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曾是保安,逆袭成大老板,身家250亿,却被合伙人踢出局

青青故事汇

2022-04-22 23:53

关注

有个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入职华为一个月后,给任正非写了一封万言书。

他提了很多公司发展的建议。

任总裁看后说:

“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治疗,如果没病,建议辞退。”

同样是新员工写万言书,吴长江比这位高材生幸运。

被上司训斥几句后,公司不仅委以重任,还准备提拔他当副处长。

曾是厂里销售冠军的吴长江却不乐意了,自己的高见不被采纳,还不如辞职干一番大事业。

在他看来,人生放手一搏,单车就能变摩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长江)

1992年辞职下海后,他当过保安,做过打工仔。

后来成立集团,用9年时间做到行业第一。

从搬砖人到身家250亿的上市公司老板,吴长江把成功归咎于敢想敢干。

可因太敢想敢做,他不仅被合伙人联合踢出局,还因非法关联交易行为被判刑14年。

一个前程似锦的社会名人是如何沦为阶下囚呢?

1965年,吴长江出生于重庆铜梁一个矿工家庭。

从小成绩优异的他立志要考清华,但高考发挥失常去了西北工业大学,学习飞机制造。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陕西汉中航空公司。

工作一年,就成了销售冠军,成了同批大学生里第一个买彩电的。

聪明、努力、还能干,吴长江很受领导器重,上司经常在公开场合说小吴很优秀。

结果刚夸完没多久,领导就被这位得力干将打脸了。

公司让刚入职的大学生写报告,提建议,这本来就是个走过场的事,吴长江当真了。

洋洋洒洒写了很多“有效建议”,他觉得自己写得很好,一定会被夸赞,结果却乏人问津。

后来他见到很欣赏他的领导,私下问原因。

领导白他一眼,“臭小子,我干了几十年,还不如你吗?”

吴长江很郁闷,你们郑重其事让我写报告,我每一个字都写得情真意切,不夸就算了,还骂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在他是个人才,领导不是任正非,没把他送进精神病院或者让他走人,还是继续重用他。

但吴长江干得很憋屈,他觉得公司不仅说一套做一套,还有很多他不能忍受的弊病。

领导经常对他说,“你只需要好好做,乖乖听话就行。

否则你再有才,我不用你,你就是个废人。

除非你是老板,否则公司怎么发展,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吴长江知道领导说得对,但他受不了这些沉疴旧疾。

1992年要提拔副处的时候,不敢跟家里说,直接辞职走人了。

领导差点被他气死,走的时候,档案和户口都不给他。

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到广东寻找机会,他一心要当老板,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吃饱饭。

吴长江对自己很自信,初中生、高中生都能找到工作,他好歹是一个大学生,肯定不会饿死。

可拿着简历上门时,别人一看他专业,白了他一眼。

我们不造飞机,就挥手让他走人。

后来又找了一家企业,人家要求会说广东话。

身为重庆人的吴长江普通话都说不好,哪会粤语呢!

找工作不顺利,因语言受到歧视,连保安都欺负他。

好在他心态好,学历不错,曾经也是销售冠军,最后去了一家台资企业当储备干部。

进去没多久,烂仔经常来闹事,老板说保安人手紧缺,让他顶一下,吴长江二话没说就去了。

别的大学生说老板这么做太欺负人了,让他别去,但吴长江知道人得先学会生存,再谈其他。

多年后吴长江当了总裁,他把身边的司机、助理、秘书先丢到不起眼的部门,做不起眼的小事去历练他们。

熬得住的人,他才用。

在台资公司干了半年后,他去广东广州番禺一家港资灯饰企业打工。

一心想当老板的吴长江,很善于观察,经过一年多的磨炼,他总结出当“老板的定律”:

