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80后,花220万移民,到了发现被坑80万,房子买3年只住了半年

真实人物采访

2022-05-07 10:10广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332位真人的故事

我叫蒋富康,生于1987年,河北沧州献县人。

小时候,家里建新房,父母就到北京打烧饼挣钱还债,一年半载才回家一次。每次离家,父亲骑摩托车带着母亲走,我和哥哥就跟着摩托车,追着、喊着、哭着,看不见了,就蹲在地上哭,可劲儿地哭。爷爷赶来,一手攥着一个,我们才回家来。

读初中时,我很贪玩,中考差三分上录取分数线,要交9000元钱才能读高中。父亲四处凑钱,我才上了高中。

这两件事,我至今历历在目,终生难忘。结婚生子后,发誓再苦再累也要创造条件让孩子们快乐成长。为此,2019年我带着一家四口移民希腊,开启了全新的人生旅程。

(我2017年在县城的工地上)

2012年,我从邯郸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在药厂实习就业,干翻蒸蓝莓的活儿。干了三个月,爷爷去世。我是爷爷一手带大的,噩耗传来,我悲痛万分,连假也没请,就回家奔丧去了。结果办完丧事回厂后,主管以擅自离岗为由,辞退了我。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怀揣梦想,自此开始北漂淘金。

到了北京,我应聘到一家保险公司跑业务,不好签单,就白天跑保险,晚上摆地摊。跑保险和摆地摊每月收入五六千元,除了房租、生活费和其他一些日常开销外,一想到上高中家里为我交的9000块钱要还账,我就把剩下的钱全部打回家里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排是我爸我妈,后排是我哥和我)

当年,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位山东姑娘。她在北京读的大学,我一看就对上眼了,觉得她像个过日子的人。2012年3月,我们步入了婚姻殿堂。

从那开始,我在北京打拼不再是孤单一人。到了晚上,她也和我一起摆地摊。

摆地摊经常被城管追得东躲西藏,跑保险又常常遭遇“白眼”。以前,我每月给家里打钱,结婚后肩负起了家庭责任,只想给自己多挣点钱。为了有个稳定的收入,我就想另外找个工作干。

有天上网一搜,看见了一家公司的招聘信息,就打通电话报了名。面试完没几天,公司就通知我去上班了。

这是一家文化艺术公司,卖的都是艺术收藏品。跑这种业务,比跑保险业务强十倍,走的是高端市场,客户都是成功人士。收入是按销售额的10%到15%提成,上不封顶下不保底,卖得多收入就高。我的收入基本上每个月都在2到3万元。

(2015年,我在北京的瓷器店里)

不过,干这个活儿有时相当累。

记得有一次坐绿皮火车去乌鲁木齐送货,我买的是站票,车上人多拥挤,抱着那件贵重瓷器一直站着,上厕所也抱着,一直站了三天两夜。

下了火车跟客户交接,没想到客户却不要了,说不值得收藏。我当时悲愤到了极点,买了把新疆羊肉串吃着都没啥味儿。后来还没安顿好,又接到公司电话,叫我把东西马上又送到青海西宁去,真是折腾。

(2012年,我结婚啦)

这活儿有时候也非常快乐。

那次有两个客户要货,一个是葫芦岛的,一个是唐山乐亭的。因为货多,我就找了一个没事的朋友和我一起去送。葫芦岛的货是一对瓷器瓶儿,一红一绿,特别美,价值10多万元。我决定先送葫芦岛的。

车开到半路下起了冰雹,噼里啪啦地打在面包车上,我生怕车坏在路上,搞砸了这单生意。还好有惊无险,顺利到了客户家里。那次客户二话不说,照单全收,我得到了一万多元的提成,心里美得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3年,我和媳妇儿孩子在趵突泉留影)

接着又送唐山乐亭的货,是瓷板画,一幅价值1万元。我们送到客户家里,没想到客户要了二十副瓷板画。二十副就是20万元呀,我得提成2万,高兴死了。

两次提成相当于我一个月的收入了,当年,北京市的人均工资才每月6000多元呢。

我从东北跑到西北,从西南跑到东南,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从2012到2016这几年里,我挣了大几十万,但这远远不够。

我已结婚生子,生活压力大,想要定居北京的话,看房价那么高,怕是要等到猴年马月了。眼看孩子就要上幼儿园了,接着就是上小学初中的补课费、择校费,这费那费,我挣的这点钱,根本就不够花。大丈夫的责任和担当,不就是为了妻子儿女能幸福生活吗?

