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鬼怕恶人

清风和你PLUS

2022-04-24 21:45

关注

(本文内容原创,文中插画源自网络,若有侵权,联系速删)相传宋朝中期,民权县有一叫陈阳的男子。这男子是一屠户,脾气暴躁,喜怒无常,仗着身材魁梧和妻弟做知府的后台,横行乡里,是当地出了名的恶人。这陈阳不仅凶恶,坏点子还多,坏事他一般不出头。都是指示他手下那帮兄弟去干,这样即便得罪了厉害人物,也能把自己的嫌疑推得干干净净。陈阳的屠宰铺开在县城菜场第一家档口,意思很明了:市场内其他任何屠户要卖肉都得经过他门口,他不同意,其他卖肉的屠户就不能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阳的肉铺开在市场第一家想在菜场内卖肉,必须从陈阳家屠宰铺买肉才行,可是这陈阳家卖给其他屠户的肉本就比市场价贵,所以其他屠户就被陈阳逼迫的全停业了。这年县城里新搬来一对儿小夫妻,男的张全负责上山打猎,女的谢氏负责卖猎物。这谢氏卖猎物不去菜场,都是挑着肉担沿街叫卖,生意也还不错。但很快这谢氏卖肉的事,就被陈阳知道了。这天陈阳带人来到了张全家,可巧张全上山打猎了,家里只有谢氏一人。陈阳看这谢氏年方二十,模样也算秀美,便起了歹心。陈阳对谢氏说明来意,告诉谢氏以后不可以在县城里卖肉,要卖肉只能从张阳肉铺里买了再卖。

地痞无赖到谢氏家闹事谢氏说这是何道理,张阳说在这民权县他就是道理。谢氏自然不同意。张阳警告说:“不信,咱们走着瞧。”当天夜里便有流氓宵小放火烧了张全家的柴房。第二天,陈阳又指示手下小弟来到张全家,对谢氏说:“要想卖自家的肉也行,每月要向陈阳上交五十两肉税。”谢氏说:“收税乃是官家之事,陈阳有何资格收税。”陈阳手下恶徒见这谢氏不肯屈服,临走威胁道:“小心你家房子。”当晚便有恶徒烧了张全家的房子。幸亏谢氏机警得以逃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地痞无赖半夜烧了谢氏家房子第三天,陈阳手下恶徒又来到张全家,对谢氏说道:“要想卖肉也行,答应给我家大哥做偏房,便许你在县城卖肉。”谢氏没说话,淬了那帮恶徒一脸。这帮恶徒临走威胁到:“小心你家男人的性命。”前两天这帮恶徒接连烧了自己的柴房和房子,谢氏知道这帮恶徒什么都干得出来,便想着赶紧找到张全,和他一起躲得远远的。可这张全进山打猎了,去哪里找呢。不管怎样,谢氏还是决定上山去找找看。谁知,谢氏刚进山,张全便下山回了家。当张全看见房子被烧,妻子不知所踪,便向乡里四邻打听。有人便将这几日发生之事告诉了张全,但没人知道谢氏去了哪里。张全想着谢氏一定是被陈阳那帮恶人给抓走了,便去找陈阳要人。陈阳等人人多势众,张全独自前往无异于送死,结果不但没找到谢氏,自己还被陈阳等人打死了。话说这谢氏进了山,找了好几天没找到张全,不得不回家。可是回到家却收到张全被打死的消息。谢氏一怒之下把陈阳等人告到了县衙。但这知县知道陈阳是知府的姐夫,也不敢得罪,而且打人的都是陈阳手下,陈阳并没有动手。便判了一个证据不足。这陈阳又立马反告谢氏诬告自己,向谢氏提出索赔。那无能县官竟然判谢氏赔偿陈阳五十两。谢氏看到官官相护,自己好好的一个家也家破人亡。不禁心灰意冷,知道自己完全告不倒这陈阳。谁知这陈阳变本加厉,竟带着人当街绑架了谢氏,要强行娶为妾。谢氏恼羞成怒,又感觉没了希望,便上吊自尽了。

谢氏上吊自尽谢氏死后,魂魄来到了地府,谢氏听闻地府几位判官阎王都是公正不阿之人,便向地府判官告发了陈阳之罪。接案的是陆判,陆判听了谢氏的控诉,立马安排俩当差小鬼去提陈阳魂魄来地府受审。那俩小鬼一个叫鬼丁,一个叫鬼乙。这俩小鬼来到陈阳家,陈阳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晃晃悠悠来到寺庙,并大叫着要吃肉。寺庙内的和尚劝陈阳出去,这里是寺庙是供奉先祖和神明的地方,在这大叫大闹不好。谁知陈阳一听来了脾气,三下五除二打烂了供奉的牌位和神像。这俩小鬼一看,不得了!这陈阳连先祖牌位和神像都敢打,自己这无名小鬼,岂不是更不放在眼里。便匆忙赶回地府,对陆判说那陈阳实在凶恶,抓不回来。陆判一听,立马派遣牛头马面去提陈阳魂魄。牛头马面来到阳间的时候,正赶上这陈阳在杀猪。陈阳拿起杀猪刀,对着一头三百来斤的大肥猪前腿之间便捅了下去,瞬间猪血直飙,放完血,陈阳手起刀落砍下了猪头。这牛头马面一看,这陈阳凶神恶煞,挥舞着两把杀猪刀,一身戾气,实在是害怕。便匆匆回阴间禀报陆判,说那陈阳实在太凶恶,抓不回来。于是陆判又派黑白无常前去提那陈阳的魂魄。这黑白无常来到阳间的时候,这陈阳正在和其他地痞流氓发生争斗。原来是民权县另一个恶霸和陈阳发生了冲突,两伙人正在抢地盘。这陈阳手提两把菜刀,三下五除二砍倒几个小喽啰,一身鲜血染得像个血葫芦。这陈阳杀红了眼,怒目圆瞪,敌我不分见人就打。抓起一个小咯罗狠狠就扔在了地上。

陈阳和人斗殴这黑白无常一看,这也太像个恶鬼了,自己肯定不是这家伙的对手,便连忙回地府禀报。这陆判一听,这陈阳是何许人物。竟如此厉害,自己派去三波鬼差,都奈何不了。于是决定亲自带队上去提这恶人魂魄。陆判带领百余鬼差来到了阳间。这陈阳正喝醉了酒,在河边殴打欺侮一个老渔夫。老渔夫刚捕鱼回来,船刚靠岸,便碰上了陈阳。陈阳跳上这老渔夫的小船,让老渔夫把最新鲜的大鱼都交出来。但是老渔夫只打了两尾小鱼。这陈阳便认为老渔夫骗他,对老渔夫拳打脚踢,并扬言要砸了老渔夫的渔船。陆判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到船底,抓住这陈阳的一只脚,一拉便把这陈阳拉进了水里。陈阳本就喝醉了酒,掉进水里不一会便溺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阳落水溺毙陆判很顺利地就把这陈阳的魂魄押回了地府受审。鬼丁鬼乙,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见陆判抓回了陈阳魂魄,都夸奖陆判厉害。陆判对这些鬼差说:“不是我厉害,你等被这恶人的外形所震慑,自然不能将他擒拿。这叫鬼怕恶人。”评论:1)那些鬼差就是被陈阳的凶恶所震慑,所以不敢抓捕陈阳。再凶恶之人都能被对付,但前提是不能被对方的恶所吓到。2)像陈阳这样的恶徒,多行不义必自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