能吃苦、胆子大、有商业头脑。

这三点他都具备,而且他比很多老板读书多,肯定能做得比别人好。

1994年,吴长江打一年工存了1.5万,那是他的全部家当。

他靠自己的口才和全部身家,说服了5个人,凑了10万,成立惠州明辉电器。

当时别人不指望他挣钱,人家的生意做得很大,那点钱就是给他玩的,但吴长江却玩出了名堂。

公司的第一个订单是香港客商要2万只变压器,2周就得交货。

一般情况光开模具都得一个月,但吴长江毫不犹豫就接了。

在别人看来做不到的事,吴长江都要赌一把。

不赌不赢,小赌小赢,大赌就是大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提前找人加班加点开模,10多个人通宵达旦画图,最后按时交货,这笔订单赚了20万。

虽然初战告捷,但公司小、股东多,大家意见不一,很难发展起来。

后来的老板觉得他很有才,是创业的料,投资几百万买了这个小厂,他当总经理,管厂子。

吴长江不负所托,工厂从几十人发展到600多人。

不过老板很精明,利润全握在自己手里,工厂根本不赚钱。

吴长江觉得再待下去,自己的老板梦越来越远,20万年薪也不要了,直接走人。

他承诺自己创业不动老板的客户,也不会跟老板做同类型的产品。

1998年,吴长江跟两个同学凑了100万,成立雷士,进军照明行业。

当时国内照明行业竞争激烈,光珠江三角洲一带就有超过3000家照明企业,还有跨国巨头飞利浦、松下、欧司朗等占据中高端市场。

本土企业佛山照明,TCL等在中低端市场开始发力。

面对内忧外患的处境,吴长江没有惧怕。

卖货他是行家,管理也做过,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深谙做生意之道。

他坚信别人能行,自己也一定能行。

创业初期,吴长江打广告的方式别具一格。

他不请明星,不在电视上做广告,在高速、机场、车身上打广告。

产品质量好,销售有方,公司成立当年,就有3000万的销售业绩。

2000年7月,吴长江还成立了专卖店。

别的企业动辄收取巨额加盟费才能开张,吴长江不要加盟费,还给经销商送钱,专卖店迅速在全国铺开。

不过发展势头很猛的雷士,却在这年经历生死攸关的大考验。

价值200万的商品被查出质量问题,公司正是起步阶段,资金短缺。

但吴长江还是决定全部召回问题产品,开创行业先河,年底公司销售业绩达到7000万。

虽然销售业绩每年都快速增长,可没几年,吴长江却跟合伙人分道扬镳了。

当初公司成立时,两个同学各有27.5%的股份,他占45%,本来他有钱让自己成为第一大股东。

不过吴长江很讲义气,觉得兄弟情义才是第一位的。

为了维护他的创业兄弟,吴长江得罪了自己的亲弟弟。

当时弟弟做采纳,合伙人把私人消费拿去找他弟弟报销。

又因工作上的分歧,双方积怨更深。

一起创业的兄弟和亲弟弟产生争执,吴长江让弟弟走人。

弟弟三年没跟他说话,过年都不理他。

2005年,三个股东有分歧,其余两个要分红,他不愿意,打算拿8000万离开。

一起创业的好兄弟散伙,除了观点不一,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吴长江好赌。

他跟两个同学借钱还赌债,时间长了,同学对他颇有微词。

吴长江没钱赔偿,就把公司股份均分3份。

股权不占优势,还好赌成性,同学联手把他踢出董事局。

不过经销商因吴长江发家致富,有人还身家过亿。

听说财神爷被逼走了,200个经销商联手逼宫,惊叹业界。

最后吴长江借了1.6亿,同学出局,他一人掌控集团。

借的钱总是要还的,而且企业要发展,得有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吴长江只能卖股权变现。