(2019年,我和两个孩子在一起留影)

于是我就想,与其在一线城市挣扎,不如到三线城市打拼,利用地域优势创业。老家生活、房价都比北京低得多,如果把挣下的钱用来投资,赚钱买车买房,比北京容易得多。

2017年,我就带着在北京挣下的钱和妻儿又奔回老家来了。

刚开始不知道干什么,考察了一段时间,觉得开个网店卖渔具不错。我们老家不但生产建筑工地搭脚手架用的那种扣件,还生产鱼竿,特别多。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开网店真是太烧钱了。什么平台使用费、维护费、流量费,一直往里搭钱,渔具却卖不出去。亏了几十万,这样下去,可能老本都要赔光,我就把网店关了。

(2015年在上海)

关了网店后,我又四处找活儿干,什么来钱干什么。

当时媳妇在县净水设备公司上班,生活倒是不成问题,但我一个大老爷们,家里的顶梁柱,总得有担当呀,不能让她来养我。所以,不管啥活儿,就是再脏再累,我都会干。

在建筑工地干了一段时间后,我当了工头儿,承包装修的活儿。整天抹灰刮腻子,累得像狗,一身脏兮兮的。不过,这个还真能挣钱,只要承包到了一桩大活儿,就可以大把大把地数钱了。

(2017年,我回到老家,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儿)

有天干完活儿,听说街上新开张了一家足疗馆,我和三个工友就去做个按摩放松。做足疗时闲着没事,我就拿起手机刷视频,正好看见了一个介绍希腊的。

其中说到,希腊实行的是免费教育,而且孩子的成长环境很宽松,读书根本不像中国孩子那么辛苦。当时我就想,要是我的孩子去希腊读书该有多好。

当时仅仅是个想法而已,真正促使我下决心移民的,是另外一件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的小女儿)

因为媳妇儿在县城上班朝九晚五,而我在工地上干活儿灵活性挺大,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的事,自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每次站在学校门口接送孩子时,身边全是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只有我这个30来岁的年轻人。站在他们当中,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想到30年后,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步履蹒跚地接送孙子和外孙。再看看我娃,书包越背越重,作业越来越多,家长们忙着为孩子补课、择校,越来越疯狂,择校费还年年翻倍往上涨。孩子的压力,对于参加过高考的我来说,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媳妇儿在山东老家带孩子)

看见眼前的一切,我感觉像乌云密布般恐怖。如果我不趁着年轻为孩子想想办法,他们就会在千军万马的高考独木桥上,像当年的我一样,挤得头破血流。

我越想越害怕,突然间就想到了那个介绍希腊教育的视频。心里就琢磨不如移民到希腊,让孩子去那里读书,让他们快乐成长。当时我就下定了移民希腊的决心。

回家和媳妇儿一商量,她也同意了,我俩就把这事儿定了下来。

接下来就操办移民的事,我上网查到了北京的一家中介公司。接着我就去北京,找到了那家驻在豪华写字楼里的公司,业务员就叫我先选希腊的房子。

我没出过国,也不太懂,他就帮我选了一套。说房子地段好,中学小学就在附近,一公里处还有大学,医院也不远。我问房价多少,他说要25万欧元,大概200万人民币。

我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见我犹豫,就叫我先交20万元乱七八糟的费,晚些时候再交200万的房屋过户费。我哪里有200万呀,在北京挣的钱已经赔得差不多了,要卖掉老家的房子,再借一些钱,才能凑齐。

(2019年,一家四口在爱情海边的游艇码头)

回去后跟爸妈商量,我爸高瞻远瞩,居然同意了,可我妈不同意。她比较保守,一辈子穷怕了,觉得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才攒下了的房子,要卖掉实在心疼。再说,卖掉房子还不一定得出去了。

父母总是心疼儿女的,最后我妈还是同意了。我卖掉老家房子,再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总算凑齐了200万。把钱交给中介后,等了几个月,就拿到了绿卡和房屋过户合同。

临走时,我们举办了告别宴,招待了亲戚朋友。父亲一再对我说:混不了你就回吧。母亲一直默默地流泪。

(这是2019年3月,到雅典刚下飞机时)

2019年3月,我们一家四口先飞到莫斯科,在莫斯科等了三个小时,再转机飞往雅典。从东到西,跨越7000多公里,坐了16个小时的飞机,落地雅典机场。

走出机场,花了一百多欧元乘坐出租车,我们终于来到了差不多一年的新家,还真是有点小激动。老婆和孩子们,别提有多高兴了,我心里也踏实了许多,觉得这一年多的功夫没有白费。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大约建于2000年,木地板古色古香。虽然只有87平米,却相当于国内110多平米的房子,因为这房子没有算公摊面积,阳台也不算套内面积。

(2019年,媳妇儿带着孩子在雅典卫城)

收拾好后,媳妇去超市买了一些面包火腿肠,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速食品,一家四口将就着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餐,算是安顿了下来。

