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连夜“围攻”美国最高法!大法官推取消堕胎,引爆女性愤怒抗议

真实星球

2022-05-03 23:37重庆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2日下午,紧邻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的“政治家网”的编辑部里,正紧锣密鼓的筹划着一篇即将发布的“大新闻”。压抑的气氛和大头条的躁动,让这家中左翼“大报”,陷入了一种古怪的狂热之中。

因为这则新闻,不仅攸关全美女性的人身权利,更为重要的是——这一则“大头条”的根底,是来自联邦最高大法院的“泄密文件”。

一场庞大的“政潮”,即将以他们的这一篇文章发布,而拉开帷幕,这甚至可以被视为2022年“中期选举”大战的先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晚上,8点32分。

全美甚至全球正浏览着“政治家网”的读者,忽然发现页面头条新闻刷新了,而这一条最新头条文章的题目上写着令全美震动的一行字《最高法院投票推翻堕胎权,意见草案显示(Supreme Court has voted to overturn abortion rights, draft opinion shows)》!

瞬间,这则头条新闻消息如同呼啸而来的海潮,点燃了全美新闻网络。

震动全美,全美愤怒!

华府的女性权力社团,连夜就组织了数百名人手,拥向了联邦大法院大楼。

可高耸、洁白、罗马式的大法院外,却已经设下路障,华府警察和联邦特工早已严阵以待。

大量的女性抗议者却并没有因此选择退走,一些人高声抗议,一些人则静坐示威。

所有美国女性都清楚,一旦让联邦大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那么这就意味着所有美国女性都将在事实上沦为“二等公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己的生育权力却不能做主,一旦超过法定孕周,就无法堕胎,这不是二等公民是什么?

如德克萨斯州在2021年9月通过的《心跳法案》就规定,孕期超过六周就不允许堕胎。

在得州通过《心跳法案》后,就舆论指出,得州在堕胎权力的回退,可能会危及全美女性权力,甚至会推翻《罗诉韦德案》的成果。

罗诉韦德案在美国堕胎史上,是具备里程碑意义的法案。

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是美国走向“性解放”的时代,简·罗(Jane Roe)也是这一场从传统保守走向自由解放的风潮之中的一员。

然而当时全球的避孕措施和意识并不普遍,时年22岁的简·罗因此“单身怀孕”。

简·罗并不想要这一个孩子,倒不全然是因为“单身带孩的女性”不容易结婚,而是因为早在16岁,罗就已经结婚,并育有一个孩子。

离婚后,罗将婚内生育的孩子的抚养权,转移给了自己的母亲。然而离婚后不久,罗又怀孕并生了第二胎下来,但最终选择将这一胎交给了别人收养。

1968年,简·罗三度怀孕,然而这一次罗决定在“性解放浪潮”之外,更多的跨出一步。

她选择堕掉这一胎,可罗负担不起前往当时全美几个合法堕胎州份的旅行费用,更不愿意听从朋友们的建议,谎称被“一群黑人强暴”,从而获得在得州的合法堕胎权。

所以,简·罗将自己的堕胎案件,一举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并最终获得了当时联邦大法院的裁定支持。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美国政治极化,进步派让“自由多元主义”在美国走的太远,甚至就连马斯克都发图暗示“过去我以为我最多是个中间左派,可现在已经妥妥是保守派”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至于在特朗普浪潮席卷全美之后,保守主义在各方面于美国全面复兴。

保守主义当然是个好东西,但并不是所有的传统都值得回潮,譬如以尊重生命名义的“禁止堕胎”。

那么为什么“禁止堕胎”还会在21世纪的20年代,时隔半个世纪,全面卷土重来,甚至就连“联邦大法院都即将失守”呢?

“罗诉韦德案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我们认为必须推翻罗诉韦德案。”美国联邦最高大法院九名终身大法官之一的塞缪尔·阿利托 (Samuel Alito) ,在题为“法院意见”的文件中如此写到。

而阿利托就是共和党总统布什任命的大法官之一。

好巧不巧的是,共和党的选民正是保守派为主,而“禁止堕胎”正是美国保守派选民的主要议题之一。

根据美国联邦大法院的议事规则,想要推翻数十年前联邦大法院裁定的罗诉韦德案,需要至少五位大法官支持。

又偏巧的是,如今虽然是民主党总统拜登执政,可联邦大法院里却有六位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

如今联邦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尼尔·戈萨奇、布雷特·卡瓦诺和艾米·康尼·巴雷特,四位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已经明确表态支持阿利托的“废罗案动议”。

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美国女性即将在不远的将来迎来“堕胎权里程碑的坍塌”。

而最巧的是,今年还是中期选举年——虽然自特朗普任内以来,共和党在大法院里已经占尽优势,却迟迟没有推动这一关键议程。

保守派大法官为的,当然就是配合特朗普与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之中,一举收复国会两院,拯救美国与全球经济于通胀的水火之中。

民主党人和自由派在大法院里势单力薄,虽然斯蒂芬布雷耶、索尼娅索托马约尔和埃琳娜卡三位大法官在大法院内极力周旋,发起异议。但大势之下,岂是巧舌妙辩所能动摇的?

事实上,根据“政治家网”的内幕消息,阿利托的动议草案,早在去年12月就在大法院内发起了投票,并获得了上述五位保守派大法官的支持,并迄今不变。

也正是因为在局内周旋已经无可挽回的情况下,这才有了政治家网5月2日的这一篇“泄密文件”为底的大头条!

没错,“政治家网”的这则新闻,就是美国联邦大法院里泄露出来的。

为的就是发动舆论,施压保守派大法官,做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搏。

“有很多迹象表明该‘泄露文件’是真实的,它有 60 多页长,而分析的长度和深度,很难伪造,这看起来确实是由阿利托写的,绝对像他的风格。” 联邦大法院的顾问律师尼尔·卡蒂尔在推特上写道。

民主党人和自由派的计划,确实成功了。

在“政治家网”的这则头条,不仅掀动了华府的抗议者,在全美的社交网络上,也掀起了轩然大波,甚至冲上了推特热搜,并牢牢占据头榜之名。

而虽然看起来“堕胎权”似乎无从轻重,有小题大做之疑,可其实并非如此。

仅2000年到2015年的十五年间,全美就产生了248000名童婚新娘,而这些童婚新娘都是因为非婚怀孕,却无从堕胎,为了避免社会性死亡,不得不委屈成婚者。

15岁的阿什利·邓肯(Ashley Duncan),在才上高一的那一年,因为非婚怀孕,而不得不和男友成婚,最终沦为了高中学校里的“怪胎”,并在饱受歧视之中,而不得不中止学业,大好人生付诸东流。

- END -

记得点赞!

还有转发、评论、关注哟!

本文为 真实星球 原创,未经许可不许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