2006年4月,软银赛富的阎焱出资2200万美金入股集团,占35.71%的股权,成为董事会一员,还有一票否决权。

后来,吴长江制约阎焱引进高盛,阎焱不愿自己的股权被稀释,又投资了1000万美金。

此时阎焱持股30.73%,吴长江只有29.33%。

资本嗜血,投入的每一分钱都要百倍赚回来,高盛还与吴长江签了对赌协议。

好在吴长江很厉害,他的对赌业绩每年都完成了。

2006年销售业绩12亿,2007年20亿,2008年接近40亿。

虽然入股没亏,不过阎焱心里窝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长江给高管发奖金,都不经过董事会同意,直接就发了。

他说做生意就得讲义气,他承诺过的就要兑现。

吴长江任命品行不端的高管,阎焱不同意。

吴长江觉得只要有能力,人忠诚就行了,别扯没用的。

一些海外公司上市时,阎焱才知道背后的投资人是吴长江。

他还涉嫌关联交易,亲戚及心腹持股的公司。

为吴长江提供原材料、部件或者贴牌生产产品,再借吴长江公司销售渠道卖货。

公司36家运营商,300多家专卖店,管理者是经销商,而经销商听吴长江的。

对阎焱来说,尽管他有一票否决权,对吴长江的暗渡陈仓也无可奈何。

最令阎焱头疼的是吴长江依然好赌,曾被人追债,他怕吴长江为了还赌债,出卖公司利益。

2010年,公司在香港上市。

第二年,在阎焱的牵线搭桥下,公司引入施耐德,阎焱说话越来越有分量,而吴长江则身处险境。

2012年,吴长江在与阎焱等资方的博弈中损失惨重,被董事会罢免。

经销商和供应商再次罢工威胁董事会,要让吴长江回来。

因内讧,公司股价严重下跌,德豪润达的王东雷看到机会,果断入股。

王东雷的德豪润达主要做芯片,他看重吴长江的销售渠道,吴长江则需要他驱赶阎焱。

两人一拍即合,王东雷说服施耐德的朱海,阎焱走人,吴长江还是CEO。

2013年,通过换股,王东雷成为第一大股东,吴长江则是德豪的第二大股东。

虽然重回公司,但吴长江失去了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更绝的是,吴长江说,董事会的决议,只有对的他才执行。

这样的草莽行为,让王东雷颇为不满,不过既然入局,就不怕被吴长江用同样的手段胁迫。

狠戾毒辣的王东雷有他的高招,阎焱不懂渠道,他可是行家。

跟吴长江一样,他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工程师,最后自己创业成了面包机大王,后来转战LED行业。

王东雷深知,跟吴长江合作的股东,以前都被他的拥趸者逼走,要对付吴长江,得有点绝招。

吴长江好赌成性是他的致命弱点,他涉嫌非法关联交易是违法行为,而他最大的杀手锏是经销商和供应商。

只要威逼利诱,谁跟钱有仇呢?

2014年8月8日,吴长江因不正当关联交易被董事会罢免。

CEO由董事长王东雷兼任,吴长江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为争夺公司控制权和印章,双方上演武斗,但斗来斗去,吴长江被王东雷斗到牢里去了。

2015年1月4日,吴长江因挪用资金罪被逮捕,2016年12月21日,他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在跟王东雷恶斗期间,吴长江对外界说后悔上市,后悔引进资本。

他告诫企业家,有多大能力做多大的事。

资本唯利是图,在最缺钱的时候,也不要跟资本借钱,那无异于与虎谋皮。

当初公司发展正好时,吴长江接受采访时说,如果给他10万创业,别人只敢开个小饭店,他就敢做酒店。

不会管理找专业人士,没钱就压上自己全部身家,找几十个投资人入股。

那时的吴长江很自信,世上只要有人做成的事,他也一定可以。

毕竟,别人参与对赌,输掉企业,他每年都完成相应业绩;

别人不懂股权结构,只能灰溜溜走人,他与资本博弈,赢一次,平手一次。

不过时移世易,他的三板斧,板板都一样。

第三次,被同样是行家的王东雷捏住咽喉,再无还手能力。

创业成功后,三次被董事会罢免,吴长江把原因归咎于自己太重感情,太讲义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