之后通过了解,我才知道被中介给坑了。按照希腊这里的买房政策,办完所有的税收和费用,我这套房才100多万人民币,中介收了我200多万,直接骗了我80万。80万呀,我得拼死拼活在国内至少要干两年!当时沮丧极了,恨不得去找他们拼命,无奈鞭长莫及。

(雅典的土耳其理发师我给我理发)

本来以为在希腊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会寸步难行,其实不然。

孩子读书问题很好解决,上学就在楼下。这里不像国内,每个社区都有学校,有的几栋楼就有一所学校。上学时,只要把孩子送到楼下就行。

媳妇儿负责一家人的吃喝拉撒,出门基本就是超市、家里两点一线,很少与人交往。只有我这个负责家庭经济动脉的重量级大男人,才出门和人打交道。

不过也好办,雅典人普遍讲英语,凭着我的“三脚猫”英语,加上手机翻译软件和“手舞足蹈”,也能走遍天下无忧。

(2019年,老大老二在雅典卫城的街边小摊前留影)

接下来就要看我的了,一家四口的吃饭穿衣问题,全靠我的工作来解决。

我在国内就养成了什么来钱干什么活儿的习惯,适应性特强,就一个地儿一个地儿的挨着问缺不缺人手。当咖啡服务员?我不会磨咖啡豆,而且语言也不行;面包制作?我又不会揉面粉......找来找去,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还真找着了个老本行—送货。

就是在当地的商店里,帮人家开车送货,每个月给我开1000欧的固定工资。这1000欧元足够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开销了,除了水电燃气生活费外,每月还能剩下200欧呢。主要是雅典生活便宜,猪肉才一欧元一公斤(大约每斤7元人民币),芒果橙子才0.6欧元一公斤(大约每斤4元人民币)。

(2019年,媳妇儿和孩子在雅典波寒冬大道的超市)

送了一段时间的货后,我想多挣点钱,就通过华人群找了个导游的兼职,主要是带中国游客。带一次可以得到200到300欧元的报酬。这样,我大概每月能挣1300欧元(大概9000多元人民币)。

闲暇时,我和媳妇儿会带着两个孩子到爱琴海岸边游玩,去参观雅典博物馆,了解特洛伊木马和苏格拉底的故事,看看奥利匹克古竞技场,让孩子们感受一下古希腊的文明。

2019年11月,因为要回家参加亲戚的婚礼,我们一家四口又回到了国内。不料2020年疫情暴发,被困在了国内。爱琴海岸雅典的那个新家,实际上只住了半年。

(2019年,妻子带着孩子在雅典的老城街道)

回国后,为了生活,我就到处打零工,仍然是什么来钱干什么活儿。媳妇先在一个爬架厂上班,太累了,因为她有教师资格证书,后来就到县城的西关小学教书。然后又给孩子们办了下入学手续,还是在原来的学校上课。老大上小学,老二上幼儿园。

在被困的这两年多里,为了让闲下来的时间有价值,我就注册了自媒体账号,用亲身经历告诉那些要移民的人,避开上当受骗的坑,也算是尽一点社会责任吧。

以前上当受骗,主要是信息不对称,对移民所在国的情况一点不了解。为了做到心中有数,我学习、了解、研判欧洲一些移民国,关于移民的法律、政策、国情。然后又了解当地的房源房价,以及买卖房屋的相关政策法规。

现在这些都可以通过上网查找解决,只要会英语就行,但大多数要移民的人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2019年,在爱琴海边的留影)

如今回国已经两年多了,如果再不回希腊去,老大在那边学校的希腊语言学习就耽误太多了。眼看今年9月就要开学了,为了孩子们,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回到雅典的新家去。我和媳妇不懈的努力,不就是为了孩子们的将来吗?

至于我,不需要荣华富贵的物质生活。我的生活态度是:维持一般的生存就行,一切为了孩子。我将和媳妇一道,撑起整个家,无论前路怎样风雨飘摇,我们都会一起扛着。当初为啥选择和她恋爱结婚,就是看中了她是个会过日子的人。事实上,我也没看走眼。

回顾这十几年的生活道路,充满坎坷辛苦,没有精彩的华章,更谈不上有成功人士的辉煌。但是,身为丈夫,作为父亲,我始终把家庭的重担扛在肩膀上,砥砺前行。心中一直揣着一个梦想,那就是一切为了妻子儿女过得更好!

(2020年,我和我哥以及堂兄弟姐妹们在一起)

人生道路还漫长,为了心中梦想,我将努力奋斗,无论在哪里,都不会停息。

当然,祖国依然是我心中不倒的旗帜。根在中国,父母在中国,总有一天,我还是要叶落归根的。

【口述:蒋富康】

【编辑:良币】

目前我们已经记录了332位真人故事,感动了被采访人和千万读者。
如果您有故事想讲述,或想加入我们团队成为作者,都请私信@真实人物采访,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