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搬进新家,女儿说墙角有个老爷爷,父亲将墙拆掉后,笑出猪叫声

未尽扒一扒

2022-04-23 18:16

关注

搬进新家,女儿说墙角有个老爷爷,父亲将墙拆掉后,笑出猪叫声

对田景初来说,每天拼命地上班挣钱,其目的只是为了不再租房住。从结婚到现在已有九个年头,他也总算让妻子和女儿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即使房子在城郊,而且还是最底楼,但搬进新家,当听见妻女欢快的笑声时,他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

这是搬进新家的第三天晚上,窗外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当睡得正香时,却恍然听见7岁女儿在喊爸爸,他疑惑的睁开眼,女儿因害怕而变得苍白的脸近在咫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将灯打开后,田景初责备道:“小瑛瑛,你怎么还不睡觉,这都几点了?”

女儿田瑛瑛委屈道:“爸爸,那墙角真的有个老爷爷,我没骗你。”

田景初有些无奈,昨晚也是女儿将他吵醒,说墙角有个老爷爷,可他去看后却空无一人。此时,妻子也已从睡梦中醒来,为了不让家中的两个女人担惊受怕,他又一次来到女儿的房间,问:“在哪?”

女儿小心翼翼地指了指窗外用砖砌的院墙,墙下杂草丛生,田景初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田景初瞳孔一缩,一个模糊的背影映入眼帘,当真有人!

此刻,田景初心里也有些害怕,那坐在墙角的与其说是个人,不如说更像是一个雕像,他一动不动,任由雨水浇灌,似乎毫无知觉。作为一个父亲,田景初是绝不会在女儿面前表现出胆小的,他随手拿起女儿放在书桌上的文具盒扔去,大声吼道:“三更半夜,为何在这装神弄鬼,赶紧滚。”

文具盒正中那人后背心,他终于有知觉了,头也不回的爬上院墙,动作十分迟钝。人虽走了,但田景初的心里始终忐忑不安,他虽不相信那些飘渺的事,但就算是个人,天天大半夜的蹲在窗外,也让人慎得慌。

于是天一亮,他便与左邻右舍商量,每家每户出点钱重修院墙,毕竟这小区有些年头了,如今的院墙形同虚设。可即使小区只有两栋楼,每家每户花不了多少钱,也没人愿意。不得已,他只好自己出钱去修,钱虽重要,但安全更重要。

要修就得先拆,他刚出身社会时,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砌墙工人,自己动手轻而易举。然而,就在他将窗前那堵墙拆掉后,两个沾满泥土的烂木箱映入眼帘,随意打开一个木箱,里面竟全是银元和老钱……

田景初愣了愣,好半响才回过神来,随后笑出猪叫声,激动地喊道:“要发财了啊!”可是,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假的,一文不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转身,田景初疑惑的望着眼前的老人,虽然只有几面之缘,但印象颇为深刻,因为田景初是在他那以低廉的价格买的这套房。

田景初皱眉问:“老人家,你怎么能确定这些都是假的?”

“因为是我埋在墙下的。”老人抽着旱烟,一边叹气一边将另一个木箱打开,里面全是一些老式玩具,有用泥巴做的车子、不倒翁娃娃、玻璃球、铁皮青蛙……,老人的嘴角涌起一抹苦涩,又说:“我用大半辈子积蓄买了这套房子,本是为我那儿子准备的婚房,可是他不争气染上了赌瘾。唉,他将家里的钱全部输完,还借了很多钱,于是便打起了这些银元老钱的主意。这些都是我年轻时收破烂时收的,多为仿制品,本是想留下做个纪念,却不曾想令他癫狂,不得已,我只能将它们埋藏起来,让他死心。”

说到这时,老人一脸心酸,“如今我那儿子已过世了,我也只能卖房帮他还债。“顿了顿,老人愧疚道:“其实蹲在墙角的那个人是我,我只是想感受下那些能勾起回忆的老物件,却不曾想给你们带来了困扰,万分抱歉。”

田景初本想让老人将这两个烂木箱带走,可老人拒绝了,说人不能永远活在回忆中,他走得很洒脱,应是放下了一切。之后,田景初放弃了修院墙的想法,又将两个木箱埋回了原处,他知道这两个木箱就是老人的一生,银元老钱是他的前半生,儿子的童年玩具便是他的后半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