头,偷眼一看,见爱宝风流俊俏,光彩照人,禁不住心花怒放春心浮动。

她索性扯下盖头,凑到爱宝身旁搭话抚摸试探挑逗。躁的爱宝脸通红心直跳,翠英几次催促睡觉,爱宝都不敢脱衣裳。

一会儿,爱宝实在坐着无聊,随手从贴身衣服里掏出小烟袋独自抚摸。李翠英一见,大吃一惊!慌忙推门跑出去敲开了父亲的屋门。

李太公急忙问:“半夜三更还不睡觉,出了什么事?”

翠英问:“爹,你的金烟袋弄哪儿去了?烟袋现在新郎手中,你快来看看吧!”

父女二人来到洞房,爱宝一看露了馅,就将事情叙说一遍。

李太公十分高兴,忙将爱宝扶起,说自己就是那个丢银子的老头。

翠英抢着说:“那烟荷包是我绣的呀!”

说话间,已到了黎明天已放晴。李太公派人将此事告知何员外,何员外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将爱宝收为义子,由李太公做主,就令爱宝与翠英结结为夫妻,这真是千里姻缘烟袋牵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